2008年12月08日

这个Donews博客从今天起关闭,不会再更新。Donews做信息监控的,你应该明白为什么。

2008年12月07日

这应该是今天比较重要的一条新闻,但是,比较有意思的解读,还是博联社的这个:

大家原谅萨科齐吧!(上)

大家原谅萨科齐吧(下)(钟情于浪漫法兰西的筒子,建议看看!)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就法国领导人会见达赖答记者问

 中国外交部网站 2008/12/07
 

  问:据报道,12月6日,法国总统、欧盟轮值主席萨科齐在波兰同达赖单独会面。请问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答:萨科齐总统不顾广大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和中国政府的一再严正交涉,执意以法国总统和欧盟轮值主席的双重身份会见达赖这一长期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法方的错误行动粗暴干涉了中国内政,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不满。

  近期以来,中方多次向法方晓以利害,要求法方能以中法、中欧关系大局为重,妥善处理涉藏问题,为中法、中欧关系正常发展创造必要的气氛和条件。遗憾的是,法国领导人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一意孤行,对中法双边关系造成严重损害。出现这一局面,是中方不愿看到的,相信也是广大致力于中法、中欧友好事业的各界人士所不愿看到的。法方应为此承担全部责任。

  我愿再次重申,中方一贯重视中法关系。中方敦促法方切实重视中方立场和关切,采取正确态度,以实际行动改正错误,使中法关系能够继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2008年11月30日

忘了第一个年假是怎么渡过的,应该还是在北太的时候吧,闲闲散散的就过了。据说今年的年假是只能今年休的,过期作废。于是,便决定回家呆几天。

十一月间的火车票还是好买,来回都还比较顺利,还是K267,从石门县回常德。

到家的时候,奶奶、姐姐也在。外甥张钧睿变帅了,刚出生的时候的照片貌似黑一些,相貌实在不敢恭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主要是变白了,九个月大,十公斤重,抱着还不太重。九个月大的“撮箕王子”蛮讨人喜欢的,皮肤光滑细嫩,声音很好听。

与小外甥形成对比的,就是奶奶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奶奶今年去吉首看三叔一家人,生了一场病,回来几个月才好。

在家吃了几天火锅,又上火了。

2008年11月08日

今天是新中国的第九个“记者节”,人民网传媒频道的“传媒沙龙”推出了一个“记者节”的特别节目,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新闻系主任雷跃捷教授说道,“记者是坐在前排观看历史的人”。

也是,记者是坐在“前排”的,所以总会自觉不自觉的挡住“后排”那些向往真相人的视线。

  今天是中国新闻工作者自己的节日——第九个中国记者节。2008年,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同样,也是中国新闻工作者在新闻报道上经历重大考验的一年。年初,中国南方部分地区遭遇罕见雨雪冰冻灾害,5月,四川发生震惊世界的汶川特大地震,8月,北京奥运会“无与伦比”地成功举办,9月,神舟七号成功发射,中国载人航天首次成功太空行走……这一系列的国际国内重大事件报道,都注定了今年的记者节会成为关注的焦点。记者节的要义一方面固然需要关注记者的生存状态,另一方面则需关注记者的职业操守、权利生态。

  暴力干扰正常采访时有发生 安全状况堪忧

  早前有报道称,在十大危险职业排行榜中,记者一度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矿工和警察的第三大危险行业。

  11月7日,在第9个记者节来临之际,新闻出版总署就做好新闻采访活动保障工作发出通知,强调要依法保护新闻机构和新闻记者的合法权益,支持新闻记者采访工作,各级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对涉及公共利益的信息应及时主动通过新闻机构如实向社会公布,不得对业经核实的合法新闻机构及新闻记者封锁消息、隐瞒事实。

  “防火、防盗、访记者”,不独资本对记者有戒备,一些不安分之手对记者同样有戒备。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特别是最近一段时期,我们也看到记者在正常的采访活动中,屡屡受到不法分子的干扰阻挠,辱骂甚至殴打,这种恶行不仅严重影响了国家形象、社会风气,也严重侵害了记者的人身权利。

  10月17日下午,乌鲁木齐市宁海三巷,警方在对一辆套牌车进行查处时,遭到两名男子的阻挠和殴打。随后,数名男子对赶往现场采访的新疆都市报记者以及报警的车主进行了围攻殴打。经医院初步诊断,遭殴打记者多发性软组织挫伤。相机被损坏。

  10月13日,接到观众的一起房产纠纷投诉后,四川电视台《非常新闻》栏目一名女记者黄某和同事赴成都温哥华广场一家房产公司采访,遭遇十几名男子强抢摄像机,对方要求他们“交出刚才拍摄的带子”,其中一名男子更是揪住女记者的头发往墙上猛撞。

  11月5日,记者与两名女实习生前往武汉市洪山区建设乡胜强村,调查该村村民投诉村干部涉嫌倒卖土地建房问题,遭多人群殴。经院检查,一名女实习生全身多处外伤及软组织受伤。

  10月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远大乡新发村孙军屯一制砖厂3年来非法占用耕地烧制红砖,侵蚀农田达100余亩(6.7万平方米)。记者前去调查此事时,遭到5名男子野蛮围攻,衣服被撕出30多厘米长的口子,相机也险些被抢走。

  3月17日凌晨,深圳市罗湖区文华花园发生一起跳楼事件,南方都市报两名记者接到报料后赶到现场亮明身份采访,遭现场两名深圳市公安局黄贝派出所警察辱骂、威胁、推搡和殴打,文字记者被一警察反铐双手后又遭其“锁喉”,后被推入警车带到派出所近两小时后手铐被打开,摄影记者在拍摄中相机被深华物业保安砸烂,该保安称“我是在替警察执行公务”。

  1月8日,四川电视台两名记者在成都市金荷花市场采访时,遭一群不明身份男子的殴打,两名记者伤情严重,采访记者的摄像机被人从5楼扔下,摔得粉碎。

  《东方早报》的评论认为,当阻挠记者采访、殴打记者的行为司空见惯而又得不到有效阻止和严厉制裁的时候,我们就该反思制度和法律的缺位了。事实上,很多因新闻采访而引发的法律纠纷最后无法在法律范围内解决。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不能充分地体现出来,这与民主法制建设的“舆论合力”要求相差很远。

  《法制日报·周末》刊载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主任刘斌的评论文章说,记者采访权的保护决不仅仅是媒体和行业内部的事情,而是全社会的事情。在新闻采编人员自我保护的同时,有关方面需要制定上位法,需要以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名义做出规定,如果说出台法律尚不成熟,哪怕先以“通知”或“决定”的形式出现,第一步先做到“有法可依”。

  提前十年进入亚健康状态 亚健康检出率为97.5%

  据《扬子晚报》报道,日前,中国医师协会联合国内某体检机构对传媒从业者健康状况进行了分析,11月6日公布的结果显示:媒体从业体检者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媒体属于亚健康高发行业。

  报告称,传媒人将比普通人群提前十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这除了与超长时间工作、睡眠严重不足、体育锻炼过少、膳食结构不合理等原因有关外,身心压力过大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有关调查还结果发现,传媒人感到工作压力大,有疲倦感,睡眠质量较差、食欲不振、视力差,几乎所有的人都有头痛、头昏和全身酸痛症状,经常便秘或腹泻。

  与健康状况相对应的是严重的透支健康行为。记者多数中不能准时睡觉起床、一日三餐经常不能准时、经常加班的比例极高。每天使用电脑时间超过4个小时,有的甚至更长。一部分记者吸烟较多。而面对沉重的工作压力和超负荷的工作,多数记者在吃身体的“老本”,对自己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更没有锻炼身体、加强保健的意识。

  据调查数据显示,记者除了常见的胃病、肩周炎、颈椎病、腰间盘突出、眼部疾病、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腕管炎外,去神经内科和心理门诊的记者也日趋增多。专家介绍,传媒是一项充满挑战性和创造性的职业,长期处于一种高压力满负荷状态,生活无规律,给传媒人身心带来损害。

  专家建议,新闻工作者本人要劳逸结合,加强体育锻炼,增强身心健康意识,每个星期要保证一段固定时间的身体锻炼。

  “假新闻”“假记者”屡见不鲜 媒体公信蒙羞

  在绝大多数新闻人坚守在工作一线,记录时代、守望社会的同时,极少数不和谐的身影却频频出现,他们就是假记者。今年以来,各地展开整治假报刊、假记者站、假记者、假新闻专项行动(简称整治报刊“四假”专项行动),破获了一批大案要案。但最近一段时间,一些地方出现反弹现象,一些有关“假新闻”、“假记者”的报道仍频现报端。

  今年以来,接连出现的“馒头国家标准”风波、湖南“平江虎”事件、河北“毒毛巾”报道、“孙中山是韩国人”,等等,最终都被证明是假新闻。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青年报》10月27日的一篇报道在全国引发热议,在记者节到来前夕给记者这一群体蒙上了浓重的阴影:《西部时报》驻山西记者戴骁军接到关于山西省国有企业霍宝干河煤矿公司举报,41岁的矿工吉新红在矿内被闷死。事故发生后,煤矿未向上级报告,反而为闻风而来的各地的所谓“记者”发放“封口费”。9月25日晚,戴骁军拍摄留下了中国新闻界耻辱的一幕:一场矿难发生之后,真假记者争先恐后地赶到出事煤矿去领取煤矿发放的“封口费”。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相关部门曝光六家收取费用的媒体,并称事件仍在调查当中,将根据进展通报新一批收取封口费的真假媒体名单。记者戴骁军和妻儿不断接到电话恐吓,但他仍质疑目前的调查结果,称“煤矿老板还在撒谎,继续隐瞒封口费涉及的记者数目和金额。”

  10月31日,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负责人就“封口费”事件发表声明,表示对发放“封口费”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与此同时,“封口费”事件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广州日报》的文章认为,媒体作为社会公器,在严酷的环境面前失去了“公”能,给一些人提供了巨大的“私”能空间,这是个令人痛心的悲哀。《法制日报》的分析文章表示,无论是从强化和发挥好舆论监督作用还是从维护广大新闻工作者正当权益来说,目前都要尽快制定与出台关于新闻舆论监督的具体制度和保障机制。

  《中国青年报》载文称,“封口费”事件让记者蒙羞,使这个记者节中没有荣耀,只有耻辱,只有通过洗清耻辱才能重建公信和荣耀。文章呼吁采取严厉的行业禁入制,实施新闻立法,将那些拿封口费的记者永远逐出新闻界,永久性地剥夺其新闻从业的资格。

  美国《侨报》发表社论指出,很明显,“封口费”事件只是一个表象,媒体经营的路径和方向才是关键。文章强调,在将假冒记者涉及的刑事案件问题作出处理后,还应回头检视媒体行业自身的机制,从梳理媒体经营与报道立场的关系上重新确认新闻报道-信息传播的交集点,并在其中设置一个“安全阀”,否则此类隐患只会越来越多。

2008年10月15日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农历九月十七,七天前,是妈妈的生日,九月十二。就在去年,我就把这个两个日子给弄混了,今年学乖了。

才九点过一点,爸爸在看电视,因为姐姐占了他的电脑,我猜的,哈哈。家里似乎很安静,妈妈好像已经睡觉了。电话那边传过来的是姐姐给张钧睿找蚊香的声音。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寒暄寒暄一下,就跟五天前给妈妈打电话一样,没其他的,只是想让他们知道,儿子知道你们今天过生日,特地问候下。平时没啥事也不怎么打电话回家,除非有啥事情。可能从小到大已经渐渐习惯了吧。

虽然现在还不能有所承诺,还是祝愿爸妈身体健康,心情舒坦吧~

2008年10月03日

009画展海报

画展的海报,“一个美式的全球化美梦”,很中国式的三口之家。

001画展重张开业,一家三口出门接客

安然工作室的店门口,街道上人潮汹涌,要是哪位老美见了,代表美国精神的自由女神现已远渡重洋,私奔到中国嫁夫生子了,会做何感想?

007最经典的一张,名叫“暧昧”

北京奥运火炬海外传递时,在网络上广为传颂的一张图,一般见到的都有一个mop的水印,YY至极。才知道,这也是拜艺术家所赐。

003小自由女神,貌似很乖

有点可爱。

005大家庭系列 有点像皮影戏里的人。。。

更多图片可参见,雅昌艺术网,或者是这里,唯一的缺憾就是图片不太清楚。

2008年09月26日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的《北京晚报》评论版有篇雄文很显眼,名曰《看英雄 想城管》,紧贴当下及长期热点,炙热撩人。

文曰:他们有太多太多的理由值得高兴,其中一个理由就是这里的城管挺人性,非常善良,没有把进城卖货的农民商贩赶尽杀绝,从而让翟志刚、景海鹏的父母亲能够赚取一点微薄的学费,供孩子上学读书,成为国家和民族的英雄。

这篇评论的背景,大致上是三位神七航天员的成长经历,都是农村娃,翟志刚、景海鹏的父母都是靠着做进程点小买卖,像炒瓜子、绑扫帚卖,才让现在的航天英雄早年得以完成学业,成就今日的辉煌事业。

好意的猜测,这篇文章的出发点应该还是好的,叫现在的城管手下留情,慈悲为怀。网络上曾经有帖子调侃称,中国城管已经成为继解放军海陆空部队、人民警察和武警警察之后的,第六支国家主要武装力量。

这篇文章虽然写得很调皮,有点有意思,但是读罢老是感觉有点奇怪:

一、三位航天员都是1966年生人,上学时也就是70年代左右吧,那时候就有城管?逻辑上似乎……

其二,虽然文章是站在弱势人群的一边,对我城管部队进行了冷嘲热讽,含沙射影的打击,但又有何建设性?难道城管猛士对地摊游贩的围追堵截就只需要对我城管部队进行“问责”?低收入人群进城谋生的权力应该立法保护,执法者执法行为也务必规范。其实很简单。

2008年09月24日

尤里·阿列克谢耶维奇·加加林(Ю&рий Алексеевич Гагарин,1934年3月9日—1968年3月27日) 苏联宇航员,苏联红军上校飞行员,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

2005年10月16日,当杨利伟中校从那颗“砸”在内蒙古主着陆场的神五飞船里走出来的时候,它宣告了中国载人航空的首次完美收局。

2008年7月22日,杨利伟已经官至少将。

2008年9月24日,神七发射窗口、航天员乘组已经确定。从官方寥寥数语的媒体稿中,昔日俄罗斯老大哥的影子不时闪现。

1、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王兆耀介绍,飞船运行期间,两名航天员进入轨道舱,并穿着我国研制的“飞天”舱外航天服和从俄罗斯引进的“海鹰”航天服进行出舱活动准备。

2、王兆耀:2004年4月,中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从俄罗斯星星科学生产股份公司引进“海鹰”舱外航天服的合作合同。依据合同,俄方为中方研制生产了供飞行用的“海鹰”舱外航天服3套,供低压训练用的舱外航天服2套、供水槽训练用的舱外航天服4套,以及舱载对接系统4号,其中飞行用和低压训练用的航天服的供电和通信等设备是由中方配套研制的。

3、王兆耀:这次神舟七号飞行任务中,两名中国航天员将分别穿着“飞天”舱外航天服和“海鹰”舱外航天服实施首次出舱活动,俄方专家提供了全过程的技术支持

4、王兆耀:这是中俄两国在载人航天领域合作的一个重要事件,借此机会,我也向俄罗斯同行给予我们的帮助表示感谢。中俄两国在航天领域进行合作,我想这是很符合我们两个国家的根本利益的。神舟七号的合作成功,为我们双方今后开展更深入的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航天服国产+进口的配置颇有深意,这或许也透露出了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在航天道路上的对经验理性的信奉或是怀疑。不管怎么说,还是祝愿明天一飞冲天吧。

2008年0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