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4日

收官之作:

收官是围棋的术语,是在盘面大局已经基本抢定,但胜负仍不明朗时进行的对局部的争夺。

引用到体育比赛中,“收官”对比赛结果的影响被弱化了,而只为强调其他大局已定。

一般就指一项长期赛事的最后一场与冠亚军,或其他重要结果的产生无关的比赛,注意虽然是最后一场比赛,但是决赛不能叫收官之战。

 

     原标题:“在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如果考虑穷人,我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投资者是让我拿这个钱去赚钱,而不是去救济穷人”。任志强是条汉子。明知自己的观点会招致来自四面八方的声讨,依然敢把自己的观点亮在桌面上,就这份勇气,低头搂钱的开发商中就没几个人有。(5月22日《第一财经日报》)

    极度自负的法国路易十五有一句臭名昭著的名言:“在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对此,有识之士仰天长叹:如果犬儒主义和自我中心已至于如此不可救药,人类在这地球上生存下去,还有什么价值?!遗憾的是,路易式的逻辑思维并未绝迹,比如地产大鳄任志强又发高论:我是商人,不应该考虑穷人。衍化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是谋取暴利的商人,哪管什么穷人的死活!

    精英的冷酷和自负,我们并不陌生,任志强只不过又增添了最新的注脚。面对精英的不断挑衅,我们除了反唇相讥,似乎别无他法。面对民众的抗议,精英要么不屑地无动于衷,要么优雅地耸耸肩膀,或者轻蔑地一笑,在等待下一个口吐狂言的机会。因此,我们看到,任志强们乐此不疲地制造爆炸性言论,他们在一阵阵狂笑中完成自我抚摩,也完成了对公众情感的戏弄。对此,公众除了暴怒又能如何?

    曾几何时,我天真地认为,某些财富新贵应该顾及公众的心理承受力,要友善要有气度;我也劝说像我一样的草根,面对精英的话语暴力要理智、冷静、宽容。正如学者秋风所言:“新兴的财富群体,哪怕只是从纯粹自利的角度考虑,他们恐怕也该自我克制。”节制是精英的身份证,财富精英们应该有道德自觉。事实证明,这是让人多么汗颜的一相情愿!任志强们总是最大限度地向公众情感宣战,他们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甚至连冠冕堂皇的借口也放弃了,连最基本的常识也罔顾了,比如志强这次就单纯把商人与惟利是图画上等号。

    任志强们一次次地利用各种载体发表貌似正确实则荒谬的言论,公众一次次地被撩拨得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在这场不对称的舆论挑衅中,对公众尤其是被侮辱的穷人来说,这是莫大的悲剧,因为他们只能忍受。这种失衡的态势之所以存续下去,原因很简单,精英们有财富主导权,进而拥有话语权,他们是金字塔尖上的群体,越来越丰富的权力资源和越来越嬗递的财富资源,使他们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日前,学者刘军宁在《中国经济时报》上发表《让利益与利益相竞争》一文,刘军宁认为,中国正在变成一个日益多元的社会,出现了不同的利益群体和不同的利益诉求。帮助弱势群体的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就是鼓励他们组织起来,结成利益集团。这是值得期待的真知灼见,惟有弱势群体也能结成利益集团,他们亲密地团结起来,也能占有必要的资源,并且有强大的博弈能力和制衡能力,才能理直气壮地发出自己的真实呼声,也才能在面对精英集团的挑衅时反戈一击。须知,有多方利益集团参与的社会,才能更加健康。

PS:任志强没有错,职能部门应该有所作为。道德不能约束住暴利,经营阶层往往都是这么强烈的一厢情愿,包括文章的作者在内。不容否认:文采不错!

2006年05月23日

放言诗
作者:白居易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
若使当年身便死,至今真伪有谁知。

在中国的历史上,谦让一直被视为一个人的美德。所以,我们有幸看到这样或那样的谦而不让。东汉末年,王莽为夺取汉室天下,万事模仿昔时圣人周公的言行,一餐三吐哺,一沐三握发,谦恭天下士。当时,人们无不相信王莽是周公再生,近50万人士上书请求皇上给王莽加官晋爵。皇上降旨加封,王莽坚决固辞。随后,一待时机成熟,王莽就毒死天子平帝代天子继位。王莽在死后才被指责为逆臣元凶,然而生前则被推崇为圣人君子。

故白居易诗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使当年身便死,至今真伪有谁知。”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时便身死,一生真?复谁知。
——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

丝竹悠扬声中,一辆装扮著「刘智远白兔记」戏文的彩车过去,忽然间乐声一变,音调古拙,彩车上一面白布旗子写的是「周公流放管蔡」。车中一个中年汉子手捧朝笏,扮演周公,旁边坐著一个穿天子衣冠的小孩,扮演成王。管叔、蔡叔交头接耳,向周公指指点点。接著而来的一辆彩车,旗上写的是「王莽假仁假义」,车中的王莽白粉涂面,双手满持金银,向一群寒酸士人施舍。其后是四面布旗,写著四句诗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使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金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放言诗
作者:毛泽东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
若使当年身便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这是毛泽东根据白居易的诗改编的。

2006年05月22日

早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要留下点什么了,虽不是“every moment”,但至少要让我在某年某月某日能让我想起点什么。日子真的是白驹过隙、一日千里,我能把握的也只是现在、眼下。

前不久是由交行带头的银行AMT跨行查询要收费,看看自己的钱也不行了;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母本也要拍卖了……真不知道这些个部门、国家机关到底是怎么了?!

早上,sina,这个消息又让我有点冲动了:“教育部官员称大学生应定位为普通劳动者”。我们这些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大本们”自从走进社会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是“普通劳动者”,做着最基层的工作、最低廉的待遇,因为有油水的部门早已有“达人”居之了。在现在就业环境下,教育部高校学生司的负责人的这个英明神武的论断总是让人觉得嘴里有点异味,不吐不快!首先,什么人是普通劳动者、大学生是不是普通劳动者?个人认为,普通劳动者应该是在属于各行业中从事最基层工作的人,他们数量最为庞大。在高校扩招、师资严重短缺的背景下,教学质量不能保证,培养出来的学生与实践严重脱节,学生能力的分化比较严重,因此在中国特色的就业压力大下沦落得与普通劳动者无异。这是客观事实。在工作中,视个人能力或者人往高处走,被提拔或跳槽或考研或出国、或者在最平凡的岗位上碌碌无为、潦倒终身。站在高处看,这是人生中很平常的景观。


重点是:结合实际情况,高校学生的一年的学费就快4000元,一年下来1w是正常。这样的教育成本在国际上都是高昂的!这样的不普通的教育成本为什么培养出来的产品就是“普通劳动者”的定位呢?


其次,在就业压力巨大的背景下,政府出台过什么积极有效的就业政策吗?没有!对于高校,只是解燃眉之急的“支援西部”,一年之后,“共荣”的从西部返回城市的志愿者们照样加入就业的大军。一个人的无能表现在不去提高自己而去贬低对手,现在的教育、劳动部门就是这种无能的生动写照!


我愿意做一名“普通劳动者”,却为这种声音感到羞耻!

2006年05月09日

年年有五一,今年有点不同:大旗从良不久,加之新成立了信息中心,目前还没有招聘到专职员工,所以我们需要加班至少两天以上,鉴于目前的经济状况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因素,我选择了加班四天,跟由立剑说的时候只说把休息时间连在一起就行了,不料这家伙竟然安排我四号到七号加班,一想这也不错,细节的东西就不用计较了,怎么说lady first的原则在目前还是适用的,有事情做不空虚就行了。不奢求太多。

虽然每次QQ上都会留意她,不过一直隐身,好像对我还设置了自动隐身。我会每隔几天就光顾她的spaces。我还是忘不了她,我承认。昨天下班前几分钟,她的QQ突然闪了,问我五一做什么,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只是觉得心疼。默默地祝福你:快乐、幸福……

XF的小侄子来北京了,他们好像去昌平他姐那里去了,据说今天去十三陵,据说十三陵水库还可以游泳?

早上起的不太光彩="=。

周兴小两口肯定过去李勇,但是距离也很遥远,so,我决定先到复兴门把地铁月票办了再过去。看到地铁工作人员换卡过于小手工作坊化,中国的国有企业的办公自动化真是让我担心啊:先把一张赤裸的IC卡放在一个“小木块”上,再用小镊子把一块块塑料膜粘上去,再一次粘上那种不同角度呈现不同色彩的防伪小商标。

四惠站下车后在对面的汽车站,远远的看到322到武夷花园,就窜上去了。那车在京通快速上很欢的畅跑,突然旁边看着这公交车很争气的跑过了八通线上的城铁!乖乖,这么牛?片刻之后,我那熟悉的母校的主楼都朝身后跑去,这时候我才清醒过来,妈的,这破车是不是快车不停梆子井啊?当京通快速主道上出现“山海关”的标示证实了我弱弱的猜想。二十分钟后“通州人民欢迎你”的标语告诉我这已经到通州。之后又324回到定福庄。今天这脸丢大了。

到李勇家里时恰好碰到余少明,帅小伙一个,现在在东方广场的什么“新长安集团”做商务助理。进门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周sir反常的不精神的座在沙发上,之后就是Charmming Xu一身桃红的从洗手间出来,李勇是个懂事的孩子,客厅的桌子还上放着水果,这可就不客气啦!哈哈~~李勇和陈鹏在厨房里忙碌着,现在这似乎成了个定律:只要到他家来我都是不动手做事情,只等着吃饭就行了,哈哈,谁叫他们像小蜜蜂一样那么勤劳乜?

饭桌上刚好十个人,加上王家青。据说刘伟已经调到柳州去了,估计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唉,谁叫他们保险柜都让人抬跑了呢?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饭后大家很懒散的坐在小客厅里闲聊着,周sir因为工作的事情似乎情绪不怎么好,后来逐渐说到王家青那边的事情才开始说起来,这厮不愧是经历过刀光剑影劫后余生的好同志,说起办公室里的人际关系来一套一套的,感慨真是埋没他这个人才了。

高中的时候,学习欲望强烈,那时看到《读者》上的一片文章,说英雄都是孤胆的,当所谓的男人油光粉面地在KTV、酒吧里花天酒地、感叹阔论时,真正的英雄是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独自清理自己的伤口、或者在都市的阳台上抬头远望,思索人生的价值和理想……

我一直都很认同这种“英雄观”,像所有的电影演绎的那样,英雄都是那样酷酷的,独来独往,很少的朋友,但真正有需要的时候往往是一呼百应,创造的仅仅是惊天动地。一句话:英雄都是“孤胆”的。现在,我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却找不到这种成就英雄的冲动,得到的多是情感上难以治愈的受伤感和莫名的空虚。有时候刻意的忙碌都无法挽救。

我现在还没想过自己成为一个举世瞩目一呼百应的英雄,仅仅是想让自己做得更好一点,能够在这段时间里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充实自己,能真正的有独立,对有些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对传媒特别是网络媒体有深刻的见解。

我认为群居表面上是一种居住方式,其实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它所蕴含的是一种协作、互助、交流;而孤胆则强盗的是一种精神和行为上的独立,有种“世人皆醉为我独醒”的特立独行。我还是欣赏孤胆英雄,他更像罗丹的《思考者》、《流星花园》里的花择类,或者佛祖前的苦行僧?

但是细想,这种所谓的孤胆在今天似乎并不一定适用:在和同事打交道时,你的独立就是没有团队意识,就是不合群,可以想象是很难吃得消的。孤胆似乎只适合出现在武侠小说中,只适合出现在一个传奇中。白天群居夜晚孤胆,这又是不是千百年来古人对“外圆内方”的追求呢?


而现在回首这40天的时间,我收获的仅仅是大旗的皮毛,基本上都是在机器的删帖。对于先前所立志的第二外语甚至是英语都没有学习过。感觉自己的业余时间都荒废在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上了,像下班后的拖沓加班,回家后漫无目的的看电视。

so,目标、效率。

2006年05月04日

虽然住在这么个地方,毕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还有个朋友,应该知足了……


昨天买了个philips的剃须刀,花了两百多大洋,手头又开始紧张了;上周的交房租还是老爸的钱。赶紧到五一吧!

过完年到北京找工作,花了一个月,到现在,又是一个月,本来想写个“老虎庙六十日记”的,但一直没时间,以后应该可以来总结一下我的这六十几天的日子,那八个间的学生“公寓”,那个山东小伙半夜里打CS时山东味的怒吼,地上密密麻麻的电源线、网线、音频延长线,景泉的臭脚……

半夜被男房东叫醒了,说得很含蓄:“你的交接手续还没办吧?”,声音大、态度蛮,好像我跟XF纯粹就是特意来他们家白住似的!忘了吃晚饭,窗户开着,身子有点冷了,冰冷!还好已经取了钱,不然像这样的人……交钱、睡觉。却一下子睡不着了,本来和房东一起住就挺别扭的,要是住东直门内大街1号,多好!唉,都是XF啊!

见识一下人世冷暖也好,只是怕自己接触多了这些负面的东西以后心理会有点毛病啊,哈哈~~

可能真的就住三个月之后就走人吧?不过这搬家的成本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