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爷爷是6月6号摔倒的,之后就左边身子失去知觉了。前一天爸爸刚手术完出院。这段时间衰事总是这么密集,令人烦躁。爸爸住院的时候,店子里就姐姐、妈妈和新请的一个厨师(岳阳人),给姐姐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妈妈老是说累,我知道妈妈的处境:心里牵挂着爸爸的病情,还得担心餐馆里的生意、琐事,姐姐还不省心(每次给她打电话都在外面逛街,这我能原谅她)。我担心妈妈中午要是不午睡下午肯定会特别累,而且家里到夏天又特别热,临街的门面车流不息,吵得要命。每每想到这里,心中除了内疚竟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解决的办法…………

刚放松的心马上又给拧紧了。就在爸爸出院的当天打电话回去,妈妈接的,一个劲叫我注意身体,吃饭注意些,多吃些好的、按时吃……

突然间说爸爸回乡下去了,才出院不可能就到处走动的,肯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姐姐告诉我:爷爷摔倒了,三个叔叔、姑妈、大幺都回去了。后来才知道,自从爷爷摔倒后,大家都吓坏了,一度把寿衣业穿上了,后来又渐渐的好点了,我打电话回去,奶奶很豁达的说“弟儿啊,嗲嗲死了我就跟你打电话啊,你到时候要回来啊!”…………

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了将近十天,从不吃东西到吃点棒棒冰,姐姐告诉我,她其间回去过一次:他可讨嫌了,一天到晚不睡觉,就叫人陪他说话,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儿孙都三班倒的陪着伺候他。不过他自己头脑还很清醒,有一次,突然对二叔说“从清啊,我快死了啊!”二叔幽默的说“你怎么能死呢,昨天孟婶娘还过来要你去她的芝麻地里看鸡儿呢,现在芝麻都四五块一斤,被鸡儿吃了多可惜啊?”想不到爷爷扭过头来瞪了二叔一眼,说“是六七块呢!”

每次打电话回去,几个堂弟打打闹闹的热闹异常,没有一点悲切的氛围。

昨天晚上吃完饭回去,正看《醉拳》精彩处,手机响了,爸爸的号,心想坏了,不会是爷爷…………半天接听,老爸就来了句“你最近做什么呢?”我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他又要逼我考研了,因为这句话在学校里已经听了无数遍了!“爷爷没事吧?”我问。才知道他已经度过危险期了,能吃半碗饭。

一个平生为善的人,上苍拿什么来回报他呢?曰:大德曰生。

2006年06月26日

上周三的早上,刚从22路下车,小西天,受到一条短信,矮子的。他今年有很长段时间上夜班,每每早上七点半的样子就会发条搞笑的短信过来,时间闲的时候就和他扯一扯,不过大多数时间是看完一笑,多数都是看过的,不要在我的调教下,他也品味不断提升,逐渐的,很多短信都会有惊奇感。:)

周六在家看成龙的电影,突然间想起了今天要礼尚往来的答复一下兄弟了。坏的消息往往是来的如此之快:刚发送过去,他就回了条异常之惨淡凄切的信息,大意是说gf根别人跑了,工作也辞了,又被差点被朋友卖了(后经证实其实已经被卖了),落魄的只能吃泡面以度日!怎么会这么背时,细问之下才知道是因为一个朋友借钱,他很老大的把信用卡和密码告诉人家了,叫他自己去取,之后就是那人把他的钱提完了、人也消失了。这样其实也没什么,朋友嘛,我也知道ZX的信用卡密码、邮箱密码,而且还知道密码的含义,甚至他老婆都不知道呀。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四个字: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最后我问他最近有什么计划,答曰:回家养病。我倒。

我至少现在还没有碰到一个出卖我的朋友,至少是男性朋友。男人间的友谊万岁!!

2006年06月21日

据本人驻“中国的巴格达”-东莞网友shirley报道:“有緣的人會相識,有份的人會相愛,有緣有份的人才能相守一生。”为她在战火纷飞、人心胆颤的东莞能有如此恬淡宁静的劝解深感欣慰。狠显然,和她有缘无份。希望她一直开心、顺利吧。好孩子!

希望现在放弃的不是我错过的,我期望的不是虚幻的。我期望,有一天,我会碰到那个女孩。现在的心境又回到了大学四年级上半学期以前,有点淡,有点静。但是偶尔也会起点涟漪。

公司最近在做调整,可能自己马上要操刀从旧业了,希望能有所作为吧。不过感觉这个新的mission似乎有点impossible,新浪的全、快,网易的深度,sohu的灵动,空间到底在哪里?最主要的是这些boss很难让我联想到信心二字。= =

努力吧,积极一点!!

2006年06月20日

以下图片数据来源于艾瑞市场资讯,吃惊于腾讯新闻的进步,个人认为这种成功不仅仅归结于腾讯IM软件的用户优势,其内容建设值得注意。

------------------------------------------------

------------------------------------------------

------------------------------------------------

------------------------------------------------

2006年06月19日

无意中发现的,yahoo中国居然把和讯网写作了“和迅网”,和讯网在财经界的名声也不小了,yahoo中国的编辑咋就这么粗心呢,跟我一样,哈哈~

贴出来,纪念一下。

2006年06月08日

  曾有人做过实验,将一只最凶猛的鲨鱼和一群热带鱼放在同一个池子,然后用强化玻璃隔开,最初,鲨鱼每天不断冲撞那块看不到的玻璃,耐何这只是徒劳,它始终不能过到对面去,而实验人员每天都有放一些鲫鱼在池子里,所以鲨鱼也没缺少猎物,只是它仍想到对面去,想尝试那美丽的滋味,每天仍是不断的冲撞那块玻璃,它试了每个角落,每次都是用尽全力,但每次也总是弄的伤痕累累,有好几次都浑身破裂出血,持续了好一些日子,每当玻璃一出现裂痕,实验人员马上加上一块更厚的玻璃。


  后来,鲨鱼不再冲撞那块玻璃了,对那些斑斓的热带鱼也不再在意,好像他们只是墙上会动的壁画,它开始等着每天固定会出现的鲫鱼,然后用他敏捷的本能进行狩猎,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凶狠霸气,但这一切只不过是假像罢了,实验到了最后的阶段,实验人员将玻璃取走,但鲨鱼却没有反应,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区域游着它不但对那些热带鱼视若无睹,甚至于当那些鲫鱼逃到那边去,他就立刻放弃追逐,说什么也不愿再过去,实验结束了,实验人员讥笑它是海里最懦弱的鱼。可是失恋过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它怕痛。

2006年06月05日

这段时间过得有点快了,不知不觉中已到六月。

想想上上周的晚上还在小摊上喝啤酒吃烤串,一向在酒桌下很跳的李勇终于吐了,晚上一行四人横排着,雪峰屁股热乎乎的感觉油然未逝;周兴老婆回家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好不冷清。

爸爸做完手术,今天姐姐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的口袋里竟如此空空如也,汗颜!

匆匆而去的两个月里,我到底留下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