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30日

2006年07月25日

谁让我们的女民工裸露身体?(图)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5-09/06/content_3448831.htm

新闻的原稿是国际在线的:http://gb.chinabroadcast.cn/3821/2005/09/05/116@687663.htm

小猫是挺乖的,也很切题的准“赤裸”着,总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你批判别人就批判呗,还把自己喜欢的猫猫发上去,让大家怎么说你好呢?

2006年07月18日

voc周一进来了8个人,人数顿时增加了一倍,不过好几个看着都挺2的,当然,其中也不乏二三美女秀色可餐。

老杨上周决定回大旗,不过适逢大旗裁员,也怪他背,没赶上好时候,据说已经走人了;张旭早就走了,做了一星期;qijian是和老杨一起走的,不知道有没有继续在精英blog里,认识精英的运营总监,不过也懒得问,毕竟和人家不熟。大旗这段时间据说风声鹤唳的,体育就剩17一人了,小光拿了两月的银子被辞了,也不错啦,还可以回家休息段时间。

现在这段时间鱼龙混杂的,在摸着石头过河,今天听说小光被辞、两性被砍之后顿时就联想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难道我又要为自己打算后路啦?没这么快吧?=/=

想想那些连PS都不会的家伙也能混下去,我还怕什么?再说,我又不必谁差,在这里走这一遭基本上都是啃老本,啥也没学到,想想觉得挺亏的,可能自己还是缺点圆润世故啊,还是要学乖。Be srong and active!

2006年07月17日

还是老城一锅,不过这次是将就李勇的弟弟,一共六人:李氏两兄弟,周sir,雪峰,飞sir。两锅骨头、十七瓶啤酒三个扎啤、四个小时之后,素质欠缺的服务员开始过来收拾桌上的残羹碗筷,意思就是说:你们赶紧的买单了滚吧,要打烊拉。

这次李勇是有备而来,死活都是“过一个”,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啊,谁叫他每次都是跳得最高,吐得最早呢?哈哈!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周sir,居然劝他三四句就喝了,并且至少都是半杯,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这可是在酒局上冲锋陷阵出生入死的一元老将啊!不过现在老婆回家了、把工作也辞掉之后就是不一样的豁达,你来我往之间他已意识阑珊,不过说话还是挺溜的,完全不像个喝醉的人,只是最后找服务员发点酒疯,骂几句娘罢了,哈哈。

周sir骂完娘之后上辆伊兰特回他的西三旗了;飞sir在内蒙估计被人折腾得不行,本来说戒酒了的,最后给个面子也意思意思了,神智清醒地赶300回京颐公寓;李氏两兄弟据说上了22,但是三站之后就下车了,没赶上地铁,打车花了好几十,22路的公交司机很争气,帮我使劲的摇啊摇,今早亲口告诉我“一回家就吐路”,我听得这个大快人心啊,哈哈。

说到我的情况,还得真心的、诚挚的、死心塌地的感谢我的这位正裹在毛巾被里睡觉的好室友:雪峰筒子!因为我回到住处的第一件事就是吐,很彻底:稀里哗啦的把那些好不容易从骨头里啃到肉啊菜啊什么到全吐出来了,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酒。

第二天早上6点刚过就醒了,刚站起来,顿时觉得特别难受,恶心万分,赶紧喝口水。再想睡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实在不行了,那股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剧烈,终于化为汹涌的一口:吐了。赶紧出处到元大都遗址呼吸口新鲜空气,又吐了两回。=/=回到家里喝口茶居然连茶叶都出来了,MG!每次在胃剧烈的收缩的时候,我总是无限的怀恋以前千杯不醉的幸运、感叹生命的美好和健康的重要。甚至在想:不会就这么死掉吧?=/=

上网baidu了下,发现姜能解酒,赶紧脱着必备不堪的双腿跑到美廉美,不过当我回家时,房东唐居然在我的房间里玩红警,寒……

在几片姜片之后,我终于又活过来啦。

之后回想,周sir在吃饭的时候就吐过好几回了,而李勇也是回家就吐了,心里顿时舒服多了,清爽得狠。

2006年07月06日

虽然今天发银子了,感觉还是不怎么爽,挺郁闷的。

老孙从上海回来直奔会议室,还是蛮敬业的。

虽然缺了老孙,买照样主持了例行的编务会,他很细致,有备而战,每每都能从页面上发现一些细小都错误。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新华系的优点。

当然,这几天都编务会还是有些作用的,可以让自己回味一下自己做的东西,不过老是有种外行领导内行的感觉。看来我还是太过于自大了哈。

这周是张旭、老杨和那个过于丰满的小妹妹负责首屏。大家都很兴奋,都分产到户了,以为这就是真正的上线了,不过今天听毛的话以及揣测老孙的意思,似乎我们目前还只是做“模拟的防真训练”。

下午的时候老孙在会议室里接受里凤凰的采访,录了节目,心情似乎不错,大旗的技术似乎真是吃白饭的,第二版到下午六点是还是没有出来。老孙似乎还是想让大家来练兵,去熟悉各个频道,听鼹鼠说,下周就是他跟我、文明做首屏了。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熟悉财经,文明精通体育,我可以把时政全部拿下,到时候我估计会做要闻区的东西,鼹鼠可能是头条了,这个从北京电视台过来的家伙口才挺不错的,思路清晰,做事很用心,随和,没有架子,不懂的问题能虚心请教,不跟有的人一样不懂装懂。

这两天有点累了,睡眠时间不足,6点半就得起床,下班又没有个准,那帮做首屏的家伙就更凄惨了,据说是5点多就得起,7点到公司。可怜的娃!

鼹鼠说已经小小鹏去准备睡袋了,OMG!==

7.1,在党的生日当那一天,我们搬家到了508,另立门户,与EXE对面,门上到小纸条很寒碜到写着“华声在线”,楷体,橙黄色。

换上了垂涎已久到液晶显示器,清华同方的品牌机:AMD Semper 3000+,512m,80G,显卡集成、显存64m,居然还是动态的,与内存共用。感觉不怎么爽。

这两天都是6:30起床,7:30到公司,比中华网到时候更早了,虽然起得早了,但是下班却没有提前。在面对利润的时候什么都显得如此惨白,上面居然建议我们没人自备一个睡袋,准备通宵熬夜。我晕,咋就不说给涨点银子呢?至少得有加班费吧,想想刚开始动员我们过来的时候信誓旦旦“在华声,待遇只有比daqi好的,daqi有的我们都有”,我甚至偷偷的猜测,难道下一句是“daqi没有的我们也有”?这帮牲口!

来了两个新同事,一男一女,男士据说是东方早报驻北京的新闻主管,女生是应届毕业生,胖胖的有点过。他们对工作后台不是很熟悉,不过进展也稍微慢了点,首页首屏经常出些很惊骇的问题。突然发现我怎么光说人家的缺点拉?==想想他们还是有优点的,至少男士的“非体力论”和邮件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呀,和那位女士的接触太少了,还未发现她有什么优点。不过从今天早会的情况看,她也不是个谦虚的主儿。

还是把自己的国际做好吧!哈哈~~

2006年07月05日

1、哈马斯

哈马斯是伊斯兰抵抗运动的简称。楼上说的很清楚。哈马斯是巴勒斯坦地区一个极端的宗教政治组织。在政治上主张坚决建立巴勒斯坦国,驱逐以色列。主张用暴力和恐怖手段取得成功。2004年被以色列定点清除的拉辛(坐轮椅的那个瘦老头),就是其历史上最著名的领袖。

哈马斯被国际社会认为是国际恐怖组织。但是,今年的1月,它在巴勒斯坦地区的议会选举中获得了胜利,获得了组阁权。现在的巴勒斯坦的总理就是哈马斯的领导人。

哈马斯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 (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 — HAMAS) 的简称,由“伊斯兰”、“抵抗”、“运动”三个阿拉伯语缩写而成。哈马斯成立于1987年12月,创始人为谢赫·艾哈迈德·亚辛 (Ahmed Yassin) 。

集宗教性、政治性为一体的哈马斯主张用武力消灭巴土地上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反对同以色列媾和,主张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哈马斯拥有正式成员2万多人及下属军事组织。

哈马斯成立后,多次制造针对以色列目标的自杀式爆炸事件。1989年,以色列宣布哈马斯为非法组织,并将其精神领袖亚辛逮捕入狱。

1993年,巴以双方在华盛顿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允许巴勒斯坦人在加沙-杰里科地区先行自治。哈马斯对此持反对态度,依然坚持对以色列的武装斗争。

随着巴以和平进程的发展,哈马斯曾一度改变斗争策略。1996年3月,哈马斯宣布将放弃暴力活动,在自治区内进行政治斗争。同年5月,内塔尼亚胡出任以色列总理后,在巴以和谈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致使巴以最后阶段谈判停滞。哈马斯宣布恢复武装斗争。

2000年9月底巴以大规模流血冲突爆发后,哈马斯制造了一系列针对以色列的自杀式爆炸事件。作为报复,以色列对哈马斯实施了“定点清除”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使哈马斯遭受重创。亚辛以及他的接班人兰提西等哈马斯领导人先后被以色列“定点清除”。

“9-11”事件后,美国和欧盟先后宣布哈马斯为“恐怖组织”,并冻结其财产。澳大利亚随后也宣布冻结哈马斯领导人的财产。

近年来,哈马斯在表示不放弃武装斗争的同时,开始逐渐调整自己的立场,以更加务实灵活的策略来参政议政。2005年3月,哈马斯首次正式宣布参加巴立法委员会选举。哈马斯领导人表示,哈马斯在加入巴立法委员会和参与制定政策之后将会更加“开明”,也更愿意和美国等进行接触和对话。

哈马斯自成立以来一直关注慈善救济工作,因此得到巴勒斯坦民众的广泛支持。在2005年巴勒斯坦举行的四个阶段地方选举中,哈马斯在第一和第四阶段均领先于其他党派。

2、法塔赫

法塔赫(FATEH)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的简称。它于1959秘密筹建,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实力最强、人数最多的组织。从1965年1月1日起,法塔赫开始了反对以色列的武装斗争,其武装力量称为“暴风部队”。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一直担任法塔赫的主要负责人兼“暴风部队”总司令。

   “法塔赫”最高权力机构是代表大会,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革命委员会行使职权,革命委员会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会,负责领导该组织的日常工作。
 
法塔赫成立初期坚持“革命暴力是解放家园的唯一手段”的宗旨,在被占领土从事反以色列的游击战。后来根据形势变化,法塔赫的政策逐步改变。

    自2000年9月巴以再次暴发冲突以来,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进行了一系列“清洗”运动,对巴勒斯坦积极分子展开暗杀活动。2001年5月10日,以色列国防军用导弹袭击法塔赫总部和巴勒斯坦安全情报机构大楼,造成巴5名警察和3名平民受伤,以方的这一行动使巴以冲突进一步加剧。

    自2000年9月至今,至少已有40名巴解组织成员被暗杀。

————————————————————————————————————————————————

3、伊斯兰圣战组织

20世纪70年代末,受伊朗伊斯兰革命影响,一批巴勒斯坦激进学生在埃及筹建了这个组织,其目标是通过“圣战”消灭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在伊斯兰运动推动下,重建统一的伊斯兰世界。由于美国支持以色列,该组织视美国为敌人,仇视温和的阿拉伯国家。1981年10月,埃及总统萨达特因为和以色列媾和而遭到埃及极端分子暗杀,该组织中的部分人员也参与了这次行动。其后,这一组织的成员全部被驱逐到加沙地带。此后,他们以加沙为基地,开始了频繁的针对以色列的袭击活动,主要活动地点在以色列被占领土、约旦、黎巴嫩。

长期以来,伊斯兰圣战组织一直未同哈马斯建立联系,直到1994年后才与哈马斯进行协调,共同采取行动。

伊斯兰圣战组织得到伊朗、叙利亚的赞助,在贝鲁特、大马士革、德黑兰、喀土穆设有办事处。伊拉克战争后,叙利亚政府在美国的压力下,关闭伊斯兰圣战组织在大马士革的办事处。

2006年07月02日

新华每日电讯文章节选:

竟有100个大学排行榜:搞钱也在搞笑

“在最近发布的“2006年中国民办高校排行榜”和“2006年中国民办高校就业率排行榜”中,西安外事学院均居第一,其中就业率为100%。这一评选结果,被印在该校2006年招生简章的醒目位置。记者从陕西省教育厅查询得知,西安外事学院在2005年统招生的就业率其实为百分之九十多,位居全省第六。”

中国特色的就业率,五十步笑百步。

来源:新民晚报 
  
  问:伊拉克什叶派与美英联军冲突不断,请问什么是什叶派?读者晓言

  答:伊拉克是个伊斯兰国家,全国有95%的人信奉伊斯兰教,其中什叶派穆斯林占54.5%,他们主要分布在伊拉克南部和巴格达西部地区。长期以来,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一直处于被统治的底层,被排除在国家政治生活之外,而只占穆斯林人口40.5%的逊尼派却长期处于统治地
位。由于人口结构与权力分配的失衡,逊尼派与什叶派长期不和。

  长期受压迫的什叶派穆斯林十分痛恨萨达姆,对他被推翻总的来说持欢迎态度。但由于战后重建迟缓、社会治安恶化及失业率增加,绝大多数什叶派穆斯林开始对美英占领强烈不满。

  上个月,占领当局以煽动暴力为由,关闭什叶派领导人萨德尔的一家报社,逮捕萨德尔的一名助手,引起什叶派穆斯林极大愤怒,导致什叶派穆斯林与联军发生暴力冲突。王龙琴

老孙过来的第一堂课就是这句话:“我们都是开妓院的!”虽然我也正在奔30了,但是相比之下社会阅历还是很欠缺得很,初听人家的“妓院”论就是感觉海阔天空、画里别有乾坤,很佩服老孙的这股勇气(他的“妓院”论虽然已有人说过,但是真正把它拿来在公共场所大肆宣扬,把它作为一个编辑的职业理念的,我估计可能还是就他一人,大家可能更多的时候只是这样黑色的自诩),突然联想到徐渭的“胆、识、才”三才论,估计老孙应该也是上品啦。

老孙擅长的是人力资源的研究,但是视野很开阔,人道中年尤喜财经。网站的定位虽然是发达城市20-45岁的职业白领和公务员,但是社会和财经似乎也是重点,所以每每强调“杀妻卖母”、“人民日报三女编辑不堪主编性骚扰纷纷跳楼自杀”(他自己高兴处杜撰的)之类的社会的同时,二成功力也同在新闻的深度分析上,叫我们自己去聘请评论员,因为大旗精英博客的缘故,多少已经有点收获;另外网站多时希望赢利的:互联网广告、短信、游戏、 RSS订阅等等都已经被各大网站实验过,并各有所长了,平面媒体出身的他提出了功能服务区实现频道赢利的设想,这多少有点像杂志的思路。

话说回来,我们到底是不是“开妓院的呢”?一想,觉得他是,他是开妓院的,因为他是leader,我们不过是被雇用过来卖苦力的(当然我们也抱着成长为熟练工种的希望),网站基本上不可能体现我们的想法(当然,要是你的想法和他的不谋而合的话,这是你的幸运),这也就是毛和他说的“话语权都在强者手里”,“人微言轻”。他有点像职业经理人,没有固定的雇主,自己也没有创业,他只是受雇来按照CEO的设想来创建一个网站,或多或少的添加一些个人的设想,当然,这肯定要结合他的职业背景的优势,CEO也只是对投资商负责,投资商看中的只是结果,即结果导向,至于用户导向只不过是由结果导向派生出来的罢了。所以说,他没有职业的忠诚度,他希望的只是“生意兴隆”,满足“嫖客”,没有任何的职业理想在里面,更不用说社会责任和真正的企业文化了。有人说过网络时代“流量是万恶之源”,因为为了流量、用户、金钱,我们失去了太多纯真本洁的东西。

有积极进取者的有进攻性、功利也许正是目前我所欠缺的吧,不过我希望我还是能够在“开妓院”的同时能保持一些信仰,非商业化的信仰,这样人可能会变得更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