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29日

当前中国左派和右派的斗争

作者:张宏良

   一、左派和右派斗争爆发的背景

  2006年是中国政治和思想发展史上十分重要的一年,将是中国编年史上划分历史阶段的具有里程碑标志的一年。今年全面爆发的左派对右派的批判运动,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的文艺复兴运动和思想启蒙运动。中华民族21世纪的伟大复兴将由此拉开壮观千古的文化序幕。或许让未来历史学家最感兴趣的,就是历史老人把这一年变成了中国历史和思想的交汇点:历史交汇在这一年,思想也交汇在这一年。

由于系统自动设置了敏感字屏蔽功能,因此只能链接这个原始地址了:http://star.news.sohu.com/20060919/n245418085.shtml

2006年09月28日

发布会现场:http://www.fourtitude.com/news/publish/Audi_News/article_2575.shtml

2006年09月24日

这次比较惨,感冒了,肺炎了,幸好不严重,只是打了两天点滴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周一的去三院,那个sb医生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很自信的开了“抗病毒口服液”和“可愈糖浆”,并称“用不着输液”,我fuck,就这庸医害得我周二在家休息一天吃这药,但是丝毫没有效果,我还天真的想着“还是应该相信医生,说不定明天就开始好了呢!”

但是幸运之神始终没有垂青于这名三院的庸医,因为她的疏忽、无知和自以为是!周三一大早的,才5:30我就起床:因为这周是早班,咳嗽还是没有丝毫减缓的趋势,额头上渗着冷汗。尽管没有一丁点的食欲,还是喝了碗紫米粥,老子可不想早死啊。

到公司时只有个刚开不久的新同事,女性,6.5分,中等偏下姿色。居然还不认识我,怎么说我也是元老级的员工阿,都怎么混的啊?现在公司新华系的占主流了,时事做的不错,也讲二八说。以前的老总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出来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他又出差了呢:只在Q里说话,办公区没有他的影子,相应的新华系的老大倒是不时的出来走走,巡视一番、倒倒茶什么的。

一上午都是难受,一说话就咳嗽,中午跟同事去吃饭又不能说话,真是难受死了!下午的时候突然有点发烧,又直流冷汗,难怪那个可爱的女同事说我看起来很虚呢,说“虚”害得我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不好啊,说“虚”,我是男人啊!=/=

换乘22路的时候我就感觉应该直接去三院看发热急诊了,但是狠于没有带病历本,后来才知道带不带那东西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带钱,最好是现金!回家的时候室友正在吃饭,饭盒里的豆芽说明他的上一顿肯定是水煮鱼,当他知道我要去三院时坚持要陪我去,其实陪我过去也挺无聊的,又不是我女朋友,有什么好陪的?!人都是有惰性并且爱面子的,要是他不说这话又显得很不够义气,还好我替他着想“不用了,我打车过去”这样大家都好过阿。按照前台护士小姐的指导,分别完成了验血、拍片之后,去见医生,这医生给人的感觉就是很不敬业,居然要病人等在门外,而原因仅仅是她正在打电话,并且明显是私人的,嬉笑,言语暧昧,都三四十的人了,还在公共场所撒娇!

这名放浪形骸的庸医最终开出的也过是“利复星”(消炎药)和“希舒美”(抗生素,也是消炎的)。这“希舒美”是0.5g小瓶装的,稀释了混在生理盐水中的,0.5g,150块!输液2天也就是快500块。

接下来的两天输液我选择在小区的诊所里,这块地儿是归军队管的,据说以前还是正军级的。我住的是军队印刷厂的家属楼,诊所应该是总参作战部和星球出版社的家属区。由于和外界的接触不多,这里的医生护士相应的保持着些少量而可贵的淳朴,我喜欢接待我的那位女医生,有种很亲切的感觉。感觉不错,树叶的时候可以看书、看电视,但是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每次进小区的时候都得填那鸟会客单,两旁都有大兵站岗,也不好发作。

昨天去开了点药,那庸医居然又是“希舒美”,tmd,就知道个“希舒梅”!

这几天在家无聊得很狠,没办法只能上网打法时间了。

2006年09月20日

上周四凌晨5点半的时候姐姐打电话来说爷爷已经在半夜的时候过世,没有太多的悲伤,电话铃响的时候似乎有预感似的一跃而起,之后又慢慢躺下,平静得异常,躺在床上一直没有睡,脑海中闪现的一幅幅图画,有爷爷一个人在夏天的午后一个人默默的扎尼龙绳,慈祥而知足;有在毛月亮下碾稻谷的身影,挥汗如雨,面无怨色;我们爷孙俩聊得最多的是他年轻时候的南征北战的经历……

他病重时,几个儿子女儿孙儿孙女轮流着照顾他,也不过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其间打电话和他说话,他只能简单的答应一下。

现在,当我回到这片熟悉而狭小的土地时,竟是永别!儿时款款的小路早已长满杂草,小树已经高耸、枝叶发达……

当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这匆忙的一生我们都低为了什么?

2006年09月08日

                                              人民的领袖  永远的怀念

–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逝世30周年

1953年7月27日    朝鲜战争结束[0]

朝鲜人民欢送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那时候我们国家不强,但是对于美国佬的叫板,我们不畏惧,敢于跟他们干,在北韩、在越南,尽管技术含量比较低。

那时候很穷,但是精神很富有,尽管品种比较单一; 

毛泽东

毛泽东

2006年09月07日

1、

        一个人把他的狗带到兽医处说:“把这只狗的尾巴切掉。”
  兽医检查了狗的尾巴后说:“它什么事也没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个人回答说:“我的岳母要来我家,我不想家里有什么东西,让她觉得自己是受欢迎的。”

2、

前几天我出去买东西,在街上看到我的岳母正被6个女人群殴。我站在那里看了一会,这时岳母的一个邻居走了过来,她认识我,于是问:“你不去帮忙吗?”

我回答说:“不,6个人已经足够了。”

3、

        乔治和家人到中东度假,他的岳母也一起去了。在他们参观耶路撒冷时,乔治的岳母死掉了。乔治拿着死亡证明,到美国领事馆办理把尸体送回美国的事宜。
  领事告诉乔治:“把尸体送回国埋葬,花费很贵,要5000美元。而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都是就地埋了的,那只需要150美元。”
  乔治想了一会儿,对领事说:“我不在乎花多少钱。我就是想要把尸体送回美国。”
  领事说:“5000和150可是差很多的,你想必很爱你的岳母吧?”
  “不是,不是那样的。”乔治说,“你也知道,许多年前,有个人埋在耶路撒冷,而三天后他复活了——我是不会让那种事有机会发生的!”

一上班就看到了一条让人恶心的新闻,大意是说韩国某媒体说中国的恶搞是如何猖獗,如何放肆,之后再来呼吁这股恶搞之风应该“刹车”了。

文章里面的分析是对的 :对于世界观、价值观尚未成形的未成年人来说,多少是有点影响的。但是仔细想想,这些所谓的网络恶搞在操作层面上到底怎么去影响未成年人呢?他们果真会学潘冬子一样去学民族唱法?他们会厉行《馒头》最后的结语“不要和张翅膀的女人说话”?

这些所谓的网络恶搞是在现在这种特殊的网络环境下形成的一种网民自娱自乐的发泄方式,它消解了权威、动摇了经典(传统的)、捅破了那层官方的遮羞布,因此在目前它是反动的、是不为广电总局所能容忍和接受的,但是它的出现的确迎合了很大一批需要。试着想想胡戈的东西只是放在他自己的blog上为什么就会被海量的被转载和收藏呢?一个人自娱自乐没事,当这种风气被很大一部分人认同和接受的时候,有些人就着急了,这可以理解,毕竟要铁桶江山嘛。但是想不通的就是你一韩国媒体着什么急啊?难道是怕恶搞降低了韩剧的市场占有?(本来不想说的,很多韩剧真的很不错,很唯美、积极、凄美。)

归到底,还是一句话:勤勤恳恳做事,没事别跳出来乱咬人。

 ———————————————————————————–

恶文地址:韩国《京乡新闻》评论:恶搞之风该“刹车”了

                   http://paper.people.com.cn/hqsb/html/2006-09/05/content_11230634.htm

 

2006年09月04日

如题

donews的blog怎么就这么差劲?!界面简单点、丑点,老子也就认了,反正干净。可以为什么你tmd偏偏又要放个mop的广告呢?

修改文章了反映慢得要死,服务器老是无法访问,提交图片慢得要死,文章摘要老是显示不正常……我当初怎么就选择了你呢,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