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6日

年底六部大片的启示:
《色戒》: 女人不可靠
《苹果》: 男人不可靠
《投名状》:兄弟也不可靠
《集结号》:组织更不可靠
《长江7号》:地球人都不可靠
《命运呼叫转移》:还是中国移动可靠

来源于<犯贱报>Q群

2007年12月25日

一切或隐或现的苗头、征兆都预示着15分钟后即将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出现,哈哈。。。。。

2007年12月20日

盛世出猛虎,虎啸振国威!

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自豪的宣布:时隔43年,野生华南虎又重现人间了。自此,伴随着嗅觉灵敏的媒体、智慧无处施展的网民、寂寞而有才的中科院专家、亢奋而躁动的法学博士(诉讼狂人)等的多方参与参与,“虎照”片事件已经迅速的从一个单纯的照片真假问题上升为关于民智可否愚弄的官民博弈。

一向无以聊赖的媒体,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好的新闻事件,可以在它怀里尽情撒欢,尽情蹂躏,无需考虑一向挂在头顶的红黄二线;网民可以开怀调侃恶搞,充分发挥个人智慧和无尽的创造性,一时间也诞生了智慧与思想并重的特色作品;而一向冷清的林业部门也被关注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犹伯琵琶半遮面,新闻发布会一个接一个的召开,很是热闹。

之所以闲来无事预测下这个“虎照”的真相,乃缘于今日广东《新快报》的一则报道,其大意为“据《华商报》报道,打虎英雄周正龙闻听国家林业局责成陕西省林业厅在适当时机公布“虎照”调查结果的消息时,忍不住问记者,‘要是照片是假的,应该有很多省、市、县级的官员倒下吧?’”,但是很不幸,陕西的该媒体却不见这位英雄的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出现的仍旧是那句最常见、最直接、最没有说服力的“照片肯定是真的”。谨鉴于对国内媒体的一点浅薄的理解,窃以为,“虎照”是假的。

 

PS:另附智慧无穷的“现实呓种”所转载无名氏的一则《史记》体例的《华南虎列传》:

翌日,正龙诣秦岭当事者关克,献其图,说如是。克大喜,传图以示左右,左右皆奇,曰”可以此拜上卿矣”。乃悦,赐金万贯,即日著书上表:盛世出猛虎,虎啸振国威!

然疑者众。问,虎视人良久而弗动?克辩:二者皆入定。闻者皆笑其诳。后有好事者欲往探之,克惧,乃令封山,皆不得近。

期日,有贤者傅氏,著文叱之:”叶大如斗,虎必绘之。”正龙辩曰:”此叶之与秦岭,比比皆是。”克亦嗤:”足不出户,焉知秦岭之大;一叶障目,焉知国虎之真。”傅乃引数理,成像以为旁证,叱其纸虎。然周傅二者皆难服众,遂以项上之颅为据,立生死状。

时有烈女子两月丫头,见图掩面而泣,曰:”理尚存乎?”遂立字于天涯:”倘此虎为真,小女愿与之共赴巫山,行破瓜之礼。”世人闻之,皆扼腕,叹己非虎也。

后虎绘之疑传入异邦,亦皆称奇,乃著《科学》以记之。

适川西攀市有耕民,壁挂山涧溪水图一帧,为祖上所传。一日,梦其在涧间嬉水,忽虎猝现,跃入涧间,衔其颈,乃醒。周身大汗淋淋,逐起身视之,见虎卧露草间,化为虎卧山涧图。复定睛视之,此虎其纹其姿与正龙所绘之虎大同。始知虎,画妖也。

克闻此事,癫,曰:虎与画不可同论。遂自上山寻虎,与世绝。后尝有拾柴者,于深岭见其尸,衣褴褛,血肉不可辨。传克一日遇虎,欲擒以为证,与之搏,不敌,噬。然未得证。正龙亦病,夜不安寝,头几欲裂,常梦遇寅天师,负千金玄铁虎头铡,胯吊睛白额烂草黄,欲取其颅。后恍恍终日,卒于申年午月。

太史公曰:吾尝闻秦赵高者指鹿为马,左右或默。疑是之,今以周关二人观,犹信。呜呼!诳者之猛,犹胜于虎。

2007年12月18日

【PS:等了几天都不见有人贴出当日图片,那就先用这张表示一下了。图为婚礼现场,新浪王家青新娘郭财莉依稀可见】

周末,王家青的婚礼,老早就通知了,尽管曾妄想存心睡过了就不去了,但想想人家这等好事岂能含糊,早上准时起床,八王坟等了40分钟后与李林一起启程。

燕郊行宫宾馆,进门的时候,英俊的家青已经和一位穿婚礼的美丽女子并排站在红地毯的一端,正准备向婚礼主持人的那端走去,音乐已经响起,气氛也热烈起来了。

大厅里摆着3*5桌喜宴,其中的一桌就是我们这帮同学,除我之外都是行管的,一个个白白胖胖,变化甚是惊人。

专业婚庆公司的主持人业务很是娴熟,轻车熟路、从容不迫。在新郎新娘“改口”时,突然发现一个男人一生中的角色变换应该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了。一个人的战斗即将终结,迎来的将是一场旷日持久。

晚上,Q上祥儿一个劲的说“烦躁”、“烦躁得很”,细问才知道,激情之下忘了做好安全工作,被87年的小女孩给降了,拿了证,就差没有举行婚礼,估计也是迟早的事。这又是异常生动的一课。

2007年12月16日

上联:男生,女生,穷书生,生生不息
下联:初恋,热恋,婚外恋,恋恋不舍
横批:生无可恋

上联: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
下联:上一届,这一届,下一届,届届失业
横批:愿读服输

上联:金沙江,嘉陵江,黑龙江,江江可投
下联:实验楼,教学楼,宿舍楼,楼楼可跳
横批:空前绝后

上联:爱国爱家爱师妹
下联:防火防盗防师兄
横批:恋爱自由

2007年12月12日

现实呓种写道:

周正龙坐警车离家,华南虎事件告一段落,有网友仿《史记》记述了事件全程。

翌日,正龙诣秦岭当事者关克,献其图,说如是。克大喜,传图以示左右,左右皆奇,曰”可以此拜上卿矣”。乃悦,赐金万贯,即日著书上表:盛世出猛虎,虎啸振国威!

然疑者众。问,虎视人良久而弗动?克辩:二者皆入定。闻者皆笑其诳。后有好事者欲往探之,克惧,乃令封山,皆不得近。

期日,有贤者傅氏,著文叱之:”叶大如斗,虎必绘之。”正龙辩曰:”此叶之与秦岭,比比皆是。”克亦嗤:”足不出户,焉知秦岭之大;一叶障目,焉知国虎之真。”傅乃引数理,成像以为旁证,叱其纸虎。然周傅二者皆难服众,遂以项上之颅为据,立生死状。

时有烈女子两月丫头,见图掩面而泣,曰:”理尚存乎?”遂立字于天涯:”倘此虎为真,小女愿与之共赴巫山,行破瓜之礼。”世人闻之,皆扼腕,叹己非虎也。

后虎绘之疑传入异邦,亦皆称奇,乃著《科学》以记之。

适川西攀市有耕民,壁挂山涧溪水图一帧,为祖上所传。一日,梦其在涧间嬉水,忽虎猝现,跃入涧间,衔其颈,乃醒。周身大汗淋淋,逐起身视之,见虎卧露草间,化为虎卧山涧图。复定睛视之,此虎其纹其姿与正龙所绘之虎大同。始知虎,画妖也。

克闻此事,癫,曰:虎与画不可同论。遂自上山寻虎,与世绝。后尝有拾柴者,于深岭见其尸,衣褴褛,血肉不可辨。传克一日遇虎,欲擒以为证,与之搏,不敌,噬。然未得证。正龙亦病,夜不安寝,头几欲裂,常梦遇寅天师,负千金玄铁虎头铡,胯吊睛白额烂草黄,欲取其颅。后恍恍终日,卒于申年午月。

太史公曰:吾尝闻秦赵高者指鹿为马,左右或默。疑是之,今以周关二人观,犹信。呜呼!诳者之猛,犹胜于虎。

2007年12月05日

第一次出差,比较兴奋,有貌似专业的装备做道具,迷惑了他人,也迷惑了自己,哈哈。

新兴宾馆,1:30,来自全国各网站的15人鱼贯进入了一辆很不起眼的车,南京依维柯,15座。车内空间狭小,光线幽暗,心情黯淡。唯一的靓点就是身边杭州美女的吴侬软语很是不错。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行程安排得比较满,听听报告,参观参观,拍几张照片,晚上再发几篇新闻稿,基本也就搞定了。

印象最深刻的两个场景:邯郸博物馆,8000年前的磁山文化、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磁州窑……另一个就是车队在东部参观其生态水网,其实就是一个小水渠,兴冲冲驱车跑了一下午,车队经过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整个平原上放眼望去看不见一丁点的绿,连绵羊也变成了土的颜色,这“燕赵多佳人”都是咋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