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31日

NGF&cnsky

乡愁是怎么也抓不尽的黄牛党
是徒劳无功的订票电话
反复的忙音弹奏四面楚歌的琵琶

乡愁是怎么也过不了的京珠北
是寸步难行的欲哭无泪
过了南岭就滴落成异乡的冰疙瘩

乡愁是泡面卖到二十的冷笑话
是和谐的开水、饼干和盒饭
望梅止渴臆想热腾的腊肉和糍粑

乡愁是怎么也塞不够的绿皮车
是铁轨车轮间冰冷的尸首
青春凋零被利益谋杀的杜鹃花

乡愁是怎么也进不去的侯车室
是躺在车站广场上的游子
闭眼之前挤出的一句:我想回家

下班的时候同事给我传了一个图片包,命名为“黄色图片”,说是CRI的姐姐给的,粗看下很熟悉嘛,细看果然很黄,不过也不大奇怪了,PS嘛,当时想。

晚上闲来无事,baidu一下,见了清晰大图【自制力差者、未满18者者请勿进入】,果然生猛,这可是明星啊。哈哈。

对于英皇企图阻止视频和更为火爆的照片流出的可耻行径,有网友代表民族的绝大多数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告诫之尽早公布这种喜闻乐见的视频。并祝愿阿娇能尽早发片。=、=

2008年01月25日

科技部网站上有一个“公众问答”的栏目,公众可以在线提交问题,网站有专人负责解答。

看最新的留言,有网友在对科技部工作人员有问必答的精神表示敬佩和“怜悯”,以前一些比较恶搞的留言估计已被和谐掉了,只有借用别人的一张截图佐证之,不知真假(要果真是真的话,那科技部网站的那位仁兄也够搞的了);查询以前的留言,发现问题还是很严肃的,比如申请自然科技基金、咨询科技网招聘计划、部发文件等的查询,看得出,解答基本上还是得到了满意答复的。

不过,智慧的网友的版本则是这样:

问题:我家狗狗病了,几天都不吃东西,请问科技部的叔叔阿姨们怎么才能治好我家的狗狗
答复:关芸长同学: 建议你到兽医医院为他看病.

问题:请问如何通过孕前正确的饮食调理,使生男(或生女)的可能性增大?我想要个女儿,但是我家三代都是男的,怎么办?
答复:萌小同志: 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

问题:我是个日本人,学习中文,天天去百度和中国人交流但中国网民看到我,就骂起来我他们的话一点也没有伦理性,我怎么和他们交流??
答复:轮子: 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

问题:你好,准考证证号忘了怎么办!?
答复:姚光同志: 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建议你向教育部门咨询.

问题:最近城管老是跟我过不去,我该怎么办?顺便问,你们需要办证吗?
答复:城市牛皮癣先生: 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

问题:前一段看了一本书叫『洛丽塔』看完之后我发现我对年幼的女性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我知道我这种心态是不健康的,请问我该怎么办?
答复:马沙同志: 建议你到医院看心理医生.

问题:请问利用核能为炒菜锅灶供能是否可行,成品是否能实现蒸炸煎煮,是否能做好红烧肉,我比较喜欢吃红烧肉
答复:李小Q同志: 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

问题:请问中国足球有希望吗?
答复:此问题不属我部工作职能,建议你咨询中国足协.

如果部委网站、整个政府部门都不愿意与民众对话了,那时候,智慧的网友们又该怎么办呢?

2008年01月22日

于今天下午闭幕的西藏九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的区人大、政府领导班子。新一届人大、政府的副职有点意思,据人民网电:“同时,选举产生13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4位自治区副主席。”数字有点搞,1314。

在数量上已经彻底压倒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了。分工更明细?不见得吧。哈哈。

2008年01月21日

1月12日搬家到万泉庄,周六,因为周日得加班,只得提前,无他。

东西也不多,还有华尔帮忙,不过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却发现背上两边的肉酸痛得要命,开始还以为是硬板床的缘故,等到第三天症状稍减,才知这是长期不运动的恶果。

手机排线坏掉了,屏幕开机就是纯白纯白的,索性关机一周。搬家后未及时告知某人,希望这不是一个真正的理由。

上周末,应老唐之约,赴海龙装机。一家华硕的代理,也不知是几级的,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挺小的,眉宇间还有股孩子气,想不到被他给黑了一小下,看来还得向华尔学习。还是太仁慈了,哈哈。

传张那个小家伙的照片:

2008年01月18日

【谨以此文献给各位挣扎在办公室底层的小白兔们】

  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子,说“我让你丫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撤了。

  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丫戴帽子。”

  兔兔郁闷了。思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去找森林之王老虎投诉。

  说明了情况后,老虎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要相信组织哦”。

  当天,老虎就找来自己的哥们儿大灰狼。“你这样做不妥啊,让老子我很难办嘛。”说罢抹了抹桌上飘落的烟灰:“你看这样行不行哈?你可以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她找来肥的,你说你要瘦的。她找来瘦的,你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可以揍她了嘛。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说。兔兔过来,给我找个女人去。她找来丰满的,你说你喜欢苗条的。她找来苗条的,你说你喜欢丰满的。可以揍她揍的有理有力有节”。大灰狼频频点头,拍手称快,对老虎的崇敬再次冲向新的颠峰。

  不料以上指导工作,被正在窗外给老虎家除草的小白兔听到了。心里这个恨啊。

  次日,小白兔又出门了,怎么那么巧,迎面走来的还是大灰狼。大灰狼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

  兔兔说:“那,你是要肥的,还是要瘦的呢?”

  大灰狼听罢,心里一沉,又一喜,心说,幸好还有B方案。

  他又说:“兔兔,麻利儿给我找个女人来。”

  兔兔问:“那,你是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呢?”

  大灰狼沉默了2秒钟,抬手更狠的给了兔兔两个大耳帖子。“靠,我让你丫不戴帽子。”

  来源:异丁烷

2008年01月12日

国朝城管,乃恶衙之首,国之大蠹也。其秽声远播世界,其罪恶罄竹难书。

其始也,国朝中兴之初;其壮也,城市肥肿之际;其恶也,贫弱求生之时。论其制,律法之内无所授,法外之域起衙司;论其伍,青皮无赖结其帮,酷吏残刻领其队。论其酬,公帑税金养其众,劫夺民财肥其私。论其兵,褐衣大帽壮其势,狼牙镣铐助其威。论其行,哀哀之民夺其口,嗷嗷之辈断其炊。以是观之,城管之罪有三:

一国之内,无论大都小邑,此辈结队横行。动则呼啸指斥,立则狼蹲豺伏。无论老弱男女,群殴见血则快意;任尔贩夫走卒,追打跪地迫罚金。大庭广众,效鬼子三光之策,天朝盛世,纵匪类过犹不及。其罪一。

中兴迩来,匠作之工失其岗,耕作之农失其地,城市肥膏浓酒,乡村凋弊羸弱。游民聚市以逃生,贫贱里巷求苟活。煌煌大都,非无此辈立锥之地;惺惺相惜,百姓原有互助之德。城管出,立锥之地绝,互助之愿灭。其罪二。

城管之矛,专戮贫弱之身;城管之功,屡积民怨之愤。春秋秦汉以降,于市井残民以至于斯者,鲜也;国朝近六十载福寿,于城市纵匪类以至于斯者,仅矣。内积民愤,外彰国耻,污盛世之光鲜,毁和谐之愿景,皆此辈也。其罪三。

城管得此三罪,上不问则上之过,中放纵则中之耻,下不讨则下之祸。于是传檄以讨之。

作者:老饕餮。出处

2008年01月05日

据说这个星球上50%的人都会长智齿,很不幸,我就在这50%里面。

大四的时候左上的智齿开始长了,开始几天还有点不舒服,之后就把它忘记了,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之后了。也算是顺利吧。但是左下的这颗就有些费事了,记得有好几次晚上睡觉都做同一个梦,一嘴全是牙啊,感觉挺怪的,之后就开始把他们全吐出来,顿时就感觉恢复正常了。

左下这颗智齿毛病很多,由于地方下,有点长不出来的趋势,中间还有一次发炎,还在1205旁边的诊所里做了个牙周切除手术,还记得那时八月十五的好日子。

等到第二次发炎的时候,已经到了2007年的12月8日,在北大口腔开了些消炎药就搞定了。不过走医保的药就是贵。

12月23日,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很幸运,终于在北大口腔排到了一个专家号。坐在大厅里面,看见排在我前面的小孩、女士、老人、老人们进去之后几分钟就出来了,面无异色神态自若,料想这也未必十分惨烈。看见那小孩出来都没哭,我想,自己该争气点吧。

现在想起来,那副主任医师真像一个流水作业的熟练工,瞄了一眼拍的牙片后就叨唠着“这牙有点难度”,如此反复有三,心里又开始紧张了,开始想起有一个网友说他拔牙的时候医生拿小铁锤叮叮当当的敲了七八十下……那个寒啊,要那样敲,还不成脑震荡。

随着针管伸进口腔,除了医生那越来越大越来越狰狞的面孔外,什么都没看见。突然间,舌头尖上像被电了一下似的,渐渐的,左边口腔还是被麻醉了,之后接着的是舌头、嘴唇、左脸。

医生摆正位置后,就招呼他的小蜜过来,顶顶顶顶的敲了四下,之后很帅的一甩手把她支走了,留下句话:“纹丝不动”。=/=

紧接着隆重登场的是一个特大号的钳子,看来也只有它才配得起我这颗巨硕无比的智齿了,哈哈。看来还是它能两大,拧了两下,一个完整的带着血丝的牙就呈现在各位观众的面前了。这期间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牙,打包带走。

在之后的十几天里,除了第一天有那么一点点隐隐作痛外,基本上没有任何不适(除了吃饭),最重要的是脸居然也没有肿。华尔曰:“隐隐作痛,最难受。”是这个道理,但更多的时候可能是心理素质不太好。

彼时,我心中所景仰的是同学甲,虽然是一女生,但拔牙的决心丝毫不让须眉,并且一次就拔掉两颗,在此,预祝她接下来的两颗也能够顺利完工。

谨以此文寄托我对拔去的那颗智齿的淡淡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