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20日

2月18日广东《新快报》刊载了一则短小的小新闻,题为“郭锡龄:铁道部的人要撤职”,郭现任广州市政协副主席,称其在政协小组讨论中“突然忍不住开口炮轰铁道部”,对铁道部“春运”期间在广州的疏运工作进行了“连珠炮式的‘控诉’”,并“引来会上许多委员的共鸣,大家都纷纷摇头叹息”。【原文

郭的“炮轰”主要是三方面:

1、南方雪灾期间衡阳和株洲已经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可以修复电路的时候,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几天开不了车了,铁道部却还在卖票。

2、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才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都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现在用的都是10号柴油)。

3、本来农民工到火车站上不了车就回去了,可铁道部一声恢复运力,害得农民工又涌到广州火车站。

2月19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人民网强国社区进行在线访谈(佩服其胆量,或者是活动组织方的超强协调能力),王对以上三条逐一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反驳,看似有理有据,仿佛“铁老大”一下子变成了受尽委屈的小孩似的。

王还发问:“当广大铁路干部职工和广州地区人民群众并肩战斗、奋起抗灾、共渡难关的时候,郭副主席身在何方?”“他的这些信息又是来自何处?”并企图唆使无知网友“有兴趣可以去采访一下郭副主席。”

从郭的履历来看,虽说三炮点得不是很准,难免有些误差,但也不会很离谱,至少第一点、第三点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至于到底有没有从新疆调内燃机、X号柴油纯属技术问题,无从查考。最重要的是,从结果看,“留粤过年的农民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300多万”(工人日报消息)。

只有以下几点想法:

1、铁道部应该虚心接受监督、批评,有则改,无则过。发言人的这些话已经很有鲁迅当年的文风了,文可杀人,言辞间甚至有逼迫的意味,这样很不好。凭更何况中国铁路目前的状况,黄牛横行,春节票难买,铁道部基本没有任何可以凭借的资本来向民众邀功。

2、政协副主席还是应该继续炮轰,不求全责备,但监督与追问的本职工作应继续发扬光大,垄断行业、政府部门需要监督。当然,这也需要舆论环境、媒体公器的配合。

3、汪洋主政广东伊始,就大讲“解放思想”,并称“要让一个领导同志讲真话,就要允许他讲不准确的话,或者说错话”,这个郭副主席是不是说错话了呢?如果错了,是不是也是在“鼓励”的范围之内?

4、王郭二人隔空斗法,其实是不平等的,首先在职务上;其次,一个是《新快报》,地方小报,一个是人民网,中央重点网站,党报网站。很不幸的是,所有关于郭副主席“炮轰”的新闻均已被删除。

5、希望能看到郭副主席也来一个申明,而不是检讨。期望出现下一个“郭锡龄”,下下一个……

6、向所有在此次雨雪冰冻灾害中铁路、公安等各系统的一线抗灾队伍致敬,危机关头,他们是冲在最前线的,据媒体报道,其中一部分应该是从全国各地抽调支援广东的。

2008年02月12日

2月5日,更年期的女人发起飙来的确很恐怖,物理的杀伤半径至少可达2米。很不幸这事让我给碰上了。看来以后得多行善事,修向佛之心,得善果。

2月5日15:48,T1一路向南。

2月6日6:41,晚点十分钟后,到达长沙站。15个小时,1548公里,一包泡面,两根火腿,三小时有效睡眠,水若干。长常高速路况已经很好了,没有先前想象的冰封,两旁的水泥护栏时不时的出现一些或大或小的凹陷,想来前不久这里一定曾很壮烈过。

今年奶奶在我家过年,现在过年似乎已经没有小时候的高兴劲儿,很平很淡了。三叔一家今年在吉首没回来,二叔一家回了乡下老家,以前的年夜饭大家聚在一起还稍热闹些,今年顿时冷清了。就着火锅,和老爸喝点小酒,照惯例,妈妈还是提醒我吃饭前先吃青菜,以保来年健康。奶奶只两个牙齿了,还好爸爸做的火锅炖的比较烂。三十的年夜饭也就这么过了。

家里很冷,虽说气温比北方要高几度,不知是空气湿润还是房子太单薄,感觉在家很冷。白天烤火的时候,我摸摸奶奶脸上深深的皱纹,“婆婆老啦,庚午年呢,今年就七十八了。”她说。爸爸现在对股市好像挺热衷,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言辞间很瞧不起杨百万。他拼音弄不准,电脑旁边放着一本新华字典。=,=应邀给他装了两个VISTA,以备不时之需。

初三在网上订票的时候,爸爸妈妈在旁边看着,妈妈眼睛一红,一下子哭了,埋怨“一年就回家这么几天”。当时只是觉得有点突然,因为这是第一次,现在才感觉有点难受。

2008年02月03日

图片集原址

只知道贵州雪凝50年一遇,电力吃紧,看见这图片才叫震撼。还是小时候在奶奶家门前的竹林见过,竹子的主干都被一层两三厘米厚的冰包裹着,当时觉得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2008年02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