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3月28日

下班后怀着侥幸的心理去西客站买T41的硬卧票,西客站售票厅内人不是很多,但是依旧有人买不到票。惊奇的发现每一个售票窗口上方都贴着一张白纸,新的,很显眼,写着凡T27的购买、中转、进站等均需出示个人的ID Card,T27的终点站是现在举世瞩目的拉萨市,这就说明一般外国人是禁止进入了。

 现在中国政府对奥运是太重视了,全民奥运,动用所有的舆论宣传工具进行周而复始的大轰炸,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显示出执政者迫切的想向世界证明什么,很急切而又显得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给了这个国家所潜伏的不稳定因素一个天赐良机,从前些时候的以及现在的种种动向来看,藏独、疆独、台独似乎都有合流的趋势,并且有国际上一些傲慢而又别有用心的国家的挑拨和煽风点火,窃以为,这种趋势会随着奥运的临近而愈发明显,处理欠妥,不排除有爆发的可能。

暴发户的成功或许只要一个晚上,贵族的养成需要三代,一个强国的出现难道只要30年?

2008年03月18日

1068年,北宋熙宁元年,王安石变法立制,意图富国强兵,留下了有名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三不说”。变法的结果是失败。

1842年,鸦片战争后,林则徐被革职降级充军伊利,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今天,2008年3月18日,温总动情的说:“5年前,我曾面对大家立过誓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天我还想加上一句话,就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这番动情之语很容易联想到温总的上任,“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负所言,随之而来的是国企改制、任内两次政府机构改革,拉动内需,教育产业化等等,有破有立。

温总85年上调中央,至今中央任职已经23年,副总理10年,久居中央,也算是很“长青”了。已经开始的这五年任期应该也是其最后的政治生命了,这五年里是否会有大动作呢?“天变”?“祖宗法”?王安石的这句话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期、在政治领域应该是有所期指的,期望这位仰望过星空的总理在过去五年有了深思熟虑,在未来的五年大刀阔斧一番。

2008年03月15日

2008年03月08日

南周的这期两会报道做的比较有看点(标题),李金华的访谈总体来说比较丰满,贾春旺的“千里仕途终须一别”多少给人感觉有点单薄,在看“铁娘子”的“侠骨柔情”时,突然注意到文中提到,吴在北京石油学院时的辅导员称,在吴出任外经贸部主持常务工作的副部长时,他“还和其他同学为吴介绍对象”,但吴都不理,说“顺其自然吧”。言下之意,就是说吴在53岁还是单身呀!

唉,无聊的人就是无聊啊,在八卦之神的驱使下,一则搜房小帖佐证,称今年两会后,70岁的吴将结婚成家,新郎是谁、两人相识已久云云。

很自然的,回溯2007,思绪蔓延到铁凝身上:

“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还没找呢。”铁凝回答。“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

2007年4月26日,铁凝和华生各自取了户口出门。跟很多人一样,他们要赶在“五一”长假之前,到户口所在地办理结婚登记。这一年,她刚好年过半百,50岁

2007年在当选作协主席,金变成铁之时,当记者问及婚后生活,露出了娇羞的表情,中新社的副总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瑶筒子及时捕捉住了这一珍贵的历史瞬间。

祝愿这些宁缺勿滥的人们美满、河蟹吧~

2008年03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