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30日

  6月29日,备受关注的“华南虎照”事件终于尘埃落定,陕西官方当日通报称,经查实,周正龙拍摄“华南虎”照片系用老虎画拍摄的假虎照。

  目前,周正龙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13名“华南虎照片”相关责任人受处理,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孙承骞被免职,陕西省林业厅信息宣传中心主任关克被撤职。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周正龙以及“挺虎派”的“名言录”:

  周正龙

  陕西省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农民

  “我敢用脑袋担保,照片是真的!”

  “要是照片有假,当场把我头砍掉!”

  “我周正龙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农民,没有超常的骗术,更谈不上懂什么高科技手段,我敢于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到底。同时我奉劝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去拍照片就是为了钱,专家说了找到给100万,最后省林业厅就给了2万块,实在太少了。”

  “我姓周的从不说假话。”

  “真的永远假不了。我相信政府会公正对待。”

  “我的照片经过省林业厅鉴定的。假的我坐牢。”

  “照片是我用生命换来的”

  “它卧在那里,我动,它的眼睛也是一直盯着我的。”

  “关于年画的照片,我已向公安局报了案,年画是用本人的照片做的假照片,是对我本人的极大侮辱,对本人的不尊重。”

  挺虎派·刘里远

  被称为“挺虎派”领袖,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我调查过周正龙了,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现在如果有专业人员进行调查分析,这很好嘛。这样可以搞清楚,周正龙到底有没有说谎。把假的说成真的难,但把真的说成假的则是难上加难!”

  “那只老虎能动的地方都动了。”

  “那个年画虎能拍出周照虎吗?世上真的可能发生这种奇迹吗?”

  “说周照虎为假,我们需要证据!如果那年画虎就是所谓的证据,那么,我万分痛心地讲:老周,你一定受苦了!”

  “打死我也不愿相信(周老虎)是假的。”

  “周正龙承认作假我也不相信。我是根据周正龙拍的照片科学分析得出的结论。”

  “警方这次没有得到任何新的东西。唯一新的东西就是周正龙承认造假了。”

  挺虎派·关克

  陕西省林业厅原信息宣传中心主任。陕西省监察厅通报说,关克凭借个人摄影经验,对虎照进行简单查看,草率决定虎照中老虎是真实的,照片是真实的。在社会关注过程中,违反组织纪律,开设个人博客,参与争论,是严重的违规违纪行为。决定给予行政撤职处分。

  “我们坚信陕西镇坪县存在野生华南虎这个基本事实。”

  “如果说照片的真假与老虎的存在是两回事,那就是强盗逻辑,这个可怜的农民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他一张“年画”还能否定71张照片了?!”

  “但现在看来,解决‘照片真伪’问题的确已经成了当务之急,因为这已经关乎个人的名誉、社会的诚信和政府的公信力。”

  “这个事我不能再说什么,是真是假我说了不算,但你可以用自己的脑子,想一想就明白了。”

  “去年10月12日发布虎照的消息确实太着急了”

  “我的热情超过了理智”

  “那个时候我没找到虎照的破绽”

  “对我来说,周老虎是真是假无所谓,我个人的荣辱得失无所谓,我最最在意的是——探寻事实真相。”

  “我不是挺虎,我是求真”

  “我曾经无数次反思过自己的言行,虽然在过程中颇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我却从未后悔过,将来也不会后悔!”

  “其实一开始我对这件事这么热心,完全是因为我对野生动物的热爱,对野生动物保护的狂热。”

  挺虎派·朱巨龙

  陕西省林业厅原副厅长。陕西省监察厅通报说,朱巨龙听了省林业厅保护处处长王万云汇报和看了虎照后,草率认定虎照为真,并同意召开新闻发布会和给予周正龙奖励,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在社会关注期间,违反组织纪律发表不当言论,属严重违纪行为。决定给予行政记过处分;陕西省政府决定免去其省林业厅副厅长职务。

  “周正龙运气好,那天正好老虎吃饱了,喝足了,正在午休。”

  “周正龙拍摄的第六张数码照就和年画虎相同,我早就说过了。但是谁抄谁的,我就不说了。”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周老虎是假的。这时如果我不站出来,周老虎就被“判死刑”了。”

  “我力挺周正龙,就是为民做主。‘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发现真理,要靠运气;坚持真理,要靠勇气。有些人发现了真理,但不敢坚持。而周正龙敢于坚持真理,没有被外界的质疑所击倒,令人佩服,我给你敬个礼!”

  “中国有个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如果这个事是假的,再高的领导(要求我说假话)我也不会说。如果有人敢要我说假话,我反过来就揭发他!”

  “(若‘周老虎’鉴定为假)那就摘下我这顶乌纱帽,把我赶出这个大厅。我下海,打工,挖红薯去。”

  “你们可以上山模拟,如果能拍出周那样的照片,我第一个引咎辞职。”

  “我初中学习了‘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个词。现在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2008年06月08日

《容斋随笔·郭璞葬地》里有句“厕上衔刀之见浅矣”:

  《世说》:“郭景纯过江,居于暨阳。墓去水不盈百步,时人以为近水,景纯曰:‘将当为陆。’今沙涨,去墓数十里皆为桑田。”此说盖以郭为先知也。世传《锦囊葬经》为郭所著,行山卜宅兆者印为元龟。然郭能知水之为陆,独不能卜吉以免其非命乎?厕上衔刀之见浅矣。

  第一次见,还以为是当时的俗语,要是用来骂人效果似乎很不错,查了一下来源,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看来凡事不可臆测啊。

  《两晋秘史》第一四九回  郭璞葬致天子问载:

  却说尚书郎郭璞,因母死居忧,去职在家,将母柩榇下葬于暨阳,近河漫水百余步,当友人王用谓璞曰:“君何葬母地近河,他日洪水漂荡,则母骸将为鱼矣!”璞曰:“卿不必忧,不久当即为陆矣!”用不信,后因洪水走推,别处反沙涨,去墓十里皆为田。
  于是用深敬之。因父棺未埋,亦请郭璞代他择吉安葬。璞与择地,葬其父后郭外东陵龙耳上。埋讫,私谓王用曰:“其地甚吉,不出三年,当致天子相问也!”时明帝闻知郭璞尝与人择葬,吉效如神,尚未深信,乃自微服装作庶人,引从者私出宫门,来观其所葬之地如何。恰好来至东陵,遇王用扫坟,帝问曰:“此坟谁替你择葬?”用曰:“乃是郭璞。”帝佯吓之曰:“何以葬于龙角?此法当夷族!既是璞葬,有何吉应?”
  用曰:“郭璞道此葬龙耳,不出三年,当致天子也。”帝曰:“出天子耶?”用曰:“当致天子问耳!”帝异其效,乃归宫。
  次日,诏郭璞起复,以为尚书郎,凡事皆与议之。
  璞素与桓彝友善,彝常造之,或璞在厕间,便入相见。时值岁除,璞穰灯知来年有大难。至正月,欲行掩法,怕人窥见,正在厕间请祝,彝又至,璞曰:“卿来他处自可,但不可厕上相寻耳。若相寻,必客主有殃。”彝笑辞归。旦,璞在厕行掩法,彝饮得大醉,诣璞家,数寻不见。至厕果遇璞正在厕行掩法。彝窃而观之,见璞裸体披发,口衔刀,设醊回首,忽见彝在,抚心大惊,出曰:“此天命不可逃也!吾每嘱卿勿来厕间,反更如是,岂但祸吾,卿亦有殃不能免!”彝听言被吓,酒已半醒,因曰:“我被酒误矣!”二人歔欷一回,各别去。是岁璞因王敦反被害,后彝因苏峻反死。
  史说璞撰前后筮验六十余事,名为《洞林》,又抄京、费诸家要撮,更撰《新林》一篇,《韵》一篇,注释《尔雅》,又注《三苍》万言、《穆天子传》、《山海经》、《楚辞》,并所作诗赋诔颂,亦数万言,皆传于后世。
  却说后赵右长史张宾卒,后赵王勒哭之恸曰:“天不欲成吾事耶?何夺吾右侯之早也?”因谓文武曰:“张宾阔达大节,谋无不中,算无余策,成吾业者,宾之勋也。虽子房、萧何,不过其才耳。卿辈年齿与朕等辈,惟有侯年少,吾欲托以后事,不期如此天灭,使朕心腹崩裂矣!”言讫,又泪如雨,亲往吊祭,哭之而归,以程通代为右长史。勒每与遐谋议,有所不合,辄叹曰:“右侯舍我去,岂非酷乎?”因是流涕弥日矣。
  肃宗明皇帝太宁甲申元年三月,后赵王勒使桃豹、孔长等寇彭城、下邳等,徐州刺史卞敦退保盱眙,王敦欲谋篡,使人讽朝廷征己,明帝举手诏征之。敦遂徐移镇姑孰,屯芜湖,以王导为司徒,自领扬州牧。敦欲为逆,弟王彬谏之甚苦,敦变色,目左右将杀之。彬正色曰:“君昔岁杀兄,今又杀弟耶?”
  敦乃止之。 

2008年06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