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第一个年假是怎么渡过的,应该还是在北太的时候吧,闲闲散散的就过了。据说今年的年假是只能今年休的,过期作废。于是,便决定回家呆几天。

十一月间的火车票还是好买,来回都还比较顺利,还是K267,从石门县回常德。

到家的时候,奶奶、姐姐也在。外甥张钧睿变帅了,刚出生的时候的照片貌似黑一些,相貌实在不敢恭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主要是变白了,九个月大,十公斤重,抱着还不太重。九个月大的“撮箕王子”蛮讨人喜欢的,皮肤光滑细嫩,声音很好听。

与小外甥形成对比的,就是奶奶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奶奶今年去吉首看三叔一家人,生了一场病,回来几个月才好。

在家吃了几天火锅,又上火了。


2条评论

  1. 火车上那种幸福可以无限延长

  2. Various fields of people’s life take lots of time and money, therefore why should we expend valuable time for comparison contrast essay composing? That would be greater to use some good essay writing service to order the term papers at, I think so.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