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19日

三大门户网站新闻频道分析及腾讯网的发展建议

一,三大门户新闻频道的特色。

新浪

很多网民都矢志不渝地践行着“看新闻,上新浪”的口号,可见新浪新闻的影响之大。个人认为新浪新闻有如下特点:

第一,海量、快速;

新浪从创建之初就确立了“海量”、“快速”的编辑原则,由于和传统媒体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而自身在技术、资金、管理(半军事化)等因素,都为其今日的成绩提供了前提和可能。

第二,客观、平等;

新浪秉承客观的原则,认为网络新闻应该注重传递新闻事实本身以及全面展示各界态度,而不是刻意强调传递自己的观点(不轻易改动新闻的原标题),并坚持通过对众多新闻的整合(新闻的选择、排列和组合)来间接而含蓄的表达自身对新闻事件的判断。

第三,实用、整合;

在新浪新闻中心可以发现很多实用信息,如天气预报、分时间段的新闻排行以及提供合作媒体(平面媒体)的网络版在线阅读。还有某些特定栏目,象“回顾”栏目,也是为没时间关注新闻的网民提供的昨天的新闻中心页面(主要是要闻区)。

新浪在整合方面很有特色,不仅限于新闻稿件和专题内容,更体现在新闻中心的页面安排。前段时间很火的名人blog之后,新闻中心要闻区下面就会经常悬挂名人blog的链接,以及对反响强烈的影视剧提供在线观看的链接,连接到“新浪宽频”。

搜狐

新浪新闻四平八稳,厚实得很,想在内容上赶超它的可能性太小,即使做的同样好也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了,毕竟已经有一个新浪了,网民根本就不需要第二个新浪!所以搜狐在网络新闻方面避实就虚,坚持解读新闻,坚持向网民传递自己的观点。并力图通过有震撼力的新闻事件来表达其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感,例如对孙志刚事件、西部失学儿童、“道德靠模”洪战辉等的报道。搜狐成功获得北京2008年奥运会赞助商的资格似乎也与之相关。

搜狐最近又改版了,相比原来的版面,这次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还是三栏,但重要内容的栏已经移到左侧。虽不是很符合我国网民的阅读习惯,但也算是起一个特点吧。

金无足赤,搜狐新闻的内容上也有点小小的瑕疵。新闻中心子栏目里的内容缺乏未能照顾到,有些地方更新太慢。例如其国内新闻的第二屏处的横条“精彩图片”居然都是2005年7月份的!都已经精彩了近8个月了。

网易

网易一直比较重视虚拟社区、邮箱服务和网络游戏,但是从去年开始也开始象内容建设倾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网易新闻频道的改版,改成了纯净的白色背景,看上去很舒服;两栏的内容结构很简单,但这并未使其内容有所失色。新开辟的“评论”频道,对社会热点的解读视角新颖,论证深刻。但据iReserach.com公司数据显示,网易新闻的PV还是三大门户里最少了,时常被QQ新闻超过。

二,腾讯网的发展建议。

由于腾讯的主要网民是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其中的女性网民的数量的比例比其他门户网站的都大,因此有针对性的考虑这些特殊的群体的网络新闻阅读需求。

(一),内容。

门户网站一般包括4C(Content内容、Communication沟通、Community社群、Commerce商务)。“内容为王”不管在哪个门户网站都是永恒的真理。

腾讯网新闻频道这次改版之后,新闻中心美观了,保留但精简了小企鹅的暗红色色调,这可以保留与网友的心理距离。但是,象“国内”、“国际”等页面的设计还是有待改进。“国内新闻”页面的第一印象就是有点版面拥挤,文字部分过多,缺少图片的搭配,显得有点缺乏变化和单调。另外“国内要闻”和“国际要闻”都是抓取14条新闻,如果把要闻分成两部分,这样既有利于区分要闻区新闻的重要性,也能方便网友浏览新闻。

另外,应该定期察看新闻PV,看网友都关注什么样的新闻,有侧重的调整。

针对腾讯网的主要用户都是学生,因此可以考虑在“国内新闻”里增加一个教育新闻,专门抓取教育信息。而“国内新闻”下的“史海沉钩”应该是一个建立好的栏目了,可以做成“文史频道”。

(二),借助腾讯的其他产品来开发新闻资源。

在充分发挥互联网互动性的基础上,可以允许网民以QQ号登陆新闻频道读新闻,发表评论者可以积分,最好积分能和Q币进行兑换(Q-Zone的流量也可以兑换成Q币)。这个设想要是技术上可以实现的话,应该是个比较好的设想。

2006年03月16日

腾讯:如何为4亿网民创新

http://www.iresearch.com.cn/html/instant_messenger/detail_news_id_27142.html

2005年中国主要即使通讯软件用户性别比例

http://www.iresearch.com.cn/html/instant_messenger/detail_views_id_27122.html

2004年腾讯财务分析报告

http://www.iresearch.com.cn/html/instant_messenger/detail_free_id_16850.html

2001-2005年中国三大门户网站占网络广告市场比重

http://www.iresearch.com.cn/html/online_advertising/detail_chart_id_26021.html

张朝阳:互联网的天 还是三大门户加QQ的天

http://tech.sina.com.cn/i/2005-08-17/1021695690.shtml

2006年03月08日

王建硕

  对于Google,大家总有话说。有Google的铁杆粉丝,也有面对最近Google的扩张而有些迷茫的粉丝,更多的人是今年才听说有Google这个名字,关注起来,并义无反顾的成为新的粉丝。


  大家喜欢把Google和微软进行比较,比来比去,得出结论Google是家比微软好的公司。我看这个结论下得有些早。

  似曾相识的辉煌

  Google的上市,似乎回应了Netscape在1995年掀起的互联网热潮。Google推出的产品,出一个,大家爱一个,好似到了一个盛世。

  想想微软的过去,更加辉煌。那古老的日子里,计算机业界的老大IBM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微小”和“创新”的微软给了一代程序员希望。曾记得1995年Windows 95发布的1995年8月24日,整个多伦多CN电视塔被Windows 95的旗帜包裹起来,帝国大厦也被通体刷出了Windows的三种颜色。这这code名为Chicago的操作系统,是多少人追捧的目标。

  当OLE技术出来的时候,它让用户可以把对象从一个应用程序拷贝到可以拷贝另外一个应用程序;COM让一个应用程序可以控制另外一个,就不说 Windows 3.1的彩色启动画面以及Windows 95的Start按钮给人带来的冲击了。这一切出来的时候,在当时所受的追捧程度,一点不亚于现在的Google发布的任何一项产品。只不过这些名词,有些发黄了,记不起来了。

  创新和达尔文主义

  Google是创新的,无论是搜索引擎还是最近接连推出的新产品,让大家眼睛一亮,再亮,直到眼花缭乱。著名的20%的时间自由支配就是支持这种创新的机制。

  微软也是创新的。关于创新,它一直在微软的血液里面。微软内部的达尔文主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从Windows 95时代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迈克尔-德拉蒙德所写的《微软帝国叛逆》就讲述了OpenGL组里三个工程是坚持认为世界上有比OpenGL更适合Windows系统的图形引擎,于是掀起了微软内部的战争,秘密开发DirectX引擎。战争最终以更多的内部的部门采用更快更简单得DirectX而不是OpenGL,并使OpenGL组最终转变成为DirectX组而告终。这内部的种种创新的故事,已经有很多本书的记述了。

  微软的产品在内部的残酷的竞争,多少团队的产品不及准备发布,就已经被内部淘汰。太多大家没有听到过的产品,就经过内部达尔文主义竞争下岗了。同一种技术,多个部门同时研发,谁找到了更多的内部或者外部的产品基于你的技术开发,谁就能活下来。而选择什么样的技术的慎重程度,也绝不亚于对外部公司的要求,因为如果自己选择的技术没有前途,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产品前途暗淡。上千人的NetDoc队伍,就是要击败微软自己的Office,结果历经三年,Office如期发布了Office XP,而NetDoc还没来得及发布就被解散。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其他的各项应用,也随之解散或合并。这些殉葬者就是在内部评估的时候,把堵压在了一项技术上。微软内部,所有的团队都要在内部兜售自己的产品,没有合作者,没有使用者,就没有未来。

  时代的变迁

  一个时代,孕育出一个公司。一个新的时代产生了,它孕育的公司就会有更大的号召力。苹果的乔布斯一句“你希望一辈子卖糖水,还是希望有机会改变整个世界?”让斯卡利毫不犹豫从百事可乐的CEO的位置跨入了个人电脑行业。一个行业取代传统行业的主流地位,说快不快,变化总是那么不知不觉,没个上市或者产品发布这样的大时间做标志,就让人摸不清脉络;说慢也不慢,微软的辉煌看似电脑业最不可能改变的神话,却也在短短的十年间改变了,只不过真正的危险,不是曾经预测的美国司法部。

  而微软的成功更在于Internet大潮到来的时候,延续了上一个时代的辉煌,并没有随之死掉。Netscape上市的1995年,微软先是毫无动作。在明显落后的时候,比尔-盖茨在12月7号写的那封长信:The Tide of Internet(互联网的大潮),让微软这艘航空母舰像鱼雷一样的180度大转弯,向新的互联网方向扑去。这个日子倒是选得意味深长。这一天,是日本偷袭珍珠港的纪念日。这天之后Internet Explorer的团队迅速扩大,并一周7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苦干了两年,到98年的时候,已经没有太多Netscape的市场了。回顾历史,微软作为一个公司,做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Google的威胁

  最近越来越多地人觉得开始提Google的威胁了。其实Google没有做错什么一样,就像微软也没有做错什么一样,只是它越来越强大,进入了越来越多的领域,让越来越多地人开始觉得害怕了。今天感到害怕的可能还不是你,但明天呢?而更可怕的是,Google的成绩单太好,做得太优秀,让所有的人都固执的认为,如果Google做什么,肯定能成功。就像微软只有操作系统的时候,除了IBM担心以外,大家都开心。慢慢的,微软做办公软件了,做数据库了,做邮件系统了,做家庭娱乐了,每一样都给业界带来震撼,朋友一个一个地变成了敌人,敌人一个个受市场所迫成了朋友。去年微软开始传出要做杀病毒软件了,对于微软巨人这么小的一个举措,让所有的现有杀毒软件厂商都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它以前做得太成功了,给人了压力。

  不说产品,单就从招人来说,IT公司的经理们有多少有自信自己的员工可以抵得住Google的诱惑?如果自己的开发人员足够优秀,并有幸被Google看中的话,自己担不担心呢?这种优秀人才从四面八方往Google聚集的场面,让人恍然觉得在仅仅10年前曾经上演过,不过那时候让业界担心的是微软罢了。Google不进中国,光环自然在那里,一旦进入这个游戏场,就不是原来那个可爱的Google了。用户选择Google倒是轻松,业界里的厂商们,是做敌人还是朋友,这是个问题。因为一个不断壮大的公司,总有一天回到了你的一亩三分地里来。Google作为公司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它是家过于成功的公司。当一些人紧张没有关系,如果整个IT届都为了一家公司紧张了,这家公司就是人民公敌。这,就是被称为“邪恶”的微软的历史告诉我们的。Google能够逃脱这个宿命吗?

  自然的轮回

  一个公司,就像一个人,也像自然中的任何东西,是有生命周期的。当他生机蓬勃的时候,就像幼儿学步一样可爱,虽然谁都知道人必有老去的时候,但没有到那一天真正到来,总觉得还很遥远。今天的花,明年就不在;现在看到的木头,过了100年未必还是完整木头。现在的公司,总是有成年的那一天,也有衰老的一天。只不过这周期,越来越快了。老字号们动辄百年老店,千年老店,只因为“张小泉”剪刀从明朝开始到现在还是那个剪刀,全聚德百年来的鸭子还是那个鸭子,多少的生意的盛衰都慢慢的轮回,都以我们不察觉的速度完成。百年老店经过百年,虽没死掉,在生活中的位置确不能同日而语。而IT这个行业,一两年就可以出一个新产品;到了互联网,更是一两个月就会有大变化。产品研发的加速让公司的兴衰随之加速,才让我们这些寿命不过百年的人们有幸快速的经历一个一个公司从幼年到青年到老年的轮回。

  IBM代表着大型计算机和硬件业界的一个成就,没想到,被一个只做软件的微软超越;微软代表着平台和软件系统的一个成就,这个成就,正当大家翘首以待,是不是有更强的软件企业超越的时候(Linux就是一个这样因为思想的惯性而被看好的),没想到从互联网行业会杀出一匹名叫Google的黑马。Google被谁超越,现在还不好说。思想的惯性总是这样让我们感到措手不及。

  Google是家好公司,就像微软一直是家好公司,更像如繁星一样的计算机历史上的还存在或者已经不复存在的著名的公司一样,都是好公司。不过,宿命还是宿命。看多了人间的生死,就知道人会死。人的死,从来没有坏死或者笨死的,而是宿命如此;好公司的死,虽有种种的不同的病因,但更是自然的轮回使然。

  注一:声明自己在微软工作过,难免有屁股决定脑袋的嫌疑,作出不公正的结论。特此坦白。

  注二:本文仅仅是希望我们再看公司的差异的时候,考虑进时间的维度,看一看一家公司的过去,再看看另外一家的公司的未来,才能体谅到每家公司的不易。

  注三:手头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刘力明先生在1995年写的《电脑业世纪商战:IBM、苹果、微软创业争霸纪实》,看到几家公司的创业,感触很多。另外一本名叫《硅谷商战》是九九年买的,读了很多遍,硅谷的故事熟烂于胸。不过最近才注意到,作者名叫李彦宏,而这本书的序言落款是:“组稿编辑 张朝阳 于清华园 1998年12月”。那个时候,李彦宏还没有回国创办百度,张朝阳的搜狐也刚刚开张。这才几年,两个上市公司就这样走过来了。

题记:记得去年全体会议的时候见这么个纤细的女人,眉宇间有些沧桑,才知道这么个有来头……

相关新闻:访中华网总经理陈晓薇:比美丽更动人

    2005年9月27日,陈晓薇博士出任中华网公司总经理,负责网站业务。陈晓薇博士2005年6月加盟中华网,曾任中华网公司多媒体总经理。
  
  陈晓薇女士拥有丰富的企业运营才干和媒体工作经验。在加盟中华网前,曾任全球著名的管理咨询企业麦肯锡公司(McKinsey)纽约总部媒体顾问。她曾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包括全球领先的巨型综合媒体、新闻媒体、媒体调查、商业信息服务、电影及影像、医药等公司。咨询范围包括全球战略、增长战略、市场价值评估、兼并后整合等等。


陈晓薇

  此前﹐陈晓薇博士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著名主持人,负责主持广受好评的每周《星期日访谈》节目。在担任主持人期间,她曾采访过多位叱诧风云的政要和财经界大亨﹐如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创始人泰德. 特纳(Ted Turner)和雅虎公司创办人之一的杨致远(Jerry Yang)等。
  
  陈女士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攻读分子遗传及生物化学,获得博士学位。随后,她转往旧金山加州大学﹐进行博士后的研究工作。而大学时期,她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
  
  中华网科技公司主席钱果丰博士表示:“像陈晓薇这样一位才华出众的专才﹐能加入中华网的管理团队﹐我们感到由衷的高兴。我们深信﹐她渊博的学识和杰出的才干将有助提升本公司在中国地区的策略发展能力和推动中华网网络平台业务在迈向更大成就。”

2006年02月18日

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首席执行官 类似总经理、总裁,是企业的法人代表。
COO(Chief operating officer)首席运营官 类似常务总经理
CFO(Chief financial officer)首席财务官 类似财务总经理
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首席技术官 类似总工程师
CIO(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首席信息官 主管企业信息的收集和发布

这里总结CAO—-CZO的代表意思,大家有兴趣看看,对你工作有帮助哦!
CAO: Art 艺术总监
CBO: Business 商务总监
CCO: Content 内容总监
CDO: Development 开发总监
CEO: Executive 首席执行官
CFO: Finance 财务总监
CGO: Gonverment 政府关系
CHO: Human resource 人事总监
CIO: Information 技术总监
CJO: Jet 把营运指标都加一个或多个零使公司市值像火箭般上升的人
CKO: Knowledge 知识总监
CLO: Labour 工会主席
CMO: Marketing 市场总监
CNO: Negotiation 首席谈判代表
COO: Operation 首席营运官
CPO: Public relation 公关总监
CQO: Quality control 质控总监
CRO: Research 研究总监
CSO: Sales 销售总监
CTO: Technology 首席技术官
CUO: User 客户总监
CVO: Valuation 评估总监
CWO: Women 妇联主席
CXO: 什么都可以管的不管部部长
CYO: Yes 什么都点头的老好人
CZO: 现在排最后,等待接班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