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22日

一个新华博客,自称“北都鄙视南都”,写了篇博客,强烈鄙视《南方都市报》对于CNN,卡弗迪,达赖的“咆哮”的集体禁声,实在懒得去查看南都的评论到底有没有关注过这些超级热点,当然,这里面应该不排除一些媒体管制的外部因素。

这位博主应该对南都很熟悉,并且怀着很执着的傲慢与偏见,文字中流露的是调侃、挖苦、漫骂,甚至是恶毒的攻击。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来的是前不久北晚“文峰”与南都长平的一场厮杀,不排除有某种文化的地域歧视,但给人感觉更多的却是:某些自诩为主流的媒体总是喜欢扣帽子,真正在思考问题的却被骂为汉奸。难道在一个装逼的年代里,主流媒体也只想做一个愤青?

最后,对于这种带有攻击性质的个人言论,新华网把它放到首页显眼位置,似乎有些不妥,在官方正在提倡理性对待“抵制家乐福”、“正确看待爱国”的时候,这无疑是一个杂音。此外,还给人一种错觉,难道去回应达赖、CNN的咆哮是南都的义务?我们的外交部呢,官方媒体呢?

2008年04月19日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代考)

“藏独”制造事端

三月十日拉萨事件拉开帷幕,三月十四日达到高潮,形成稍早为境内外所关注的西藏“三·一四”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官方语),起初中国官方对事件似乎准备不足,竭力封闭消息,严格控制媒体报道,截至今日犹不允许境外记者赴藏,外国人进藏也在禁止之列。

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天内,官方突然变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一方面官方开始规范控制境内的新闻来源,统一口径,另一方面,开始着手进行后续工作,平息事件的后续影响,惩治犯罪嫌疑人,迫于压力允许十几名境外记者进藏采访。据说此举得到高人指点。

“藏独”势力在国内基本是昙花一现,零星的也有一些藏区的后续性不稳定事件发生。境外则比较热闹,这主要是归功于他们成功的绑架了中国的“政治春药”——2008北京奥运。

北京奥运“命运多舛”

中国的2008奥运会注定多灾多难、“命运多舛”。自从2001年7月13日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以来,抵制的声音一直不断,3月24日下午在希腊的生活采集仪式就曾被几个“记者无疆界组织”所破坏,在欧洲传递是一路遭抵制,巴黎、旧金山曾上演海外华侨的火炬传递的“保卫战”,最新的消息是,奥运圣火在日本传递的起点——善光寺已提出取消传递的申请并得到许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截至目前,火炬传递过程最顺利,级别最高的是在巴基斯坦,一个被中国网民昵称“小巴”的国度。

除奥运火炬传递之外,奥运开幕式也是一个可抵制的热点。拉萨事件后,捷克总统克劳斯、波兰总理图斯克、爱沙尼亚总统易维斯率先宣布不出席,紧接着,朝三暮四的默克尔、萨科齐、布朗分别表示不出席。而在仅仅四个月之前,这位法国总统在访华时曾信誓旦旦的说“要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给我留个好座位”。此外,加拿大总理哈珀、巴西总统卢拉、日本明仁天皇、潘基文等都宣布不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

相比历届的奥运会,北京奥运会似乎已经变成一个政治角力场,各种内外部矛盾掺杂其中,“藏独”,台湾问题,人权,想不把它“政治化”都难。而官方宣传的举“全国之力办好奥运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One word One Dream”(世界之大,哪能只有一个梦想呢),也鼓舞了这种倾向。同时,正是这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志在必得的心理,给了外界太多的可趁之机,凡事只要和奥运扯上关系,中国政府就会敏感,就会斥责,就会兴奋,并与之形成“良性互动”。

“乱象”背后

“藏独”干扰奥运火炬传递,各国政要抵制奥运开幕式,干扰、抵制的背后显示出来的是对中国政府的抗议,因为北京奥运早就已经不再是一场纯粹的体育盛事。同时,也凸显了中国过去一直回避的内部敏感问题开始显露、国际形象有待改善。

一方面,官方处理问题时简单粗暴,民主、法制、透明意识欠缺。长期以来,在官方宣传下,中国国内形势一片大好,民族团结,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社会稳定,举国上下安居乐业。一些本身就遗留、新生的矛盾被隐瞒压制。例如,“藏独”、“东突”、“雪山狮子旗”等一些敏感词汇以前一直很少为媒体提及,只是在近期事情发生后,不得已,才见诸报端。另一方面,改革三十年来,民间和官方都有一种由大国转向强国的强烈冲动。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最具民族自豪感的两件事应该是香港回归和北京奥运会的举办,而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前者显示国力增强,领土主权完整得以保障,而被定性为“人文奥运”的后者应该更多的是想努力证明一种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

当内部矛盾尚未解决之时,中国遇到奥运会这个可一展国威的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各种已知的和未知的冰山一角也必将充分利用这次千年一遇的绝好时机。

2008年04月17日

2008年04月14日

2008.4.4 陕西黄陵祭祖现场·小鼓手

2008.4.5 陕西第十二届西洽会·“新闻大战”2008.4.6 秦始皇兵马俑·铜马车

2008年03月28日

下班后怀着侥幸的心理去西客站买T41的硬卧票,西客站售票厅内人不是很多,但是依旧有人买不到票。惊奇的发现每一个售票窗口上方都贴着一张白纸,新的,很显眼,写着凡T27的购买、中转、进站等均需出示个人的ID Card,T27的终点站是现在举世瞩目的拉萨市,这就说明一般外国人是禁止进入了。

 现在中国政府对奥运是太重视了,全民奥运,动用所有的舆论宣传工具进行周而复始的大轰炸,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显示出执政者迫切的想向世界证明什么,很急切而又显得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给了这个国家所潜伏的不稳定因素一个天赐良机,从前些时候的以及现在的种种动向来看,藏独、疆独、台独似乎都有合流的趋势,并且有国际上一些傲慢而又别有用心的国家的挑拨和煽风点火,窃以为,这种趋势会随着奥运的临近而愈发明显,处理欠妥,不排除有爆发的可能。

暴发户的成功或许只要一个晚上,贵族的养成需要三代,一个强国的出现难道只要30年?

2008年03月18日

1068年,北宋熙宁元年,王安石变法立制,意图富国强兵,留下了有名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三不说”。变法的结果是失败。

1842年,鸦片战争后,林则徐被革职降级充军伊利,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今天,2008年3月18日,温总动情的说:“5年前,我曾面对大家立过誓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天我还想加上一句话,就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这番动情之语很容易联想到温总的上任,“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负所言,随之而来的是国企改制、任内两次政府机构改革,拉动内需,教育产业化等等,有破有立。

温总85年上调中央,至今中央任职已经23年,副总理10年,久居中央,也算是很“长青”了。已经开始的这五年任期应该也是其最后的政治生命了,这五年里是否会有大动作呢?“天变”?“祖宗法”?王安石的这句话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期、在政治领域应该是有所期指的,期望这位仰望过星空的总理在过去五年有了深思熟虑,在未来的五年大刀阔斧一番。

2008年03月15日

2008年03月08日

南周的这期两会报道做的比较有看点(标题),李金华的访谈总体来说比较丰满,贾春旺的“千里仕途终须一别”多少给人感觉有点单薄,在看“铁娘子”的“侠骨柔情”时,突然注意到文中提到,吴在北京石油学院时的辅导员称,在吴出任外经贸部主持常务工作的副部长时,他“还和其他同学为吴介绍对象”,但吴都不理,说“顺其自然吧”。言下之意,就是说吴在53岁还是单身呀!

唉,无聊的人就是无聊啊,在八卦之神的驱使下,一则搜房小帖佐证,称今年两会后,70岁的吴将结婚成家,新郎是谁、两人相识已久云云。

很自然的,回溯2007,思绪蔓延到铁凝身上:

“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还没找呢。”铁凝回答。“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

2007年4月26日,铁凝和华生各自取了户口出门。跟很多人一样,他们要赶在“五一”长假之前,到户口所在地办理结婚登记。这一年,她刚好年过半百,50岁

2007年在当选作协主席,金变成铁之时,当记者问及婚后生活,露出了娇羞的表情,中新社的副总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瑶筒子及时捕捉住了这一珍贵的历史瞬间。

祝愿这些宁缺勿滥的人们美满、河蟹吧~

2008年03月03日

2008年02月20日

2月18日广东《新快报》刊载了一则短小的小新闻,题为“郭锡龄:铁道部的人要撤职”,郭现任广州市政协副主席,称其在政协小组讨论中“突然忍不住开口炮轰铁道部”,对铁道部“春运”期间在广州的疏运工作进行了“连珠炮式的‘控诉’”,并“引来会上许多委员的共鸣,大家都纷纷摇头叹息”。【原文

郭的“炮轰”主要是三方面:

1、南方雪灾期间衡阳和株洲已经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可以修复电路的时候,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几天开不了车了,铁道部却还在卖票。

2、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才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都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现在用的都是10号柴油)。

3、本来农民工到火车站上不了车就回去了,可铁道部一声恢复运力,害得农民工又涌到广州火车站。

2月19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人民网强国社区进行在线访谈(佩服其胆量,或者是活动组织方的超强协调能力),王对以上三条逐一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反驳,看似有理有据,仿佛“铁老大”一下子变成了受尽委屈的小孩似的。

王还发问:“当广大铁路干部职工和广州地区人民群众并肩战斗、奋起抗灾、共渡难关的时候,郭副主席身在何方?”“他的这些信息又是来自何处?”并企图唆使无知网友“有兴趣可以去采访一下郭副主席。”

从郭的履历来看,虽说三炮点得不是很准,难免有些误差,但也不会很离谱,至少第一点、第三点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至于到底有没有从新疆调内燃机、X号柴油纯属技术问题,无从查考。最重要的是,从结果看,“留粤过年的农民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300多万”(工人日报消息)。

只有以下几点想法:

1、铁道部应该虚心接受监督、批评,有则改,无则过。发言人的这些话已经很有鲁迅当年的文风了,文可杀人,言辞间甚至有逼迫的意味,这样很不好。凭更何况中国铁路目前的状况,黄牛横行,春节票难买,铁道部基本没有任何可以凭借的资本来向民众邀功。

2、政协副主席还是应该继续炮轰,不求全责备,但监督与追问的本职工作应继续发扬光大,垄断行业、政府部门需要监督。当然,这也需要舆论环境、媒体公器的配合。

3、汪洋主政广东伊始,就大讲“解放思想”,并称“要让一个领导同志讲真话,就要允许他讲不准确的话,或者说错话”,这个郭副主席是不是说错话了呢?如果错了,是不是也是在“鼓励”的范围之内?

4、王郭二人隔空斗法,其实是不平等的,首先在职务上;其次,一个是《新快报》,地方小报,一个是人民网,中央重点网站,党报网站。很不幸的是,所有关于郭副主席“炮轰”的新闻均已被删除。

5、希望能看到郭副主席也来一个申明,而不是检讨。期望出现下一个“郭锡龄”,下下一个……

6、向所有在此次雨雪冰冻灾害中铁路、公安等各系统的一线抗灾队伍致敬,危机关头,他们是冲在最前线的,据媒体报道,其中一部分应该是从全国各地抽调支援广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