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9

写完上一条我突然想到,对于一个企业来讲,如果流程上没有明确规定怎么做时,如何运作就取决于这个企业的文化。有的企业文化是大家商量着来,有的企业文化是请示领导,有的企业文化是由事情所有者负责,最差的便是谁都不去做。如果我们的文化,是没规定的谁都不管,岂不是很悲哀吗?还文化复兴个屁呀!

看到北京热水坑这事,想起几年前和朋友聊的案例,一市民在恶劣天气中等红绿灯,结果被倒下的树砸中身亡,最终无人负责。当时我们说,如果谁把树故意弄倒,首先城管会以影响市容来管,交警以影响交通来管,林业会以破坏树木来管,警察会以涉嫌盗树来管。但是,树砸到人似乎还真是没明文规定谁来管。靠!

英国安妮女王去世后皇室绝嗣,从德国找了不会说英语的乔治做国王,这哥们无法和大臣沟通,所以就产生了首相;乔治二世则酷爱打仗,在欧洲大陆时间比在英国还多,也放弃了权利;乔治三世是个精神病,无法处理政事;这仨宝贝国王有意无意的让出权利,于是英国民主诞生了。运气这东西有时候不信是不行的。

即做审计又做咨询,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有效的设立好防火墙,以降低风险的发生。是业务引领科技发展,还是科技引领业务发展,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业务与科技如何方向保持一致;是技术多一点流程少一点,还是技术少一点流程多一点,这不是重点,关键是要能有效地把人、流程与技术各要素整合在一起。

什么是所谓的咨询顾问?所谓顾问就是已经积累了一些东西,但还觉得有很多的知识领域需要的学习;所谓顾问就是目前达到了一个层次,但还需要继续提高高度扩展深度;所谓顾问就是平时瞎掰扯淡看不出好坏,但到了关键时刻就能分出水平;所谓顾问就是心里有很多的感受经验要说,但拿起笔就没那么容易总结。

二战非洲战场,四十万意大利军队被三万英军打的落花流水,希特勒不得不派隆美尔带两个师援助。隆美尔击退英军一千六百公里,一年内从中将升到元帅,赢得「沙漠之狐」美誉。即便这样的成绩,有人却批评隆美尔缺乏战略思想,人们对于成绩优秀的人,总是以鸡蛋里挑骨头来面对,以试图说明他也不是完美的。

二战时,小日本为掠夺资源,想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决定和美国发动太平洋战争。而那时候,美国的钢产量是日本的九倍,石油产量是日本的二十五倍,汽车制造能力是日本的四百五十倍,飞机制造能力是日本的六百倍。人心不足蛇吞象,看来不分析自身实力,盲目的追求目标,就会丧失理智,忘了自己是几斤几两。

贝尔第一个发明电话,爱迪生则进行了改进,使之成本低,音质清晰,并产业化;本茨第一个发明汽车,福特则建立汽车生产线,提高生产速度与效率;库帕第一个发明手机,乔布斯则创造性地建立滚动式研发,并优化产业链使每个环节均受益。可见,技术本身已成为基础,之上的流程化、体系化、产业化才是关键。

这年头,啥人最可怕?别人不知道,反正我最怕的是:1)打电话不说自己是谁,不说找谁,先问对方是谁的;2)分不清什么时候用尊称、谦称与自称的;2)说中国话,有事没事往外蹦英文单词的;3)只说对的,不说有用的,满嘴片汤话的;4)说个事墨迹半天,不知道到底表达啥的;5)挤地铁在身后被双肩包的。

一位女士向文学家毛姆请教,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爱上一位男士,毛姆的判断标准是你是否「愿意」和他共用一把牙刷,而不嫌他脏。真正爱上一个人,就不会在乎对方的贫穷富贵,不在乎对方的高矮胖瘦,在就是寻求一种心灵上的门当户对。沈冰对石小猛的爱就是这样,可惜,石小猛没想明白。

宋朝大书法家米芾,看到别人有块好砚台,对方不给不卖或不换的话,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拼命到得到为止。身为读书人的米芾,为了所爱之物,全然没有了儒雅之气,变得如此颠狂。有时候爱让人丧失理智,变得痴狂无比,完全不受外界影响,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这就是程峰对沈冰的爱。

唐太宗酷爱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于是派自己的心腹大臣去和收藏者交朋友,大臣把「兰亭集序」偷到手后再给自己。身为九五至尊的李世民,为了自己的所爱之物,竟然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爱有时候会让人变得盲目,变得无所适从,全然顾不上半点自己的尊严,这就是吴狄对杨紫曦的爱。

2011-12-27

「陶尽门前土, 屋上无片瓦。」陶公自己做瓦,可自己却得不到片瓦,何其难啊。可话说回来了,有些假「陶公」可不是没瓦,有是有但不想用、不舍得用、不知道该怎么用。租赁机房挣钱,自己企业的服务器却堆在破屋子,有钱搞活动吃吃喝喝,不舍得钱来改善工作条件,等等这些不都是现代扭曲了的「陶公」吗?

人生境界如同参禅,也有「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三重境界。过了三十岁,已经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一切如雾里看花,似真似幻,似真还假。所以要用心去体会,用理性去思考,务必小心谨慎、潜龙勿用、韬光养晦。正所谓「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

李鸿章搞了一辈子洋务、军事与外交,一路走来动不动被老佛爷训斥,被同僚弹劾800多次,盖棺还被定为「卖国贼」;翁同龢两朝帝师,满口仁义道德、之乎者也,在其任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值得怀念的东西。相比之下,想要做点实际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满口大道理,只讲对的,不讲有用的人倒是很滋润。

以同仁堂为背景的《大宅门》,从晚清到解放的几十年中,这个百年老号,在大清虽有小人陷害,但却过的很滋润;民国虽然时局动荡,但也依然风光;八国联军来了,也未伤筋骨;小日本入侵虽然比较禽兽,但也拿他没有办法;最后解放了,劳苦人民当家做主啦,万恶的资本家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只能家破人亡。

2011-12-22

现在有很多讲成功的内容,但是都只讲成功案例成功以后的结果,大讲工作态度、企业价值、人生价值观等等,从来不涉及社会大背景、行业趋势,从不讲横向或纵向的产业链整合,甚至都不谈质量控制与企业标准化管理。只看人家成功的结果,不研究人家成功的原因,这样的成功能被复制吗?这也叫讲成功啊?呸!

建设兰州中山桥80年后,还能够肩负其维护责任,对大桥进行测查;建造了济南老火车站80年后,还能为其所创造的作品自豪,每年派专家免费检修。这样的人,你觉得傻不傻啊?但是,事事都这样「傻」,就「傻」出了智慧意志,人人都这样「傻」,就「傻」出了原则与纪律。这样的「傻」是可敬、可怕、可叹的。

看到这样一句话:「成功取决于,3%的天份加上97%的能否抵抗网络对注意力的分散。」比尔• 盖茨、史提夫 • 贾伯斯等这些天才,用其卓绝的创造力,使巨大的信息汇聚在了一起,以至我们不用再「行万里路」,只要「读万卷书」就可以了解整个世界。可这「万卷书」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是没那么容易提取的。

「多快好省」多了,怎么可能快呢?好了,怎么可能省呢?「积极稳健 、灵活审慎」积极,怎么还能稳健呢?灵活,怎么还能审慎呢?看似矛盾的做事原则,你疑惑了,以为这是矛盾的,领导怎么会不知道。其实,你都知道的道理,领导会不知道?这样两边都站的文字,就像如来神掌,就算你是孙悟空也飞不出去。

今晚看了「金陵十三钗」,整个过程,我既没有哭,也没有笑,当然更没有体会到它所要传达的精神。战争、残酷、血腥、沉重、抑郁、搞笑、无厘头、牺牲、感动什么都有点,但到底想传达什么呢?总之,白白浪费两个多小时不说,回头周末还要花时间,把展现中国精神的「喋血孤城」再看一遍,才能缓过神儿来。

2011-12-12

袁世凯在朝鲜遇到「朝奸」与日本人串谋作乱,不经请示朝廷带兵杀入王宫,平息乱贼。事后,驻朝清朝官员大骂袁世凯,这样搞会给朝廷带来麻烦。相比之下,日本史学家佐藤铁治郎认为袁世凯这样做大有深意,使中日甲午海上决战向后推迟了11年。这让我想起「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