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1日

“当教师被宣布为是蜡烛的时候,就已经宣判了教师只能白白地烧死在祭坛上了。”想想自己当教师也已十数年了,想想还有十几二十年的时光依然还得这么度过,有点不寒而栗.但尤如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进了水里,越挣扎越痛苦,越找不到拯救你的人.
“阳光下最高尚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有这些称号从我步入教室的第一天起就没有影响过我.我只是个需要生存下去的人,平凡的人,既不高尚也不卑微.但生存的压力还是清晰可见的——看着自己的前辈们一生劳碌后退休时还得去私立学校上课以偿还房子贷款,我感到心酸与绝望——虽然我依然在做着这份职业,但却是为生存而战。

2004年12月04日

<专家建议人民法院改名法院 强化法官职业精英化>


当社会变简单地区分为人民与敌人时,是不需要有什么审判的.那是一种在革命年代的做法.并不适合于民主建设时代.因为民主建设时代无法简单地区分人为人民与敌人,人们也不再按照人民或敌人来要求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更多地关注自己具体事务的方法,于是对具体事务的审判就成为法院存在的依据.


然而法院与法官的”独立性”必须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而不单是法律的基础上,毕竟法律并不能规范所有的道德的范围.因为道德风险是我们在寻求法院”独立性”与法官”职来精英化”过程中不得不注意的问题.


没有法律的社会是个混乱的社会,只有法律的社会是部机器,人在其中只能成为其中的零部件或成为被碾压的对象,道德则是法治社会的润滑剂,它使这个社会更具有”人性”.

2004年12月01日

《热点追踪•政府IT采购:政府采购难救国产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