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01日

新年的第一天下午,忽然想到该去做点什么事来给第一天留点什么.晚上一位同事的儿子结婚,喝喜酒.于是早点出门,决定去买份 参考消息,今天的.走好几家零售店,都卖关了,想想到汽车站的卖报员也许还剩点,找不到.继续往前走,终于在一家零店里看到了,于是买了份,还有2004年12月31日的,算是辞旧迎新吧!还买了份 南风窗 的新年特刊.

我本是个很情绪型的人,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顽固坚持着什么,甚至不是原则!上帝知道是什么原因.

2004年12月31日

12月31日,一年的结束,从墙下褪下日历,有些落寞——这一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呢?看年日历我无言,没什么大事,连小事也没有。日子就过去了一年。

记得去年在北京,今天却是牙疼得要命,元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牙。昨天开始,牙龈又肿起来,是不是对去年的回应与回忆?年末的回忆竟然是牙疼,实在有点令人好笑。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记得每到新的一年,在写日期时还是习惯性地写上上一年的年份,或许是因为人都有些恋旧吧?

记下这些算是对旧年的回忆和对新年的祝福吧!

2004年12月11日

我很少买杂志,但一买就想买完整的一年,现在积累在手上的有<咬文嚼字><读书><中国国家地理>,前一种已经一年没有买了,不是因为它办得不好,而是没有时间去看,明年准备又去掉第二种,也不是因为它办得不好,也是没有时间看了,或许只能到退休时再看吧.电视上不是常说吗?退休时光可以好好做些非功利的性的自己真正有兴趣的事.这两种杂志带给了我很多快乐与感悟——这才是读书的真谛,然而现在不得不暂时放一边,为了生活,我不得不放弃。为《读书》照张相吧,算是纪念这位挚友,也希望它能越办越好,因为它不象一些杂志:先是月刊,然后是半月刊,再然后是某某版和某某版。自从改为半月刊后我再也没掏钱买过一本。而这三种杂志都是一个月一期,最适合我的,内容也很精致。再会吧,《读书》!希望有天能再见到你!

《读书》与《中国国家地理》

《读书》2004年12期

2004年12月04日

爱情是蜜,它很甜;


时间是水,它会让蜜变淡直至无味;


你可以克服空间的距离;


你却无法克服时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