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尘翻译 Fred Wilson的“2007之隐式互联网

大约一个月前,我和我的合伙人 Brad 同 Josh Kopelman 一起吃午饭。席间,我们谈到了许多正在出现的令人激动的新型网络服务。兴头上,Josh 脱口而出,“web 2.0 是显式互联网(explicit web),而 web 3.0 则是隐式互联网(implicit web)。”这句话至今还回绕在我脑海中。

的确,web 2.0 的许多特点和优势(标签 tagging,发表 posting,挖掘 digging,嵌入 embedding)都是以明确的行动为前提的。这些行动,对行动者本人及其所在的社交网络中的其他人,都提供了很大的价值。

而 Josh 口中所说的“隐式互联网”指的是 myware (译者:根据 wikipedia 词条,myware 是用户自己安装或授权的 spyware。CNN Money 对此有专门的文章。)——一种让我兴奋了好一阵的事物。说明一点,并不是我发明了 myware 这个词,而是 Seth Goldstein 首先使用了它。

通俗地说,隐式互联网所谈论的,是指通过跟踪、记录互联网用户的每一个举动,积累信息,并为用户提供更大的价值。当用户允许这些信息被共享时,它们还能发挥另一层作用。

用户行动/行为,全面共享,用在SNS似乎好些,哪些东西是可以共享的,哪些又足以暴露我?如何突破这个屏障达到更深一层的作用。

简单的我们的网站可以通过记录用户的动作,借以提供各种各样的榜单及推荐,推荐“豆瓣”的跟踪做到了。

不过这种思路非常价值沿展下去。不同类型的网络用户推出各自的沿展供用户选择记录,用户以此进行块化的展示自我。而大多数仅以广告为生存的以及web2.0网络们,是否看到更深的商业之道?

这个概念可以应用在你在互联网上的任何举动上。拿购物来说,Amazon 就很善于记录我们的举动并依此向我们推荐新的商品。不过,由于我们在 Amazon 上用的是一个不分类别的账户,所以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信息都堆在了一块儿。另一方面,如果能有一个关于自己的基本档案并且能把它提交给任何一个在线商店,那该有多好呀!(译者:作者这里应该是说,要有一个不依附于任何网站存在的档案,并且能被任何一家在线商店读入。即数据的独立性和格式的通用性。) Amazon 在这上面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eBay 和 Netfilx 也是如此。更进一步说,这些数据还可以把我同那些购买习惯相同的人联系起来。这样,我就可以看看别人都是在哪里买什么东西。这就是我所说的“社交购物” (social shopping)。

那么,付账单呢?我知道这个例子可能会吓到某些人。但是想想看,假如有这样一个免费的网络服务,能够收集你所有买卖和支付的信息,并向你推荐物廉价美的商品和店铺,而你又可以通过这个服务来支付所有的账单,你还会据之于千里之外吗?如果这种服务还能够帮助用户利用团购跟商家砍价,那又该有多酷呀!

你可以把这个概念应用到你在互联网上的任何举动上。事实上,它在我们的周围已经存在过一段时间了,只是出于对隐私的担忧,大家才望而却步。但是,人们正在习惯于在互联网上给自己建立档案,并利用其为自己的互联网体验添姿加彩;人们开始信任一些特定的网络服务,允许它们为自己建立档案。这种行为方式的变化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其直接结果之一就是:隐式网络将在2007年大兴其道。

值得推荐!!:

我最喜欢举的例子是 last.fm(译者:last.fm 是一个互联网上的电台及音乐推荐系统。见 wikipedia 词条。),我在最开始讨论 myware 的文章里就用了这个例子。我授权 last.fm 记录我在 iTunes 上听过的所有音乐。这些数据都发布在我个人博客上,同时也公布在我的 last.fm 的个人页面上。这样我就可以回顾一下在过去的一周里、一个月里、甚至一年里我最常听的是哪些。而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数据,我可以把新的推荐曲目通过周边的音乐同好向人们进一步传播。因为我的数据就放在互联网上,所以我的选择对其他人的选择也起到了作用。

只需用电脑中的音乐播放器或 iPod 收听音乐,Last.fm 会“记录”您的播放列表。就是说,用 Last.fm 收听的每一首歌都会成为您音乐专页的一部分。

您的音乐专页是 Last.fm 世界的钥匙。当您开始记录歌曲后,就可以:

  • 自动创建个人音乐榜单
  • 寻找您的音乐知己
  • 发现和探索新音乐
  • 生成自己的个人电台
  • 查看朋友们正在收听的内容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