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栏

创业者的取与舍

Posted by 老亨利 on Dec 26, 2010 in 未分类

Paypal,最初并非是针对 Web 用户提供支付解决方案的公司,最初的产品是面向手持设备(Palm Pilot)提供支付解决方案以及安全加密技术的,甚至最初的一笔投资也是通过 Palm 来进行演示如何进行转账的。后来,Paypal 认识到了来自 Web 用户的需求,在恰当的时机调整了产品方向,否则或许不会有现在的 Paypal。如果你是 Paypal 最初的创业者(Max Levchin,Peter Thiel 或是 Ken Howery ),你有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么?

Flickr,最早是 Ludicorp 公司为 Game NeverEnding 游戏研发的附属产品,甚至最初是以多人聊天室的形式呈现的,而 Flickr 发布后大受用户欢迎后反而让 Ludicorp 最终放弃了研发三年多的 Game Never Ending。如果你是 Flickr 最初的创业者(Stewart Butterfield 与 Caterina Fake),你有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么?

豆瓣,创意来自阿北最初打算创立一个”驴踪”的网站,做一个”互相推荐非主流旅游点的网站”,不过阿北后来发现文化类的产品更适合这样互相推荐的形式,所以,才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豆瓣。如果你是当时的阿北,你会继续做”驴踪”,面向旅游这个遍地是钱的大市场,还是选择放弃最初的想法而做豆瓣这个面向小众的市场?

迅雷的创始团队最初的想法是做一个分布式电子邮件系统,利用互联网分布性空间来存储邮件。后来,偶然意识到这套系统的原理完全可以应用在下载上面,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如果是你,是去继续找识货的买家继续做分布式电子邮件,还是做下载,和已经占据市场份额 80% 的领跑者(领跑者还不赚钱)竞争?

最近热火朝天的 Instagram,最初创建人 Kevin Systrom 要做一款基于位置的服务相关的应用,但是应用程序开发一定阶段后,发觉功能太多反而失去重点,砍去了大量功能后才变成了现在的 Instagram ,结果是取得了空前的赞誉。如果你是当时的 Kevin Systrom,你会舍得砍去那么多功能么?会不会随着今后的发展而继续把这些功能再加上来?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我不确定这些例子有多少演绎的成分,不过这些案例能否给我们一点启示呢?很多人都诟病我们的互联网环境缺乏创新,因为大家上来都直接跟进那些成功者的模式,但缺少了一步人家做取舍的过程。或许,没有这一步取与舍的抉择,就会缺乏创新的动力,因为少走几步路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另外一个方面,不少人开始都是靠着一个点子而杀到创业者这个行列中,有一个好点子、好的创意,或是看到一个好的商机,夜不能寐,激动不已,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驱动你要去做这件事情… 坚持,的确是一种力量,是一种美德,但毫无疑问,不能守着一个点子一条道跑到黑,必须要随时随地根据用户的需求与环境来做取舍,在合适的时候或许要放弃你原来的很多努力。否则就是缘木求鱼。

 from: http://www.dbanotes.net/startup/Startup_what_hell_are_you_doing.html

标签:

Copyright © 2014 圈里圈外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Laptop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