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二黑/文


最近,国家工商总局曝光了一批“虚假广告”,比如,那个“脑白金”,早多少年有人就揭露那是虚假宣传了,CCTV赚足广告钱时,总局不知在哪里?
还有就是上海的“唐人健”,公然把西药掺到食品,做成“假药”害人。这是由上海的展望集团干的好事!此集团老总罗XX,从前在四川国营纺织厂做,91年到上海办“鸡饲料厂”,后来弄出来的“展望生命蛋”,此人说此蛋是他的发明,多少外国人哭着喊着要买这种蛋,他为了提高国人体质,死活不给老外,广告里此公说“我拿我的人格担保,请大家相信我”,再就是做“唐人健”这种“假药”了。


还有一家虚假广告,中科院上海生理所下属一个公司做的“脑力健”,自称可以治愈脑瘫和帕金森氏症,X,家里有脑瘫孩子的家庭都是什么样的啊?这种钱也要骗!还要说明,此食品发明人是中科院的女院士梅XX。二黑在高中时,就有缘面会此人。当时,她在做“科普”报告,顺手推销“脑力健”,不过当时这东东的效用不是“治愈脑瘫”,而是“提高智商和记忆力”。


说到保健品,二黑想到北大那位张维迎先生,原来对他的“有恒产者有恒心”五体投地,现在知道了此公跟方鸿渐一样,欧洲留学,美国拿学位。当年,他就和北京那个小圈子在鼓吹“核心竞争力”,爆搞笑,一个做保健器材的老总听了这个概念以后,如醍醐灌顶,立马飞回哈尔滨去找“核心竞争力”去了。找找两年,没有找到,这家上市公司就倒了——这是“哈磁”的故事。故事里的所有人都挺搞笑!

因为国家卫生部表示:“从来没有批准过改善男性功能”,所以赵本山那个“谁用谁知道”也停了,顺便,扯一下赵本山入主“辽足”的事,此公果然有点“心有意力不足”,央视记者问他:知不知道辽足欠了几千万的外债?“辽足”的董事长,法人代表——赵本山说:这是以前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他们找不到我!
东北一个农民,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呢?此人作为人大代表、委员的提案:国家要采取措施减少“绯闻”。
这是老赵最搞笑的地方。


讲到这里,我觉得自己进入了王小波笔下那人奇异的世界里:这里,每天都是愚人节!所有人的记忆力都出了问题,历史只能记述几分钟之前,再往前一些大家都不知道了。

今天,路上听广播里讲2003年非D的故事,一会儿是“突如其来”,一会儿是“果断处置”,我向毛主席保证,不出明年,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事,又会像“一举粉碎四人帮”一样,成为一项功绩,而且还会写进教材里。
后来,新闻里又说,三峡大坝正式向公众开放了。这个东西建成之后,好像重庆、四川就是年年弄水灾了。好久没有听说,三峡的防洪功能将是多么伟大了。不过,二黑还是记得的。好像,新闻里还说,船过三峡要用8 个小时,通过量只有设计量的3/10,以前的说的“万吨巨轮从上海千里直航重庆”的壮景也没有提了。

后来,广播里有历史专家在表扬600年前一个太监去外国学雷锋的故事,专家说,这个太监很善良,跟西洋鬼子不一样,带去的是“和平友谊”,是和“大东亚”人民“共享太平”。不过,二黑的记忆好的毛病又犯了,人家明明是“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不服则以武慑之”。

后来,广播里说今天是“斯雷布雷尼察惨案”十周年纪念,当年7000名平民被干掉了,主角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米洛X维奇。二黑其他的事记不得了,但自己和同学还为这老小子上过街。隐约还记得那个用毒气杀过很多孩子的,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回家,上了网,用google查资料,等点到第二页,突然死屏了,再也打不开google 了,二黑清楚这说明有人在电脑后头关心我了,肯定有“少儿不宜”的东西在里面。据说,苏联人当年看到勃列日涅夫的演讲就换台,换来换去都是那个男人,这时电视里会有KGB跳出来说:你小子老实点!

于是我上了一个干净的网站的BBS(我曾经很喜欢看黄色论坛,但自从知道,有人因为看这种东西,就被警察叔叔抓走,我就不敢了;还有最近听一个黄色论坛的版主,居然判了12年刑 ,二黑的脑子马上想到了“好兵帅克”——就觉得那还不如强X幼女,那事干个十回八回也不过是15年)。网上,一个爱国青年在为伦敦的死人欢呼,大家在朗诵“拉爷爷,您回来了,回来了!”其实,拉爷爷眼里,我们,跟西半球那些死鬼都是一样的垃圾,拉爷爷也不喜欢我们。

还有一个青年大骂日本人,不赔款,不道歉,侵占XX岛,无数人在下面喊要杀光日本人,奸光日本女人。二黑的记忆力还是好——三十年前,有人代表中国人放弃了鬼子的所有赔款,二十年前,有人代表中国单方面“搁置争议”,不许中国人自己提这事。二黑知道,这两件跟日本人没有关系。

一个角落里,一个小孩子在那里沙哑地说:北极熊拿走了中国很多土地。那些因为屁大个小岛在那里发神经病的人,都鄙夷地看着他,一声不吭。二黑的结论是,这些人的数学出了大问题。

二黑只是一个记性非常好的人。二黑知道,140年前,中国就自以为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二黑知道,100年前中国报纸上写满“XIAN政”;二黑知道,80年前一个湖南青年人可以自由居住在北京城里,并且泡到教授的千金;二黑知道,70年前中国的工人可以对老板说“我们不要牛马,我们要做人”;二黑知道,60年前,中国就是四大国之一;二黑知道,20年前中国的大学生就在谈“体制改革”;二黑知道,十年前电视台的纪录就揭露过伟大苏联在二战里的“好事“;二黑知道,至少在本世纪初,二黑还是可以在黄金时段里看到外国片子……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2条评论

  1.  有点像不杇里面米兰昆德拉评论广播的那段

  2. 批评的人才是清醒的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