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31日

东亚四强赛

以深圳球霸著称的李玮锋大哥将“球霸”形象传播到亚洲了。

开场5分钟,在中国队罚前场任意球,他和韩国队员争夺位置的时候,竟然极其霸道的将自己“龙爪手”伸向了韩国人。。。韩国人倒下了。

这一幕,足以证明李玮锋不恐韩,足以证明中国男足不恐韩。

真是可耻啊。。。

但这还不是最可耻的!最可耻的是李玮锋在裁判误将国足新丁郜林罚出场的时候,“球霸”李玮锋向黑社会老大一样让小弟代他受过,而让自己留在场上继续“球霸”着。

我想问李玮锋,你是男人吗?我宁愿多输韩国几个,也觉得你应该象个男人一样去跟裁判说把自己罚下去。

现在是中场休息,李玮锋是不是会拍着郜林的肩膀说:“林子,以后有大哥罩着你了,让我们一起球霸……”

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企业市场化的需要,应运而生出了诸多的营销领域的大师。(注:因为我怕惹上官司,实在不敢指名道姓的说出来,大家可以自己去判断,呵呵)

中国的这些营销大师们也确实有两把刷子,把一大堆好的、烂的企业都折腾出不小的名声,这无疑是大师
功力的体现。但是,当我们现在回首当年很多叱咤风云的企业之时,似乎其中不少都已销声匿迹或已宣告倒闭。真可谓是“瞬时窜红,瞬时窜黑”。

这种现象的成因为何呢?

我认为,这是由一些企业需求和中国大师供给双方配合使然。由于客观国情的存在,中国企业普遍历史短暂,
生存压力大。那如何解决生存,如何快速致富?这就需要“点子”,这就造就了遍布华夏的“点子大师”。

“点子大师”们的功力主要体现在“点子”上,但他们也有其致命的短板——缺乏系统的规划性,缺乏长期的品牌管理意识,同时他们也缺乏ON DEMAND的能力。鉴于大师的优劣势,于是就形成了“点子”成就企业成为“名牌”,短板阻碍企业成为“品牌”的局面。

奥美传播集团全球CEO曾说“中国企业没有品牌”,虽然奥美中国区的TB.SONG迫于压力澄清所谓的“误会”。但我认为奥美CEO的观点其实直指中国企业的软肋,毫不偏激。

名牌可以在短期内快速的形成,但品牌却是要经受时间考验的。以中国企业市场化运作的时间来看,确实还远远不够,或许再过二三十年再来讨论中国企业有没有品牌的问题更合适。更何况那些大师们一手缔造并“毁掉”的很多企业呢?

大师们在贩卖点子的同时,也都非常善于包装自己。他们的一般做法是,做了几个短期成功案例之后就开始四处讲座,并把自己的“点子”结集成册,依靠书的力量为广大营销人授业解惑。

但是,中国企业现在已经逐步走出了初始的混沌期,也面临着WTO后外国企业“正规军”的竞争,单纯依靠点子攒成的“游击队”已经不合时宜了。我们确实需要行销方面的一些点子,但我们更需要品牌管理的规范性、系统性、长期性、前瞻性。

因此,从我个人的观点出发,忠告所有品牌人、营销人们——出于对中国市场的一些“潜规则”的尊重,在行销方面或可取其精华的看看某些大师们的书;但真正的品牌是没有国界的,不要再谈什么扯淡的本地化了,在品牌方面,千万不要读中国大师们写的相关书籍

此外,“在千万不要读中国大师们写的品牌方面的书籍”的同时,也要谨防一些美国“大师”对中国的渗透。我认为,其中的代表就是以《定位》、《广告的没落、公关的崛起》、《品牌之源》等书风靡中国的里斯父女(《定位》是里斯和特劳特合著)。他们作品的共同特点就是“忽悠”——他们把一切企业失败的原因都归咎于定位不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不分企业类型的把公关的位置抬到了天上;他们对新经济一知半解的就认为“融合必败”……不胜枚举的漏洞,我难以想象他们为什么就能把我们忽悠的HIGH到极点呢?


2005年07月29日

Focus Media在NASDAQ上市了,他的竞争对手Target Media据说也快去NASDAQ了。

二者具有几乎完全相同的商业模式——楼宇广告;具有相同的市场概念——分众传播。

他们的出现,对于大众传播泛滥的中国,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概念。但我觉得,他们只是空有概念,不具备真正的分众传播的特征。

如今,每个企业都在强调市场细分,在强调消费群体的细分。FM和TM确实从概念上和企业的需求足够MATCH了,但如果吹毛求疵的去琢磨一下,就会发现,以“写字楼”、“酒店”等去划分受众是极其粗放式的,这个问题尤其对于“写字楼”而言就更为突出了

写字楼里虽然全叫“白领”,但“白领”和“白领”之间的区别忒大了,从前台到总裁,从打工到董事,他们之间的需求差异性是非常明显的,由此可见,楼宇广告只是一只披着“分众”羊皮的“大众”狼而已。FM和TM的分众特性其实还不如一些做DM的媒体呢。

回归本质的去看“分众传播”,我认为它的实质就是要去针对不同的目标受众进行传播,以实现各自的相对个性化的“品牌接触”,去保证对不同受众群体的“品牌接触点”的信息一致性。

显然,Focus Media做不到这点,就象我在《需要"内部互联"的天下互联 》一文中提到的他们还停留在“泛分众传播”的层面,其实很大众。

如果要想真的实现“分众传播”,谁能实现呢?

需要"内部互联"的天下互联 》里提到了“窄告”和GOOGLE的ADSENSE,但其实他们还不够“分众”,我觉得真正要实现“分众”,现在能想到的是需要靠基于宽带的IPTV去实现;需要靠基于3G的一些未来应用去实现;需要靠WEB2.0的一些潜在应用去实现;需要靠收费电视去实现……

它们能干什么?他们能实现“定向传播”——宽带去实现IP地址锁定的定向的流媒体传播;3G、收费电视也同理去锁定;WEB2.0现在能看到的是RSS在这个方面有很多可以尝试的空间。

所以,实现“分众”,就得先去实现真正的“锁定”。

Focus Media从NASDAQ圈了不少美刀,他的下一步会仅仅局限在和TARGET MEDIA去争夺那有限的楼宇地盘吗?或许,FOCUS MEDIA进军IPTV可以给更多投资人以遐想的空间吧,或许进军IPTV可以更好的去还原“FOCUS”的本质吧。

2005年07月28日

好象是去年开始,好象是联想的裁员事件之后,联想的老员工的回忆开始不间断了。。。

我可以理解联想自身的企业行为去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那是品牌的需要。

但真的不太明白联想写回忆文章的兄弟们为什么写呢?

按理说,岁数都不大,为什么就开始靠回忆过日子呢?

我觉得人要到了李嘉诚那岁数,才识写传记、写回忆录的黄金时间。

或许,有人要说,人都喜欢时不时的回忆,无论那记忆是幸福或苦涩。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是——

人趁年轻的时候,应该把这些记忆放在脑子里,去想清楚,去帮助自己走好未来的路,不着急下笔的。

或许,有人要说,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品牌要去塑造,“回忆”也许是个不错的工具吧。但是——

人趁年轻的时候,还是把脚下的路走塌实了,口碑自然会形成你的品牌,比“回忆”的作用要大。

或许,是原来在联想的工作强度太大了?以至于离开联想之后的他们精力太过旺盛,不吐不快了吧。

我无意贬低联想写“回忆”的兄弟们,希望你们别误会,以上只是关于你们“回忆”的负面。

当然,你们的“回忆”还有更多的正面,更多的积极意义。

首先,很感谢你们的“回忆”,能够分享给大家职场的心得,能够让大家多角度去了解联想。

其次,你们的“回忆”都体现了你们很多的想法,优秀的文笔,缜密的思路……这一切足以证明联想的员工的优秀,足以证明联想这个品牌对人才的强大吸引力。

再次,勤于思考的你们,其实正是浮躁的行业所缺乏的要素。如果每个企业都拥有善于“回忆”的员工,那这个企业将迸发很大的潜能。

总结一下:虽然我个人不赞同你们的“回忆”行为,但激赏于你们的“回忆”理念。

我也在回忆,等待8月6日的唐朝,等待8月13日的许巍,回忆我的大学时光……

2005年07月27日

一般情况下,被人骂的越多的事情,它的关注度都是很高的,它做的事情还都是有不少成功之处的。

“超级女声”就是如此。

“超级女声”,今年是第二届了,挨骂频率也越来越高了,因为它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了。我现在不能说“超级女声”是一个成功的品牌,那需要时间的检验。但“超级女声”现在绝对可以算一个名牌产品了。

坦率说,“超级女声”和湖南卫视的很多节目一样,不具备原创性,都是对海外成功栏目进行了成功的复制,再进行一下本地化的小创意,就构成了它的流行。

马后炮的总结一下“超级女声”流行的原因:体验经济的成功应用。

前段时间我给人家做了个“体验经济在品牌沟通中的应用”为主题的培训,曾经以“超女”作为其中案例,指出其本质特点是“群众代言”,而有的网民则说“超女”代表的是平民狂欢精神。

我和网民所共同指出的其实就是——塑造“超级女声”这个栏目其实不是电视台所塑造的,应该是所有的参赛选手和观众,是他们的共同参与才塑造了“超女”。电视台搭台,MM唱戏,XDJM们不买票看热闹,就构成了“超女”的流行要素。

“超级女声”又能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如果说互联网现在炒的是以"人与人沟通为核心"的是WEB2.0,那以“超女”为代表的则应该是TV2.0,而且TV2.0已经有几年了,现在算是开花结果了,而WEB2.0而处在萌芽期。

“超级女声”产生的商业价值体现在几个方面:

1、显性收入:湖南卫视电视广告收入,短信收入等;电信运营商与SP的分成收入

2、隐性利益:BBS、BLOG等网络社区增加的PAGEVIEW所带来的广告收入,其他电视、平面、网络媒体报道所带来的各类型收入。

透过这些价值的体现,我们能看到以“超女”为核心的产业链的形成——广电平台、移动平台、互联网平台的融合互动应用。这些也许就是喊了很多年的三网融合的直接体现吧。

TV2.0和WEB2.0之间所具有的相同的本质特点是“人与人的沟通”,也都是体验经济在各自领域的应用表现,但可惜的是,我们能看到的二者对接还是太少了,只有一些歌手或其FANS们的BLOG体现。WEB2.0是否可以借助"超女"们去加速自己的商业化之路呢?

当我们执着的钻研WEB2.0的技术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怎么才能让大家更好的、更容易的体验其中,关于这方面,强烈建议WEB2.0人们多研究一下以“超女”为代表的TV2.0的实践之路吧。

我相信这比整天空谈概念强多了!

最后忠告:别只顾“自娱自乐”,要记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2005年07月26日

天天都是WEB2.0,圈子里的人也许都忘记了张向宁的天下互联——以第三代互联网为宗旨的商业模式。当然,我不知道第三代互联网到底该是个什么模样。

张总是个非常NICE的人,同他沟通应该说对所有人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为了张总的NICE,为了沟通的愉快,我一直关注着天下互联。

关注天下互联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目前所经营的三个方向和我自身所处的行业、自身的兴趣有着极大的关联度。

天下互联,目前的三个业务方向包括窄告、中国商业电讯、中国网络情报中心。单纯的看三个业务,其实都有各自很强的竞争对手,譬如窄告似乎和GOOGLE有竞争;中国商业电讯和PRNEWSWIRE有竞争;中国网络情报中心和很多监测机构都有竞争。

从外在的表现形式看,窄告似乎更多是小企业客户;中国商业电讯是上市公司做投资人关系的工具;中国网络情报中心的客户结构就更多元一些。

其实,天下互联的这三个业务比现在热炒的WEB2.0都更贴近企业客户的需求。但从直观感觉看,天下互联的业务发展速度并不足够快,如果让天下互联加速,不让它淹没在WEB2.0的口水中呢?

我觉得天下互联首要的是实现内部互联——让三个业务实现整合,为自己的客户实现更大价值的增值。我把自己设想成客户的话,我觉得三个业务整合后的套餐其实蛮有吸引力的。单一的一个产品,都不是天下互联所独有的,但整合后的产品则在现阶段具有唯一性。

从现实看,中国商业电讯和中国网络情报中心的客户有一定吻合型,关键的问题在于窄告如何同另外二者实现互补,毕竟目前的客户差异性太大了。

其实,窄告应该是三个业务间最具有成长性的、最吻合现在行销方向的业务。窄告比之现在热炒的Focus Media更具有分众定向传播的特质,Focus Media其实还停留在“泛分众传播”的层面。但我觉得天下互联对于窄告的发展太急于求成了,缺乏标志性的客户作为DEMO,而更多被类似于街头小广告的形式让人误解了。

如果现在让中国商业电讯的客户去优惠甚至免费的使用窄告呢?是不是会去形成天下互联业务间的整合呢?去重新塑造窄告的形象。

一点点个人设想,或许天下互联已经这么做了,或许这么做的现实操作性很难,仅供参考吧。

2005年07月25日

这几天,看KESO等人又兴高采烈的讨论起“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问题,一堆术语堆砌的让我头晕。

今天,老友给我发了一个连接,是最近正火的BLOG——木木:一个视频舞女的身体日记 ——趣味图片+趣味文字的组合。刚浏览完毕。

这两件事情结合到一起,让我有了冲动——掺和一下“中心化”讨论的冲动。

个人觉得,无论什么环境,只有有人在的地方,都必然存在“中心”,存在意见领袖,这是人性使然。WEB2.0也不能例外。

在讨论“去中心化”的问题的时候,KESO已经自然成为了中心,这是一个属于DONEWS的中心,这是一个属于WEB圈子的中心,这是一个属于小众的中心。

木木在喊出自己的口号“竹影青瞳算什么东东;芙蓉太土;黄薪太老;比木子美更美;比流氓燕更流氓”的时候,木木也同时成为了中心,这是一个属于BLOGCN的中心,这是一个属于多数网民的中心,这是一个属于的大众的中心。

小众中心化大众中心化之间存在什么关联呢?

如果仅就KESO和木木这两个BLOG而言,以KESO为代表的小众是在做着以技术、概念推动BLOG的商业发展的工作;以木木为代表的大众则是在身体力行的实践着BLOG的社会网络的特性。

这两股力量应该是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的,呵呵。

木木的BLOG里还有一句话——都是出来混的,迟早是要火拼的。虽然木木的话是对着其他几大BLOG女星说的,但如果有一天小众和大众们真的能火拼的时候,相信BLOG也就真的社会化了。


皇家马德里来了,群情亢奋;

皇家马德里走了,群起唾之。

皇家马德里的中国之行、亚洲之行无疑是一次商业行为,不需要任何争议的商业行为。

但我们有必要骂人家吗?

我们为什么不去想想REAL MADRID凭什么能从中国卷走这么多钱?

我想这就是品牌的力量,这就是品牌的价值所在。

当REAL MADRID在天津民园体育场随便热身一下,都能卖几十美刀的时候;当REAL MADRID在北京工体闲庭信步的时候,都能在大雨天吸引数万人的时候,我们去反思一下我们自己的中超联赛的上座率,少的可怜、少的可悲的上座率。

这就是有品牌和无品牌的差别,其实我们也想商业化,但我们没能力啊,所以只能嫉妒人家皇马圈钱的本事了。当CCTV的体育新闻在不屑于皇马中国行是“商业行”的时候,其实CCTV也在利用人家的“旅游”发了一笔广告小财。

我们没道理攻击REAL MADRID,我们凭什么要求西班牙人来中国做公益呢?人家就是靠自己的品牌来赚钱的,人家就是靠自己的品牌来实现溢价的。

我们该琢磨一下REAL MADRID——人家投入了多少塑造这个品牌;人家投入了多长时间塑造这个品牌的;人家是应用什么方法塑造的这个品牌。

等我们想清楚之后,等我们自己的足球实践成功之后,我估计REAL MADRID也就没办法象今天一样这么容易从中国赚钱了。

但在我们一无所知的时候,我们还要先向Real Madrid致敬!向Brand致敬!

2005年07月22日

整天没的可说,整天没事找事,现在无聊的只剩下WEB2.0。

我真是个技术盲,也对新事物很迟钝,昨天才从自己的BLOG里的“引用”统计中发现SOHU还有个叫“博粹”的东西。

从“博粹”的浏览量少的可怜,比从KESO那里来的还少的多。但还是很高兴SOHU有了这么一个东西。

当然还有方博的BOKEE搞了FRJJ等人当斑竹,虽说他99.99999……%的目的是炒作,但客观上对推动全民BLOG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一些搞WEB2.0的狂热分子,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或其他目的,总是在鼓吹所谓“颠覆”,总是在说门户的穷途末路,其实全是扯淡。

鼓吹的结果,其实就是把BLOG、RSS等玩意变成了所谓“精英”自己YY的工具。老百姓知道啥啊?普通网民知道啥啊?都在说WEB2.0是人与人的对话,现在也确实是人和人的对话了——一小搓人和一小撮人的对话。

要想让“社会软件”、“社会网络”这次扯淡的词不再扯淡,其实还得靠门户网站们去推动,毕竟那么大的用户数量、那么高的品牌认知度,都不是什么BLOG类网站可比拟的。

SOHU的“博粹”的思路其实就是在推动全民BLOG的思路,但似乎没见有什么推广的举措。WEB2.0之于门户并非洪水猛兽,应该又是一个不错的增长点。如果有一天“博粹”里的排行榜里怎么翻页也都是“小资情调”、“夜夜笙歌”之类内容的BLOG,那说明BLOG真的“社会”了。

关键在于门户们不太因循守旧了,就足够这些新兴WEB2.0们喝一壶的了。当然门户有钱,愿意玩并购的话,那么WEB2.0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2005年07月21日

李开复先生去抛弃了MICROSOFT,摇身就GOOGLE去了,MICROSOFT也起诉了。

有的说,是因为李先生仅仅是MS的VP的1/100;有的说,李先生想回中国工作了;有的说,GOOGLE魅力值很高……

我从李开复先生的跳槽中看不到太高深的东西,毕竟不是局中人,就从表面瞎看看吧

1、中国人想在美国混到高层真是难啊,李开复先生也算华人的杰出代表了,也仅仅是MS帝国高级VP的1/00而已。其实,那么多VP只是MS做生意的需要,就是一个TITLE而已。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的海龟们的履历的可信度了。。。但我不敢怀疑一切,怕得罪人太多,还是怀疑局部或一小撮吧。

2、如果李先生去了一个和MS不相关的公司,估计老东家也不会气急败坏的起诉吧。可见,MS对INTERNET真是高度重视啊,业已把GOOGLE当做自己的重要竞争者了。所以MSN进入中国,绝对值得QQ等公司的警惕和重视。MSN中国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子,现在只是MSN实现快速进入的一个据点而已,大规模的战役应该也不远了。

3、MS是否因为李先生的离开,失去了一个和中国的重要桥梁?李先生一手造就的微软中国研究院,并升格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可以说对于建立MS在中国的形象是一个极大的促进,让研究院成为了与政府、高校、科研机构的纽带,让MS在一片“垄断”、“掠夺者”的骂声中仍然和政府建立了不错的关系,也获得了不少大单。或许,这也是MS气急败坏的原因之一吧。

4、李开复先生适合GOOGLE中国吗?李更象一个科学家,知识分子,适合去构造一个商业公司吗?有理由怀疑这点,但关于这点最好还是走着瞧吧,不能轻易下结论。

最后,我挺好奇GOOGLE的全球VP有多少呢?李先生是几分之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