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31日

“长尾理论”的热衷者多数是Web2.0的追随者或实践者,因此也非常喜欢将长尾理论与Web2.0的相关内容产生联系。

我对此也是同样存在疑问的。

第一点疑问:是否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去中心化”呢?

关于“长尾理论”与“去中心化”的问题,还要先说到关于Niche Market的两个疑问——聊聊长尾理论 中的第二个疑问:Niche Market在聚合之后就会发生转化,成为Mass Market了。

首先,所谓的“去中心化”即使成立,我认为也只是发生在Niche Market的发展初期。一旦Niche Market发生聚合之后,中心化自然又随之出现了。

其次,在每个Niche Market中,也都存在着Leader,他们就是小众中心化的典型。其后的转变也就是大众中心化与小众中心化 之间的转化了。

第二点疑问:Web2.0的应用属于Niche Market的范畴吗?

如果说“长尾理论”是在阐述的Niche Market的运作机理,Web2.0的应用是Niche Market的范畴吗?

SNS、BLOG、RSS……虽然都属于新兴的Internet应用,但并不能把他们作为Niche Market的应用范畴。他们都有属于面向大众市场的本质特征,而不是“缝隙市场”中所Target的一小撮人。况且,Niche Market还不能完全等同于市场细分。

同时,对于SNS、BLOG、RSS……而言,他们本身也存在着差异化的定位,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联络家与UUZONE之间,他们之间还形成了不同的市场细分,他们二者都是“长尾”吗?

结束语

关于“长尾理论”,我研究的不多,所以只能提出个人心中未必正确的疑问。

但是,研究“长尾理论”真的能给实质的操作带来什么帮助吗?我觉得没太大意义,它并不是一个能对大家做事起到指导作用的理论,充其量只是给人一种做事的信心而已——告诉大家,再小的市场也是有前途的。呵呵

抛开长尾,只看Niche Market或市场细分的话,执行起来的难度是异常大的。比如,伴随细分程度的越来越高,成本会随之增高,单位客户的消费能力未必增加,这个如何控制?目前,没人能给出个方法来,但这却是很致命的问题。

真正在做business的人,估计没功夫思考自己做的是不是“长尾”!

昨天聊长尾理论,谈到了关于Niche Market的两个疑问

对于“长尾理论”的热衷者而言,令大家兴奋的是“长尾理论”颠覆了传统的“20/80法则”。

“20/80法则”之于行销学的解释是:百分之二十的消费者购买百分之八十的某一类商品,而百分之八十的消费者只购买另外百分之二十的商品,厂商便称那百分之二十的消费者为”品牌忠诚者“,其数量的增加必然带动另外百分之八十的”品牌摇摆者“的数量,并保持二八比例不变。

我对于“长尾理论”提到的滞销品在扩大存储与流通渠道之后的市场变化与20/80法则之间的关系问题也存在几点怀疑。

第一点怀疑:我们应该把滞销品孤立于20/80法则之外吗?

首先,20/80法则是具有普遍适应性的,而不是单指Mass Market之中,并不是针对niche Market就不适用了。

其次,现在大多数人拿长尾理论与20/80法则的对比是在用两个BU的总量形式在对比,而不是某一品类的商品在对比,这是一个不恰当的对比行为。我们为什么不去计算或研究一下针对某一滞销品或滞销书籍本身是不是也存在着对于20/80法则的适应性呢?

再次,对于基于Internet的流通渠道本身,无论是所谓的Web1.0或2.0,也同样存在着20/80法则。譬如对于门户,三大门户是不是垄断了绝大多数的网民?譬如对于BLOG而言,在某个BSP之内的BLOGGER中,是不是也是少数BLOG获取了最大的关注度?这不就是20/80法则的核心吗?

正是由于20/80法则的普遍适应性,也引发了第二个问题——

第二点怀疑:我们在分析“长尾理论”的时候是否应该放弃对传统渠道的考量呢?

Internet渠道的增加,只是帮助商品或服务本身实现了通路的多元化,但不能孤立的看待Internet渠道。例如,我们在考虑某本书籍销售的时候,应该去考虑的是整体销售的状况,而不是只考虑在Amazon或网上销售的状况。

我们在看待一个商品畅销或滞销与否的时候,应该记住商品本身才是核心,而不应该探讨商品销售的渠道。

一些“长尾理论”的热衷者也都提到了Google Adsens与窄告是“长尾理论”实践者的问题。

对于Google Adsens与窄告而言,他们本身都属于分众定向传播的新型Internet商业模式。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属于“长尾理论”中所提到的滞销品市场,而确实是广告领域、尤其是网络广告领域的一个Niche Market(这是我昨天提到的Niche Market不等同于滞销品的第一点疑问)。

同时,我也不认为他们一定颠覆了20/80法则。难道Google Adsense的发展不是依靠先行的一小部分广告主驱动,进而激发了大规模销售的吗?这难道不是在演绎20/80吗?

一些人“长尾理论”的热衷者在说Google Adsense的“长尾”越拖越长,但是不是也应该注意到他的“长尾”部分也有越来越变高的趋势呢?这难道不是20/80法则的应用性的体现吗?

这也正回到了我昨天的第二点质疑:Niche Market的发展将重新聚合成Mass Market了。

最后,我想说“长尾理论”本身或许并没有问题,是一个存在于市场中现象的总结和升华,但长尾理论的成立并不一定等同于颠覆了20/80法则。

2005年08月30日

“长尾理论”现在俨然成了Web2.0们的新圣经,我也在好奇心的驱动下简单研究了一下相关的知识。

Wired 杂志主编 Chris Anderson 在2004年提出的“长尾理论”,意思大概是:只要存储和流通的渠道足够大,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就可以和那些数量不多的热卖品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相匹敌甚至更大。

而对于“长尾理论”的核心,则是在阐述Niche Market的运作,以及Niche Market再聚合成一个大市场的过程。

我对于“长尾理论”与Niche Market之间的关系是存在两个怀疑的——

第一个怀疑:Niche Market不完全等同于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

Niche Market本身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但或许对于Internet而言是新鲜的。

在我看来,对于长尾理论中所阐述的Niche Market的理解其实是不完全正确的——Niche Market不完全等同于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或者说不是针对滞销品的市场。

我所理解的Niche Market的本意其实应该更多是指在每个产业的产业价值链条中去寻找细分的、原本不为人关注的、并且更多是针对小众的商业“缝隙”机会点。同时,Niche Market通常存在于很多竞争足够充分的市场中,无法再容纳更多的竞争者的情况下。

但从行销的角度看,对于Niche Market而言,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Niche Market本身都是一个很小的机会市场,即使垄断了这个市场,也不足以使企业有多强大。因为Niche Market相对于Mass Market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份额。

针对这个问题,“长尾理论”所举出的例证是Amazon成千上万的商品书中,一小部分畅销书占据总销量的一半,而另外绝大部门的书虽说个别销量小,但凭借其种类的繁多积少成多,占据了总销量的另一半。

通过Amazon的例子,就有了我的——

第二个怀疑:Niche Market聚合之后还能称之为Niche Market吗?

首先,我先不考虑第一个怀疑的问题,假设Niche Market等同于滞销品市场。

我们可以说每一本或每一种类的滞销书是一个Niche Market,但把所有滞销书籍整合到一起之后,他们就失去了Niche的本质特征,不是一个“缝隙”了,而应该是一个“鸿沟”了吧?对于Amazon而言,这相对于畅销书也应该算是同等重要的BU了。

原来分众市场中目标受众是相对单一的消费特征,聚合之后的目标受众又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了。因此,我们不应该把原来分众市场聚合之后的市场仍旧称为分众市场,而是已经转化为大众市场了,也就是Mass Market。

明天继续聊长尾理论和20/80法则;长尾理论与去中心化……

2005年08月29日

KESO昨天又在为Google辩护了——东拉西扯:大得让人担心

对此,我觉得无须为Google辩护什么。我觉得Keso之于Google,经常是以评论家的口吻发表粉丝般的感情,呵呵。

Google虽然塑造品牌,发展客户的手法和其他企业不太一样,但本质上Google和Microsoft、Intel等公司都是完全一样的。

他们的发展、壮大、垄断——都因为他们首先是一个“企业”。

这就是Business!

站在企业的角度看——

虽然我无从深入了解Google、Intel、Microsoft等等企业的战略选择,但我相信当一个企业发展到足够强壮的时候,他们都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自身的继续发展。

“看不见的手”的驱动力是巨大无比的,甚至并不是企业自己能控制的住的。回头看看Microsoft的发展之路,谁又能告诉我们,Microsoft不如此发展又应该怎么做呢?

让Windows Stop吗?还是不让其它的东东集成到Windows中?

Microsoft站在自身企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以OS为核心的产品延伸策略是没有任何错误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让Microsoft这么做呢?

难道我们让Microsoft去搞房地产吗?到时候又该有人说他不务正业了吧?

Google的发展也是同样的道理。

评论可以随着自己的好恶,但做企业不是写评论,做企业就一定要想着搞大、搞大、再搞大。

站在产业的角度看——

垄断真的会阻止竞争吗?我又要主观的说——不是!我觉得垄断在某种程度上会刺激竞争的出现。

如同KESO所言:产业的发展,通常是由巨头所引领的。正是巨头的发展,能够让大家清晰的看到产业的前景,所以才会刺激越来越多的热血人士进入这个竞争的格局之中。否则,没钱赚的产业,又有谁会关注呢?

从这个角度看,Microsoft在OS的垄断,其实正刺激了LINUX的兴起。

Google的快速成长,又把Yahoo的目光重新收回到搜索领域。

而正是有不断的对垄断者的挑战,又会驱动垄断者在相对宽松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去谋求新的发展,完善自身。这正是一个个产业发展的循环推动力。

充分竞争的市场格局,其实是无序的格局。在竞争越充分的局面下,企业应付混乱竞争的首选武器,通常不是完善产品和服务了,而是优先选择价格战。

价格降低,通常也会要求成本相应的下降,可能牺牲的就是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了。PC市场的竞争其实就是一个例子。

这对于一个产业的发展难道就是有利的吗?

站在用户的角度看——

竞争越强,选择越多,就真的对用户越有利吗?

首先,用户挑花了眼,会增加很大的时间成本。

其次,这些竞争者之间的产品对于用户而言,通常是大同小异的。但是,用户更需要易用性和标准化的作业。

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其实也希望Microsoft或是其他企业的产品集成度越高越高。我可不希望我打开电脑面对的是眼花缭乱的各种软件,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啊。不知道其他普通用户们是否也如此想呢?

最后关于Google有三点总结的:

1、Google走在垄断之路上是毫无疑问的,能不能垄断关键看Google的能力了;

2、Google的善恶只是媒体、评论笔下的,Google的恶只是竞争对手眼中的,Google的发展壮大确是他自己的必由之路;

3、Google的变大,变的融合对用户而言都是有益处的,真正成功的品牌总是会真正执行以用户为导向的发展原则的。

无论谁变大,都没什么可让用户担心的!

应该担心的,只是他们的竞争对手罢了!

 

2005年08月28日

每当BLOG有些不同观点的时候,总会被匿名拍了N多砖头。

我说Google Talk简单,有同志就说QQ、MSN比GT好多了!我也成了Google的粉丝!

我说超级女声明年在北京、上海会有挑战,有同志就说北京和上海有什么NB的?我也成了SB!

Blog还真是个有趣的东西,当我越被拍砖,我就会越犯贱似的觉得很娱乐。

Blog很娱乐,小圈子褒贬由人的娱乐,这是一个你随时可以发起娱乐的地方;

超女很娱乐,大社会参与体验的娱乐,这是今年持续了半年的周末娱乐的地方;

IM很娱乐,工作中苦中作乐的娱乐,这是一个周一到周五、朝九到晚五娱乐的地方;

还有很多娱乐存在在你我身边。

《新周刊》说“中国不踢球”,但不妨碍中国人成为已经或即将开战的英超、意甲、西甲粉丝,足球很娱乐;

《大长今》转眼就要播出了,风靡全亚洲的韩剧狂潮,也足够“后超女时代”的大众娱乐了;

崔健9月下旬要登台首体个唱了,也足够怀旧的老粉丝们娱乐的了。

……

谁说娱乐只是“娱乐圈”?

我们身处在一个娱乐的时代,无处不娱乐、无事不娱乐……

关键每个人的心态要娱乐,让一切事物转变为自己的娱乐工具。

但不要象他一样——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曾经唱过的Kurt Cobain娱乐致死了!

2005年08月27日

04年,第一届超女,算预热了,比较成功。

05年,第二届超女,算狂热了,极其成功。

06年,第三届超女,听说超女“海选”要进军北京和上海了。

此两宝地,是“超女”若想继续发扬光大所不得不挑战的两个地区,也是赞助商需要的。

但以湖南卫视现有的本质上土包子气十足的包装方式,对北京和上海的“超女”们会趋之若骛吗?

我们去想想超女们穿的那些土的掉渣的衣服,我们去想想台下傻头傻脑的粉丝,我们去想想李宇春稍微弄的跟COSPLAY一样就第一了……这一切复制到北京和上海的结果是可以想见的。

所以,若想攻占作为文化中心的北京和作为经济中心的上海,湖南台必须要改变,必须去挑战自己的传统,挑战自己的审美情趣。

不过,我相信有北京和上海的招牌,加上今年的疯狂,明年的冠名权应该会比今年蒙牛的RMB2800万只高不低了。

07年,第四届超女,估计会在高峰之后稍有滑落,但仍旧会在平稳中进行。

08年,我相信不会有第五届超女了!

超女再大的魅力,再强的社会参与性,我都必须武断的认为——它无论如何都敌不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魅力与社会性。

2008年,点燃北京奥运会的圣火!

2008年,熄灭超级女声的邪火!

2005年08月26日

超女可结束了,毫无悬念的结束了…

都该洗洗睡去的时候,看见了Super Girls Killed Rock Star

我突然想起了逝去的Nirvana的主唱Kurt Cobain——一个不堪商业化重负的美国Grunge浪潮的音乐灵魂。Kurt Cobain拿起手枪对准自己太阳穴发射了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真是一个商业化的社会,商业的机器会吞噬掉一切。

台上的超女们都很值得尊敬,也都很可怜,等待他们明天是什么呢?

牛根生董事长是在一边看着湖南卫视乐呢?还是一边点着钞票乐呢?

……

今晚8:30,超级女声该最后一搏了。

本周,一会有人退、一会有人回的前戏也做足了。

不过,估计不会有多少人觉得今晚会有多高潮。

结果似乎早已经确定了——两个从来不穿裙子的女生应该是前两名了吧?唯一还剩下的“靓”女生也就是老三的命了吧?

真希望不是这样的结果,否则就太无趣了。

其实,谁是第一、二、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了。包括前10名的选手,该SHOW的也早SHOW够了;该被星探瞅上也早都瞅上了。

剩下的三个超女其实最可怜,争夺一个毫无意义的1、2、3,还得多受一周的折磨,还得当一晚上的鱼肉。

乐的是看客、乐的是湖南卫视、乐的是蒙牛、乐的是传媒……乐的是一切既得利益者。

最苦的就是今晚三个超女了!

无趣的最后一晚,会有奇迹出现吗?

真希望,“靓”女不出现;

真希望,“眼镜”女拒绝领奖;

真希望,……一切都变的有趣一点点……

至于,黑楠,爱退不退吧……

我想她们三个肯定盼望今天晚上赶紧结束,洗洗睡了!不用去想明天了!

大家看完热闹也都洗洗睡吧!明天又是周末好时光!

让蒙牛继续酸酸甜甜去吧……

Google Talk一出,捧的人很多、骂的人也很多……无论如何都说明Google确实有很强的吸引力。

我已经Talk了两次——Google Talk宣战了Google确实不一样

或许我表达能力不甚高明,让一些同志对我有了误会,我只好尽自己的能力再Talk一下,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Talk了。

首先,我是旗帜鲜明的反对把Google Talk捧上天或踩在地的任何绝对性言论。我也对各种IM没有任何绝对的褒贬。

其次,我觉得单纯的比较作为IM的Google Talk和QQ、MSN、Yahoo Messenger或Skype的实际意义不大。

如果真的要进行对比,就需要看看他们几个品牌的发家史是如何的,就需要看看他们的战略核心是什么,IM在各自的战略布局中的位置是如何的?

Tencent的QQ为什么越来越复杂?

因为Tencent是靠QQ起家的,它现在在以IM为核心扩展应用,融合SP、PORTAL、GAME等等内容去架构自己未来的平台。因为靠QQ的集成度越来越高,所以复杂是在所难免的。

MSN Messenger为什么越来越复杂?

Microsoft的MSN的Portal、groups、Messenger、Hotmail等几个构成一直都是存在的,基本都是齐头并进的发展,只不过现在有了Blog形式的Spaces,针对中国融合了SP的一些本地化应用。给我的感觉MSN的几个构成是相互作用而发展的,没有明显突出的核心(它最大的核心就是OS!),而且根据区域的不同有差异化的重点存在。比如在中国,给人的感觉先是HOTMAIL驱动Messenger,而后则是IM的驱动力更大,是靠IM整合其他应用的,所以MSN Messenger越来越复杂。

Google Talk为什么如此简单?

Google的路是由搜索到Gmail、再到GTalk,未来可能还有浏览器、基于WEB的OS……。从目前看,Google可以利用Gmail整合搜索和IM,未来也许是其它的应用驱动整合的。我个人感觉从今天到未来,Google的平台都绝对不是靠IM去整合的。对于Google而言,或许IM只是一个大布局中的棋子,不是核心的驱动要素,所以GTalk会很简单。

几个企业的路都是构建INTERNET之上的平台,虽然目标基本一致,但走的路是不一样的路,这也就决定了各自的IM的复杂与否。

复杂或简单的不仅仅是IM本身!

2005年08月25日

Google确实是一家不一样的公司。

它出品的东东总是与众不同,它的行销模式也总是自成一家。

Google Talk带领我们回到最早MSN Messenger的记忆之中,非常简单的操作,非常爽洁的界面。

用反璞归真来形容Google Talk最恰当不过的了。

Google是汇聚真精英的企业,他们的产品也总是先为一小撮“精英”所狂热追捧,而后依靠用户自发式的口碑传播迅速蔓延开来。

Google Talk确实是为精英打造的,真的精英人群没时间琢磨日趋复杂的QQ、MSN如何使用。

Google Talk满足了精英的需求,下载非常Quick,上手非常EASY。

QQ目前更多是“草根”粉丝居多;

Google Talk应该是“精英”粉丝居多;

但精英就是榜样、就是意见领袖,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自上而下的推动力量是值得QQ担忧的。

最早的QQ不也是掌握在少数精英的手中吗?

MSN不也是日益为多数草根所拥有吗?

Google Talk的“草根化”想必也指日可待了。

我也冒充一把精英: vision.pan@gmail.com

请大家TALK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