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30日

夏新7位数请李宇春做其直板手机系列的代言人。

传闻TCL也在和超女保持密切联系。

……

国产手机的成功是短命的,超女能拯救国产手机的一路下滑吗?

靠传播战、渠道战曾经取得阶段性成功的国产手机,在国际巨头也玩转了渠道之后,仍旧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新核心竞争力。

别无它法的状况下,超女就成了国产手机新的稻草。

但是,正如夏新副总裁黄爱平所言:

 夏新推出的三款直板机型,均针对年轻用户设计,定价在700元-1600元,远远低于同档次洋品牌机型的价格。为加强对年轻音乐用户的吸引力,夏新已正式签约李宇春为其直板机型的代言人,借助李宇春在年轻歌迷中的人气,推动其在黄金周期间分羹洋品牌的手机销售。

超女注定只是国产手机的临时行为,而决不会是一个长期的行为。

年年将有新超女,一代新人胜旧人的“超级女声”本身就不会长命,国产手机借着新出炉的热乎气猛炒一把倒也顺理成章。但同样存在值得深思的问题:

1、短期的销售促进和长期的品牌建设是需要平衡的,但望国产手机们在请超女秀的时候,别忘记自身长期的建设。

2、洋品牌的成功能被超女打败吗?哪怕只是短暂的黄金周!超女只是外因,内外兼修才是根本所在。

壮阳药或许有效,但长期服用对身体总是有很大伤害的,所以请慎服。

2005年09月29日

孔子诞辰2556周年之际,不当不正的年份,突然吃香了起来,真是奇怪。

看看“全球首次联合祭孔”主办单位——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国际儒联、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组委会、国家旅游局、山东省人民政府。

我首先想到的是,曲阜的旅游这次该能挣不少钱了吧。

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好,但文化和信仰越来越缺失了。

孔子是个不错的文化和信仰的题材。同时,借着孔子又能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孔子泉下有知,也可以含笑了。

或许,现在的中国人对于孔子的了解都不如我们的邻居韩国、日本多了。

把孔子商业化可以理解,只希望商业化别太过度了。商业机会多的是,但文化氛围和心灵的信仰却是极其难得和珍贵的。

还顺道看见报道说,中国教育部初步计划在全球开办100所孔子学院,也不知道收费不收费,又收多少费呢?

孔子当年收费吗?

2005年09月27日

Blog的排行是门户网站进入Blog领域的一个很方便的入口,于是我们看到了——

最早的门户BLOG排行榜是SOHU的博粹;

前两天又出现了Sina的首届中国博客大赛

Sohu又随之推出了博客百万大奖活动。

还有很多BSP和RSS们也在忙着推荐优秀Blog。

如果Web2.0真的存在,那这些做法其实就在强奸Web2.0的精神。

Web2.0的核心理念是倡导用户的自主性和体验性。

过多的推荐优秀“种子”和各色名目的排行榜却限制了这种自由,让BLOG的读者或RSS的订阅者很容易跟着推荐种子或排名靠前的BLOG的感觉走,最终又重新失去了自主阅读的乐趣和能力。

这样的推荐和排名将用户的自主性和体验性又置于何处了呢?

首先说说推荐制:

1、推荐的优秀种子和BLOG文章更多的还不是机器的结果,而是“编辑”的结果,就更让这种推荐模式变的无趣了,强奸的味道也更重了。

2、推荐并非不可以,但不要以编辑的意志为转移,要听“用户”的(比如DONEWS的直通车就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或者“机器”的话。这样才能公平、公正、公开的让用户形成真正的体验。

3、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多利用Tags去帮助用户找到感兴趣的话题,进而让用户自己发掘自己眼中的优秀种子。

再来说说爬行榜制:

1、Blog排行榜也同样在起着误导读者的作用。订阅数或PV数量并不能和潜在阅读者的偏好去形成完全的Match。排行榜更不需要评委,这更是让少数人的意志强奸大多数的“造中心化”做法 。

2、门户最好不要碰Blog排行榜,尤其是现在的门户自己Blog之后。

假如Sohu博粹为了自身的利益今后更多推荐Sohu Blog,而回避Sina Blog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使不为之,也一样会遭人诟病。为了增加那些PV,却损伤自身品牌,需要衡量一下性价比。

Sina的博客比赛倒是赤裸裸的为自己的Blog做传播,让人也无话可说啊。

3、如果一定要Blog排行榜,就应该是第三方的独立机构操作,还可以解决公正问题,但同样解决不了第一点提到误导作用。

叫不叫Web2.0无所谓,叫Blog还是叫个人主页也无所谓,但是构筑用户体验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

Blog的推荐和排行按下了互联网发展的回车键……

2005年09月26日

办公楼后边前些日子修了一条新路,不过新路行车艰难,因为路的两旁已经被CBD的白领精英们自发的改成免费停车位了。

今天早晨,看见路旁立了若干小牌子,有写“王八在此停车”、有写“停车的是王八”、还有画了一只“王八”并书写“停车”……

看此情景,我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但让我不由的联想到当年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昨天,日本人把我们与狗划了等号;今天,我们N多热血青年仍旧在高涨的反着日。

今天,自己人把自己人与王八划了等号;今天,我们面对此景又应该反谁呢?

我没有胆量把CBD的白领们用一根相同的“素质”棍子全打爬下,我只能说有一小撮“不法”CBD白领精英们素质确实够低下。

立牌子的想必不是城管部门,或许是这个楼的物业管理公司的保安所为吧。你们“以恶制恶”的手段也显示物业保安草根们的素质够低下。

这不是国人素质的全部,但这是国人素质的缩影。

当社会的发展造福、造富了我们的同时,也牺牲了很多东西——素质就是一种流失最严重的东西。

随便乱停车的CBD精英们,物业管理公司的保安草根们,相煎何太急……

与时俱进,创建和谐社会才是你们共同的任务,赶紧提高提高个人素质吧!!!

今天各大媒体都登出了一则有关碟机行业的新闻:

 两中国碟机巨头夏新和长虹同时宣称:在全球两大下一代DVD标准中,加盟东芝率领的HDDVD阵营,即将向市场投放支持HDDVD标准的高清晰度碟机。二者因而成为首批接受国际下一代DVD标准的企业。

这无疑是对EVD阵营的巨大打击。更为可能的情况是,这将是早已名存实亡的EVD九大联盟厂商阵营瓦解的开始。

EVD创立之初最大的噱头其实并不是对抗HDDVD的国家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而是几大影音巨头的联盟给大家带来的希望。

昨天,EVD因价值链而生;

今天,EVD因价值链而危;

明天,EVD可能将因价值链而亡。

探究EVD滑落到战略失败的边缘的本因,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就是对EVD所处的产业价值链缺乏把控能力。

首先,是对几大联盟企业关系的把握能力。过于扶持新科,而忽略了其他厂商的心理。本身这个阵营就存在着很微妙的竞合关系,甚至说合作是虚、竞争是实。EVD的标准拥有者阜国数字在最初的阵营内厂商EVD产品上市的节奏上就隐藏了巨大的祸根——新科率先上市,其他厂商没有跟进。如果说阜国数字在一开始就协调好各方势力,保证新品的同步上市,就可以最大程度上降低了阵营内“摩擦”的可能性。

想象一下,在新科抢先的、大规模的宣传攻势下;在新科EVD仿佛已经成了EVD的代名词的情况下,又有哪个竞争对手在落了后手的情况下愿意花钱替新科造势呢?

如果形成了几大厂商的协同作业,EVD也不可能被后起的HDV之流钻了空子。

其次,在EVD内容提供商上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内容是发展EVD的根本,没有形成强大的内容提供商阵营,则让EVD标准和产品成了无米之炊。

消费者其实很难凭肉眼清楚的分辨EVD的清晰度,但会有主观的感知,EVD做到此点很容易。但最终,消费者是需要内容的,没有内容的产品只是一个空壳。比如我家现在就放着一个别人送的新科EVD达一年之久了,但我仍然在使用DVD机……

第三,EVD在整个碟机产业链中的定位存在偏差。想钻价格高的蓝光的空子,但自己的定价却又偏离了消费者对碟机产品的价格认知,这令自身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这同样也给了HDV等进攻的机会。

当一个价值链的两个节点和定位都出现问题的时候,这个价值链能否产生有效的价值自然就成了疑问。

在价值链的问题之外,EVD还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务虚多过务实。

相信,阜国数字也一定意识到了价值链的问题,可却没有成功的解决问题,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如何。但从外部看,阜国数字确实是没有集中精神务实的解决问题,而是更多的务虚行为——比如张宝全的横空出世。

张宝全加入之后一系列的炒作行为对于EVD的价值仅限于暴光度的大幅增加以及关于EVD数字影院的运作。

EVD数字院线之于EVD的价值何在呢?唯一的价值只是一个形象工程。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其一是只会进一步阻碍EVD机的销售;其二依旧是片源问题阻碍EVD院线的发展。EVD数字院线给人的感觉似乎弊大于利。

EVD的诞生虽然说是有着自主知识产权标准的光环,但从另一角度看,EVD其实是一个攻打蓝光阵营时间差的投机事物。

张宝全所处的地产行业也正是一个投机大于投资的产业。从这个方面看,两者的结合是缺乏互补性的。

当然,EVD对于张宝全而言是一个扬名的好平台。同时作为地产的大玩家,搞数字院线的同时也搞定了土地,今后更是有赚无赔,也算是给自己搞了一个完善的退出机制。

EVD的价值链出现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自身缺乏对市场准确的把握,而过于强调民族和标准而引发的——

民族牌并不是能够通行市场的牌;标准牌最终的决定者也是市场决定的标准;价值链牌又没有玩转。

在拥有民族使命的感觉与国家标准在手的时候,很容易迷失自我,而错过真正的市场机会。

握着一手好牌,却没打好,遗憾的EVD……

2005年09月25日

看到Donews上的狭路相逢智者胜 联手三地论英雄-本地搜索

随着好奇心,我随手测试了一下。

感觉Google的本地搜索准确性和信息的详实性都让我很失望。

前一段,自从Sina推出爱问之后,骂声阵阵。

但今天小一比较,仅从本地搜索来看,Google也并未胜出爱问

他们有一些共同的问题。

1、未更新的陈旧信息——至少3年前的某公司地址还仍旧陈列其中,我不知道这样的本地搜索不禁会让我怀疑“本地搜索”们是否和出租车司机串通好了?

2、是否需要寻找匹配的关键词——我想找一个饭馆,在两者之后都没有,但偏偏要出现许多无关的名字。我总觉得本地搜索和一般性的搜索引擎不一样,不需要那些多余的东西,因为地址很明确了。

我按照提示的关键词“上岛咖啡”居然能Google搜索到故宫派出所…我无语了

除了共同点,iAsk比Google本地搜索有两点要强。

1、信息的详实性——iAsk提供的摘要相比更丰富、更有针对性,多是针对寻找目的地的状况介绍,而不是Google对于目的地周边的介绍。

2、使用的有效性——iAsk除了地图,还能提供工交换乘和驾车导航。这对于实际使用的有效性来说,确实不错。

Google比iAsk本地搜索有一点要强。

1、Google能搜到iAsk找不到的地址。看来这还有赖于Google在搜索领域的积累啊。

我不懂得Google和iAsk的本地搜索在技术有什么区别,但感觉有待完善的地方还很多。

Google的本地搜索有按惯例贴上了Beta的标签,不知道要贴到何时。

本地搜索,Google还缺点本地化啊!

PS:这种评测确实没什么意义。这就是传说中的“炒作”吗?呵呵

老婆念IMBA,老师留下一个要做Presentation的作业——讲讲你的亲属所从事的职业。对于我这个做PR的来说,要解释清楚确实不容易。

歌中道“军公章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

我想“Blog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

今后这里的Blog将有我老婆一份子了,每周至少有她的一篇Blog——关于她的作业。

Whenever I was asked the question about my husband’s occupation, I must use much time to explain what does his job mean. Because he is a public relations consultant.

When hearing the word PR, people mostly think of press releases, or television interviews. However, public relations is more than these most visible techniques It involves more than just informing the press about a product release, PR includes also research, counseling, planning and communicating.

Public relations is the management function that identifies, establishes and maintains mutually benefici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an organization and various publics on whom its success or failure depends .

Public Relations is a subset of marketing skills and is increasingly important in global markets.

In China, PR is still a new thing which now gains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Just like the crisis of Kentucky Fried Chicken and Nestle milk   powder several month ago.

The two company adopt different PR solutions on the crisis.

KFC reflect immediately to stop the sales of food and apologized to the public on the media.

They deal with the crisis professional and gain good feedback.

On the contrary, the Nestle adopt the solutions step by step: at first it wanted to hide the reality , then refuse to apologize, next step is only apologize but not refund, at last it refund to the customer by the public pressure. For the mistake of treat the crisis, Nestle corp. suffered huge lost not only on its sals but also on its brand.

Crisis Management is one branch of PR. There are many other contents :

firstly: Corporate Communications and Public Affairs,

²       ·  Company positioning

²       ·  Corporate reputation programs

²       ·  Market entry strategies

²       ·  Media relations

²       ·  Shareholder audits

Secondly: Financial Services Communications

²       ·  Financial services marketing

²       ·  IPO road shows

²       ·  Media monitoring and analysis

²       ·  Media relations

Third : Marketing Communications

²       ·  Ad campaign launches

²       ·  Category development

²       ·  Consumer road shows

²       ·  Media analysis & competitor monitoring

²       ·  Online promotions

We can see the importance of the power of communication. Regardless of the size of the enterprise or type of industry, communications are at the heart of delivering results and winning support. They are a critical force in business success because they have the power to affirm or change people’s perceptions and behavior. Because of their impact, communications can help or hinder a company’s profitability, growth and market share. In fact, communications are so important that they need to be strategically managed . That is why we need do public relations.

 

 

2005年9月24日,首体,崔健“阳光下的梦”。

对于这场演唱会而言,我只能看到两点:

1、崔健相隔12年终于又站到了公众舞台上;

2、崔健真的老了!他自己不服不行!

稀稀拉拉的观众证明了中国摇滚乐的粉丝还真是很少;

时隐时现的呐喊证明了崔健的现场感觉还真是弱了许多。

自从崔健玩起了“真唱运动”,就开始了崔郎才尽之路。

9月24日的首体,则更证明了老崔的老。

老崔老了!他的“苦行僧”、“一块红布”都无法激起现场听众的共鸣。

老崔老了!他的“阳光下的梦”、“红先生”更让现场听众感到无以鼓噪。

老崔老了!他老的已经不明白蛋虽有生命,可是蛋比石头更脆弱的道理,何况还是滚动的蛋。

老崔老了!他老的非要大家顺从他的意志,去附和他的“阳光下的梦不是白日梦”的谬论。

唯一能人们一起HIGH的只剩下了“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也唯有它能让我感受到崔健。

在他介绍乐队的时候,我听完刘元的名字就离开了,没有等待他“一无所有”的返场。

崔健虽然老了,但他不再一无所有。

最后,拜托那些听歌来的人能不挥舞荧光棒吗?

崔健虽然老了,但也别搞的跟崔健已经堕落成“四大天王”的感觉。

2005年09月23日

原来只知道Edlman的CEO有一个个人BLOG——Speak Up。但是一直没太在意,因为Edlman更多利用这个Blog去传播一些自己在PR领域的观点和方法。

昨天,在浏览全球No.1的PR咨询机构博雅(BM)的公司网站时,惊奇的发现了博雅的BLOG——e-fluentials博雅e-fluentials是和Edlman的Speak Up截然不同的方向。

博雅e-fluentials是一个纯粹的关注如何借助Internet的力量来丰富PR的手段,以帮助客户实现有效传播的Blog。e-fluentials借助BM自身在行业内的领导地位,在和客户探讨着Web2.0的应用方向,并试图影响着客户的观念转变。

博雅眼中的Internet/Blog是这样的:

Blogs’ popularity lies in these core qualities:

1. They allow more focused audience targeting.
2. They allow vendors to reach their audiences with frequent updates.
3. Their costs are low since they rest in the hands of people like you and me.

Because online media has increasingly become a self-service communications channel, a couple of pressing questions come to light: Are these do-it-yourself (DI)) media campaigns a threat to professional media buyers? Are nontraditional forms, e.g. blogs, discussion boards and word-of-mouth, replacing traditional advertising agencies, media brokers or placement experts?

博雅很有意思的提出了一个DIY Media的概念。或许这个概念不是出自博雅,也是它COPY而来的,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更直观、更形象、也更本质的对Web2.0诸多应用的定义。

博雅的很多篇Blog在对新应用的跟踪上决不比我们的2.0 OR Google粉丝们慢,比如它在9月15日的Enter Google!中就提到了Google的Blog Search。

虽然在博雅的官方网站中没有发现和Web2.0相关的新服务类型,但无疑博雅已经开始着手跟踪、研究这些内容了,这对于推动Web2.0的商业发展将是一股巨大的推动力。

无独有偶的是,我在看负责投资人关系的知名PR公司PR Newswire的网站是也发现了他们的Hot Topics是另一个Web2.0应用——Podcast。同时,PR Newswire的服务项目中还包括PR Newswire’s RSS Feeds。

看到了吧?

Web2.0商业化已经开始了!

最后,如果再庸俗的为PR Newswire博雅贴上一个标签的话,他们在做的工作就是PR3.0。

(PS:1.0是基于传统媒体的大众传播;2.0是增加了网络媒体的大众传播;3.0是融合了Web2.0的DIY式定向传播。)

当我们的本土PR公司还在为发稿量拼命,用尺子数字的时候,瞧瞧人家在干什么?

可悲啊!

2005年09月22日

看罢笨狸IT,非人生活,很有些想反驳的欲望。

其实,我很理解笨狸此篇BLOG的心情——因为网易CEO孙德棣的英年早逝而生的伤感和顾影自怜。

但是,我反驳的欲望则是出于笨狸所过分强调的“IT人”。

而KESO的Sayings也引用了以下这段话——

笨狸:
众所周知,生命只有一次,不能透支。可是IT业靠的就是人,你不透支,别人都在透支,你肯定失败。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Keso的引用也恰巧引用的是“IT业”,更加重了我反驳的欲望。

看罢笨狸的BLOG和KESO的Sayings的引用,我在他BLOG里留了言:IT人通常只能看到IT人的苦;我相信有很多行业比IT/T艰苦的多,而回报还不如IT/T 。孙的辞世确实令人扼腕,令人痛心 。但IT人其实还算幸福了…

首先,BLOG里的透着的精英意识实不可取。

我不知道笨狸本人或者Keso有没有所谓的精英意识。但是,我一直觉得IT/互联网这个圈子一直以来都弥漫着很强的精英意识,总喜欢不把自己当一般人看待。

这种意识一直阻碍着IT/互联网的大发展。

这种意识让IT人看不到大众在哪里;这种意识让IT人摸不到需求在哪里;这种意识让IT人找不到创新的方向在哪里……因为太多的人眼高于顶。

所以现在出了个Web2.0就如此的让群情振奋,其实提倡互动、提倡体验早已在很多行业实践着了。互联网也仅是后知后觉了一回,但其实也没有真正的找准方向。

其次,笨狸在Blog里拿码头扛大包的劳力去和IT人进行对比也实在是不公平的对比。

码头抗包之人的回报能和IT人相比吗?IT人的回报比码头工人的肯定要高无数倍吧,那付出高点也是正常的。丝毫没有不公平。

更何况如果换位思考,码头工人可能有更多的理由会觉得世界对于自己的不公平。

煤矿工人呢?他们生存环境更恶劣,更是在快速的透支自己的生命,而且随时在准备着矿难的降临。

相比很多人,IT人实在很幸福了。

最后,我想说我确实很理解笨狸此Blog的心情,但我依然觉得有校正的必要。

所有人,健康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