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31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阴暗面总是容易被放大的,无论这阴暗属于平头百姓、企业还是政府。

挑刺也成为了大家的习惯。

不过,在新年我还是发现了一些我们社会的进步。

一是鞭炮解禁,这似乎早已经成大势所趋了。但当它顺理成真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这“年”终于象个年了,放炮也不用偷偷摸摸了。我也放了一挂鞭,那一分钟的感觉挺好;我也看到漫天的烟花,那一刻的感觉也挺好。

二是崔健出现在CCTV。节目是新闻频道“人物”栏目崔健专题,我在除夕夜百无聊赖的换台中妙手偶得。当我看到崔健在CCTV中终于成为正面人物,粉墨登场的时候,也意味着非主流文化得到了政府的承认。看着众多人在高声歌颂着崔健之于中国摇滚乐、诗歌、社会、文化领域教夫地位的时候;看着左小诅咒居然也能上CCTV说了句话的时候,那时的感觉挺好。

新年几天,我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具有积极意义的不同。

新的一年,也许会有更多更多的“鞭炮”、“崔健”……

2006年01月27日

不过节,大家都离不开互联网;

一过节,大家都离开了互联网。

有线的网也拉不住人的心。

但是,不论过节与否,无线的手机都是大家的必需品。

尤其是那过节时,能让手机爆炸,网络瘫痪的短信贺词。

前些天,Keso说不看好无线增值。他觉得——

 所谓无线增值,我始终没发现,对用户的增值在哪里,能想到的,恐怕最后还是Game、Girl、Gambling这个3G罢了。增值云云,不过是替运营商、服务商增值,引诱用户浪费生命而已。

我觉得,这已经够增值的了啊!

这个不能说是引诱用户浪费生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就象没有互联网,暗娼也一样猖狂。

没有无线,暗娼也会找到嫖客;没有无线,游戏可以自己家里玩;没有无线,同样可找个会所麻将。浪费生命与否不因有线、无线而决定,只为个人的意志所决定。

做点有意义的增值事情,比如教育、商务之类的。其实有线无线的不是主要的,还得看个人。

每个人需要的增值内容不同,做企业的就要满足他们,并换来企业需要的利润,互相增值。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SP;无论是赌场,还是学校;无论是游戏厅,还是夜总会,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只是工具不同而已。

所以,我觉得只要能满足大家需求的,就是值得看好的,包括无线增值,而且无线增值比互联网在现阶段可能更符合大家的需求呢。

不抬杠了,呵呵。

祝大家春节快乐,明天又得狂发短信了。

2006年01月25日

联络家的Jason同志转告我:sns网站不是交友网站

SNS到底是什么?怎么看SNS的问题,要先设定两个条件——

第一,我得承认自己搞不懂SNS复杂的理论基础。

第二,我认为自己是SNS网站的目标用户。

有人说用户是上帝,有人说用户是丈母娘。反正都得呵护着我们。

所以,SNS到底是什么,不是做SNS的人所决定的,你们得尊重我们用户的看法。

现在的事实是,大部分用户就是把SNS当作一个交友的平台,无论商务还是泡MM。

这种被SNS专业人士所认为的认知错误,不是我们用户的错,只能说SNS网站们在用户培育方面做的还不够好。

我又增加了一个“不够 ”:)

至于Jason说我关于价值链和赢利模式的两个“不够”的错误问题,我只能说这是我看到的现状。

或许联络家在这两方面都已经开始蓄势待发了吧,那我这个用户就期待着了:)

2006年01月24日

昨天看到了brandchannel评选的《2005世界最具影响力品牌》,Google成了全球第一。很多人都开始称颂Google的颠覆力。譬如金错刀说:Google成“冠军品牌”预示品牌规则革命

我不太了解brandchannel的权威性,但我也不会漠视一个现实——Google确实在品牌塑造方面是极其成功的。

虽然走的路不尽相同,但是Google和微软一样,都是把技术和品牌行销完美结合的典范,值得尊敬和研究。

但是,我并不觉得Google的成功在于颠覆。

所以,金错刀说的:

 新规则尚未形成,但是,这些“冠军品牌”有这样的共同特点:
他们把那些传统营销、品牌策略扔进了废纸堆,他们不再墨守成规;
他们很酷,他们把新鲜体验放在了第一位;
他们很快速,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占据了消费者的大脑,让那些没有官僚气十足的营销规则见鬼去吧;
他们很懂人性,而把陷入窠臼的消费者需求抛在脑后;
他们最擅长发挥民主的力量,让每个消费者掌握品牌的话语权,让所谓的品牌管家靠边站吧。

我是不能完全同意的。

我同意的一点就是“他们把新鲜体验放在第一位”。但是体验行销不等同于前卫的行销,不等同于让品牌管家靠边站。

首先,Google如此玩体验行销,这就是它赖以成功的品牌策略。

其次,4A公司的USP或360度品牌管家不等同于广告。就我个人所相对了解的品牌管家而言,恰恰是非常强调体验经济对于行销、品牌的驱动力的。

而象Starbucks这样不依靠广告,而依靠体验经济成名的企业,更是4A公司推广的案例。

再次,我觉得依赖体验行销也同样不等同于屏弃广告等所谓传统的行销手段。而应该强调的是整合的应用。

第四,这种整合的应用在中国已经统统被恶俗化IMC了。但IMC不等同于大杂烩。在此不细表了。

2006年01月23日

上周,德国最大的交友网站Meetic以超过2000万美元的代价参股亿友。

我不清楚亿友到底算不算SNS。不过,SNS在中国确实很火热。无论是女人主打,还是商务主打,倒都很会打牌。

根据易观国际的预测,SNS更将会在未来几年赢得爆发式的发展。

但是,SNS用户数量的增长不等同于SNS网站赢利能力的增长。迄今为止,我觉得SNS网站普遍缺乏挖掘赢利模式的能力。当然,这不包括一些强调“人之初”特质的SNS了,呵呵。

我不能算是一个SNS的典型用户,我印象中自己曾经注册过联络家天际UUZone等,但我觉得自己很难成为他们的活跃用户。其中,联络家因为邮件提醒的方式,我会保持每周上2、3次,应该算是活跃了,但其实也是漫无目的的浏览而已。而且,相比大众类的SNS,我也更偏好类似联络家这样很Focus的SNS,虽然我目前用的不够多,但当我想用的时候,我会选择它,而不会考虑杂七杂八的人“性”SNS。

从我的角度看,SNS网站普遍存在四个“不够”。

1、操作不够傻瓜。功能太多,而且零散。作为用户,不需要什么6度理论的忽悠,那是给投资人听的。我从不奢望指望那个SN能够找到Gates,我希望一个层级就找到所有我想要的。

2、识别不够清晰。SN通常是依靠个人简历式的资料作为建立关系的基础。但是,当这个世界充满了假简历的时候,我又如何相信这些个人资料呢?与之相比,blog更可以帮助我识别每一个人的特点。

3、价值链不够长。SNS普遍的感觉是自己画地为牢,把自己圈养起来,与世隔绝。但是,具有SN特性的blog、RSS则是相对开放的,也更具备产业链上下游的延伸。

4、赢利模式不够多。这跟价值链是相关的。价值链越长,可衍生的赢利模式可能越多。其实,互联网无非广告、SP那几种古老的赚钱方法。关键看谁家能把这些方法和SN对接起来。

SN构成一个个圈子,那分众广告当然是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SP能应用于人“性”,为什么就不能应用于商务?

未来,SNS能和podcast结合吗?SNS能架构在IPTV之上吗?我懵懂之中觉得似乎可以,那这些同样是可以赚钱的方法。

2006年01月16日

新浪、搜狐作为门户进入BSP领域之后,不约而同的都采用了明星/名人Blog的拉客方式。

这种很不2.0的玩法,让他们也不约而同的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抨击。尤其是新浪,玩的早,挨的骂也多。

挨骂其实无所谓,单从效果看,他们利用明星拉客的方式,崛起的速度是很快的。成王败寇,从目前看也没什么可说不对的。

我也不喜欢新浪、搜狐的这种做法。

但是,换一个角度看明星/名人Blog,我可以把这类Blog看成企业Blog的一种形式。

偶像们,本质上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们都是高度被商业化的人。他们的个人品牌和企业品牌也并无二致。所以他们的Blog也和企业Blog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不同的是,企业Blog可能需要给BSP钱,明星们不需要。当然,有一些NB的企业也不需要给BSP钱,BSP需要他们做Case Study,呵呵。

从目前看,这种做法并无不妥;从长远看,明星/名人Blog同样应该付费。

或许BSP更需要他们的Blog带来的PV,增加广告收入,不在乎这点小钱吧。

但是可以考虑向二、三流的明星收费啊,同时也可以借此考量收费Blogger的模式。

2006年01月10日

正式论坛。

最开始是每人100秒忽悠时间。嘉宾的坐姿各异,二郎腿翘的都不难看,张朝阳翘的最有派,最海龟,呵呵。

现在是潘刚在发言,伊利的董事长,我的本家。曾经见过他们公司的人,让我挺不爽的。但听他发言的感觉还是觉得挺平和。

华谊的王中磊在说梦——天下无贼、功夫、可可西里的梦,都已经梦想成真了。他还准备继续为大家造梦,看来电影票又得破费了。

对比几个嘉宾的发言,张朝阳显得最有激情,有外在的霸气。或许这就是IT产业和传统产业人的区别?

现在开始谈的是中西文化的差异,不知道是怎么转移到这个话题的。这类的话题听的实在太多了,也过于务须了。

现在的话题有意思——中国改革的扭曲。引用了吴敬琏得话—–贫困群体和既得利益群体都在反对改革。

没想到今天的论坛还能有对改革的反思,能出现不一样的声音……不知道这是在Sohu的意料之中还是之外。

余秋雨发言了,谈的是文化,意识形态……勾不起我太大的兴趣。他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文化界和教育界,这话我是深表同意的。希望是在企业界的,这是市场经济所决定的。否则一切就是务虚,无效的。

论坛仍旧在继续,依旧是按照次序轮流发言。跟其他的论坛没大区别。我始终觉得我参加过的论坛99%都不能称为论坛,而是讲坛。

论坛,不应该太缺乏争论了。所以,下文都改成“讲话”!

潘刚又讲话了。一直在谈伊利。但是,我想他内心仍在担忧蒙牛的进攻和玩法。越讲越变成了广告时间。其实,真正的胜利者不需要把胜利老挂在嘴边的。或许,现在伊利仍旧是乳品市场的老大,但是2006年呢?

我是做营销传播的人,伊利过于四平八稳的打法,我深以为不适合快速消费品行业,倒更象一个B2B企业。

王中磊准备讲话了。仍旧是平和的讲话,或许这就叫虚怀若谷?他开始谈执行了,因为他说自己喜欢首席执行官的“执行”,呵呵。我也喜欢啊,不过我喜欢五个字连在一起……

他一直在谈电影,不过我还是喜欢更经济实惠,更舒适安逸的DVD。

长江商学院的项兵讲话了。他是长江商学院的金字招牌,似乎除了他,大家对长江就别无所知了。靠着李嘉诚的钱,长江要PK清华,北大,中欧。或许这不仅仅是钱的事情。

中国的MBA教育其实是值得反思的,为什么MBA越来越贬值?只听见有人说原因,没看到切实的解决方案。当然,中国的MBA还是比某些N流海龟要强很多的。

其实,不仅仅是MBA了,中国的整体教育都存在这巨大的问题。当现在念书已经演变成为金钱游戏的时候,我觉得这只会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

上面讲话,我在下面用Blog开小会了,对不起Sohu。

项兵在谈企业领袖,在谈企业全球化,当然离不开他的长江商学院。企业全球化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是没有太多教科书的,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谁成谁败,现在没有人能给出结论。

现在进入网友提问时间。。。

我休息会了!

现在是颁奖预备时……

我最怕的两件事情就是评十大和评奖。记得香港管这个叫分猪肉。

Sohu这次好像是16个奖项,海尔\海信\汇源……我就不一一记录了,大家可以自己看Sohu新视角高峰论坛的专题

没听见获奖的人说“感谢CCTV,感谢MTV”,呵呵。

蒙牛和伊利都获奖了……乳品行业真的能造就两个获奖者嘛?

万科获奖了!我喜欢万科在品牌传播上下的功夫。她应该是地产业难得对品牌有前瞻性的企业,值得我研究。

招商银行又得奖了,长虹也得奖了……

全是耳熟能详的企业名字,为什么不能有一些新企业呢?或许这说明新企业对老企业的冲击还是远远不够的啊!

潘石屹上台领奖了。赢得掌声一片。明星就是明星。

如果,潘石屹VS张朝阳,这将会是有趣味的论坛,产业领域+大众偶像是怎样塑造的?他们二人应该各有各的道,碰撞起来应该有趣,也可以分享给大家。

任志强没来领奖,呵呵,是不是他怕当场和潘石屹PK起来?其实他们就是在一起做局啊,老百姓买单.

最具投资潜力楼盘奖——天鹅湾!靠,让我变成负翁的楼盘。业主在外骂声一片……我也不知道真假,只希望楼能盖出来就好了。

上午就到这里吧!

下午还有分论坛……
 

感谢Sohu邀请我作为Blogger参会,感谢易观支持我参会。

不感谢Sohu让我7点就起床,出发……在进了学校之后,问了N个人的路,才看到北大百年讲堂。

刚调试完网络,Sohu的张朝阳先生的致辞也结束了——我依稀听到了Sogou和网络超女的字眼。

又上了一个嘉宾,没听清楚名字,他在忽悠波特大师的话。

他用硅谷和波士顿的对比来比照中国东西部的发展差异,以突出经济文化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这话有一定道理,但我想这不仅仅经济文化,而是更大范畴的文化所决定的。

会外音:第一次尝试作为blogger进行直播,有了当记者的感觉,呵呵。这感觉真累,倒也好玩。

嘉宾仍在继续着“文化论”,联想到易观,我也确实感受了不同形态企业在谋求转型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文化差异,虽然它仅属于企业文化的范畴,但一样是需要克服的问题。这对于任何一个谋求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创新的企业而言,都是同样需要面临的文化刷新问题。挺难、但也挺好的。

中国经济时报的包月阳登场了。他在忽悠和谐社会的主旋律……


论坛正式开始了,张朝阳、项兵、潘刚、余秋雨、徐有渔,王中磊……

2006年01月09日

广告时间:

易观国际在2005年第四季度,评估Blog产业在未来三年内的投资价值评估分数为3.05分, 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

详细内容可免费下载TMT行业投资价值评估系列报告:Blog 2005》

这篇Blog确实是广告,但我觉得这个东东确实会对研究或从事Blog的同志有一些帮助。

所以特此以广告方式向大家推荐一下!

猛小蛇同志,伟大的互联网YY先行者。

原来呢称小蛇,现在尊称猛总。

前段时间,用圈网圈到了钱。

今天,用《狗日报》啃出本书。

喜事成双啊!恭喜猛总!

22元一本的《狗日报》能看到百狗齐吠,应该挺划算!

请猛总看我写了这篇软博之后,能免费馈赠我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