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28日

Keso认为在Overture和Google之前,互联网广告只是一味地在表现形式上创新。而Google用最朴素的文字链,在广告主和受众之间开辟了一条直接通道,把广告主的需求与受众的需求进行匹配,这才是互联网广告创新的正道。我不觉得Google的文字链有什么特殊的创新之处。在纸介媒体中,DM媒体早就符合了分众定向投放的标准。同样,我们也会看到很多报纸里也有许多的“牛皮癣”广告,就如同“窄告”和正火的分类信息广告一样。互联网上的广告在传统的纸介、电波媒体中都是有脉络可循的。

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广告的创新,我们不应该轻视在表现形式上的创新。因为这正是互联网平台的多样化呈现形式所赋予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呢?Keso认为点击率在持续走低,但网络广告的评估也不仅仅是点击一个指标所衡量。网络广告的到达率所体现的其实正有一点“所见既所得”的效果,为什么一定要点击呢?那些浮动窗口或许的确令人厌恶,但换言之,无论报纸或是电台、电视台的广告,一大撮观众不也是在通过翻页和换台去解决自己的厌恶呢?

或许,有人该说这就是广告不定向投放的恶果。但那些到户的DM媒体其实也未必多招人待见,还不是一样在粗粗浏览之后就束之高阁了?Google的文字链的效果同样是这个道理,即便点击了又真的能代表效果有多好吗?

互联网平台的广告的创新之道其实并不难。互联网的特征可以包容了纸介、电台、电视台媒体广告的特征,一切在其他三个平台之上可应用的广告形式都完全可以在互联网上继承、融合与改良。原来无论Google的文字还是门户的Banner广告,从广告购买形式上看还都属于“硬投放”类型;现在随着播客、音视频网站的兴起,贴片广告形式也出现了,但是仍旧还是比较“硬”;未来,相信还有剧情融入式的“嵌入式广告”出现。其实,Nike和Google合作的Joga已然就是一种“嵌入”了。

创新不难当然是相对的,因为有太多传统广告形式可供借鉴。真正难的还是网络广告或营销效果的评估,因为效果评估是传统广告的难点所在。或许我们能计算出来一些表面化的PV/HITS之类的数据,但谁又能给出真正关乎企业生意的ROI呢?

2006年04月27日

自从EMC曝出了“史上最强女秘书”事件后,看客们、博客们、专家们对此都对事件的两位主人公各有看法。再去评价他们二位孰是孰非也失去了意义。说句废话,那就是各有对错。我觉得,抛开对错,他们二位都是值得同情的——本来一件公司内部并不算太大的事情居然掀起如此大的风波,估计是他们二人谁都不想的,也应该是计划外的产物。当公众都站在各自立场审判或调戏二人的行为时,显然忽视了对“秘书门”第三者的评价——到底是谁将这个邮件外传的?这个第三者,也就是EMC的“内鬼”其实才是最该值得批判的对象。

我不知道他对EMC有多大的仇恨,或是对他老板或秘书有多大的个人恩怨,第三者的居心无疑是相当险恶的。他如此将公司利益于不顾,更无职业道德的泄露公司内部事务,值得大家鄙视一下这个正在阴暗角落里偷着乐的人。

如果,第三者恰恰是目前的二位主人公之一的话,我只能选择无语……

昨天晚上,被杨老师喊去某人家聊天。因为聊的都是跟互联网沾边的事,就扯到我也写BLOG了。而后,某人就上网看我的BLOG。就在此时,她看到了“洪波”二字,眼睛一亮,脱口而出“这是原来八一厂的洪波吗?”当然,此洪波就是彼KESO了。随即在KESO的BLOG留了言。我心里感叹,圈子忒小。

今天下午,GTALK了洪波,问他你认识某人吗?当然,洪波也还记得某人了。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洪波居然还订阅了某人的BLOG呢,呵呵。于是,我又向洪波要某人的BLOG地址。我心里不知道该感叹什么了。

圈子?!不管大小,看来还是得线上线下一起使劲啊……

2006年04月26日

Zidane宣布世界杯后退出足坛!我讨厌Juventus、讨厌Real Madrid,但Zidane的艺术足球属于全世界的球迷!向艺术大师Zidane说再见!

2006年04月21日

有哪个PR公司能就一个Case实现媒体投放量3000多篇吗?我做了6年PR,没见过,一个Case能回收100多篇Clipping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今天,我们拥有了Blog,它会告诉做Marcom的人一个不一样的Communication Channel。来看看“Google变谷歌”的传播——Technorati一下谷歌

截止发博前的数字是3392篇,相信还在持续增长中……这也就是Blog的力量,互联网的力量吧!

对了,或许你会说这里有许多负面报道。但是,我更愿意将其作为一个议题管理的Case看待,谷歌事件本来就是一个Google蓄谋的话题,相比于这海量的曝光度,些许负面或争议又何尝不是其中的一缕颜色呢?再或者当你将或想将它变的可控的时候,还会有许多负面吗?

Blog Communications已成必然。该来的迟早要来,我们的企业又何必观望或逃避呢?我们的企业不都渴望口碑行销吗?Google谷歌就是现成的Case Study。

百度、中搜、搜狐……中国人民都站起来挑战Google了,确切的说是挑战谷歌了。他们的挑战大多根据历史经验来进行判断的,比如AOL、YAHOO惨败中国的历史。他们的判断或许有道理,但不是结论,结论需要历史去证明。反正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也都证明了忽悠和吹牛是闪不着舌头的,过个把月也没人记得你当年忽悠过什么。

还有一个Google的4大致命问题——说的问题也大多是Google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Google所面临的挑战。从技术或产品,乃至企业战略层面,Google或许会迟钝、也或许会在某些节点落后,但这些在短期内不会动摇Google的根本。

随着Google日益强大到当年IBM或微软的垄断地位,Google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是来自文化的冲突与社会伦理的挑战。

1、全球化与本地化的冲突。“谷歌”的中文译名只是个缩影,随着Google的全球化进程,在每个国家或地域的Google都将面临各色各样的文化冲突。本地化不仅仅是语言或程序的本地化,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如何协调好Google全球品牌形象与当地文化融合的问题。Google能做到完美的融合吗?

2、搜索与隐私的冲突。越来越广的搜索领域,越来越精准的搜索结果,带来的是个人、企业、机构、政府等等各阶层隐私的暴露。这同大家以前老拿Windonws或Intel的后门泄露安全隐私的道理大致相同,因为这与传统社会伦理是相悖的,Google有能力解决这个矛盾吗?

3、跨媒体运作与传统的冲突。Google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搜索引擎的公司,也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中国的CEO们所质疑的其实只是Google的某一产品线在中国能否成功的问题。更要命的挑战则是随着Google的触角越来越长,侵犯到的传统的各方利益越来越大。传统的既得利益者们的个体或许无法抵挡Google的侵蚀,但团结起来力量大的道理是谁都明白的。无论我们把Google当作一个媒体公司还是一个广告公司,都有同样的挑战存在。Google有能力协调好各方利益吗?


未来,Google的官司或许将越来越多……

2006年04月19日

详情请进:反谷歌

真是爱之深,责之切啊!

中国企业什么时候能有这个国民待遇?

对了,我们有反百度联盟……

2006年04月16日

上周四,和CNSNS老大一起去HiU参观新办公室,抽空一起学习了一下中国一些网站的Alexa曲线。因为,曲线普遍都很奇怪,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奇怪的就是为什么还总有人说Alexa玩大家,大家难道还少玩了Alexa吗?不过,这个不是问题的核心,本就是生意的问题,各有各的道罢了。

在我和CNSNS老大一起看的几个社区类型网站之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1、社区类网站单人PV都比较低,普遍粘性很弱。

2、商务类SNS网站的用户粘性虽然比交友类的网站要强不少,但用户基数实在太小。毕竟商务上的事情靠互联网交友总还是有点不够让人放心的。

3、社区类网站似乎都没形成很强的圈子效应。基本都是单点沟通的情况。这个以“色情交友类”的网站尤为突出。这个的原因主要是美女要更新PP;帅哥只负责专心的找美女,同时也不好意思让人知道。

4、Myspace号称是圈子的成功,看了各频道PV统计之后,觉得此结论很是错误。Myspace依然是单点沟通的情况,距离所谓圈子还有很大很大的差距。

5、如果我们把C2C网站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定义为社区类或SNS网站的话,那么C2C网站是粘性最高的。为什么呢?因为买卖双方目的性很强,都是每一个Hits的背后可能都是利益相关的。

我一直认为社区和SN是无处不在的,也不需要距离遥远的六度。纯社区类的网站既缺乏粘性,又没有形成典型性圈子的特征的原因或许就是自身缺乏价值的表现;C2C类网站的高粘性、以及在无意识中所可能形成的圈子特征的背后都是价值的驱动力。

用户的需求是非常重要的。一夜情满足了人们的需求,赚钱满足了人们的需求……除此之外呢?

社区的问题在于社区不是为了交友而存在的社区,交友是过程,不是结果。

2006年04月12日

Google的中文名字出炉了——谷歌。

似乎名字不好听是大家都公认的。我也曾自己YY过很多Google的中文名称,发现音译Google是无法动听的。因此,我觉得“谷歌”其实也算中庸了,不至于太差。但是,其实争论“谷歌”好坏与否是没有太大必要的。我个人判断Google的“谷歌”只是为了工商注册之用,再严肃点说也就是公司品牌的中文名称。

搜索引擎、工具栏、桌面等等是“谷歌”的产品。产品的产品品牌我相信是与“谷歌”无关的。我今天看到的Google.cn的Logo依旧是“Google中文”,这就是Google中文搜索的产品品牌。还有网站中的其他产品Google Sitemaps;Google Adsense……这些产品品牌仍旧没有变化。

这应该能证明“谷歌”是没用的“谷歌”。否则,我们不能容忍象Google这样的巨头没有同步发布和更新自己网站上的产品标识。而今天的发布会,其实核心也不是发布“谷歌”的中文名称,就是个噱头。

一个全球流行的品牌,它的品牌不会受语言的限制。我们看到的Nike、Adidas等等品牌,虽然也有中文名称,但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我们挂在嘴边的会是“耐克”或“阿迪达斯”吗?同样的关系还有Starbucks和星巴克……

现在,Google和谷歌相信也如此。

所以,大家也都别为Google的中文名称瞎操心了,呵呵

博客盈利的前景似乎越来越被看淡了。我在去年Sina Blog上线时写的“新浪开始成为BSP的推动力 ”一文中就曾经认为独立BSP的发展空间有限。

无论你是不是BSP,中国互联网10年发展已经为大家证明了两条赚钱的路——广告和移动增值。

广告收入是互联网将自己纳入了媒体产业链条之中所形成的;移动增值收入则是互联网将自己纳入了通信产业链条之中所形成的。

互联网是一个交叉平台,是可以实现将多个产业价值链融合的基础,是跨平台整合的基础。

BSP除了以上两个收入来源之外,还可以想想自己可以融入哪些产业价值链之中呢?

比如出版业,我看到老徐Blog要成书了……还有原来的一些出了书的博客们。虽然是零散的行为,但被证明是可行的。

现在回过头思考到底什么是Blog,我真的有点迷惑。抛开那些理论和定义,我能看到的就是自发组织的文字内容,所形成的结果就是所谓“自媒体”。

如果以此点看,比如起点中文网这类的网络小说类的网站也该算是BSP了。原创、个性、互动、共享……很符合2.0的特征。

网络小说网站的成功在于把自己成功的纳入到了出版业的链条之中。

BSP为什么不可以?

我在广告那话儿中提到“BSP们拉广告要注意别强调自己是新媒体。广告主一听新媒体就会表示怀疑……”。同样,为了将自己系统的顺利纳入到出版业,也不见得非要强调自己的“自媒体”特征。

Blogger不一定还叫Blogger。或许叫业余作者、作家……

BSP不一定还叫BSP,或许叫文学网站、文字素材库……

如果照此衡量,我觉得歪酷博客走这条路最合适。

出版业也只是我一时瞎想的,未必合适,但相信还有其他产业可以供BSP们融入其中。但是无论想融入哪个产业,就得按照人家的规矩来。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