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4日

晚上跟朋友吃饭,收到一短信“明天汽油又涨价,记得抽空加满”!开始也没当回事,这样的谣言忒多了,而且想着迟早也得涨。可没成想,吃完饭,开车没几分钟,路狂堵,原来是排队加油的车给闹的。这可是北京时间22点45分了啊。自己一琢磨,看来涨价的消息应该属实,琢磨到家门口的加油站加满。靠,快到了,又狂堵,原来加油的车排了近百辆,连警车都在一边也不知道是维持治安呢还是加塞加油呢……这可是北京时间23点15分了啊。

咱老百姓容易嘛,咱车价比国际价格高N多,工资少N多,攒点钱买辆车还不让人开痛快了。油价上涨也有个跟国际接轨的好名目。可咱琢磨不清楚了,凭什么比人家高的不接轨,比人家低的就接轨呢?到底是接轨还是接你个鬼啊?

现在是0:01分了,或许现在排队的兄弟姐妹们忽然发现价格已经变了吗?

PS:回家上网一搜索,瞧瞧上面这图,原来白天就开始排队了,咱老百姓真不易啊!

2006年05月17日

2006年世界杯快来了。大家都把它当成了一颗摇钱树。我们能看到的比如百威啤酒、五粮液;还有Sohu和Sina……只要在这条产业链上的商家都很难不搭理世界杯。这个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就是把世界杯当做了一个媒体,而商家们无论是授权的还是没授权的,都会挖掘出“世界杯媒体群”的延伸环节以捕捉消费者。当然,在这其中,Nike和Adidas估计是投入最巨大的,Joga和+10的对抗是未来可以记入案例的两个行销战役。

很难评价Joga和+10谁胜谁败,如果只衡量两个企业这次行销战役的ROI的绝对值,估计都是赢家。两个行销战役都具有极其浓厚的互动性、参与性、宣扬个性的元素,同时也充分的利用了传统的明星元素。如果用互联网的标准衡量,前者是2.0、后者是1.0,而它们做到的实际上是把1和2实现了无缝的融合,实现了由过往的单向的“追星引导消费”向“追星+自我明星引导消费”的转变。而他们捕捉的主力消费群体又是十几岁的年轻人更为这种转变提供了成功的可能性。

当我们的互联网在一篇黄赌毒包围青少年,错误的引导着青少年们生理卫生教育方向的时候,Nike和Adidas也同样是在挣他们的钱,但却是干干净净的挣着,更还透着些许的公益心,我们难道不值得学习学习吗?或许互联网和传统消费品行业有着太多的不同,但不要忘了Nike与Google合作的Joga社区,不要忘了Joga TV。

以上的大多是Nike和Adidas行销战役的相似之处,不同点也有一些。譬如Adidas是世界杯授权、Nike不是;Adidas的明星阵容不够强大、Nike则靠明星来弥补非授权的短板以平衡曝光率;+10同各俱乐部的纽带更紧密、Joga则更依托于民间力量;+10主要借用传统媒体渠道、Nike则同样重视借助新媒体渠道。

我爱世界杯!这是CCTV5的主题,大家都爱,但各有各的爱法。不论爱的是深是浅,都还是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

2006年05月12日

窦唯烧车的行为无疑是失当的。但是他让我们知道什么叫逼上梁上。鄙视狗仔们用你们的特权强奸一个弱者的心。当看到他们在派出所外得意的、龌龊的笑时,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没有羞耻感。特此感谢网易娱乐负责记录一切

窦唯,一个无良狗仔的受害者,需要我们的保护!让我们大家一起响应《18摸狗日报》保护窦唯的行动。

2006年05月11日

一个朋友的同学患上了世所罕见的Fabry病,他在同病魔斗争,同时仍不忘奉献自己的力量去建设“中国Fabry援助中心”。我也无力帮上什么,只能多帮助他传播一下,尽一点微薄的力量。

在此,也希望各位Blogger们也能利用自己的Blog来帮助Fabry患者。谢谢大家。身患fabry疾病的朋友需要我们的帮助与关心!

请大家帮忙献爱心,将这段代码放在自己的网站或者blog上:
<a href="http://www.fabry.org.cn" target="_blank"><img src="http://www.bepet.net/fabry.jpg" border=0></a>

或者也可以直接通过其他方式传播这个地址:
http://www.fabry.org.cn/

2006年05月08日

刘忠德观点一:超女、超男都来了,说得不好,就是对艺术的玷污。

刘忠德观点二:文化产品不能完全依靠市场选择,不能让劳动人民整天陶醉在低俗的文艺当中;观众怀着扭曲的心理在看超女节目,但不能让年轻人在娱乐和笑声中受到毒害;超女的毒害在于参加者和观众受到错误引导,认为不用努力就可以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从艺术角度看,像超女这样一夜成名是不可能的,是违背艺术规律的。超女的收视率越高,毒害就会越大。

谬误其一:关于玷污艺术——您太抬举超女的活动了,谁也没把它当艺术啊?

谬误其二:关于低俗文艺——“俗”就是人多的意思,人多的地方层次也高不了,我们又不是精英社会。低俗的文艺适合劳动人民的审美层次和情趣。至于不靠市场选择的文化产品已经足够多了,咱们既然在搞市场经济,难道还不能容下一些市场手段的节目内容吗?您是盼着电视收视率都为0吗?

谬误其三:关于不努力可以一夜成名——看看去年那帮超女,还不够努力啊?付出可不算少啊。况且,当了超女也只是她们成名的初级阶段而已。以后怎么着还都是未定之数呢!

其实,跟刘忠德委员同志掰拆这些真没意义,人家也看不着。原来一直在琢磨CCTV的《梦想中国》、湖南卫视的《超级女生》、东方卫视的《我型我SHOW》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形式大同小异,看起来就那么的不一样呢?

那次听洪眉大姐一说我就明白了——三者关注的收视率区域不一样。东方卫视更关注一线城市、湖南卫视更关注二线城市,CCTV则要考虑全国。所以,三者从洋到土的感觉就出来了。

照这么推算,刘忠德委员别骂超女了,应该骂CCTV啊!CCTV覆盖面多大啊?毒害的人多多啊?柿子都拣软的捏,枪都打出头的鸟,湖南卫视想挣点也真不容易啊。

我觉得超女类的节目就算是垃圾,也是可以回收的垃圾,毒害相当的轻。建议刘忠德委员有骂超女的功夫多上上互联网,网上有一大堆“性艺术”和“性艺术工作者”等着您收拾呢!

2006年05月05日

中国摇滚都二十年了?!需要有一本书纪念这二十年不易的历程,于是有了《中国摇滚手册》!瞧颜峻这摇滚老忽悠写的序——

 所有刚刚开始听摇滚乐、刚刚开始摇滚的人,也许并不需要知道发生在过去的故事。旗帜在你们心头飘扬,《中国摇滚手册》已经被勤劳的人编写完成,历史尽管粗糙,且不可能被复述,但它毕竟可以被追述和想象——或者说,被每一个读者改写。摇滚乐是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丢失了答案,而你,也许只是一个患有信息综合症的少年,对那些名字和名词有偏执的迷恋,也许你只是需要一个新的理由,来咒骂这整个不够专业的、草就的事业。总之你既没有出生在零的时代,也没有被丰收所宠爱,你就在这里,孤独而热情。

值得买一本来看看,可惜我在Midi音乐节上没找到卖书的地。如果你是小愤青、中愤青、老愤青,还是曾经的愤青,都可以拿《中国摇滚手册》来温故或知新一下,抑或来靠回忆过一次日子。

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听不动新新摇滚愤青们的音乐了,所以从没去过Midi音乐节。今年头回去,当我看着那热舞的五星红旗、那摇曳的摇滚年白旗、那放荡的死磕青年红旗的时候,“扭曲的机器”和AK47的冲击我耳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真TM不算老啊。去Midi应该感谢洪眉大姐对我当头棒喝。她啥都没对我喝过,就是在她家放了点音乐而已。我一琢磨,比我大这老些的女同志都还能心怀摇滚,我一三张不到的男生咋就听不动了呢?

所以,我就在5.2去了Midi去感受了一下属于劳动人民的节目。所以,当她告诉我13CLUB有二手玫瑰的时候,我就又在5.4青年节去感受了一下属于青年同志的节目。

二手玫瑰的梁龙,的确够妖的,比以前更妖了。

同志们,你觉得这“姐们”参加超女有戏吗?我觉得还不如李宇春象男人呢!

当然,妖的不只是他的人,还是他的词,更是他的话。

乐队在酒吧里的演出每周都有,Midi音乐节可是一年才一回。如果你遗憾没有参加,如果你遗憾没有看全,可以到NB的歌网这里来看看所有乐队演出的视频片段,过过瘾吧!

摇滚乐的音乐重要吗?有时候并不重要,尤其是演出的时候,对于粉丝而言,摇滚是属于大家的节日,属于大家爽的节日。

春节有这爽吗?圣诞节有这爽吗?

这是五一劳动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