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黄健翔先生,您够狠的。那么枯燥的、无聊的一场比赛,被您一折腾,利马儿高潮了。

您模仿南美洲的解说员,我没意见;您爱意大利,我也没意见;您在现场被感染,我还没意见。

但请您注意您是在德国,北京时间是深夜12:50分!注意扰民啊!我们家楼底下,一到夏天就开大排挡,扰民,被城管抓,敢情城管管不了您,但您也得稍微注意一下啊。

和谐社会,人人有责啊。

拜托,您下回悠着点。要不,我从今天开始祈祷意大利赶紧被淘汰吧!反正有意大利的比赛一准儿无聊。

2006年06月14日

昨天,韩国队的比赛只看了个尾巴,知道了他是2:1逆转多哥队。我只能马后炮的说:亚洲球队里,逆转能力最强的就当属韩国队了。为什么,只因为韩国人超强的精神力。无数次遭遇黑色N分钟的中国队或许是被逆转能力最强的了,这其中的差距也正是中国缺乏韩国那一拼到底,坚持不懈的精神。

中国足球一会学德国、一会学巴西、一会学……跟打摆子一样搞的自己没有了人形。远的水平太高,咱学不会,放着近邻,我们就应该好好学习。昨天,我顶风作案的号召学习日本,学的是人家管理,学的是人家的战术素养。今天,我们得好好学韩国的精神力。

咱不都反日吗?还是小到足球大到经济,看看人家韩国是怎么反的,看看人家的实际行动是如何支持的。韩国人习惯将自己的精神附注于行动,中国一些人习惯将自己的精神和嘴巴保持一致。当然,我自己也没能力做什么实际行动出来,就是当不惯口淫贩子罢了,只能写写Blog扯淡用。从哈日到哈韩,在中国也不少年头了,可惜哈的都是垃圾,正经的全没学到。

回到足球,如果中国队有一天真的具有了韩国的精神力+日本的战术素养,我相信中国队进世界杯没问题,也能做到“进一个”的小目标。这两点能力中,前者靠的是整个社会素质的提升后的氛围熏陶,后者靠的是后天培养,学日本相对容易点,学韩国其实就不单单是中国足球运动员们能做到的了。

昨天,又看了法国VS瑞士的比赛。看着老迈的法国人,韩国人或许不能将ZIDANE跑死,但绝对能给他跑趴下,我愿意赌韩国队将战而胜之。但我不看好韩国能赢瑞士,或许应该是瑞士第一,韩国第二携手出线吧!

2006年06月13日

日本队输了,估计很多中国人感觉特别爽吧?本来,想在昨天赛前写这篇BLOG的,但等日本输了之后写也无妨。日本即便输给了澳大利亚,也并没有冲淡我对日本足球的羡慕和敬佩。

先说说昨天日本的败因吧——从不够光彩的领先到瞬间崩盘,昨天的日本足球是典型的生于高贵,死于高傲。当领先后,愤怒的澳大利亚人野蛮足球的威慑下,我看到日本的一派从容和优雅,感觉象斗鸡似的,非常贵族的、居高临下的感觉。当然,这个分寸把握的有点不太好,过度了就成了高傲,因而埋下了最终惨败的祸根。很可惜,日本没有乘胜追击。

从高贵到高傲的日本,虽然输了,但依旧是值得我们羡慕的,因为我们的中国足球在洋人面前从来都是一幅怂德行,宛如当年的“东亚病夫”一样。

还记得有一场中日比赛吗?当我们的范将军近乎野蛮的将中田英寿飞铲倒下的时候,中田英寿站起来没有任何愤怒,只有满脸不屑的看了看坐在地下申辩的范大将军。那耻辱的一幕,我永远记得。日本的高傲是一贯的,这种高傲的背后是他们的自信、实力作为底蕴的。而我们中国足球只有窝里横的本事。见了洋人,我们就变的一没实力、二没骨气了。朱广沪同志曾提出“疯狗理论”,但我昨天看,落后时候的澳大利亚倒象一群疯狗,而中国的国脚们的精气神跟澳大利亚人相比真是连狗都不如了,中国国脚们只有在跟裁判耍勇斗狠时够疯。

我们可以痛恨小日本,但我们首先得跟人家日本学习学习。大到经济发展,小的足球进步。我们都得谦虚起来,别老让我们的反日停留在情绪上和嘴巴上。咱就看足球,看看人家的足协是怎么管理的,再看看我们那阎王和龙王在折腾什么!看看人家的青少年足球怎么发展的,再看看我们那些无耻扎钱的足校!看看人家怎么推进球员留洋的,再看看我们那帮非五大联赛不去的大爷们!看看人家怎么管理J联赛的,再看看我们那假赌黑的中超!

日本队输了,中国球迷很爽吗?靠,下届世界杯,澳大利亚就来亚洲了,中国足球更没活路了!其实,昨天我真的希望日本队胜利,这样也能YY般告诉自己澳大利亚其实不NB,中国队2010年还有希望。

有希望吗?不管有戏没戏,先学学人家日本吧!

2006年06月01日

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找个不“流氓”的企业难。吕欣欣的Feedsky肯定是不流氓的企业。难得!都说要支持国货,可争气的国货真难找,我觉得Feedsky应该算一个。的确,他的模式现在能看到的都是在复制Feedburner,不过复制的形神都似。难得!

既然复制的不错,为什么不支持国货呢?所以,我从今天开始,六一儿童节开始,全面使用Feedsky,放弃Feedburner。我的Feed地址就是:http://feed.feedsky.com/panxin

不过,Feedsky还存在N多问题,比如我以前批判过吕欣欣的一些问题,有些虽然有所改变,但有些依旧存在,处理问题当然有个优先级,就等着什么时候都能解决掉了。

也许,你说我在给吕欣欣写软文,随便你说。我和吕欣欣是朋友也没错。但是,我喜欢我就写!我喜欢我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