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16日

2009年6月2号-10号,我参加了集团的管理培训。说实话,去之前我是万分不乐意的。既去之则安之,我也就比较认真的听了一个遍。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这些年实在是懒于学习进步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充一些电。

首先安排的一干老总们关于新东方文化的演讲,在此我就不赘述了,以免有广告之嫌。

后续安排了管理技巧培训、绩效管理培训、商业沙盘模拟等三个环节。

对于大家都叫好的管理技巧培训,我并不是十分认同,总觉得老师手舞足蹈的像足了成功学的忽悠。但是,即便我不认同他的授课方式,还是从中受益了一些观点:

善于发挥别人的优势——恩,我过往太多的在工作中习惯指出、纠正别人的问题,而缺乏一个积极的心态就发现并发挥同事的优势。尤其是对照盖洛普的Q12反思,觉得自己的管理技巧实在是缺乏变通。

换位思考——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比较善于换位思考。不过听完了,觉得自己换的还不够彻底,时不时的还停留在自以为换位,实则本位的沟通状态。

绩效管理培训似乎普遍得到了大家的负面评价,但是我却觉得这是对于我最有收获的培训内容。当然,我也更喜欢相对严肃,而不是搞笑、或者所谓互动的授课方式。绩效管理其实是很多企业面临的共同难题,而我也一直为此苦恼,有心变革却无力执行。听完了这课,我也学到了一些基本方法,也下定了决心要调整我部门的考核方式。上周回到公司之后,我也立刻操刀改变了。行胜于言嘛。

商业沙盘模拟的活动其实没什么难度,或者说我的自大让我觉得这个层次偏低了一些。于是乎,我就真的自大了一把——我快速而错误的进行了一些主观的预测,导致本组只得到了第三名。我想,从这个活动中的收获和大多数人不一样,那就是做事要低调、细心、慢一点。

当然,这次培训最深刻的记忆还属那在狂风大雨中负重20多斤徒步37公里的拉练。从上路的那一刻开始,我其实就绝望着,我从来不相信自己能走下来。我的自尊心驱使着我一直走到了终点。我这人还算好个面子,为了那丝面子我也得抗着。

光有面子还是远远不够的,我其实也不相信自己的面子能让自己走完这路。答辩的时候说到拉练,我说了一句有些矫情的话——一个人走完这拉练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正因为有了团队之间的互助和鼓励,才让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这是我的真心话。走的确实苦、确实绝望,不过当走到终点,我们还获得小组第一的时候,我还是有些骄傲的,虽然我那时已面无表情。我还有些值得骄傲的是我还能帮人家背了些东西,还能在半路帮人家治疗了下抽筋,还没因为我给小组丢人,呵呵。

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当听到培训的时候,第一反应大都会认为是一件没有意义的形式主义的事情。不过,回头想想“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即便培训本身不好,自己也必然会从中学到东西的。其实,不仅仅是培训,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处处都可以让自己受训、受益。

2009年06月04日

恩,总有那么一些人特别亢奋,翻墙翻的特来劲,比没墙出去的时候还过瘾。一边骂一边翻,一边自以为墙外就是真相,一边骂娘泄私愤。

墙自有墙的道理,您作为墙内人,就要学会换位思考。

翻墙本来就是偷偷摸摸的事,您就别还骂骂咧咧的翻,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翻墙了。我知道有一些人就是故意骂给别人看的,一来告诉大家我会翻墙我牛逼,二来告诉大家我是愤青我牛逼。其实,就是一炫耀心理。您们这些最可爱的人其实在墙内本来啥也不知道,翻墙了您们其实还是啥都没知道。

最可爱的您们总觉得墙内的全是假象,墙外的全是真相。您们就一股脑的全信了。其实,这个跟已婚和未婚的围城同理。别人家的女人都是美的,哪怕她其实没那么美。

其实,您们也都不小岁数了,也都应该有些独立思考的能力了,别为了翻个墙就丢掉了自己的大脑。

恩,我就不翻墙,一是不会翻,二是不愿学习翻墙,三是压根没想翻墙。

累不累啊,自己该干的事多了,非干那偷鸡摸狗的事,就为了饭后吹几句牛逼,你何苦呢?

欢迎对号入座啊~

2009年06月02日

微软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上线了,细节处不乏一些创新的应用,用起来却是很有新鲜感,但这种新鲜感能够维持多久还要打一个问号。最起码,还没有让我从谷歌、百度上转向必应的念头。

细节决定成败是没错的,但若方向不对,细节再对,也只是一条不归路。

不太了解微软的内部组织架构和利益分配,只是很奇怪微软为什么要一味的以搜索引擎作为突破口去和谷歌竞争。微软有自己巨大的桌面优势,却不见利用。

谷歌,乃至百度都是基于搜索引擎为核心应用做相关多元化的互联网延伸;腾讯是基于IM为核心做延伸,每一条道路的发端都是自己最核心的优势。

微软不是,微软进军互联网的道路一直像一个巨大的狗熊,掰一路棒子丢满地。到头来,似乎除了Hotmail之外,哪儿哪儿都不见成功的踪影。

微软的互联网产品数不胜数,产品品牌更是朝令夕改,我不知道微软自己内部晕不晕,但反正我作为用户是足够晕了。刚学会把玩MSN,然后摇头一变成了Live,Live很好,整合的思路似乎也不错,可没等我Live起来呢,又摇身一变必应了。微软真的是有求必应嘛?那我求求微软别叫Bing了,还是Live或MSN吧。

微软那强大的windows平台,那Office平台,为什么都不能被微软作为进军互联网的先发应用?为什么不能被微软作为整合自身互联网应用的平台?为什么微软偏偏要跟在谷歌屁股后边搞什么搜索引擎?

搜索当然要搞,还要搞出新意思。这都没错,错在微软用自己分散的力量去和谷歌整合的平台去竞争。试想一下如果微软用自己的Windows平台去整合、带动搜索业务,那是何等的可怕?如果这么搞一搞,我想谷歌也得去告微软的垄断了,就像当年的IE垄断一样。

我一直觉得Windows捆绑IE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只不过微软太大叫垄断,小公司这么干叫整合。微软完全可以借鉴IE的经验和教训去整合、重振自己的互联网业务啊。

还有很多人说微软作为一个软件企业不适合互联网,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成立的理由。如果这种理由成立,那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多元化的企业存在了。这种所谓的公司组织机构和文化的影响,我觉得是可以发生变异的,一切的变革都会发生,关键在于是否有发生变革的决心。或许Windows和Office这些玩意实在太赚钱了,赚到自己内部无法控制这些资源?那应该是盖茨和巴尔默该管管的事了。

恩,对于微软,我确实有太多的不明白。我只是有预感即便有了必应,微软还得继续自己的互联网不应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