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7月30日

我们的那些微博客网站们的盘点还没结束。我不愿意用关张这个词来给大家下个结论,类似于书店的盘点或许更合适,不同的则是人家是清货点钱,微博们是被迫清算。

或许,大家离关门歇业的事实还有那么点距离。ZF这么做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内心也是不能理解的,我总觉得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应对和解决这种新事物带来的潜在威胁。但限于我的智商,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

其实,上面两段说的都是废话,我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些。

我想说的其实是ZF这次封杀微博客网站们的举动或许在客观上是拯救了这些创业者们。让大家在萌芽的时候尽早悬崖勒马。

创业本来就是成功概率极低的事情,微博客这种一窝蜂的潮起更注定了绝大多数最终都是会死掉的。区别只是早死晚死,自杀他杀。

早死早超生,可以让绝大多数微博客网站的创业者们不要再更多的浪费自己的青春,去干点更有价值的事情。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我的价值观是相同的,你别那么理想主义。

我也创过业,融过资。所以,曾经有一位VC大佬对我说:给你们钱可以,但你们要自问自己的生意是有前途的嘛?如果没有,那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给你们钱只是浪费更多的时间。

当时,我想那是他拒绝之词。不过,说的很实在。就这句话,已经让我回味了3年。我还可以武断的下结论,现在绝大多数的微博客网站们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的跟风之作,其实自己并没有想清楚未来。所以,我才觉得ZF这次的封杀在客观上是帮助了绝大多数的微博客网站们。

我说的不是全部,是绝大多数。因为,我相信会有那么1、2家或许能成功的,你们就有点可惜了,属于误杀。但是,能成功的人,我相信换个模式、换个行业也一样会成功的,毕竟生意就是生意。

当然,我知道ZF这么做肯定没有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呵呵。

Tags: .
2009年07月22日

我发现但凡我一说了什么对党有利,对“民”不利的话,犬儒主义者和五毛党两顶帽子都扣到我头上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两帽子到底什么意思,只好上网搜索一下,以便于验明自己正身。

犬儒主义(Cynicism)是个外来词,中文里本来没有现成的对应词汇,通常将它理解为讥诮嘲讽,愤世嫉俗,玩世不恭。早期的犬儒主义者是根据自身的道德原则去蔑视世俗的观念;后期的犬儒主义者依旧蔑视世俗的观念,但是却丧失了赖为准绳的道德原则。

五毛就是在以“网上舆论导向”为职业者。据说每发一个“舆论导向”的帖子可以领取5毛钱的奖金,所以被广大网民称为五毛。

恩,对照了一下,要说犬儒主义跟我还算沾边,毕竟我也曾愤世嫉俗过,毕竟我现在还确实有点玩世不恭。不过,我还是有自己的道德准则的,而且我如今除了想干干净净的多挣点钱,外带一直关注中国足球之外,其他方面真还不算庸俗呢。

至于五毛,实在跟我不沾边,一是ZF压根没人给我一分钱;二是我也不缺这点儿钱;三是我也没空天天发帖子去,四是我跟ZF感情也没那么好,我只是烦你们这帮成天没事穷得瑟+骂街的主。你要真说出点像样的话来也成,我保证不反你们。

其实,我无非是针对你们(您随意对号入座)的言论说了点自己心里的废话而已,既然您愿意当有志人士或网络暴民,就提高点自己的心理素质。乱给人扣帽子也是一种不好的遗风,还恰恰应该是你们反对的那种遗风,这多不好啊?跟抽自己一嘴巴似的,不值当的。

2009年07月11日

饭否被和谐了几天,重见天日仍旧遥遥无期。不知道饭否被和谐的具体原因,估计是和那些高举民主旗帜、自居民意代表的那一小撮人的言论被定为不和谐是有关系的吧。

自打有了博客,现在又有了微博客,民意就开始弥漫在我的眼前。我不知道那一小撮们的用意到底何在?不知道他们把发表自己言论的网站当成什么?

或者,饭否之类的网站仅仅是他们的工具,一个广播的平台。恩,可能仅仅是个值得利用的工具。这个工具坏了,他们可能去寻找另一个新的工具。留给我们的,就是一个个网站的干尸,和一个个翘首期盼的用户。

那一小撮的言论是否真的能代表民意?我不确定。我只知道造成的结果是他们用自己的“民意”让网民们失去一个个自我表达的阵地。

一个用自己的“民意”阉割了大多数人的“民意”,这还是民意吗?如果你们那一小撮只想逞微博一时之快或标榜自己专家大师身份的话,我希望你们有多远滚多远。你们要真的有良知,真的懂民主就应该还大家言论之自由。

恩,我知道你们会说政府如何如何。我们生活的社会或许确实没有你们期望的那么自由的环境,但这是你们一小撮得瑟得瑟能改变的吗?你们的呻吟是无力的,你们很清楚,但你们仍旧在呻吟,我不知道居心何在?哦,我忘记了你们的唧唧歪歪还鼓噪了很多愤青、愤中的情绪,让大家似乎生活在一片愤怒的氛围中。其实,有那么愤怒吗?还是你们自我陶醉在所谓的愤怒中?其实,仔细看看,还是你们那一小撮互相追捧,互相激励的愤怒着,陶醉的哼哼着。

你们哼哼两声,就会让大家都闭嘴,就会让一个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网站被关,受损失的是除了你们这一小撮之外的所有人,我真心希望你们别再唧唧歪歪的了。

你们一边在利用互联网,一边在摧毁互联网。我需要民意的充分表达,但我不需要民意的肆意、恶意的泛滥着……

Tags: .
2009年07月06日

刚才经朋友指引看了和菜头的言论,我很奇怪他作为一个人类,居然在面对屠杀暴乱这种人类的悲哀,还谈什么民族性的问题?当老百姓都成为牺牲品的时候,还装什么大师呢?

原来只觉得他们那一类人喜欢代表民意,打着民主的旗号,成天穷得瑟的主儿。和菜头这种人走红互联网,不知道是谁的悲哀?他自以为能代表民意的“你们,他们,我们”的成天得瑟,很有快感嘛?还好,我不是他能代表的。对于他和他们那一类,我只是不屑而已。

今天,再看了他的言论,我对他那一类只剩下厌恶了。

我不想让死人成为自己得瑟的资本,不想践踏着死人的灵魂去装大师,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