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26日

半年前,我曾经说“微博,关门也好”。现如今,那些微博先烈们确实“被关门”了,但是关门的原因和我想说的却大不同。2000年,大家都说快鱼吃慢鱼,不是大鱼吃小鱼。现如今,似乎已经回归到了传统的大鱼吃小鱼的格局之中。恩,微博就是如此。

想当初,在twitter的感召下,饭否、嘀咕之类的微博网站再怎么折腾也就是小众的呓语狂欢,如今死的死、衰的衰。好吧,你们玩完了,门户们该粉墨登场了——新浪开道,搜狐、网易跟进。门户博客的当年就是门户微博的未来——从商业角度看,微博在门户的手里行将成为赚PV卖广告的工具;从业务角度看,微博在门户网站的格局中也行将成为标配。一旦成为了标配,就只是一个零部件,再无大发展的可能性。别相信那些门户们所谓独立创新业务的信誓旦旦,一个公司的资源不是无限的,一分就没多少了,很难想象在财报面前,能给微博多少可创新的资源、可持久的耐心?麻利儿的,赶紧去换广告费才是正道。

微博,成为门户的标配不是最大的杯具,毕竟这业务还能再门户的大树下不茁壮的成长着,仍能开花结果。最杯具的是,今天看见康盛版微博了。

恩,这基本可以宣告微博这个游戏在中国宣告OVER了。为什么?

先说纯生意的,想象当年康盛的UCenter一出,让我们一人建一个SNS的时候,还有几个草根创业者能在SNS这个领域存活下来?本来SNS的用户其实就不算多,再被这么一瓜分干净,怎么玩?康盛一手普及SNS一手掐死SNS,两手抓两手都特硬。微博呢,别无选择,去死吧。

再说非生意的,您能想象当那些数以万计的站长们蜂拥而上微博的景象吗?烂大街倒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这得让我们感到这是一幅多么的不河蟹的景象。微博呢,别无选择,去死吧。

总结一下,微博已死。

另,以上有关康盛的话,其实都不是针对康盛的。康盛作为一个公司,有自己的发展策略,并不承担别人死活的责任。康盛没什么错,错的是我们大家都没什么创新能力,我们拥有的能力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把niche market变为mass market。

用刚才微博上的一句话来表述吧——其实分析都是废话,简单总结就是于人民于政府都不利的事情,必死!

2010年01月15日

Google宣布考虑撤出中国市场,坊间风传昨天晚上会有最终决定,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什么最终决定。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无论是政治原因或是纯商业原因,这还都是一个生意,最终决策的出台本不应如此草率,毕竟Google博客里也说了要和中国政府磋商一下的。

我很喜欢Google这家公司,虽然我不常用它的搜索引擎。至于他们自我标榜的价值观“不作恶”,我也没仔细探究过,也就没有资格去为Google的善恶下一个结论。但是,Google宣布考虑撤出中国市场这件事确实还是很吊诡的——源起于Gmail账户被入侵?不堪忍受中国的审查制度?

我一直存有疑问的是,Google作为一家极富智慧的企业,当初在他决定进入中国的时候一定都思考清楚了,我不相信他不了解所谓的中国国情。Gmail账户被入侵其实只是一个撤退的由头,并不构成必须撤退的理由,而且从Google博客的字里行间感觉似乎之前也并没有就此和中国政府进行沟通,而是单方面发布了准备撤退的宣言。

有人说这触犯了Google的底限,但是Google的底限到底是什么?似乎也没人说清楚。但是,其实Google的原则完全是可以变通的,否则当初也压根不会进入中国,这足以说明在生意面前,Google也是一个不能免俗之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就根本无法理解Google为何选择撤退。既然当初低眉顺眼的进来了,又何至于如今要反悔呢?

商业因素?政治因素?我猜想肯定不是单方面的因素,应该是两者掺杂在一起的。但我无法相信这是“不作恶”的道德因素。因为按照Google的理论,其实从进入中国之日起,就一直在“作恶”。狂气这次也不是Google作恶,而属于“被作恶”,呵呵。难不成Google这是想弄一个小姐想从良的案例吗?恩,我知道肯定有Gfans要说原来是逼良为娼或者被强奸了。但不要忘了,如果不为了人民币,没人能逼的了你。

我真的不希望Google就此真的撤退了。从大的方面来说,这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大家唇亡齿寒吧,一起抱团也取不了什么暖了;从小的方面来说,太影响我工作了——不用想就知道百度凤巢会涨价,不用想就知道谷歌带来的流量大幅减少;这让我一手花更多的钱,一手挣更少的钱。

但是,我其实真的不相信Google会真的就此撤退。我相信这事经过中美两国政府的谈判后,会有双不败但未必双赢的结局。这事,已经不是Google一个公司所能驾驭的了。Google的博客倒更像是为希拉里的声明开路的。Google作为一个美国公司,不论作恶与否,首先的立场还要是一个美国企业公民的立场,而不是全球公民的立场,就好像美国倡导的全球化也是以美国为轴心的全球化。美国,这个标签证明他们就算不是一伙的,也是搭帮的。

这一出双响炮,不知中国政府如何应对?但我相信终会有解决办法的,政治家们的智慧远非我们草民所能揣摩得透的。

Google确实值得我所尊敬。就看网上他的支持者如此之多又如此激动;就看他还没撤退就已经被鲜花送行;就看连谷歌撤退的新闻都少见了,我就更加的崇拜他了。一个商业公司,能够受到如此的顶礼膜拜,非Google和Apple所不能了。这必然有他们被崇拜的理由,而且很多很硬。

我更愿意相信我昨天的揣测:谷歌不会撤退的,谷歌搜索会借此获得在中国更大的市场份额,缩小和百度的差距。在不撤退的前提下,Android系统也将占领不小的市场。但如果撤退了,我相信Android也不会在中国独活的。

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哪天是“作恶”的百度的宣称要为了某种正义考虑关门的话,大家又会有什么反应呢?难道你要拍手称快嘛?

如今,在网上要说句Google的不是,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看了看自己写的,也着实有些言语对Google是大不敬的。不过还好,这里人烟稀少。之前,我在微博上也得瑟过几句,分别被人斥为“小人之心”、“中国人”。如果有人愿意在此痛斥我为“脑残”、“五毛”、“被洗脑”……以及我还未知的许多称号,请君随意,我照单全收。

Tags: ,.
2010年01月05日

21世纪第一个十年,传统唱片业基本被互联网彻底摧毁了,出唱片已经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赔本买卖。我们无时无刻不被盗版的MP3、正版的彩铃包围着,购买唱片在大多数歌迷那里已经从当年的必需品变成了多余的行为。

传统的唱片公司其实不断的对移动或不移动的互联网妥协着,尽管在表面上看有时候是互联网在割地赔款,但实际上传统唱片业的利润早已被侵蚀的差不多了。

21世纪第二个十年来了,传统唱片业如果还如现在一样和互联网或电信巨头们只想着搞搞所谓“竞合”的既屈辱又暧昧的关系,未来注定将被彻底的边缘化。看看盛大正在一步步构建的网上迪斯尼就能知道互联网巨头的野心,再看看天娱那样选秀+商演公司早已摒弃了唱片赚钱的旧有模式,那些传统的唱片公司们基本不会有什么生存空间了。

对于唱片业或娱乐业而言,核心产品时艺人本身,至于唱片、演出、代言、彩铃等等其实都是基于艺人本身的延伸产品。如果进行简单的分类,我们可以看到彩铃、演出门票之类的都是歌迷们愿意为之付费的;广告代言是企业主们愿意为之付费的;而唱片则越来越成为歌迷们不愿付费的产品。

唱片其实都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一样,都是一种传播的媒介,而且现在唱片也越来越“沦落”为广告或海报,只不过它是一个需要付费购买的广告,这就可以想象唱片的广告作用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局限性。

一个对于大多数歌手、大多数唱片公司都无法从中牟利的唱片产品,不如就此挖掘它广告方面的最大价值,为了提升一张唱片的最大传播效果,不如将其免费派送给歌迷。

免费唱片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产品?

一个传播效能可控的广告。可以通过限量派送、增量派送等促销方式形成口碑,并且唱片公司成本可控。或许会有人质疑成本问题,但如果把其视作宣传费,那这种营销模式也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替代其他的媒介投放费用,当然这还需要具体测算。

一个不仅仅是CD的产品。其实现在越来越多的CD唱片会附送MTVDVD了,这本来相当于一个CD唱片的促销赠品,但如果唱片本身免费,那么它就会蜕变成为两个产品,这种对于歌迷的诱惑力则将变得不同以往。

一个很好的广告载体。如果唱片本身免费,我想歌迷并不介意其中掺杂点儿广告,而且广告形式会很多样——可以将其放到唱片封面、封底或内页的平面广告;也可以将其制作MTV的片头视频广告(事实上电影院、DVD早都这么做了,而且还是影迷付费购买的情况下);可以为歌手新拉广告,也可以让歌手本已代言的广告多掏代言费用;可以做硬性广告载体,也可以做植入式广告。

广告的收入和原有唱片销售的收入相比,目前很难衡量清楚,但就如平面媒体广告价格要看发行量、电视广告价格要看收视率一样。免费唱片的发放数量将决定其广告价值。相信对于某些歌手而言,广告收入超过唱片销售收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可以制衡的筹码。或许即便派送几百万张CD也难以和网上盗版MP3的流量和下载量相抗衡,但是总归多了一条自主的传播通道。而且在免费情况下,CD的高质外加DVD所拥有的体验是网上下载MP3所无法比拟的高品质。对付盗版,其实别无他法,只有以毒攻毒,自己先免费让盗版失去价值。

当然,免费唱片也不是普遍适用的方式。比如对于春哥这样唱片能卖50万张的一线歌手来说,目前还没这个必要性。毕竟,唱片本身还是能赚不少钱的。免费策略可能更适合于目前唱片销量不佳,歌手又具备蹿红潜质的。

免费唱片究竟是成为一个常态的产品或一次性的营销行为也还是一个有待考证的。如果有愿意尝试的唱片公司,可以先当做一次营销行为来试试水。

当然,还有一个最极端的免费行为就是不发行实体唱片了,只发行免费的数字唱片!有人愿意尝试吗?

另,如果已经有歌手或唱片公司这么做了的话,那算我OUT了,当我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