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09日

在线教育变得越来越热闹了,有很多在线教育的创业者或评论者们有一种观点是互联网教育应该走向免费。它们认为在线教育应该提供免费的内容,利用增值服务收费才是王道。

对此,我暂时还没有能力评估这种观点的对错,毕竟还没有任何一个在线教育的企业依靠这种模式取得了成功。至于美国那些免费的在线教育机构,也只是在路上,离最终成功也还很遥远。

支持在线教育应该免费的人们的通常用腾讯、奇虎等案例来验证自己观点的正确。这或许也没有错。也许未来的互联网教育真的可能是免费的模式当道,但是这其实和我们99.99%的人都没一点点关系。

腾讯的QQ免费是不假,但是我们要知道它当年是真挣不到钱,快穷途末路了,腾讯的成功不仅是感谢道具收费的模式,或许更应该感谢当年SP捞的钱。当年的几大门户,如果没有SP,也许全歇菜了。不要忘了当年的互联网行业全是赔本赚吆喝的,不是他们想免费,而是真收不到费的,他们也不是用免费的模式去想着颠覆谁。

奇虎是靠免费的安全软件彻底的颠覆了市场,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周鸿祎是奇虎的老大,而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远不及周鸿祎的能力、团队和资源。

我们可以回首看看这些互联网公司,有几个真正的小公司是靠免费模式颠覆了格局的?我印象中基本没有。免费的生意其实是巨头的游戏。

免费的互联网教育如果是成立的,也真的不太可能是草根创业者们所能拥抱的未来和成功。

可能又有人会认为免费的互联网教育如果是大势所趋,自己也应该顺势而为。恩,雷军的小米成功了,他是可以总结自己顺势而为。但是你再看看一窝蜂做电商的、做团购的、做手机的……都是顺势而为的,结果呢?我们可以发现,大风起兮,顺势跌落山脚的人更多,上了山顶的还是那些个大的玩家,比如雷军……

作为草根创业者,还是踏踏实实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先能赚钱养活自己才是王道。对于99.99%的创业者而言,有成功的自信可以,但不要有成为乔布斯的盲目自信……

本文首发于作者知乎专栏:潘欣观察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2013年05月16日

iDoNews 小牛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除了BAT等几家大企业有所谓看的见的护城河,其他企业很难说有。而小米现在有没有形成自己的护城河?或者未来在哪些方面可能构筑自己的护城河?作者潘欣认为小米未来如果能形成护城河更可能是在其目前所最擅长的互联网营销(包含推广、销售)这一块上。

首先,我认为巴菲特所定义的企业护城河是指行业内领先企业的。从这个角度看,小米并不在“护城河”理论所讨论的范畴内。我曾经看空过小米,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成立仅3年的小米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和高速成长,但可惜他目前还不能算是行业内领先的企业,它既不是饮料业的可口可乐,也不是一说剃须就联想到吉列。

虽然小米现在没有形成自己的护城河,但是倒可以依据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简单分析一下小米在哪些方面可能构筑自己的护城河呢?

巴菲特护城河理论大体是分析企业的四个方面:无形资产、客户转换成本、网络效应和成本优势

评价企业无形资产主要看其能否为企业创造多少价值及其可持续性。从这个角度看,目前小米形成的粉丝文化为其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但是是否有可持续性还有待未来验证。其一是粉丝群的扩大化,其二是粉丝的忠诚度变化。强大的无形资产可使得企业有足够强的定价权,从目前看,走中低价路线、高性价比路线的小米在其用户群中还没有定价权。

客户转换成本也是和用户忠诚度高度相关的。不单单是手机,科技类产品的转换成本都是不高的。即便强势如苹果、三星,也面临着几款产品不灵之后就丧失用户的可能性。更何况小米。

当然,无论无形资产还是客户转换成本,我认为核心都在于产品。从口碑看,小米2较小米1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这也是小米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网络效应之于小米是一个很有趣的议题。“如果产品或服务的价值随客户人数的增加而增加,那么,企业就可以受益于网络效应”,互联网平台的威力会放大这种网络效应,淘宝我认为是其中典型的案例。小米本身并没有一个强大的网络平台,但是小米是目前最懂互联网的手机企业,也是最懂互联网营销的手机企业。网络资源强大如阿里、360等也都曾试图进入手机领域,但显然取得的成绩和小米差距极大。毕竟他们都不是专心做手机的企业。放眼当下,似乎也没有比小米所拥有的网络资源更多,同时又专业做手机的企业了。小米利用互联网的平台也在成就着这种网络效应,尤其是其标榜并运作的发烧友DIY的MIUI。所以,从此点上来说,这可能成为小米的一个护城河。

成本优势角度看,一般来说最主要取决于规模。小米目前虽然成长迅猛,但体量并不足够大。且小米自己并不拥有任何核心技术或零部件,小米若想在供应链上获得比强势品牌更大的成本优势,短期内还比较困难。从配送网络角度,小米虽然需要配送,但是相比传统手机企业的实体店销售,其实成本会低很多,这方面优势比较明显。

巴菲特为什么很少投高科技企业,就是因为技术及技术型产品、品牌的更迭速度太快,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所以高科技企业很难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这种情况在美国尤为明显,在中国相对好一些,相比美国的高科技企业,我们更多的是营销驱动的。

综上所述,小米未来如果能形成护城河更可能是在其目前所最擅长的互联网营销(包含推广、销售)这一块上。

以上写的纯属局外人的理论分析,这个问题的准确答案可能只有雷军能准确给出。

本文来源知乎,是作者对于问题《小米的护城河是什么?》的回答,经小牛编辑整理发布。

Tags: ,,,,.
2013年05月08日

对于自媒体而言,内容的可持续性是最大的难点。

一类有工作的“业余自媒体”人,会受制于自己的工作和精力,基本没有可能保持较长时间内高频的文字创作;一类没工作的“专业自媒体”人,会受制于自己水平、社会热点多少等等方面,也很难保持持续的高频文字创作;还有一类“团队自媒体”人,这种生命周期会长一点,多人创作保持高频更容易。但既然是合作,就会牵涉到是否能均贫富等等问题。

对于现在很多醉心于自媒体的人来说,商业经营上大概三条路。其一,因自媒体而收广告费,那如何保持自己文章观点的独立性是一个难题;其二,因自媒体而收公关费、咨询费,独立性依然是一个难题,只不过隐藏的时间相对会长一点;其三,因自媒体而被企业招聘上岗,那就变成业余自媒体了,可持续创作必然受影响。

但说实话,以上三条路对于99%以上的自媒体人来说,都不用操心。因为即便网民的智商再低、识别观点对错能力再差,也真没几个人能靠自己写东西写的能养活自己的。靠自媒体的各种商业变现,对于99%以上的人来说,纯属自媒体梦。

以上说的是写,写完了还得传播,写完了找到适合的平台或通道去贴链接、贴长微博之类的,都是体力活,谁都会干,就看谁肯卖力气了。但是,光卖力气没用,就如微博上一些原本不知名的人被大佬关注、转发后就出名了是一个道理。你要不然拼运气、拼实力,要不然你还得贴钱去传播自己。

其实,以上我说的把自媒体狭义化了,这主要是顺着现在大家蜂拥而注的微信公众号模式的自媒体潮流。但是,其实微博也是自媒体,140字,这个可持续性其实更强。看看微博上那些赚到钱的草根大号、中号,那不都是自媒体嘛?

对于写长文章类型的自媒体来说,真心没戏,这属于极少数人的游戏,不适合多数人。还记得当年的博客吧,当年的名博们有几个能持续高频创作三年以上的?

如果把自媒体非要定义成一个行业的话,那么请记住每个行业的成功者都是少数人,也请记住你自己是那少数人的概率是极低的。

认清自己其实才是自媒体最大的难题。

Tags: ,,.
2010年06月09日

Groupon让团购火了。再经王兴的美团网启蒙,转眼间在国内就一窝蜂的出现了数百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团购网站。抄袭复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抄袭复制的是什么。Groupon的本质、核心、未来又是什么?或许这才是需要大家共同思考清楚的地方。当然,这种思考可能是一个人一个看法。

关于Groupon未来的猜想

Groupon的本质是一种基于广告展示的电子商务,它最核心的盈利方式其实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网络联盟们所采用的CPS方式。只不过它把传统的CPS进行了再包装,强化了消费者心理的感知和诱导,使得广告效果远比一般的CPS要好。当然,他的佣金也远比传统的CPS要高出许多。

Groupon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是一日一团购的模式吗?是每日超低的折扣吗?是社会化营销吗?是简单轻快的用户服务模式吗?还是……似乎以上每一点都是Groupon快速崛起的关键因素,但是这些也都是不难被复制的因素。Groupon目前只是占了一个先手,如果依此模式发展下去,并不能保证它的持续领先。

Groupon是线下商务与线上推广的融合。据说Groupon的大部分员工是发展线下商家的人员,这其实也是给Groupon未来最大不确定性的问题。很难想象,单纯的依靠人力来推动Groupon的业务覆盖全美国、全世界,这将是多么庞大的线下销售团队?同时,如果Groupon继续一日一团购的模式,也必将影响到单位员工的产值提升。这将不是一个有想象力的商业模式。

因此,我相信Groupon的未来不会还是一日一团购。

Groupon依托前期的发展,聚合了数量众多的广告主(商家),它们同时也曾经在Groupon的平台上获得了不错的ROI。因此,它们对Groupon会产生依赖或期待。这或许就是Groupon通过先发优势所获得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未来,Groupon就是要在未来可持续的开发这些商家的价值。Groupon如何才能更好的服务老商家或更便利的招揽新商家,以从中提升单个商家的商业价值、并同时提升单位员工的产值呢?

一个有别于现有的Amazon模式的B2C平台或许才是Groupon的未来。

它是一个零库存、零物流的电子商务平台;它是一个本地化的电子商务平台,它汇集了众多的产品或服务供用户选择;它的一日一团购将从平台的商家中进行选择,但只是成为平台服务的一个功能模块;它有一个类似于自主广告平台的系统,由商家自主管理想售卖的产品或服务;它的线下销售团队可能演变成商家管理团队。

这样的Groupon依旧会继续轻快。

国内Groupon模仿者的未来

回到国内,数百家Groupon模仿者的未来会如何?它们面对的竞争目前看主要在于三个方面:其一是模仿者之间的竞争;其二是现有电商网站(如淘宝)对其的挤压;其三是分类信息网站(如爱帮、58或大众点评)等对其的挤压。或许,还会加入一些有网络联盟业务的广告公司,毕竟CPS的模式是他们所擅长的。

由于进入门槛极低,模式完全同质化,模仿者之间的竞争目前基本属于低层次的竞争,这属于一个简单的大浪淘沙的过程。

对于淘宝类电商和分类信息网站和团购网站的竞争,从短期看,并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毕竟这个模式属于刚刚起步,市场中有足够的商品或服务可以支撑众多类Groupon网站的发展。从淘宝看,更适于挖掘其现有的B或C商家拓展其自身的团购服务,相当于为其平台上商家的提供增值服务。从分类信息网站看,也是挖掘其现有平台商家的服务,而且其平台商家更多属于服务型商家,更贴近于Groupon模式所支持的企业类型。而且,分类信息网站运营多年也积累了众多的商家,并为其提供了效果的背书,更容易在较短时间内产生和独立的类Groupon网站的直接竞争。但是,对于分类信息网站而言,普遍商家档次不高,这是抑制其发展的负面因素。

虽然有竞争关系,但是并不妨碍独立的类Groupon网站的短期发展。它们短期内所需追求的必然是高品质化的服务商家和规模化的消费者数量。因为目前市场足够大,和谁竞争并不是它们短期内需要关注的问题,而是需要思考如何快速发展壮大自己。

从长期看,由于平台化是必然的路径,相信针对2C领域的电子商务的竞争也都是趋同的,只不过各自的发力点和核心竞争力的异同。这和IM起家的腾讯、搜索起家的百度、电商起家的阿里巴巴的竞争越来越趋同是一个道理。

所以,现有的类Groupon网站和电商、分类信息网站未来产生直接竞争是必然的。但竞争的关键点并不是团购本身,而是生意本身和平台化的运营。

至于现有的类Groupon网站谁会存在下去,这是一个现阶段无法回答的问题。毕竟,让大家从数百家一模一样的网站中找出谁是存活者实在太勉为其难了。

我更关心的其实是Groupon的未来是否会印证我的猜测。

Tags: .
2010年06月01日

最近,Vancl 动作频频,让人眼花缭乱——高价聘请韩寒、王珞丹代言低价T恤;传言开Vancl实体店;又和老虎基金联手新开辟了V+的品牌B2C商城。再看看Vancl自07年底成立至今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就从最初单一的男衬衫卖家发展到如今的涵盖男女童装、鞋、家居、配饰的多产品线布局。这一切让人不得不佩服Vancl动作之快速。凡客是否真的能支撑这种高速运营呢?我是存有一些疑问的。

凡客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从外部看,凡客的核心竞争力似乎集中在两点——价格、渠道。

价格,凡客采用的低价模式其实是一种渗透定价策略。渗透定价策略通常是有利于企业长期扩大销售量,适合于易仿制、特点不突出、技术简单的产品。从这个角度看,低价是适合凡客的产品和目标消费群定位的。同时,低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竞争对手的进入,有利于扩大份额控制市场。但是,低价渗透最大的问题有两方面,一是自身的资金要足够支撑很长的投资回收期,这或许就是凡客不断融资的原因之一;二是可能面临更强大竞争对手的冲击。第二点,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有一个强硬对手出现,那低价竞争会非常惨烈,比拼的可能是物流、供货、销售全方位的成本。对于一个刚刚进入服装市场2年半的企业而言,很难说各方面自己都是最强大的。

只不过,这个对手暂时还没有出现。因为,毕竟凡客自己对外披露的营业额还只是6亿人民币,和真正的服装巨头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或许凡客将他们视为对手的现在,他们还没有真正的重视凡客。但是,当他们重视之后呢?凡客的低价渗透策略还可以持续下去吗?低价可以作为一个新入行者的敲门砖,快速获得影响,但要想让低价成为可持续的竞争力,比拼的就是内功了。

渠道,凡客快速建立起了互联网通路一方面是网盟,这不是不可复制的;一方面或许是靠陈年个人资源所占领的门户的广告位,或许是靠花大钱搞定的,但这两者其实不重要,有资源有资本的肯定不是凡客一家,这也就并不是不能被超越的。因此,我并不觉得凡客所建立的互联网通路真的能构成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而是随时可能出现火拼的地带。

凡客的多元化延伸是否过快?

凡客一直在充分利用自己所建立起的通路快速发展着。从最开始的男装,到后来的女装、童装、家居等,再到刚刚上线的V+。这种快速的扩张似乎在传统服装企业中是很罕见的。从正面看,凡客这么做可以说是规模化的利用了自己的物流和渠道销售能力,试图依靠多元化业务降低边际成本;从负面看,凡客这么做也让人怀疑是否他最初的男装业务以及后来上马的女装、家居系列的增长乏力才被迫开拓新业务以支撑高速增长呢?

多元业务的布局是很快的,但是随便浏览一下凡客网站的家居、童装商品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展示给大家的是“暂无商品”。这只能让人感觉凡客多元延伸所作的准备是不充分的,带来的用户体验也是非常不好的。而在自主品牌布局尚未夯实的情况下,凡客又推出了V+的新品牌。

V+的模式无论线上下都是很普遍的。比如很多体育用品的专卖店都是如宝盛道吉那类专门的渠道商在运作、比如“因为百变所以美丽”的百丽也在利用自己的通路帮助耐克等品牌进行销售、比如英国的net-a-porter所代理的一些中高端品牌模式。很多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们这种模式本身是成立的。但是,从目前看V+的前台表现看,主要还是依据产品品类进行展现,而不是主要依据品牌呈现给用户的,给人的感觉似乎还是Vacnl一样的路数。这可能是需要改变的,毕竟自主品牌和代理品牌销售的方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还有传言中的实体店。不知道凡客要建立的实体店目的是什么。是陈列体验还是直接销售为核心?如果是前者,那情况相对简单。如果是后者,凡客对于线上下销售商品的品类是否一样,价位是否一样?毕竟实体店的成本和电子商务的成本是有很大差别的。最理想的状况其实是两个子品牌,用不同的产品定位来进行区隔,这样可以规避很多线上下生意的矛盾。不知道凡客自己作何想了。

无论是V+还似乎实体店,让人存有疑问的只是这种扩张的速度是否太快,以至于自己难以驾驭,尤其是自身主营业务的规模还不足够强壮的时候,自身的品牌还不够强大的时候。

凡客的品牌到底是什么?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凡客的品牌似乎没有一个特别统一的说法。已知的只是把自己定义成一个比较模糊宽泛的互联网时尚生活品牌,所以很难界定清它的核心业务到底是做什么的,或许这也给了它们自己一个未来无限扩展的空间。

只看Vancl这个品牌目前所涵盖的产品类别,它应该是从一个自有的男装品牌发展到如今自有的生活家居品牌。自从变成生活六大类业务后,原来以为凡客要走的是一条无印良品的路。但是,如今又有了以凡客诚品为背书的V+品牌,现在V+的出现则让人感到凡客越来越“百丽”了。百丽的自我定位是鞋类及运动服饰领先零售商。它的业务就包括了一系列自有鞋类品牌和代理的鞋类与运动服饰品牌三大业务线。其中,百丽作为企业品牌,也有一个百丽的产品品牌,其他自有或代理的鞋类品牌在零售终端中并没有借助百丽的母品牌作为背书,产品线之间也不乏重叠或竞争。粗略的分析看,百丽的多品牌策略目的更多的是想通过零售终端的垄断以屏蔽竞争。

V+也是一个代理销售的渠道分销商。有了V+,凡客就从原来的自有品牌发生了重大的演变。和百丽不同的是,百丽的多品牌策略在终端应用中基本都没有用百丽的母品牌作为背书,而V+则采用了凡客诚品的品牌背书。这种方式,对于电子商务网站而言短期内是有利的,增加了新网站的可信度,毕竟货品的真假是网购的一个决定性要素,这需要已经形成一定品牌效应的凡客诚品来进行背书。但是,从长期看,这种方式对Vancl品牌是会带来混淆的。

对于凡客而言,重新梳理自身的品牌是必需的,否则对于自有品牌业务可能会带来消极的影响。如果传言中的凡客实体店成真的话,那连目前模糊宽泛的互联网时尚生活品牌的定义都需要重构了。高速发展的业务也需要有同步的品牌更新,凡客目前似乎在不断追求扩大规模的时候对品牌有所忽视。

凡客为了什么而传播?

韩寒、王珞丹代言与数千万的广告费是凡客近期在推广上最大的噱头。现在我们已能看到铺天盖地的韩寒和王珞丹的路牌广告,两个人都应该算是时尚中人,从这个角度看倒也符合凡客时尚生活品牌的属性。但是两个人除了时尚之外,似乎没什么其他的共性。韩寒是一个有着所谓公民代表标签的争议性人物,王珞丹则只是一个娱乐明星,两个人代表了完全不同的价值取向,凡客的品牌属性到底是什么呢?凡客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是他们二人价值取向之和?这是一个凡客待解的问题。

数千万的广告费又意欲何为呢?很少见到有企业对外传播说自己要花多少钱广告费的,凡客说出来了。如果我是乙方听到这个数字,肯定得想着狠狠的扎凡客一笔钱的。凡客有必要在公关上用这种方式告知大家自己有钱吗?这是很令人费解的事。凡客好像自己说铺天盖地的广告费是为了打造品牌。打造品牌,没钱确是很难,但有钱也未必能打造成功。如果只是为了打造品牌,凡客这几千万花的有点儿早。如果是为了销售,传统媒体广告的转化率已有PPG的前车之鉴了。

还有说法是凡客的路牌广告是为了配合实体店的推出。实体店的经营远不是几千万广告费就能解决的,而且实体店的踪影还没有呢,如果这算预热,这大规模投放预热的时间也太早了。感觉这个说法也并不成立。

总的来说,这次大手笔的广告投放的目的、时机、媒体的选择从外部看都是值得商榷的。当然,很多东西不在企业内部工作就无从知晓,希望凡客这些钱能物尽其用。

凡客的创立的时机选择是非常恰当的。正是PPG培育完消费者习惯而又行将没落的时候,凡客进入了这个市场,很有些PPG栽树,Vancl乘凉的感觉。这也让凡客从一开始就步入了快车道。凡客的规模化扩张速度也是非常之快,但是从扩张的脉络看似乎也很快就触及到单一业务线的瓶颈。凡客的市场推广力度也是非常迅猛的,但是钱能否花在刀刃上还是未知的。如果凡客由线上走到线下属实的话,也可能面临由轻到重的转变,不知道会不会由快变慢呢?

其实,有时候,慢一点也是好的,欲速则不达。

PS:希望凡客的同志们别把这文章当成负面,这只是我一个外人的一些疑问而已,欢迎探讨。

Tags: ,,.
2010年03月23日

谷歌走了,关闭了google.cn;谷歌没走,开通了google.com.hk。别说我们成为了伊朗和朝鲜之外第三个失去了谷歌的国家,那是分裂祖国,香港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

这如果是故事的结局,我只能觉得自己的智商确实不如谷歌和两国政府的政客们高了,拜服。如果这是双方妥协的结果,那么只能说一国两制在互联网上得到了完美的运用。

其实讨论谷歌作恶不作恶,政府又如何如何的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不管对错,在没有改的时候就需要遵守,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政府不可能因为一个企业开了这个口子,不可能不审查谷歌,审查百度、必应等等吧?所以,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说法律什么时候改变,没人知道,但也不可能为一个企业去改变。

我真的没有想到的是谷歌如此强硬的坚持原则,但是我也不知道这原则到底是属于谷歌还是美国政府,或者是两者共有的原则。谷歌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分歧从根本上讲也不是法律问题,只是两个社会、两个不同价值观的冲突。区别只是有的人愿意妥协,比如微软;有的人妥协之后后悔了,比如谷歌;有的人不妥协,比如部分没进入中国的企业。

作为一个谷歌的用户和客户,我关心的是谷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如果妥善的处理好善后事宜。事实在眼前的就是今天谷歌的迁徙已经导致了我们公司业务量的大幅下滑,但是谷歌目前还没有一个正式的答复,我在等待……我觉得谷歌在这点上的做法是欠妥的,迁徙和处理善后理应是同步的,而不是先搬完家了再告诉你如何处理老家的东西。或许是政府的压力过大导致匆忙迁徙来不及第一时间善后?我可以换位思考替谷歌着想一下,但是我也需要谷歌尽快告诉我们一个答案。

对政府,我也想说点没有任何意义估计你们也听不见的废话——关于谷歌的那些服务。在中国法律的框架下,哪些是可以用的、哪些是不可以用的,请明示。不要让子民们突然不可访问了,或许里边有很多东西对我们都很重要,或许关乎钱财或许关乎生命。屏蔽服务,作为守法公民的我没意见,我只是想提前知道一声,好方便自行善后处理。

我觉得政府和谷歌在这件事上都没什么对或错的,这不是一道简单的是非题。一国两制不知道是谷歌还是中国政府的创想,很高明,就这么着吧。

Tags: ,.
2010年01月26日

半年前,我曾经说“微博,关门也好”。现如今,那些微博先烈们确实“被关门”了,但是关门的原因和我想说的却大不同。2000年,大家都说快鱼吃慢鱼,不是大鱼吃小鱼。现如今,似乎已经回归到了传统的大鱼吃小鱼的格局之中。恩,微博就是如此。

想当初,在twitter的感召下,饭否、嘀咕之类的微博网站再怎么折腾也就是小众的呓语狂欢,如今死的死、衰的衰。好吧,你们玩完了,门户们该粉墨登场了——新浪开道,搜狐、网易跟进。门户博客的当年就是门户微博的未来——从商业角度看,微博在门户的手里行将成为赚PV卖广告的工具;从业务角度看,微博在门户网站的格局中也行将成为标配。一旦成为了标配,就只是一个零部件,再无大发展的可能性。别相信那些门户们所谓独立创新业务的信誓旦旦,一个公司的资源不是无限的,一分就没多少了,很难想象在财报面前,能给微博多少可创新的资源、可持久的耐心?麻利儿的,赶紧去换广告费才是正道。

微博,成为门户的标配不是最大的杯具,毕竟这业务还能再门户的大树下不茁壮的成长着,仍能开花结果。最杯具的是,今天看见康盛版微博了。

恩,这基本可以宣告微博这个游戏在中国宣告OVER了。为什么?

先说纯生意的,想象当年康盛的UCenter一出,让我们一人建一个SNS的时候,还有几个草根创业者能在SNS这个领域存活下来?本来SNS的用户其实就不算多,再被这么一瓜分干净,怎么玩?康盛一手普及SNS一手掐死SNS,两手抓两手都特硬。微博呢,别无选择,去死吧。

再说非生意的,您能想象当那些数以万计的站长们蜂拥而上微博的景象吗?烂大街倒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这得让我们感到这是一幅多么的不河蟹的景象。微博呢,别无选择,去死吧。

总结一下,微博已死。

另,以上有关康盛的话,其实都不是针对康盛的。康盛作为一个公司,有自己的发展策略,并不承担别人死活的责任。康盛没什么错,错的是我们大家都没什么创新能力,我们拥有的能力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把niche market变为mass market。

用刚才微博上的一句话来表述吧——其实分析都是废话,简单总结就是于人民于政府都不利的事情,必死!

2010年01月15日

Google宣布考虑撤出中国市场,坊间风传昨天晚上会有最终决定,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什么最终决定。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无论是政治原因或是纯商业原因,这还都是一个生意,最终决策的出台本不应如此草率,毕竟Google博客里也说了要和中国政府磋商一下的。

我很喜欢Google这家公司,虽然我不常用它的搜索引擎。至于他们自我标榜的价值观“不作恶”,我也没仔细探究过,也就没有资格去为Google的善恶下一个结论。但是,Google宣布考虑撤出中国市场这件事确实还是很吊诡的——源起于Gmail账户被入侵?不堪忍受中国的审查制度?

我一直存有疑问的是,Google作为一家极富智慧的企业,当初在他决定进入中国的时候一定都思考清楚了,我不相信他不了解所谓的中国国情。Gmail账户被入侵其实只是一个撤退的由头,并不构成必须撤退的理由,而且从Google博客的字里行间感觉似乎之前也并没有就此和中国政府进行沟通,而是单方面发布了准备撤退的宣言。

有人说这触犯了Google的底限,但是Google的底限到底是什么?似乎也没人说清楚。但是,其实Google的原则完全是可以变通的,否则当初也压根不会进入中国,这足以说明在生意面前,Google也是一个不能免俗之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就根本无法理解Google为何选择撤退。既然当初低眉顺眼的进来了,又何至于如今要反悔呢?

商业因素?政治因素?我猜想肯定不是单方面的因素,应该是两者掺杂在一起的。但我无法相信这是“不作恶”的道德因素。因为按照Google的理论,其实从进入中国之日起,就一直在“作恶”。狂气这次也不是Google作恶,而属于“被作恶”,呵呵。难不成Google这是想弄一个小姐想从良的案例吗?恩,我知道肯定有Gfans要说原来是逼良为娼或者被强奸了。但不要忘了,如果不为了人民币,没人能逼的了你。

我真的不希望Google就此真的撤退了。从大的方面来说,这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大家唇亡齿寒吧,一起抱团也取不了什么暖了;从小的方面来说,太影响我工作了——不用想就知道百度凤巢会涨价,不用想就知道谷歌带来的流量大幅减少;这让我一手花更多的钱,一手挣更少的钱。

但是,我其实真的不相信Google会真的就此撤退。我相信这事经过中美两国政府的谈判后,会有双不败但未必双赢的结局。这事,已经不是Google一个公司所能驾驭的了。Google的博客倒更像是为希拉里的声明开路的。Google作为一个美国公司,不论作恶与否,首先的立场还要是一个美国企业公民的立场,而不是全球公民的立场,就好像美国倡导的全球化也是以美国为轴心的全球化。美国,这个标签证明他们就算不是一伙的,也是搭帮的。

这一出双响炮,不知中国政府如何应对?但我相信终会有解决办法的,政治家们的智慧远非我们草民所能揣摩得透的。

Google确实值得我所尊敬。就看网上他的支持者如此之多又如此激动;就看他还没撤退就已经被鲜花送行;就看连谷歌撤退的新闻都少见了,我就更加的崇拜他了。一个商业公司,能够受到如此的顶礼膜拜,非Google和Apple所不能了。这必然有他们被崇拜的理由,而且很多很硬。

我更愿意相信我昨天的揣测:谷歌不会撤退的,谷歌搜索会借此获得在中国更大的市场份额,缩小和百度的差距。在不撤退的前提下,Android系统也将占领不小的市场。但如果撤退了,我相信Android也不会在中国独活的。

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哪天是“作恶”的百度的宣称要为了某种正义考虑关门的话,大家又会有什么反应呢?难道你要拍手称快嘛?

如今,在网上要说句Google的不是,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看了看自己写的,也着实有些言语对Google是大不敬的。不过还好,这里人烟稀少。之前,我在微博上也得瑟过几句,分别被人斥为“小人之心”、“中国人”。如果有人愿意在此痛斥我为“脑残”、“五毛”、“被洗脑”……以及我还未知的许多称号,请君随意,我照单全收。

Tags: ,.
2009年07月30日

我们的那些微博客网站们的盘点还没结束。我不愿意用关张这个词来给大家下个结论,类似于书店的盘点或许更合适,不同的则是人家是清货点钱,微博们是被迫清算。

或许,大家离关门歇业的事实还有那么点距离。ZF这么做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内心也是不能理解的,我总觉得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应对和解决这种新事物带来的潜在威胁。但限于我的智商,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

其实,上面两段说的都是废话,我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些。

我想说的其实是ZF这次封杀微博客网站们的举动或许在客观上是拯救了这些创业者们。让大家在萌芽的时候尽早悬崖勒马。

创业本来就是成功概率极低的事情,微博客这种一窝蜂的潮起更注定了绝大多数最终都是会死掉的。区别只是早死晚死,自杀他杀。

早死早超生,可以让绝大多数微博客网站的创业者们不要再更多的浪费自己的青春,去干点更有价值的事情。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我的价值观是相同的,你别那么理想主义。

我也创过业,融过资。所以,曾经有一位VC大佬对我说:给你们钱可以,但你们要自问自己的生意是有前途的嘛?如果没有,那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给你们钱只是浪费更多的时间。

当时,我想那是他拒绝之词。不过,说的很实在。就这句话,已经让我回味了3年。我还可以武断的下结论,现在绝大多数的微博客网站们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的跟风之作,其实自己并没有想清楚未来。所以,我才觉得ZF这次的封杀在客观上是帮助了绝大多数的微博客网站们。

我说的不是全部,是绝大多数。因为,我相信会有那么1、2家或许能成功的,你们就有点可惜了,属于误杀。但是,能成功的人,我相信换个模式、换个行业也一样会成功的,毕竟生意就是生意。

当然,我知道ZF这么做肯定没有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呵呵。

Tags: .
2009年07月22日

我发现但凡我一说了什么对党有利,对“民”不利的话,犬儒主义者和五毛党两顶帽子都扣到我头上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两帽子到底什么意思,只好上网搜索一下,以便于验明自己正身。

犬儒主义(Cynicism)是个外来词,中文里本来没有现成的对应词汇,通常将它理解为讥诮嘲讽,愤世嫉俗,玩世不恭。早期的犬儒主义者是根据自身的道德原则去蔑视世俗的观念;后期的犬儒主义者依旧蔑视世俗的观念,但是却丧失了赖为准绳的道德原则。

五毛就是在以“网上舆论导向”为职业者。据说每发一个“舆论导向”的帖子可以领取5毛钱的奖金,所以被广大网民称为五毛。

恩,对照了一下,要说犬儒主义跟我还算沾边,毕竟我也曾愤世嫉俗过,毕竟我现在还确实有点玩世不恭。不过,我还是有自己的道德准则的,而且我如今除了想干干净净的多挣点钱,外带一直关注中国足球之外,其他方面真还不算庸俗呢。

至于五毛,实在跟我不沾边,一是ZF压根没人给我一分钱;二是我也不缺这点儿钱;三是我也没空天天发帖子去,四是我跟ZF感情也没那么好,我只是烦你们这帮成天没事穷得瑟+骂街的主。你要真说出点像样的话来也成,我保证不反你们。

其实,我无非是针对你们(您随意对号入座)的言论说了点自己心里的废话而已,既然您愿意当有志人士或网络暴民,就提高点自己的心理素质。乱给人扣帽子也是一种不好的遗风,还恰恰应该是你们反对的那种遗风,这多不好啊?跟抽自己一嘴巴似的,不值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