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5月08日

对于自媒体而言,内容的可持续性是最大的难点。

一类有工作的“业余自媒体”人,会受制于自己的工作和精力,基本没有可能保持较长时间内高频的文字创作;一类没工作的“专业自媒体”人,会受制于自己水平、社会热点多少等等方面,也很难保持持续的高频文字创作;还有一类“团队自媒体”人,这种生命周期会长一点,多人创作保持高频更容易。但既然是合作,就会牵涉到是否能均贫富等等问题。

对于现在很多醉心于自媒体的人来说,商业经营上大概三条路。其一,因自媒体而收广告费,那如何保持自己文章观点的独立性是一个难题;其二,因自媒体而收公关费、咨询费,独立性依然是一个难题,只不过隐藏的时间相对会长一点;其三,因自媒体而被企业招聘上岗,那就变成业余自媒体了,可持续创作必然受影响。

但说实话,以上三条路对于99%以上的自媒体人来说,都不用操心。因为即便网民的智商再低、识别观点对错能力再差,也真没几个人能靠自己写东西写的能养活自己的。靠自媒体的各种商业变现,对于99%以上的人来说,纯属自媒体梦。

以上说的是写,写完了还得传播,写完了找到适合的平台或通道去贴链接、贴长微博之类的,都是体力活,谁都会干,就看谁肯卖力气了。但是,光卖力气没用,就如微博上一些原本不知名的人被大佬关注、转发后就出名了是一个道理。你要不然拼运气、拼实力,要不然你还得贴钱去传播自己。

其实,以上我说的把自媒体狭义化了,这主要是顺着现在大家蜂拥而注的微信公众号模式的自媒体潮流。但是,其实微博也是自媒体,140字,这个可持续性其实更强。看看微博上那些赚到钱的草根大号、中号,那不都是自媒体嘛?

对于写长文章类型的自媒体来说,真心没戏,这属于极少数人的游戏,不适合多数人。还记得当年的博客吧,当年的名博们有几个能持续高频创作三年以上的?

如果把自媒体非要定义成一个行业的话,那么请记住每个行业的成功者都是少数人,也请记住你自己是那少数人的概率是极低的。

认清自己其实才是自媒体最大的难题。

Tags: ,,.
2013年05月03日

今天说有关微信营销的两个话题:

一、有关“朝阳大悦城”的微信公众号

近几日,看到分析“朝阳大悦城”的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分析的貌似头头是道,各种眼花缭乱的模型,但可惜没有最重要的效果评估。鄙人认为不基于ROI的分析都是扯淡。

首先,我不是黑“朝阳大悦城”的微信公众号。

其次,我家住“朝阳大悦城”旁,每周末必去;我也是“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的订阅者。

我想说,我并没有看到“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粉丝增长和“朝阳大悦城”实际客流量、营业规模之间产生了很强的正相关的关系。

基于我粗浅判断,“朝阳大悦城”客流量基本就是周边N个大型小区的住户,这些人包括我本人在内去那里主要就是吃喝,且不依赖于“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的推拉作用。最起码,我本人几乎从来不看自己订阅的“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

还有人说“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发个什么消费八折卡之类的挺好。我想说,这是挺好,不过这其实是用“朝阳大悦城”的实体业务反哺“朝阳大悦城”的微信公众号,这不叫微信公众号推动了实体业务。如果这也算成功,那我相信真不如印一堆单页塞到周边小区的住户门缝里去。

有一个天天鼓吹微信营销的人昨天说,“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最起码证明了微信营销门槛不高、投入不大……我想说,你丫连效果都不知道,怎么证明门槛不高、投入不大呢?ROI就是投资回报率,投资和回报之间是相关的,没法割裂的看。

当然,那哥们是靠忽悠微信营销吃饭的人,他忽悠忽悠传统企业的钱当然可以,但别到处瞎忽悠。骗着骗着连自己都信了,这是传销。

我真的不是黑“朝阳大悦城”微信公众号,因为我不知道实际效果,也许实际效果很好,但绝不是这些评论家或微信营销忽悠从业者们说的那样好法。

二、有关微信和微博之间的关系。

昨天和今天鄙人在微博上试着推广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现效果还真不错:昨天一条微博,1.4万阅读量,12条转发,带来了94个订阅者;今天,两个新的转发,又在半小时内带来了30多位订阅者。

这个ROI真是不错。

许多人在唱空微博、唱多微信。但是通过这个小试验,我们应该发现别把两者对立起来,各有各的疗效。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应该是水乳交融的关系。

事实上,我们也应该能看到很多人都在从微博上倒用户到微信上的,不是吗?

我其实之前还做过一个测试,在不同微信群、朋友圈里推广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成效甚微。与微博倒用户的效果差距极大。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当然,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案例,未必具有普适性。

各位自己思考吧……

最后我得说,我是无奈的随大流用了“微信营销”这个词。至于“营销”这个词,实话说,已经被大部分搞“微博营销”和“微信营销”的人和公司糟蹋的差不多了。

Tags: ,,.
2013年01月31日

市场盛传苹果将会推出低价iPhone,苹果会否因此不再是过去令人骄傲的苹果?作者认为即使传言为真,低价iPhone也是苹果自身进化的一步。

有关苹果(Apple Inc.)的最新一则传闻,是其即将推出低价iPhone。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媒体和台湾电子时报都称,苹果正在研发一种低价iPhone,售价预计在200美元-250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250元到1500元),目前iPhone5的售价还在5000元人民币上下。

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的不尽如人意,也使低价iPhone的推出看上去更顺理成章。1月23日苹果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但业绩不如预期,其中iPhone是拖后腿的因素。其财报显示,2013年第一财季苹果共卖出4780万台iPhone,尽管这一数字较上年同期增长29%,创下新的纪录,但是低于5000万的市场预期。有美国媒体因此援引分析师的话说,苹果需要在包括中国等的新兴市场采取更为激进的战略。

这是一则无法验证真伪的消息。媒体是如此言之凿凿,台湾媒体的这类传言也曾出现在iPad Mini发布之前。但苹果公司副总裁席勒(Phil Schiller)1月8日又公开表示,苹果没有打算推出廉价iPhone或者iPhone Mini的举动。

本月初,台湾《电子时报》称,这款低价iPhone配置的屏幕要比4寸大,主要针对的是中国等新兴市场。市场研究机构IDC去年底的报告显示,低价安卓手机在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出货量大幅上升,这造就了安卓的高市场占有率;而同期苹果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却滑到了市场第六。

但苹果认为,公司在中国已经实现了高速增长。在2013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苹果首次单独发布了大中华区营收数据。该地区的营收数据比之去年同期增长了67%,达到68.30亿美元。

追溯苹果现有几个品类的发展历史,这些年苹果沿用的都是先单品打天下、强化品牌价值,再利用苹果的品牌影响力进入不同细分市场的发展策略。如果从这个逻辑看,传闻中的低价iPhone倒也确有可能。

自2001年推出iPod起,苹果公司在历经4代iPod后,于2005年推出了更易携带的iPad nano和iPod shuffle;沿用同样的规则,苹果的第一代iPad是2010年推出的,在历经3代iPad后,2012年第4代iPad和更小屏更轻薄的iPad Mini同时推出;iPhone的路径也同样如此,自2007年推出iPhone后,历经3代5款iPhone后,更大屏更轻薄的iPhone5才于去年推出。

低价iPhone如果推出,其必然会扩大iPhone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而问题是低价iPhone的推出是否意味着苹果加入了低价智能机的厮杀,这又会否拉低苹果的身价?要知道对新兴市场的很多用户而言,苹果iPhone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根据苹果现有的产品线延伸策略,低价iPhone在不远的未来也许会是现实。然而即便苹果推出低价iPhone,那些认为这会损害苹果品牌价值的观点也是经不起推敲的。

首先这款手机必然不会是苹果用来抢占市场份额的工具,市场份额第一从来不是苹果所追求的目标和方向,高溢价和高利润率才是。依托于和iPad、Mac、Apple TV等其他产品线的联动整合,以及App Store和iCloud所构建的最成熟的生态系统。苹果有必要大幅牺牲利润率向“下”延伸,仅仅为抢占市场份额而推出低价iPhone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即使这款传闻中的低价iPhone相对于苹果的同系列产品是低价的,根据苹果以往的做法,其依然会是同一水平竞争中的高价产品。相对高的价格不等于高端、相对低的价格也不等于低端,这就是苹果一以贯之的产品及定价策略。

相对于用价格来扩大覆盖面,这款传言中的低价iPhone更可能是以新的应用场景来覆盖新的用户群。这种逻辑在苹果其他系列产品的演化中已经可见一斑。

比如iPod家族的 iPod touch、iPod classic、iPod nano、iPod shuffle四个产品系列尽管也覆盖了从高到低的价格梯度,但其产品逻辑遵循的并不是简单的价格策略,也不是仅仅是为了追求价格差对产品功能进行简单的切割。iPod的每个系列产品都有自身鲜明的产品特征,并满足不同用户的应用场景和需求。高价的 iPod touch更接近于一个掌上游戏机,低价的iPod shuffle主打的则是最轻便的特征。

当年iPod的推出一举推动了苹果品牌的流行,而相对低价的iPod nano、iPod shuffle更让苹果品牌风靡全球。能说iPod shuffle的推出损害了苹果品牌的价值?

去年10月推出的iPad Mini是苹果同样逻辑在iPad系列中的推演。大部分观者只把关注点集中在iPad Mini的价格本身,却忽视了相对于10寸屏的iPad,7.9寸屏的iPad Mini更轻、更薄、更便携、更“移动”的特征。同时,iPad Mini相较于“竞争对手”三星以及谷歌的7寸平板,也有自己更大屏、更轻薄的特点。

能否说iPad Mini的推出损害了苹果品牌的价值?相对于低价,iPad Mini更大的意义在于对“小屏平板电脑”的重新定义,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杀入低端市场的低价产品。

对于传闻中的低价iPhone,也应该会遵循同样的道路。不过我仍无法断言传闻中的低价iPhone,会指向何种使用场景和特殊需求。

Tags: ,,,,,.
2012年08月31日

文/DoNews资深作家 潘欣

1、Bing在美国份额最起码是不比360在中国份额低的,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就不成立,所以基于这个问题分析一大堆的其实全是废话,最起码应该先去了解一下Bing在美国是如何推广的。

2、Bing在中国不灵?太正常了。无论微软、苹果还是谷歌,中国只是他们赚钱的地方,微软在中国的核心业务就是OEM销售他们的WINDOWS和OFFICE,对于BING这样的一时半会儿不打算赚钱的事,微软这么大的公司压根不会放在议事日程上。

所以,这也不是微软IE做的好不好的问题,做的好不好的标准不是是否取悦于中国用户,人家压根就没多重视咱,咱也别瞎说人家水平低。

3、问题被完善之后,我做点简单补充:首先是中美搜索引擎的竞争环境有很大不同,包括用户的应用方式不同,这问题太大了,我没能力展开;

其次,不能孤立的看待浏览器带搜索流量的问题,因为360和IE浏览器最大的差别在于起始页,360浏览器和搜索之间是有一个导航做桥梁的,IE有吗?关键是美国人民需要有一个导航嘛?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家/潘欣

Tags: ,,.
2006年10月10日

好久没写了,看了Google收购Youtube的事情,今天没忍住,随便说几句个人感觉吧。

1、Google从产品延伸角度其实不需要Youtube,有video search足够构建一个视频社区了。从商业角度看,多一块视频广告收入倒也勉强符合Google跨媒体运作的方向。

2、从产品和商业角度看都勉强,但想想两个公司背后的投资商,这种并购也就可以理解了。

3、Youtube卖掉,对于国内做视频的企业而言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我们没有美国那样的退出机制,并购的成本对于国内互联网企业而言太大了,不值得。另一个方面说明做视频在目前这个阶段实在是太烧钱了,还很难赚到钱,我们做视频的企业有几个烧的起呢,又没人买。。。后果很可怕。

4、更合理的并购,我总觉得应该是Yahoo或者Newsgroup收购Youtube,不过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

本来嘛,写Blog的意思就不大,今天我属于不小心又扯淡了一回,呵呵。还是继续我的艰苦工作去吧。。。

2006年08月09日

360Safe推出有段时间了,我因为被其他家插的还可容忍,也因为想看看更多的反馈,所以一直没用360Safe这个小玩意。所以只能说猜猜看了。

周老大推小玩意自然是有大门道,否则根本没有玩这个的必要。想玩流氓手段吗?见过流氓但没见过公开叫嚣我要耍流氓的,从此点看360Safe,我相信它绝对不会成为新一代流氓的。否则,也太小瞧了周公了。

我猜猜这小玩意的小门道大概如下几点:

1、等你来骂我。以众多人看待的“流氓从良”方式,越多的人关注,越多的人开骂,360Safe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实现拓展。

2、等你来反击。360Safe开列100多流氓软件,就等着这100多流氓反击呢。“小流氓们”估计没啥声音,就等着“大流氓们”呢。反击的声音越大,360Safe的知名度越高。这叫众人拾柴火焰高,随着反击声音扩大化,360Safe知名度将成几何级数增长,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了。这不YAHOO、青娱乐之类的就中招了。

3、等你来苟合。不公开开战的网站,也必然谋求私下同360Safe和解。谁求谁是明摆着的,Qihoo当然不会错过此等讨价还价的好机会,为自身获得更多的合作资源。

4、等我来开道。Qihoo需要360Safe开道。流氓插件越少,大家的ALEXA越低,一些网站对Qihoo的依赖也就越高。此消彼涨,Qihoo的流量、用户、排名将以更低成本实现提升。而对于一些和Qihoo有竞争关系的网站,则在品牌上和流量上都将带来一定打击。

 

个人能力有限,也只能猜猜小玩意的小门道,相信还有更多大门道,这也只有周公自己心里清楚,这也需要时间来检验了。

2006年07月15日

Baidu World开的很热闹,会场里乌攘乌攘的全是人,热的我立刻鼻窦炎发作。在我给会场留下了几声喷嚏之后,在Baidu 王CFO还没喷完的时候,我走了。

Baidu World排场很大,很长时间没参与过排场这么大的企业会议了,这足够证明Baidu的实力。不过,我总觉得Baidu World开的有点不合适宜。World类型的活动印象中是Oracle开的先河(也许记错了,但我就不百度以下了!),国内有Legend world,但也没持续搞下去。为什么?还是因为咱技术储备不够雄厚的缘故,折腾一回容易,持续创新不是能说到做到的事情。Baidu World上也没见什么技术、标准之类的创新,无非是缺乏创新技术力量支撑的一些产品的集体SHOW。这实不足以支持World这个伟大的词汇。

这是大面上看Baidu World。细节上也存在一些问题值得商榷。

1、百度市场部的人为什么没给刘CTO做一下Briefing?如果做了,想必“弹窗创新”的调子应该不会出现,惹了大家的讥笑。总之,刘CTO想表达的意思很对路,可惜话说的不够艺术。

2、百度裁员怎么就不能再等两天?非着急在World前除掉吗?为什么不能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下手呢?当媒体上铺天盖地的为World歌功颂德的时候,小小裁员又能兴起多少波浪啊?很奇怪百度市场部没有人提提裁员应当缓刑的建议吗?当然,我觉得百度裁掉这个部门是非常英明的举措,毕竟在这个市场上,百度是缺乏竞争力的,而且利润又微薄,自身也更不需要软件养活互联网的盘子。总之,关于裁员是举措正确,时间错误。

3、李CEO特意为CCTV年度经济人物颁奖上的“盲人用百度”进行了几句不够清楚的解释。姑且不论这事情真假,其实圈子里炒作的话题基本都会在两个月之内被人遗忘。所以李CEO很刻意的解释显得有点画蛇添足了,生怕别人忘了这事情吗?

以上纯属鸡蛋里挑骨头。说句心里话,以成王败寇论,哪天咱中国企业全跟Baidu一样World起来了,那说明咱互联网业还真是混的不错了呢。

2006年06月01日

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找个不“流氓”的企业难。吕欣欣的Feedsky肯定是不流氓的企业。难得!都说要支持国货,可争气的国货真难找,我觉得Feedsky应该算一个。的确,他的模式现在能看到的都是在复制Feedburner,不过复制的形神都似。难得!

既然复制的不错,为什么不支持国货呢?所以,我从今天开始,六一儿童节开始,全面使用Feedsky,放弃Feedburner。我的Feed地址就是:http://feed.feedsky.com/panxin

不过,Feedsky还存在N多问题,比如我以前批判过吕欣欣的一些问题,有些虽然有所改变,但有些依旧存在,处理问题当然有个优先级,就等着什么时候都能解决掉了。

也许,你说我在给吕欣欣写软文,随便你说。我和吕欣欣是朋友也没错。但是,我喜欢我就写!我喜欢我就用!

2006年04月28日

Keso认为在Overture和Google之前,互联网广告只是一味地在表现形式上创新。而Google用最朴素的文字链,在广告主和受众之间开辟了一条直接通道,把广告主的需求与受众的需求进行匹配,这才是互联网广告创新的正道。我不觉得Google的文字链有什么特殊的创新之处。在纸介媒体中,DM媒体早就符合了分众定向投放的标准。同样,我们也会看到很多报纸里也有许多的“牛皮癣”广告,就如同“窄告”和正火的分类信息广告一样。互联网上的广告在传统的纸介、电波媒体中都是有脉络可循的。

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广告的创新,我们不应该轻视在表现形式上的创新。因为这正是互联网平台的多样化呈现形式所赋予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呢?Keso认为点击率在持续走低,但网络广告的评估也不仅仅是点击一个指标所衡量。网络广告的到达率所体现的其实正有一点“所见既所得”的效果,为什么一定要点击呢?那些浮动窗口或许的确令人厌恶,但换言之,无论报纸或是电台、电视台的广告,一大撮观众不也是在通过翻页和换台去解决自己的厌恶呢?

或许,有人该说这就是广告不定向投放的恶果。但那些到户的DM媒体其实也未必多招人待见,还不是一样在粗粗浏览之后就束之高阁了?Google的文字链的效果同样是这个道理,即便点击了又真的能代表效果有多好吗?

互联网平台的广告的创新之道其实并不难。互联网的特征可以包容了纸介、电台、电视台媒体广告的特征,一切在其他三个平台之上可应用的广告形式都完全可以在互联网上继承、融合与改良。原来无论Google的文字还是门户的Banner广告,从广告购买形式上看还都属于“硬投放”类型;现在随着播客、音视频网站的兴起,贴片广告形式也出现了,但是仍旧还是比较“硬”;未来,相信还有剧情融入式的“嵌入式广告”出现。其实,Nike和Google合作的Joga已然就是一种“嵌入”了。

创新不难当然是相对的,因为有太多传统广告形式可供借鉴。真正难的还是网络广告或营销效果的评估,因为效果评估是传统广告的难点所在。或许我们能计算出来一些表面化的PV/HITS之类的数据,但谁又能给出真正关乎企业生意的ROI呢?

2006年04月21日

百度、中搜、搜狐……中国人民都站起来挑战Google了,确切的说是挑战谷歌了。他们的挑战大多根据历史经验来进行判断的,比如AOL、YAHOO惨败中国的历史。他们的判断或许有道理,但不是结论,结论需要历史去证明。反正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也都证明了忽悠和吹牛是闪不着舌头的,过个把月也没人记得你当年忽悠过什么。

还有一个Google的4大致命问题——说的问题也大多是Google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Google所面临的挑战。从技术或产品,乃至企业战略层面,Google或许会迟钝、也或许会在某些节点落后,但这些在短期内不会动摇Google的根本。

随着Google日益强大到当年IBM或微软的垄断地位,Google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是来自文化的冲突与社会伦理的挑战。

1、全球化与本地化的冲突。“谷歌”的中文译名只是个缩影,随着Google的全球化进程,在每个国家或地域的Google都将面临各色各样的文化冲突。本地化不仅仅是语言或程序的本地化,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如何协调好Google全球品牌形象与当地文化融合的问题。Google能做到完美的融合吗?

2、搜索与隐私的冲突。越来越广的搜索领域,越来越精准的搜索结果,带来的是个人、企业、机构、政府等等各阶层隐私的暴露。这同大家以前老拿Windonws或Intel的后门泄露安全隐私的道理大致相同,因为这与传统社会伦理是相悖的,Google有能力解决这个矛盾吗?

3、跨媒体运作与传统的冲突。Google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搜索引擎的公司,也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中国的CEO们所质疑的其实只是Google的某一产品线在中国能否成功的问题。更要命的挑战则是随着Google的触角越来越长,侵犯到的传统的各方利益越来越大。传统的既得利益者们的个体或许无法抵挡Google的侵蚀,但团结起来力量大的道理是谁都明白的。无论我们把Google当作一个媒体公司还是一个广告公司,都有同样的挑战存在。Google有能力协调好各方利益吗?


未来,Google的官司或许将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