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15日

就像决定创业一样,有点草率。我决定关门的想法,也是很快决定的。

当然,关门不能像开门一样迅速。

现有的客户还要继续对付着到合同到期,人员也要想办法遣散,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决定影响到他们的生计。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量把每个员工都安置好——我让能力强或原来愿意跟我混的员工自己开始找工作,直到他们找到为止。找到了,随时可以走。关门的想法,小范围的人也因此就知道了。

其他人,我把他们连同客户转到合伙人的公司下面,这样也可以给客户一个交代、也可以给员工一个交代。

05年10月,我把一切都安置好了,没让一个员工下岗、没让一个客户抱怨的结束了公司。当然,我也没跟客户说实情。

我最后做的一件事,是11月去深圳,帮合伙人的公司去续签我原来的客户M。提案完,客户奇怪说这不像你写案子的风格啊。确实不是我写的,所以我晚上陪三个台湾人喝酒,三个台湾佬都是在国内跑了10几年渠道的人,海量。白酒轮番灌我,我当场喝吐了。我都戒酒N年了,之后也没再喝过白酒。所幸,单子得以续签。

就这样,两年的创业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之后,我也一直在反思……

我觉得我当时还不够成熟,心理、资源都不成熟,所以创业的时机选择的不好。

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一个适合当老大的人,做顾问当谋士还比较适合。因为,我觉得自己长于专业技能,短于潜规则。

我觉得乙方不适合我,我装B都装不像,弄得甲方老觉得我比他们还NB,人家不高兴。能拿到的客户都是拿我当兄弟的或对我的专业有足够尊重的,毕竟这样的太少。所以,依我的秉性,我也不可能做大。

我觉得B2B的生意都不适合我,我并不是不懂人性、不懂规则,只是直面的时候我不会伪装。所以,我更适合B2C的生意,在幕后和消费者进行心灵交流,呵呵。

我觉得打工在现阶段是适合我的,但未来创业更适合我,毕竟我骨子里一直向往自由。所以,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是35岁再创业,如果一切积累得当的话。

Tags: ,.
2009年02月14日

公司人多了,客户也多了,表面上钱多了,可却总在帐上滚,真金白银的很少见。

IT客户的油水越来越少,互联网也没见景气。我因为自己的失误,没有把握住进入汽车行业的机会。机会一去不再来,悔之晚矣。

总在伺机进入其他领域。因为认识了一位业内大师,有了一个机会进入房地产领域。一个上海的房地产企业,大师负责品牌咨询,其他我也不知道他咨询了什么,我只知道我负责执行。

第一个项目是负责他们的一个别墅项目的公关传播,因为我公司小,大师把活动执行给了另外一个大公司做,我们公司只负责媒体传播方面的工作。因为有大师的保荐,这个CASE得来全不费功夫,但我得给大师提成。因为这个项目在马勒别墅做,我也有幸住进了这个宝地,也就是据说后来抓CLY的地,呵呵。

前后两周的时间吧,轻轻松松挣了二、三十万,我不得不感叹房地产客户真有钱。跟IT客户相比,来钱速度真快。

隔年315,这个地产企业在大师的指导下又策划了个诚信论坛,在北京做。因为大师对我还满意,就又有了一个赚地产商钱的机会。这次也很爽,爽到活还没做,先把钱付了绝大部分。而且,大师让我直接去他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拿现金……这辈子还没包里揣过几十万现金的时候呐,满满一电脑包的钱。正好,我还没开车,打车。拿了钱,我四处张望,怕有打劫的,其实自己倒更像个做贼的,呵呵。

给地产商做第二个活动时,我的公司包括CASE和RETAINER的客户同时有了6、7个,也是公司最鼎盛的时候的了。

这期间,也就是05年2、3月吧,我还参加了两次我很有兴趣的招标,但是都失败了。

一次,是深圳最N的互联网公司的招标。提案时,甲方坐了一满屋子10几口子人,几乎清一色的80后经理。我得承认,我没想到他们都如此年轻。我的方案并没有按照他们的标书要求来做,我想出奇制胜,给他们整了一个宏大的品牌更新的方案。提案结束的Q&A部分,80后经理们纷纷表示看不懂,他们说想问问题却不知道从何问起。最后,他们的头表示:你这种方案暂时不考虑,以后如果有品牌咨询的机会再谈。他还说BF也没按标书要求做,写的是一个危机管理的方案。我回应他:你们目前的业务线赚钱能力足够强大的了,一般的PR并没有太大的必要性,更重要是的品牌的更新以驾驭他们的多元化发展。他的意思是我和BF都肯定出局了。

但是,最后我得到的消息是BF又续约了……我承认,因为我公司小,面对10家公司竞标,我必须也不得不赌。不过,我赌错了,愿赌服输。

另一次,是又一个国内手机厂商S的招标,照例又忽悠了10家公司竞标,我有机会进入了最后5家,有了提案的机会。

又一次全身心的写方案,我通过其他手机厂商的朋友,拿到了不少数据,加上原来对手机行业的了解,在市场和竞争分析部分做的很不错。提案时,对方的市场总监并不相信这些分析会出自公关公司之手,问了几次这些分析是你们自己做的嘛?并当场切磋起来了他对分析的认识。

提案结束之后,我自己觉得这次中标在望了。

结果呢?我又一次败给了普纳公关,我知道我输在那里了。不过,S手机看在我们方案的份上,虽然媒体传播的大单没给我做,但也让我中标了——名义上的CASE合作。CASE合作的机会就是给他们做过一个服务品牌的方案、一个他们用来参加品牌授权招标的D手机的品牌方案。

当时,虽然有了一些客户,公司日子也过的还凑合。但这两次招标的失败,再一次让我意识到——这不是我所追求的职业。

招标失败的次数其实是占绝大多数的,失败本身并没有打击我什么,从我做公关的第一天起,就早已习惯。

只不过,这些失败或成功的客户都无法让我得到更多的精神满足。当初离开西岸奥美创业的原因,到头来也一样并不成立。没有什么所谓的自主,只有求全。

关门的想法已经有了。

Tags: ,.
2009年02月12日

春节很烦,光出不进。

通过一个上海广告公司的关系,我又有机会参与了一个微型汽车客户的提案机会。案子不难写,旅途很困难。需要记录一下——我下午从北京飞到上海,和广告公司碰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因为被虹桥机场的服务人员乱引导,错过了去柳州的航班,只得又买了去桂林的机票、到了桂林又坐车去柳州,下午赶到了会场,幸亏没迟到。不到2个小时的提案完了之后,晚上又飞回上海和广告公司开会,第三天早上又飞回北京。案子虽然不出彩,但也没啥问题,客户基本认可了我们。但是,我等啊等,然后接到通知,他们的CASE取消了。后来,客户作为补偿,给了我们2万元,让我们给他们的渠道大会提供点零碎服务。令我遗憾的是,当时人手单薄,没服务好,客户不满意,我们也自此失去了再服务他们的机会,也失去了进军汽车领域的机会。

机会,给你了,没把握住,只能怪自己了。

三、四月份,又来了了招标的机会。一个老牌的显示器客户W,他们和M记手机推出的联合品牌的M记显示器和LCD TV。找到我们的时候,产品还没上市。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直渴望有一个从头塑造的顶级品牌和产品。

对手是BF出来的一帮人,他们有内线,我从零开始摸。方案,我有自信。去深圳提案,客户对我的案子很满意。晚上,在宾馆,BF系的人还通过前台跟我打电话要聊聊,我拒绝了,呵呵。

甲方内部斗争了近2个月,这个单子我很艰难、幸运的拿下了这个也不算小的单子。运气在于这次招标的是显示器,甲方内部妥协的结果是我做显示器。等到了LCD TV上市的时候,准备内定给BF系的人。

我投入了自己做公关以来最大的精力在服务M,我关于品牌、促销、服务、公关方面的方案和建议几乎被无条件的接受了,合作非常顺畅。记得在一个月之内,哪个IT网站的显示器品牌关注度排行就上升到了TOP5。那时的我,只能用春风得意马蹄疾来形容了。

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嘛?只服务了M四个月,一个噩耗就传来了,M手机在全球宣布终止合作,这是M新任CEO的回归主业的全球策略的改变所导致的。

我真想骂娘!点背不能怨社会,可我也实在怨不了自己啊。当然,那个所谓内定的LCD TV的招标结果更无从兑现了,相比之下,我还算幸运,毕竟我还赚到了4个月的服务费。

当然,我还有更幸运的——W显示器实力雄厚,因为这个合作亏了USD1亿,但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显示器品牌MG。因为我们前期服务,W很满意,所以又轻松续上了MG的合作,就是服务费少了点。

加上其他两个小的长期客户,我的公司日子过的舒服了点。

Tags: ,.
2009年02月11日

做了第一个Case,也招了两个人。完事之后,觉得压力大了,没了玩票的心情。因为,我得给人家发工资啊。

过了1个月,某手机企业C招标。正好对方有一个我的“粉丝”,于是我混进了竞标队伍。我写了自认为还算有些想法的方案去提案了。最后剩下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业界闻名的发稿机器普纳公关。印象中,普纳的提案是WORD,26页。

不出意外,我败了。客户说:你的方案我们很喜欢,但是……

但是普纳说自己公司有几十口子媒介,而我咬牙虚构的10几人团队相形之下,让C手机的人觉得我们执行力没谱。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我服。

又过了1个月,某国内TOP3的PC厂商T要招标了。可惜我公司这样,压根没资格去玩。还好,我可以用我投资人的PR公司(他们是TOP10)的壳去竞标。坦率说,我这个案子做的很差,绞尽脑汁也没什么想法,甚至连我一直引以为豪的逻辑都缺乏。

 幸运的是,我的投资人帮了我,长袖善舞的他轻松搞定了对方管事的人。我顺利的拿下了T 1年Retainer的单子,月费好像是13万,当时高兴坏了,感觉到了春天的到来……

但是,服务T,是我做PR以来最痛苦的事情。我缺乏能够跟客户沟通的语言,虽然我们说的都是普通话。但是,我试图去改变、建议的时候,却屡屡碰壁——他们根本不听你在说什么,他们其实也不太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看在钱的份上,继续伺候T大爷。服务变得越来越常规、也越来越没价值,无非是写稿、发稿,我还省心了。内心的挫折感却很深。

Tags: ,.

2003年10月,我离开了工作一年多的西岸奥美,放弃了去百度的机会,选择了创业,自己做一家PR公司。

为什么?因为当时的我讨厌束缚,我厌恶国际公司那种死板的、无创意的服务流程,我觉得那不是属于我的。当时,我觉得我有足够的专业性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放弃百度,是因为我没有一双洞悉未来的眼睛,因为我不是高瞻远瞩的专家,呵呵。

从我创业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想靠这个PR公司发什么财。我只是想在属于自己的平台上去实践自己的理想。当时,我是一个绝对的理想主义者。这个受我师傅杨自力的影响很深,他是奥美公关中国第一个服务IBM的团队成员。

因为理想,所以我从零开始,没有一个客户。当我真做了,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无力。自以为在圈内呼风唤雨的我,发现自己的光环背后其实都离不开自己所就职的公司的品牌支撑。离开了他们,那时的我,其实屁也不是。

即便有投资人的帮助,但一个人起步的公司,Pitch客户真的很难。没有品牌、没有历史、没有足够强的服务团队——这都是甲方选择乙方最基础的要素。

还好,我还有一些关系、有一些朋友在帮我。如果记得不错,两个月后,我开张了,我拿到了第一个客户,还是我最不愿意做的新闻发布会,是一个中文名叫“凌翔”的外国企业级软件客户,记得给他们整了个TOP(Top Operation Platform)的概念在媒体上发了些稿子,呵呵。

高兴的不仅仅是开张了,高兴的是客户接受了我的建议。虽然现在反思那破概念也没啥用,但当时还是有成就感的。

接下来,就又是周而复始的让理想碰壁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