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26, 2013

每次谈及新媒体,总有一大帮人会说,用户口味怎么变化了,用户习惯怎么改了,用户获取信息渠道怎么换了,连公关玩法怎么变了都有人讨论。

却鲜有人说起,转型中的传统媒体人要怎么办,拿老命陪转型失败的东家一起垫背?新人眼看已经享受过传统媒体红利的老人荣休而自己坐等裁员?

传统媒体人中的自由大脑,铁定是留不住了。而自媒体,对于传统媒体人也好、对于行业的探索者也好、对于有洞见者也好,或将是眼下最好的出路。

媒体人的思变浪潮,前所未有的强烈

新媒体会让人上瘾,一旦接触,欲罢不能。

近日碰到三个媒体朋友,都是被新媒体勾去了魂。

A君,十年前是北京某都市报的新媒体总监,负责手机报和网站,虽广告销售收益只占报社小头,但感到势头猛涨,必是趋势。A希望扩大报社资源投入,无果,只因这是锦上添花之物,没有扩大的动力,数月后,他跳槽至电子商务业,如果已成业界大拿。

B君,超年轻的财经媒体编委级人物,认为传统媒体的制度已经过气,如明明200字是独家内容,记者硬是要强行掰成千字长文,只因媒体按字数给奖金。B试图自上而下推动新媒体机制改革,发现传统媒体负担过于巨大,已成难以转身的庞大怪物,不得不离开。

C君,小记者,数月前开始在网上写文章,情绪强烈,观点鲜明,反响不错。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网友对他的内容给出观点、分析和线索补充,其他媒体人进行解读和反驳,C得到了信息的完善和是否要写下去的判断,这一个全新的流程让他摆脱了传统媒体闭门造车的困境,爽快至极。近日,C选择了去新媒体机构。

从老到少的媒体人,因为资源不够、因为制度难改、因为采编新体验,在接触到新媒体后,都心甘情愿成了其门下走狗。

我最近在北京接触了许多媒体人,但凡脑筋活络点的,都在考虑转型的问题。这股变则思动潮,在今年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传统媒体真的留不住人了。

脱开护身宝甲,不能只有一副小身板

媒体人对自身的恐慌感,可能来自于拔高了自己、也拉低了自己的东家招牌。

拿我自己来说,报社前辈曾屡屡教导:你以为你是谁,要是没有顶着报社的抬头,到外面谁理你。

领导的原意是让我安心做记者,每天想着在版面上玩出花来,但这一番话,实际上让我更慌张。

1:是啊,没了东家这个大牌子,我一无所长,上不了厅堂下不了厨房,手无缚鸡之力空有复制黏贴之能,只懂成为打字员不知自我思考,就这么混下去,以后给人当秘书都怕没人要。

2:是啊,要不是有了东家这个牌子,才会有那么多业界大牛社区大妈愿意和你聊两句。要是每次见人开口的“我是***报的潘越飞”被掐掉了前半部分,谁理我。要是我离职,手机里那3000多个联系人,九成九会因为没有了宣传利用价值而冷得搭理我。

3:是啊,当年我一个刚毕业的小毛孩,连浙江一共有多少高校都报不出来,居然写了篇教育体制改革的文章能被刊登,不是因为我有多专业,而是因为东家赏我口饭吃啊。

4:是啊,我每天都能写点新潮app玩法、创业人的故事、行业的动态,不是因为我真有那么话唠,而是每天东家的版面空在那里,非填满不可啊。

5:是啊,我每次判断一则资讯的好与坏、写多与写少,不是我的个人意志所决定,而是东家的集体意志在远程控制。对李天一一事要抱什么观点,我不知道,只有东家知道。

6:是啊,不少同行是靠跑会车马费养家糊口的,已是公开的秘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极客,却要去洋洋洒洒写一篇谷歌眼镜的深度报道,只因这个互联网圈的热门,为了不漏稿才写。至于他们围在一起讨论的话题,其实永远都是最近有啥好吃的。

7:是啊,真正的业界专家,自有其分析逻辑,每次我采访完,却硬生生要改成一句话说完,把整个分析过程弄得隔靴搔痒,我居然还敢洋洋得意,自诩抓住重点,愚蠢之极。

8:是啊,我是靠着东家的招牌才能每天吃到食堂的狮子头,但是眼睁睁看着东家的招牌越来越不吃香了,我如果依然浑浑噩噩做个低级打字员,必然成为一起垫背的小螺丝钉。

这种恐慌,每每想起,总是一身冷汗。

粉丝圈,因微博而起,因微信而盛

传统媒体的转型之路,哪条是正确的说不清。

能说清的,恐怕只有一句话:自媒体在兴起。

一位全球五百强的中华区高层说,今年,他们首次在市场费用清单中加入了自媒体。他的判断如下:

1:自媒体是一种情绪鲜明、有血有肉、有粉丝群的表现形式。自媒体人,或者说意见领袖对粉丝的影响力,比机构的影响力渗透得更深,二次传播的能量更强。

2:高手在民间,统一的声音告知大众已经过去。虽然传媒机构试着发出独特的声音,但是船大难调头,一个机构的决策者永远是少数的个人,声音总是单调的。

3:传媒机构的公信力正在被瓦解。当年说起网络新闻,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假的,现在没人再这么说了。相比之下,虽然自媒体更容易成为谣言与偏激观点的源头,但也更容易被网民去净化,比起传媒机构发个道歉信都要一再打报告、即使发布也是遮遮掩掩的玩法,自媒体的公信力崛起更快。

4:新技术,特别是微博和微信的出现,让自媒体的影响力被社交化,1000个订阅者的微信公众号,其价值远高于以前10万点击量的博客。当年的博客更像是帖子的集合,体态臃肿而且互动体验很差,没有粉丝圈的氛围。粉丝圈文化因微博而起,因微信而盛。

七个制约自媒体发展的难题,需要你的智慧

身边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加入了自媒体的行列,纷纷在微信上开设公共账号,其中有真正关注行业的媒体人、有资深的业内人士、有犀利有趣的玩家。几乎每一天,我就会看到朋友圈里又多了一个开通公众账号的朋友。

但我和几个朋友也在讨论,自媒体是不是会碰到瓶颈。

1:影响力无法被量化。我影响了有影响力的人,他又影响了别人,这个无法被量化。这使得广告主只能简单看你的粉丝量,看你文章的数量,但实际上自媒体的影响力在无法测量的二次传播上更有价值,但这个过程很感性。可以肯定的,自媒体的价值绝对不是CPM、CPT、CPS这样粗陋的数字,而是按影响力来计算。

2:养活自媒体人的最简单方法,是付费阅读,让用户来为内容买单。许维前不久就提出这个观点,在技术上,只要微信和财付通打通,倒也不难。难在用户习惯,已经有人做过试验,付费阅读的转化率仅为0.1%,远低于电商2%-5%的平均转化率。

3:后付费市场,是件太过专业的活。就如乐嘉一本书赚不了多少钱,但是运营商找他做一次演讲就要几十万,这个过程中,包括个人写作、品牌包装、资源整合、商务洽谈多个环节,没有一个团队围绕一个自媒体人服务的话,根本玩不转。这样的情况,又使得人人写出好文章的门槛大大提高,毕竟长相歪瓜裂枣的人,哪怕再也才,也不会有金主愿意包装他。

4:广告主直接投放,这是程苓峰少数的个人,或者自媒体联盟才能玩转的方式,且不论展现形式上是否满足广告主的需求,仅是广告会否影响内容一事,我就比较悲观。

5:自媒体背后只能或者说终究是个人,总有才尽人亡的时候,那时候怎么办,越写越水?那么粉丝会选择抛弃。就媒体概念来说,始终脱离不出公信力的概念,而公信力品牌的打造,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是你才尽人亡却一无所获的时候,那就亏大了。

6:自媒体必是鱼龙混杂之地,如何筛选?靠微信等平台的话,只能解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取向问题。靠用户自主的话,《乌合之众》一书恐怕大家也都看过。靠规则的话,难道学习9158,让大家花钱买鲜花来顶文章排行榜么,估计到时候最开心的是刷榜公司了。靠传媒机构的话,很容易因为时间而产生新的壁垒,拒绝了下一波的自由大脑。

7:当你看到我的文章出现在zaker上时,更多人记住的其实是这个渠道品牌,正如当年报纸的内容养大了新浪的品牌一样。历史上也是如此,再牛的个体,最终汇聚成一个机构时,影响力绝对超过1+1=2的简单叠加,而多数个体的影响力则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机构也有机构做事的好处,至少类似于富士康员工问题的调查,很难是个体去做记录,只适合个体去做评论,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边界,这在中国国情下难以被打破。新的自媒体平台,应该和自媒体保持怎样的亲疏、利益、合作关系,暂无成功案例。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自媒体人群不死,但单个自媒体人会隐退。

这七个问题,我们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有待更多的民间高手来解决。

靠谱的自媒体:说人话、接地气、有标签

自媒体虽然道阻且长,但终究会有一批脱颖而出。

以我目前看到的情势,估计靠谱的自媒体会有这样的特点:

1:说人话是最重要的。在大家眼中,自媒体背后是活生生的人,该有七情六欲,该有快意恩仇,该有悲喜交集。前段时间我写三线小镇的数字生活一文,网上有人连文章都不仔细看,直接写个三线城市的数字生活来反驳,把我气得啊,乘着酒劲狠狠吐了次槽,气量之狭小,睚眦之必报,真让我点击发送后冒出一身冷汗,担心微信公众账号的粉丝猛减一半。结果却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回复高峰,各位粉丝纷纷帮腔,直言“就该有点性格”,有粉丝说“以前我以为这个账号只是发发文章的,现在才感觉到背后是个人。”

2:接地气是最难的活。生搬硬套点概念,复制黏贴一些观点的玩法,很容易被戳穿。我看到最近有不少人硬捧某看涨市场的观点,明显内容是毫无实践经验的人东拼西凑弄出来的,为观点而观点,为出挑而出挑,结果引来一片叫骂声。

3:有标签这个概念。这来自一位出版社朋友。这位朋友说,世道浮躁,不贴个好标签难以纵横江湖。曾有作者自诩职场达人,但市场反应平淡,改成情感奶爸后,身价猛增。也有作者本是大机构的创始人,试图以成功者形象自卖自夸,应者寥寥,换上青年导师后,名利双收。目前,在微信公众号中,以分析搜索市场见长的鬼脚七(taobaoguijiaoqi),以微信创业见长的青龙老贼(Z_talk),以互联网公知形象闻名的王冠雄(wang-guanxiong)等,都在无意中走了这条正确的路。

乱世,当出自媒体

邵飘萍等一批媒体人博得大名,甚至出现猛人梁启超,一个人做出了N个媒体,媒体史上屈指可数,与其身处乱世有关。

随后的太平盛世,再难出现有同样影响力的媒体人了,

移动浪潮兴起,就是一个新的乱世。

网易云音乐,正在力推大牌音乐人的私房歌单,这将瓦解传统音乐排行榜;

豆瓣阅读已经出现月入两三万的作者,这将冲击中短篇文章市场;

微信公众账号,扁平化的传播结构和高质量的粉丝互动,正在印证“再小的个体,也有品牌”的正确性。

虎嗅、创业家、雷锋网等科技自媒体平台,已经让不少作者靠文章觅得新工作;

《晓说》这样的视频脱口秀,硬生生让一个过气明星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

好吧,我想说,其实我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个C君,10天前从一个传统报纸记者,进入了一个新媒体机构,选择了做自媒体。我不想再依赖版面混日,我想发出真正的观点,给出内心的思考,抛掉传统的身份,得到大家直接的反应

渺小的我,也许是先驱,也许是先烈,但我至少现在可以很假装潇洒地说一句:兄弟们,小的先走一步咯。因为,我和许多自媒体的先行者一样,坚定地认为,自媒体是这一波的浪潮。

对于新媒体产业来说,靠规模经济(对媒体来说,就是简单的流量、点击率、粉丝数、订阅量、开机率等)已经是工业时代的过气玩法了;最新的方向是范围经济,即满足某个特定人群的需求,在电商领域就有裂帛和阿芙精油两个典型案例,与自媒体有异曲同工之妙。

每一波的浪潮,总有一部分利益获得者,总有一部分空手而归者。只是这一波浪潮,来得更急,造星的覆盖面更大,不容错过。

作者潘越飞,浙报集团新媒体人,微信公众账号panyuefei2013

Tags: ,.
02月 17, 2013

浙江东部一个三线城市里,有个以菱角闻名的三线小镇,那就是我老家。

和所有人一样,回家过年被问到工作。遇普通亲戚,答“记者”,遇牛气亲戚,答“研究互联网的记者”,遇一站到底看多了的亲戚,答“修电脑和手机的记者”。

于是我在春节期间被拉到各种亲戚面前表演维修技能,却也乘机了解了下小镇的数字生活。

可能城里的IT老爷们快进化到更高级的物种了,相比之下,小镇居民的数字生活很“落后”。非得概括出“落后”原因啥的,真心太累,我就把看到的都说道说道,你们感受一下。

移动互联网

手机:小镇人觉得,手机只有两种,手机和跟电脑一样的手机。

手机待机长,睡前一扔就好,打电话发短信够用。可惜过年要群发短信时,手机里找个联系人、群发20人以上都很难。

跟电脑一样的手机,是高科技,是一般人弄不懂的。据说2000块钱买这么个小东西,比10年前6000块买的赛扬CPU电脑还牛。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待机太短,每天要伺候这玩意充电,有点累。

一般情况下,2000块买个手机是可以的,1000块以下的手机也够用了,只有当地小老板家会给儿子买台苹果手机,小老板自己决计是不买的。

镇上的老人家么(40岁以上),就安安耽耽别换了,如果女儿实在要给自己换新的,就勉强拿来试试吧,不过太复杂了肯定学不会,基本就是当普通手机用。

运营商:小镇的运营商只做三件事,卖手机,充话费,装宽带。

城里面搞手机体验式专区,那是要腾出地来装修一番,不摆上20台智能手机,不放台IMAC就是没做到位。小镇的运营商很简单,随便般张桌子,堵在路上,上面放三台华为的机子,就完工了。

因为小镇运营商心里很清楚,在这里买手机的,没人弄得懂小米和大米的区别、三星牛还是苹果牛、OPPO是韩国牌子还是步步高的马甲,所以,有没有现场体验不重要。

同样冲1000块话费,选华为就送一台原价1699的,附赠菜油一桶,赠送500话费,选三星就只能原价2999的变成1999的,那当然选华为。啊,你说要看系统版本、GPU、屏幕亮度?都啥东西啊。华为手机能切水果不,能玩汤姆猫不,可以,那就成了。

至于话费,撑死了不能超过50元,除非是年轻人在谈恋爱,天天打电话。流量套餐么,30M够了,为什么,手机就是打电话的,上网就是发微信用的。

手机坏了怎么办?找运营商隔壁修手机的张三,就算把坏手机给了运营商李四,最后还是到张三那里的。

宽带大概是4M 1000元的样子,电信、铁通都能办。最热门的是装宽带送手机送话费的套餐,多出来的手机其实用不上,但就算放在家里存着也舒坦。

无线路由器要不要用得考虑下了,整了这个东西据说辐射很强,如果不是儿子逼着要装,能不装就不装。

APP

最常用的APP分别是:1、手机手电筒,2、微信,3、网易新闻客户端,4、我查查,5、搜狗输入法。

手电筒稳居第一名是因为,小镇上灯光不好,楼道里乌漆墨黑,本来要随身带实体手电筒,现在手机能用了,自然不能浪费。

微信也是好的,本来给儿子打电话,还得担心他是不是在忙,现在有啥事直接说句话,就只用等着回音了,关键是说再多都不花钱。微信里一般会出现的好友不超过10个人,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人。朋友圈偶尔会开一下,看看儿子发的照片就能知道他最近在干吗,不过肯定不说话,因为打字不方便。

实在要打字发短信了,那就用搜狗输入法吧,因为以前电脑里用的就是这个,牌子够硬,现在搬到手机上了还能手写,更好。总不能要老人家每次发短信都拿出老花镜一个键一个键找吧。再说了,手机里那些个键都是虚拟的,一不小心手指会滑到旁边去,还是算了。

我查查能火我也很好奇,一问才知道,自从知道扫描商品里的条形码,就可以看到价格后,用的人就多了。别人来送的礼,一查,就知道那家伙把人情看多重,店里的东西一查,城里原来卖的这么便宜,想宰人,没门,赶紧给我按照这个城里价格来一份。

哦,对了,这些APP基本都是手机买来时,已经被运营商预装在里面的,或者是儿子城里回来时顺手装的。以后的日子里,APP绝对不会去更新,更不会去安装新的,谁让现在有几十万种应用,根本看不懂呢。

O2O:真的有O2O么,不就是在手机上买东西么。

楼下买烟花爆竹的已经是三年的朋友了,对面超市的店长以前是同一个厂的,十家饭馆里九家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烟店老板很扣门懒得搭理他,所有这些人、这些店,全部去打一圈招呼也不超过半小时,还有O2O什么事。

要优惠?朋友那里随便拿折扣货。要送货上门?走两步就直接可以拿了,还麻烦人家多不好意思。要在线浏览海量商品?你丫该是有多懒,连逛街都不肯了,饭后去店里逛两步不就是锻炼么。

而且手机上买东西动不动就要输入个人信息啊银行卡啊,太不安全了,万一被扣费了找谁都不知道。

淘宝倒是不错的,上面都是城里漂亮女人在买的东西。不过,买这么花哨,镇上好像不合适啊,会被说心太野的,还是小镇的裁缝店直接要件指定花纹的羊毛衫更好。

PC互联网

电脑:买电脑,最早为了小孩子学习,孩子毕业后就是拿来炒股的。

电影倒是喜欢看,不过基本就是镇上有点文艺细胞的人做的事情。对一般人来说,平时电视里节目就很多了。你看部电影,大家都没看过,平时有什么好聊的,还不如大家一起追央视黄金档的抗战片,见了面互相交流下心得,谁在电脑上抢先看谁是小狗。

就是保养电脑比较麻烦。动不动就死机,只能把整个主机吭哧吭哧搬到店里去修一下,那个小老板真是神了,重新开了次机就修好了,也就10块钱的事情,小老板要是说毛病比较厉害要重装系统,也只要50块钱。万一小老板说是硬件问题,那就搬到城里去修吧。

据说,电脑里病毒很多的,乱七八糟的网站就不敢上了,看新闻有网易、新浪,聊天有QQ,游戏么有边锋和QQ游戏大厅,微博里的东西都是话啊没说完的还是不玩了,优酷和土豆看看视频挺好的。

以防万一,还是装三个杀毒软件吧,瑞星、金山、360都用上,这样就安全了,虽然好像电脑变慢了,但没事,总比中毒好。

对了,还有平板电脑,小镇人眼中,这和传统电脑没多大区别,同样都是不会带出家门的玩意,最大的区别是,传统电脑放在书桌上,平板电脑放在床头或者马桶边。

游戏:小镇的游戏有两种形态,网吧形态和棋牌形态。

网吧是年轻人的最爱,铁打的营盘是浩方,因为CS和DOTA万年长青,一帮人抽着烟大声嘶吼着,这才是爷们。每年总有几款游戏在网吧贴满海报,那定然是当年最火的,传奇、仙剑、仙境、西游、完美、奇迹都轮流当过头牌。

年纪稍大,就开始玩棋牌游戏了。反正平时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去棋牌室玩两把的,那哪天不去的时候就在电脑上玩吧。要是老婆管得紧不让去棋牌室,那电脑上玩总不说了吧。而且学会电脑玩棋牌游戏,万一年纪大了外面跑不动了,家里一个人也能继续开心。QQ游戏最火,边锋其次,因为不少边锋的游戏,例如红十之类的,只在当地流行。

其他数字产品

3D电视:这个真心不靠谱。看个电视还要带眼镜,多麻烦。

3D电视:这个真心不靠谱。看个电视还要带眼镜,多麻烦。

过年时,十多号人去亲戚家拜年,围着电视机啃瓜子。这时候,你换台3D电视试试,先别说家里不会配那么多3D眼镜,就算真配了,10多号人都戴着眼镜,找瓜子都难找。万一有个小孩子还大哭,这电视看到我头晕,那主人家真是尴尬大了。

像创维、TCL、LG等在小镇竖起的那些绚烂标牌,只会让大家看不懂。对小镇居民来说,看电视,是一帮人围着聊天的解闷工具而已。

佩戴式设备:我和好几个人谈起了iWatch,大家都很兴奋。

相比起突兀甚至太招摇的谷歌眼镜来说,一款智能的手表更让小镇居民容易接受。

在他们的想象中,这个智能手表的功能应该有:时间、计步器、GPS定位(防止小孩子和老人丢失)、检测身体指标(老人的心跳情况等)、紧急呼叫(自动在身体指标出现异常时联系医院)、低耗电(至少能用一周)、牢固(诺基亚那水平)。

不应该有的功能是:显示(屏幕太小,看了眼睛酸,除非是牛逼的3D投影)、多手势操作(原因如上)

数字阅读:对于新闻,小镇居民认为就该免费,对于书籍,他们觉得这该收费。

当我掏出Kindle,显示出里面的多看书城,父亲难得称赞了一款数字产品。

读书要专一,因此单纯的阅读器让他们喜欢。读书要保护眼睛,因此看着和实体书差不多的电子墨水让他们放心。读书该花钱,因此一个可以花了钱就能看到好书的网络商城让他满意——不过父亲居然对几本在香港才能买到的书感兴趣,这就是中国互联网上找不到的资源咯,爱莫能助。

小镇上,读书的氛围已经很淡了,唯一的新华书店店面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卖教科书,一部分叫诚品书店(囧),卖文具。

我说现在Kindle不如iPad卖得好,我爸的反应是:读书人一直是少数。

后记

小镇的数字生活,有点反潮流,但我觉得应该被重视起来。

城里的各位IT老爷们,你们每日关注那些搜索新技术、显示新科技、大数据玩法、云端新概念,也许是时候该接下地气,不是只有拿到投资人数千万的投资就算成功,让更多人感受到科技对生活的改变才有幸福感。

这不是要求企业都举起社会责任感的大旗,而是为了新的商机。一二线城市里的竞争很激烈了,每天都有新的团购网站死亡,每天都有进行到一半的项目无疾而终。而我文中描述的小镇,在中国应该有数以万计,这片市场不要求你的项目必须领先全球,不拒绝C2C,要求就两个字:实用。

我听说一个县城小超市请了顾问,十多万的费用,顾问给员工们带去的最大改变是,每天有了开晨会的习惯,小超市迅速成了当地龙头。

我最近在看一本叫《顾客为什么购买》的书,作者用摄像机、数据点、表格、算法来跟踪商场顾客的行为,结果发现音像店唱片排行榜太高,很多人要踮起脚尖看,降低排行榜标牌的一周后,唱片店销量提升了25%;超市把领带货架放在主通道,结果行人老是被撞,为了避免被撞,顾客只能离开,工作人员把货架挪到固定通道后,销量迅速增长……我想,如果作者安心跟着学术界巨头去研究大数据啥的,估计就是一默默无闻小助手,但将自己所学放在生活中后,带来的改变岂止是小小的行为分析结论。

互联网圈那么多聪明人,只要带一点关于互联网用户体验的心得去改变小镇,也许其报酬与幸福感,都比死撑着要做伪乔布斯强许多。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