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1, 2013

“微信”两个字,已在捧哏和厚黑者口中,重复过无数回了。

说好或说坏,无非都是妄做预测。

谁的预测会最准,我相信是敌人。最了解你的人,往往就是你的敌人。

前段时间,我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都转了一圈。他们拉住我,除了吹嘘自己业务,都会聊微信。

看看敌人眼中的微信,也许有不一样的解读

(由于涉及多位高管,表面上都是死对头,我怕被他们的PR追杀,全部隐去身份,仅提供观点。)

战略:“国进民退”(来自巨头公司A)

微信的真正价值不在于通讯,不在于朋友圈,不在于O2O,不在于Html5游戏,不在于削弱运营商,不在于虚拟运营商的牌照。

微信的真正价值在于它的名单,它的ID,他把所有人、所有物,都融入了自己ID体系。说白了,就是你用微信号还是用电话号码的问题。

很多人说,微信将来会做成一个操作系统,其实,根本不用这么做。

只要所有的内容通过微信发布,所有的应用通过微信开发,所有的信息流通过微信传递,用户就能活在微信上。

如果其他互联网公司没有钳制微信的方式,移动互联网就会变成微信互联网。

你已经不需要看下面的ROM,不需要看下面的操作系统了,所有又累又苦的脏活都有手机厂商和系统厂商完成,微信不需要做。也许哪一天,系统厂商会拒绝微信,但两败俱伤的日子,遥遥无期。

微信就是一张桌布,下面的桌子他没必要做,老百姓看到的是白色的桌布,上面放满各种吃的喝的和筷子,要是不满意,让服务员换一盆即可。至于桌子的颜色,是木是铁,哪个老百姓会去关注?

微信目前只是一个对话框,但是谁说他的形态只能这样。你现在打开手机看到的是桌面,桌面上有很多APP,有短信,有电话。微信也可以是变成这样的界面,任何功能都在它上面运行。

微信只需要保证它拥有ID。ID是每个国家的核心,美国是社保号,中国是身份证号,日本进攻中国后马上就发良民证,微信在打造新的ID系统。

按照经济发展中的国民关系来看,微信就是那个国家,具有垄断性质,用户量巨大,影响巨大;小的APP就是民,创新的、个体经营的、小商小贩玩法的。这个国家要繁荣,就一定要做成一个平台,用国家的资源给小商贩带去价值。这个国家要有自己的疆域,要有自己的军队(核心刚需功能),要有一个繁荣的发展历程。

在初期,这个国家什么都是开放的,到了后期,粮、盐、油、金属、石油等战略物资的生意,必然会被某种惨烈的商业手法收归国有。反正ID在微信手上,就跟所有公司都在工商局登记了一样,死活都能找到你,处理你。

这些战略,应该是腾讯内部的人不肯承认的。

路径:格局之变(来自巨头公司A与B)

据说,最近各个渠道一直收到各种抹黑微信的文章,各种对手试图拜完甚至离间微信团队。

的确,微信的发展路径图,将是这一波互联网的宝藏图,人人意欲插手。

这个路径,其实已经很明显。

当微信还没被神话,没变成腾讯的移动互联网船票,没与腾讯股价产生关联之时,这只是一个不需要背负KPI的即时通讯+社区产品。

自从微信突破两亿用户那天起,变现的手已经伸向微信。美其名曰商业化,不过是把QQ的历史再次重演一遍罢了。电商、媒体、游戏、道具……做互联网生意,本质上就是做流量生意,微信就是目前移动互联网上最好的流量通道。作为一家许久没有革命性创新的公司,摊上微信这大事,必然兴奋、焦躁、急迫。

微信的最终目标,正如上文所说,是一个帝国,所图甚大。这必然是马化腾主抓的,看他高调的说“微信(国际化)成或不成,这辈子就一次”,就能看出他的野心。而且做产品出身的马,对微信产品的把控高到了让人惊讶的地步,曾有圈内人在微信群里问马关于朋友圈的设计、对话框设计、群的设计细节,马都能从产品属性出发滔滔不尽聊上很多,叫人诧异“莫非他直接插手了产品设计?”。

三个阶段,是定位的变化,是格局的变化。

能走多远,就看腾讯的胸襟以及处理利益变化的能力。

危险: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被营销和推送,是微信最危险的两件事情。

-“被营销”(来自专家C,公司D,工作室E)

有一个所谓国际集团,宣传只要在每个县市都握有一个十万级用户的微信,几百个微信号整合在一起,就能在数月内上市,大忽悠;

有一批连微信公众账号都没玩过的营销专家,在深圳等地到处搞演讲,把微博那套玩法重新拿出来,头一个小时讲移动互联网大势,第二个小时讲些乱扯的技巧,最后一个小时开始向客户兜售服务,基本班9800元,贵宾班29800元送iPad mini;

更有不靠谱的代运营,刷粉刷留言刷互动,拿来向商家交差……

这些过度营销,让微信的生态圈过早蒙上铜臭味,而且赚到钱的是忽悠者,而不是商家们。

正道未立,小人横行,竖子成名;玩法未定,千军万马,乱跑一通。

揣测微信玩法成了互联网显学,人人都能说三道四,易成“险”学。

微信是时候打压错的,扶持对的了。

-“推送”(巨头公司F,政府人士G)

推送这件事,是神来之笔,也是惊险连连。

因为推送,所以出现了自媒体大繁荣,所以出现了寄生于微信上的应用,所以平台化不是口号。

但在站在舆情风险角度,如果微博是80分,微信就是90分,因为微信的推送是直接出现的手机上,百分之百的达到率。

很多你不该知道的内容,可以在微信上以隐秘而快速的方式传播,若有心人以此来搞臭微信,后果难以设想。

想想海量的微博小秘书,就该想到微信能创造多少的就业机会。

-削弱:虎口夺食与动其根本(小公司H,老牌公司I,巨头公司K,运营商L)

削弱,或者说制衡微信,是敌人们讨论最多,也是最没头绪的话题。

夺食之法,不外乎依靠微信现有产品形态的弱点,打一个时间差。

要做Html5游戏?那我把网络游戏往复杂巨型了做,让微信跑不动。要做餐饮O2O?那我把O2O服务往精细化了做,让微信顾不过来。要做支付?那我把移动支付往大金融的路子做,让微信无法通吃。要做打车?那我把出租车实时地图显示做出来,让微信的简单叫车显得过于简单。——谁让微信现在的很多互动功能跟倒退回DOS时代呢?

想动其根本的,更多是运营商出于自保。

听说,三大运营商要联合做一个类似微信的产品,由另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操盘。虽有飞聊、翼聊等弱智产品做前车之鉴,没人会看好这种貌合神离的组合,但恶心一下微信帝国,仍是可以的

至于所谓的运营商收费、信令占用之说,更像一出闹剧,表示“我不高兴”的阳谋。

笔者结语

敌人们掏空心思地研究微信,正说明微信的强大以及没那么完美。

看到敌人们的心得,才能让微信明白怎样去对待正面的冲突,以及背后的软刀子。

我个人是微信的脑残粉,现在一台iPhone基本不打电话,一台小米基本24小时挂着微信。出门时可以不带iPhone,但是不能拉了小米,因为我的生活已经放在了微信上。

经得起多大赞美,就经得起多大的诋毁。

愿微信走好。

对了,装腔作势一下:我所说的,都是道听途说。

潘越飞,浙报集团传媒梦工场,微信公众号“潘越飞”

Tags: ,,,.
03月 13, 2013

前段时间,我在《三线小镇的数字生活》中,把“我查查”列入了五大常用应用之一,不少人喷道:尔等屌丝玩法,也敢与微信之流争光辉?

但是,阿里巴巴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接下去的破坏性颠覆,就可能是依托于摄像头比价——说这话的人是一淘火眼(一淘旗下的手机比价软件)的负责人 MISA。

前两天,MISA以一碗拉面作为代价,拉着我扯了一晚上的反向O2O。

这是位典型的极客,随身带着搭建机器人的配件包,出差还带着万用表,连跟我的闲扯,都是两人面对面坐着,我发一段问题,他现场在电脑上敲一个回答。

早在去年六月,在天使湾的DEMO DAY休息区,我就听说了要做一淘火眼的事。那时候名字还没定,MISA只是神秘兮兮的说,他过两天要去美国,顺便玩一把Google Glass,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和谷歌很接近。顺便说一句,他现场曾表示很看好一个叫做“蝴蝶效应”的项目,没过多久,这个团队也加盟了阿里,先是在手机淘宝上出现了抓蝴蝶功能,后来在一淘火眼上也出现了这个功能。

至于这个项目在阿里巴巴内部有多受重视,我没听到啥内幕消息。去年12月时,杭州城西的阿里办公区墙上,曾出现马云手举淘宝手机客户端,右胸口贴着一淘火眼标志的涂鸦,4天后,马云自己跑到这个涂鸦下留了个影。

闲扯如下:

问:一切不以生活变方便的科技,都是耍流氓。那么现在这个阶段,与PC相比,智能手机在生活领域可以关注的重点在哪里,地理位置、摄像头和体感、麦克风?

答:以后,所有这些技术都不会被简单孤立的应用,肯定会组合在一起提供全新的体验。只是现阶段,大家的切入点各不相同,地理、体感、麦克风,都已经出现被挖掘地很深的应用了。

我更看好摄像头,摄像头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门户入口。相比其他硬件设备,摄像头可以获取的信息量更大,屏幕展现能力也更强。3D显示、增强识别、图像识别,都是最热门的研究课题。

问:摄像头门户是个什么概念,似乎很冷门,热得起来么?

答:如果以前说这个还有些难懂的话,现在Google Glass的推出,已经给大家上过一堂普及课了。

简单地说,这就是让很多通过摄像头完成输入的功能,可以更智能的结合在一起,让设备智能判断用户的意图并选择对应的服务。

随手拿起摄像头,就能获得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让摄像头展示辅助信息、进行辅助决策、提供额外乐趣。“火眼”这个名字,其实就是“火眼金睛”。

问:为什么一玩摄像头,人人都搞比价,这是想象力匮乏了么?

答:首先,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有优势,所以肯定是走这个方向。

其次,我们虽然也累积了很多视觉智能方面的技术,但是还没达到实用的程度。一淘火眼的终极方向是类似SIRI那样的应用。

技术上,整个业内对于图像识别、实物识别等,都没有达到一个很高的准确度。

数据规模上,类似现实场景这样的图像数据,阿里还不够丰富。

问:一淘火眼有一个好爸爸,那你到底含着怎么样的金汤匙呢?

答:最大的优势,就是在线电子商务数据和用户基础。

我不认为这类摄像头产品的重点是设备端的技术,相反,数据和服务才是重点,比如说商品信息、卖家信息,还有阿里一直在做的购物服务,这些都是短时间内无法被超越的优势。一淘火眼目前背后有3000万条码数据,以及接近10亿的淘宝线上商品数据。

输入和输出是早期的问题,真正的难点是云端。这叫做“小前端,大后台”。

问:O2O一向是个很复杂的环节。当年团购起来,大家以为只要把团购信息扔在网上就行了,结果连质量控制都要团购网站来管理,害死了不少愣头青。那么一淘火眼在整个O2O环节中,准备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答:准确的说,我们在做的是反向O2O。

O2O是个水很深的领域,产业链条很长,涉及供应等问题,目前我们还不敢轻易涉足。

相反,以轻盈的模式将线下消费转换成线上消费,更符合我们当前的能力,这个本身也是大趋势。之前媒体报道过马总的赌局(关于电商能否取代传统零售,王建林曾向马云约赌1亿,马云说他只想建设更公开、透明、新颖的商业环境,电商是生活方式的变革)就是说的这个趋势。

问:在这个产品上,出现过哪些傻事?

答:我们想让用户习惯使用我们的产品,让用户提起摄像头就想到一淘火眼,但是大部分尝试都不顺利。目前我们还是聚焦在比价购物等主要场景功能上。

最典型的例子是,第一个版本推出时,我们突然发现线下数据不足,接下来的版本,我们马上推出了火眼挖宝,通过发奖的形式,引导用户用自己上传商品编码照片参加活动,以用户的力量补充线下数据(插一句,同类产品的做法是,组建庞大的超市计价团队)。

另外,用户习惯了把一淘火眼当做工具型应用,只有在强需求时才打开,日常打开率不高。为了让用户习惯于摄像头的新体验,我们加入了抓蝴蝶的玩法。其实,包括扫人民币、扫《淘宝天下》杂志直接购物、扫电影海报直接买票等看着“不务正业”的功能,都是为了让用户知道,一淘火眼从第一天起就不是单纯地做扫码比价。

问:假如用户数量积攒到一定量级后,你觉得会改变什么?

答:很多东西不是我们在改变用户,是趋势在改变用户,我们只是希望跟上这个趋势。

一淘火眼做比价的目的,不一定是引导用户买便宜货。用户获取信息不一定是为了买东西,也可能是为了介绍。

在形式上,我们希望是购物和服务模式的变化,未来线下主要是体验和展示,交易总体被搬到线上完成。

阿里也在打造支付和物流等基础服务,火眼产品很大程度上是在这些基础上长出来的东西。所以我更想说整个技术和商业模式在改变用户,一淘火眼只是一个小因素,而且未来我们肯定会开放这个扫描技术,提供基础服务。

问:我有朋友去大厦购物时,掏出手机想扫码看价格,但是被服务员阻止了。线下商家其实对于比价这样的事情,抱有戒心。那么,怎样让商家的利益,在你的颠覆性推动中,得到保障,依然愿意和你合作?

答:目前传统零售者,尤其是依托信息不透明获取利益的商家,都会惧怕以信息服务为基础的新电子商务,这样的抵制我们也预料到了。

有两件事情也许会让商家们更愿意接受:

1、电子商务发展趋势难以阻挡,商家自己在压力下肯定主动转型,比如加强服务和线下体验,而不是简单地依托信息不透明来盈利;

2、我们也在引导用户使用产品的时候,更多发挥线下商家的价值,例如把线下商家发展成体验终端,以返利等形式将交易利润分流给商家。与其让线下商家看着用户来了不买东西,心里抵触,还不如让商家把线下流量的价值发挥出来。

————————————————————-

结束这场隔”空“对话后,我抬头看向MISA。

我和他是两种人,我喝酒时他喝咖啡,我说业界八卦时他聊机器人制作,我码中文时他写代码,我看到他就想起了《生活大爆炸》里面的极客们。

这位极客的畅想,在我看来,仍有颇多忧虑之处:用户被引导到线上购物页面后会不会抛弃这个流量入口、和谷歌眼镜的持续性寻找信息相比这个工具的使用场景会不会太窄、这个玩法对硬件的要求是否高到三年后才能真正普及、商家是否会联合抵制、新的商品编码模式会不会和现在完全不同……但是,我在接触的阿里巴巴实验性项目中,依然最喜欢这个略带科幻味道的探索。

新任CEO即将上马,这个曾任首席数据官的男人,被称为安静的执行官。当执行官成为决策者,他的内心是认可侯小强”大数据比编辑更加靠谱精准“的论调,还是坚守阿里巴巴的金融资本战略,天晓得。

至少在一家立志于102年历史的企业前,我希望第一次交接的时间点上,我们聊的是商业的未来,而不是办公室的八卦。

Tags: ,,,.
03月 4, 2013

一周前,无聊中在虎嗅投稿《告别辞:你好!(自媒体!)再见!(传统媒体!)》,居然引来了各种站队的。

反驳者的逻辑基本就是:自媒体很有趣——门槛很低,人人都能玩——质量会下降——引起大家对自媒体的不信任——造成商业模式不成立——造成自媒体难以为继——自媒体最后还是机构媒体靠谱。

其实,我此前说“自媒体是股难挡的大潮流”,文章里面还隐藏了彩蛋:“自媒体也是道窄门”。

谁要说人人都是自媒体,谁就是搞传销的!

一、自媒体会是机构媒体的对手么?

为何东风一定压倒西风,多元化的世界,早就不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年度了。

我脑中浮起这样一个场景:

我们数万人生活在一个群山围绕的小村庄里,山的那头老是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新玩意被运到村里。50多年前,有过10个大喇叭进来,被村长他们瓜分了,15年前,又来了100多个大喇叭2.0运进来,被村长的亲戚们瓜分了,今年,据说又有1000个喇叭3.0运进来,号称是最新一代产品,功率没以前大,但分贝很特别,体型没以前大了,村长亲戚的孩子们有机会拿。

村里人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会送来的喇叭长什么样,只知道新喇叭出现的频率不断加快,没人可以拿起不同的两种喇叭,每次拿到喇叭的总是村里的少数人。

二、自媒体人的偏见会带来公信力的下滑?

偏见,其实一向存在。

哪怕是一个媒体机构,哪怕自诩再专业、再爱惜羽毛、再自审严格,具体到某位记者对某件事情的报道时,都存在偏见,这种偏见不是刻意的,来自他的阅历、交际圈、知识体系以及常识。只是一直以来,我们习惯了偏见被隐藏在媒体机构的外壳后。

如今,连新闻联播都被网友不断解构的时代,这种拙劣的偏见隐藏技巧其实很容易被看穿、被厌恶、被抛弃。

那么,撕掉这层包装,就以“我”的名义来发声,我可以不看好老罗的锤子、我可以是多看阅读的脑残粉,我可以觉得智能电视用来看书的功能是脑残设计……

在我看来,这是伪君子与真小人的区别。

三、自媒体人满大街都是?

套用王婆吹捧西门庆的那段话,自媒体人也得有“潘驴邓少闲”。

一个可被接受的专业形象,有擅长的领域和可被接受的分析逻辑,哪怕黑人,也是黑出了感觉,给人启发性;

驴的比喻,可被理解为有称手的工具,别是连微博微信都不会的人自称自媒体;

不用像坐拥铜山的西汉邓家一样富有,但至少衣食无大忧,不用每写个字都算会得多少稿费;

少,是指向丫鬟一样服饰人,放在自媒体人身上,是明白所有的影响力来自读者的认可,少点装蒜多点真诚。

闲是最重要的,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拖家带口天天要洗尿布,却每天还要花3个小时去写文章,老婆一个痰盂扔过来说“地板拖了没”,我只能赶紧关掉电脑拿拖把去。

不瞎说,不落伍,不计较,不装蒜、不忙碌,能满足五种特质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四、自媒体人考虑了商业化就死?

不能赚钱和不屑拿钱,是两种概念。

身边有不少文字爱好者,文章写得好,人也勤快,但是文章刊登了也就60元稿费,一个月下来能有几百块已是高产,这年头连租房费都不够。连体面的日子都无法获得,如何假装正能量。

我遇到不少自媒体人,直接赤裸裸得和我说:要名要利,只是愿意看得更远。

商业模式必然造成商业钳制,但有规则总比无规则好。有了规则才能被遵守或者被打破。有了规则,才能造就行业的良性发展。

只有武林体系建成后,驿道上都是提剑背刀的江湖人士,才是你想当岳不群就当岳不群,想当令狐冲就当令狐冲,想当韦小宝就当韦小宝。

否则,就是书生造反,十年不成。

五、自媒体已经是泡沫化的产业?

我前几天在微信公众号上做了个实验,说我想写这个文章,请大家来谈谈你关注的自媒体账号,得到了数百条高质量回复。(感慨一下,深入不藏私的互动,也就适合微信这样的私密平台。想想以前留个言就会被所有人看到的微博和博客,灌水是无奈的选择)

统计下来,前十的账号是:云科技、鬼脚七、青龙老贼、许维、简江、逻辑思维、移动观察、互联网新鲜事、龚文祥,还有一个我自己哈。

这样看来,自媒体的这股浪潮,其实集中在科技领域。我在公众号上问大家,生活领域的自媒体不需要么?都说要。

一位朋友回答说:“工作需要的、兴趣所在的、生活需要的,这三类都是我希望能看到好的自媒体出现。”自媒体的山头还没占完呢。

6:自媒体囊括一切内容?

在国情之下,自媒体只能做观点分析类,不适合做新闻资讯类。

同样是一则车祸事件,钱江晚报可以派专人去现场,去警察局询问情况,去医院探访病人,因为这是他的社会价值所在。但如果是一个自媒体,最多是做个旁观者,看到那一刻的情况,回来简单做点描述,不核实不深究,也没这精力深究。假如该自媒体人正好是受伤者,那他借用此前积累下来的影响力,大肆攻击对方的内容更加不可信。

在社会公共事件上,钱江晚报这样的专业机构,才有足够的分量做出报道,这个地位难以被颠覆。

我很讨厌以前微博兴起时,说“人人都是记者”,明明“人人都是记录者”罢了。即使以后众包化记者的比例不断提升,但记者这个职业不会消失。

自媒体适合的领域是,科技、商业、娱乐、体育、餐饮、旅游等开放、分享、思辨氛围浓厚的领域。

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这些领域的牛人们尽快一起玩自媒体吧,别让IT圈的理科男思维把生活情趣都耗光咯。

所以我说,自媒体是道窄门,虽比以前的门宽一点了,依然是有限的人往有限的方向,才能走入这道大门。

直白一点说,三年后,那些成功的自媒体人,其实都是屌丝中的精英。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