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18日

作者:最后的冷杉

中国男人是全世界最没有风度的人,英国男人优雅,法国男人浪漫,德国男人严谨,美国男人大度,可中国男人呢?一个个要人才没人才,要风度没风度,要品味没品味,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你到大街上随便看看,中国男人一个个蓬头垢面,皮鞋脏乎乎,裤子吊八寸,夹克衫兜在屁股上,头发跟枯草似的,一挠头头皮屑哗哗的往下掉,偶尔看到几个浑身名牌、坐奔驰开宝马、牛皮烘烘的家伙,一张嘴就露馅:满嘴脏话不说,还呲着一口大黄牙,时不时随地吐痰。

西方男人个个相貌堂堂英俊挺拔,健壮的身材配上太阳晒出的古铜色皮肤,怎么看怎么有风度。中国男人讲究养生,以吃为主,不爱运动,个个吃的脑袋圆溜溜,脖子圆溜溜,肚皮圆溜溜,个个相貌猥琐,举止粗俗,怎么看怎么没风度。

西方男人注重仪表,胡子要么刮的干干净净,要么修的整整齐齐,上班和参加社交活动穿西装,领带系的整整齐齐,礼拜天戴上棒球帽,穿上体恤衫卡其长裤参加运动。中国男人邋遢,胡子刮的像镰刀割过,一茬一茬的,本来就塌鼻子,还不剪鼻毛,两手一举活象黄猩猩。上班参加社交活动穿夹克衫,星期天上自由市场买斤白菜还穿西装系领带,拎着二斤猪头肉和小贩吵的脸红脖子粗。没风度之极。

西方人有餐桌礼仪,餐巾铺在腿上,刀叉按顺序摆放,吃的时候刀叉不能碰盘子响,喝的时候不能发出声音,葡萄酒倒一点到酒杯轻轻摇晃,然后放在鼻子底下闻闻酒香。中国男人请客吃饭不讲文明,一双筷子在盘子里戳来戳去,双手捧个大猪蹄儿甩开腮帮子就啃,噎的直翻白眼,整个一翻译官。抱起酒瓶子就往下灌,酒量不好瞧不起你,一个个喝的酩酊大醉、满地乱吐,哪里还有风度?

西方男人注重公共道德,公共场所不随地吐痰,不乱扔垃圾,尽量不打手机,说话尽可能小声,上万人的网球场两个人说话也是窃窃私语。排队的时候和柜台前面的人尽量保持距离,尊重别人隐私。中国男人不讲公共道德,不仅随地吐痰、乱扔垃圾,而且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要大声吆喝:“喂我说张三,你TMD欠我二百块钱到底还不还?”你买完东西在前面交款,他后面就把脑袋伸过来,臭烘烘的大嘴巴冲着你的脖子直呵气。中国人的风度都哪里去了?

西方男人尊重女性,在古代他们会拔出利剑,保护女性,这叫骑士精神,现代西方都是民主与法制国家,不再需要男人们拔剑,于是骑士化身为绅士,各种场合下都是女士优先,任何情况下都不拒绝女士的要求,这叫绅士风度。中国男人呢?看看公共汽车上,中国男人们仗着自己膀大腰圆拼命的往车上挤,女孩子们个个东倒西歪,花容失色,中国男人真没有风度。

西方男人浪漫,求婚的时候,他们会在聚会上当众向自己的心上人单腿跪下,拿出订婚戒指,深情的说:“亲爱的,嫁给我,让我们共享一生的幸福。”中国男人呢?他们会带上六块钱,把女朋友拉到面馆,一人一碗热腾腾的拉面,吃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拿胳膊肘捅捅对方:“唉我说翠花儿,咱们认识也不少时间了,事儿也办过了,抽个时间把结婚证扯了吧?回头我好跟我妈要钱买房子。”你瞧他这点儿出息。

西方男人结婚后依然浪漫,结婚纪念日他们开着卡迪拉克或带上妻子看一部爱情片,或去夜色下的海滩旧梦重温,中国男人结婚纪念日多半会去农贸市场砍块排骨,回家熬上一大锅排骨汤:”老婆,快来尝尝,真香。”确实没风度。

西方男人在妻子遇到第三者的时候会很平静的说:“为什么亲爱的?难道你不再爱我了吗?”中国男人多半会暴跳如雷:“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

西方男人尊严至上,他们会说:“拔出你的剑来,我要捍卫我的尊严。”中国男人会找一帮狐朋狗友:“这个人跟我过不去,哥几个今天摸他黑桩。”太没风度。西方男人崇尚尊重,他们会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言论自由的权力。,”中国男人会说:“顺我者猖,逆我者亡。”没风度之极。

西方男人崇尚平等,他们无论见了谁都是一副自信的微笑,中国男人呢?见了领导一脸媚笑,见了穷人一脸冷笑,见了女人一脸淫笑,怎么这么没风度?西方男人自尊自信,不屈从强者,任何时候都敢于表达自己的不同观点,中国男人呢?做奴才挺甘心,只会耗子抗枪窝里横,进了家门拍桌子骂老婆,出了门脑袋一缩装孙子,总而言之一句话,中国男人没风度。

先申明啊,这只是转贴啊

It was fascination
I know
And it might be have ended
At the start a passing glance
A brief romance
And I might have gone
On my way empty-hearted
Empty-hearted
It was fascination
Oh,baby
Yeah,hay,My fascination,girl
Ohoh,turned to love
Fascination

这是迷恋
我意识到了
或许会终结
在最初的惊鸿一瞥
短暂的浪漫
我可能会离开
走我的路丢了心
丢了心
这是迷恋
哦,宝贝
嘿,我迷恋的女孩
变成真爱
迷恋

2006年09月15日

在半个月之后,终于等到卓越寄来的书了。虽然有点不快,但想想能看到想看的文章,也就算了

好猛的野兽,据说发起性来连主人都不认,也许,在它眼里,只有自己才是高原之巅最夺目耀眼的光芒

这名字一看就有听 兰花花 的感觉,那可是高亢炙热的黄土高原啊

万历,末帝也不容易

似乎不少人在看,不知道里面说了些什么都?

昨天首映,感觉还行,里面的歌我很喜欢。越人歌 & 我用所有报答爱,都不错,有空再慢慢聊。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这句有意思

2006年09月12日

2006-09-10 04:53:31   来自: 周六我要休息

西游记的评论   

   于“西游记“里说爱情,莫非是天方夜谭?西游记是关于四个男人的故事,这四个男人偏还是“和尚“;而和尚首先要戒的便是那七情六欲。围绕着这四个男人和尚,也有妖魔鬼怪,也有美女野兽,也有神仙菩萨;多的是打打杀杀,少了些缠缠绵绵。人们读西游记,读出“中国政治“, 读出为人处事,读出猴子被驯化的过程。。。可是爱情?俊男美女倒是颇多,不过俊男是唐僧,美女大都是妖怪。妖精美女看上唐和尚,便急急的要与之成亲上床(看来妖精还颇讲礼法,不愿先上车,后买票。),为的是求唐僧元阳,日后长生不老。戏里的角色关系完全颠倒,“推“的是男人,“就“的是女人;想的女人,躲的是男人。 看到的是“欲”:情欲,欲望。看不到“爱情“。
    
    可是,“西游记“中有我喜欢的一对夫妇: 刘全和李翠莲。 这两个名字是不是有些许陌生?容我慢慢道来。
    
  他们二人出现在西游记第十一回(“还受生唐王遵善果 度孤魂萧瑀正空门“)。西游记中的“凡人“(也就是书中常说的“平人“)不算很多,远远小于妖魔鬼怪和神仙的数量,而刘全和翠莲的出场还得归功于我们曾经说的那一场“渔樵问答”,以及因“渔樵问答”而产生的连锁反应。(其实整段故事都十分的可看,看得到为啥子人们贴门神,而开封相国寺又是怎么来的。)
  
  渔夫樵子斗嘴泄漏天机,引起龙王和袁守诚赌“下雨“的时辰和点数。老龙王争强好胜,克扣了点数,延误了时辰,马上要上那剐龙台受一刀。袁守诚指点泾河龙王前往唐王李世民处救助,叫唐王看住监斩官员魏征。哪知道魏征和唐王下着棋就睡着了,在梦里就把龙王给斩了。因为失信于老龙王,唐王李世民被龙王索命,几番惊吓,一命呜呼,去见了阎王。余下的故事, 不消说,当然是权力和金钱战胜了“天命“,唐王被放了回来,还另添了二十年阳寿,可真是坏事做成了好事。唐王从地府还阳之前,允诺阎王爷说,要送点儿南瓜孝敬阎王 (地府里就少南瓜,阎王爷也不贪心)。往地府里送南瓜,东西虽小,难度很大,因为非要一个人以死献瓜。说难也不难,谁叫李世民是皇帝呢。这不,“招贤榜文" 出了,说是要征个人报效祖国,主动“送死“去地府送南瓜。刘全和李翠莲就出场了。
  
    刘全和老婆李翠莲都是均州人氏(即现在河南禹县),家里也颇有些钱(“家有万贯之资“)。两口儿从小儿的结发夫妻,育有一双儿女。这一日,家门口儿来了个和尚化缘,李翠莲便把自己的金簪子斋了僧。刘全得知,相—当生气。气的不是那根金簪子,气的是李翠莲“擅出内门,不尊妇道“。(这也可以理解,当时的社会要求。)便骂了李翠莲几句。谁知这翠莲气性大,就将一根白绫子把自己缢死了。撇下一双儿女昼夜悲啼。刘全不忍听,不忍见。
    
    这时,唐王发招贤榜,招人进瓜果到阴司去。刘全就报了名儿。之后的事情,简单的说吧。刘全把南瓜送给了十殿阎罗,并说明了自己的籍贯,愿以死献瓜的原因。他是这么说的,“小人是均州城民籍,姓刘名全。因妻李氏缢死,撇下儿女无人看管,小人情愿舍家弃子,捐躯报国,特与我王进贡瓜果,谢众大王厚恩。“
    
    这段话,偏不大合乎逻辑:舍家弃子的原因是妻子死了,儿女无人看管。按说,儿女无人看管,正需刘全看管。阎王何等精明,便叫把刘全老婆李翠莲的魂给取来,与刘全相会。幸运的是,李翠莲还未被发去投胎。不幸的是,李翠莲已死三月,尸首无存。“肉之不存,灵将附焉“?阎王脑筋转得快,说道“唐御妹李玉英,今该促死;你可借他尸首,教他还魂去也。”于是李翠莲的魂灵推入了玉英身内;刘全的魂灵被推入金亭馆内,夫妻二人双双还了阳。
    
    刘全,我喜欢又不喜欢。喜欢这个人物,因为他还有“真情“。舍家弃子,以死尽忠报国的原因,我猜想,是因为妻子死了,颇有些了无生趣。日日思念,听着一双儿女成日悲啼,日子不得过。便也要死,说不定,还能在阴间得以与李翠莲相会。机会来了,他有了一个非常堂皇,光荣的理由“以死替唐王献瓜“(如此说来,刘全的勇气小于翠莲;非但小于“翠莲”,而且他需要一个“女人“ 之外的理由为女人去赴死。)自古“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他偏要为“衣服“抛弃性命还有一双儿女。据说,文人最好的运气莫过于死老婆。其一好做只能自己做的哀悼文章,其二死了老婆可以娶新老婆,运气好的话,大有可能来个“眼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刘全自然不是文人。否则,怎肯为旧老婆赴死?万贯家财,娶个年轻美貌的老婆,不应是难事。
    
    而我不喜欢他的地方,则是因为他为亡妻抛了自己的一双年幼的儿女,原因是“儿女昼夜悲啼,不忍见“;这的确不大负责任,不,大不负责。这样的人,往往行为做事与常人不同。可是,不论是为了尽忠报国也好,为了思念妻子赴死也罢,这点子“勇气“还是叫人感叹。
    
    而李翠莲我倒挺喜欢。虽然我一向讨厌为男人忘了自己的女人。不过,却喜欢她,李翠莲。这个堂客,“气性”挺大。不过被丈夫骂了几句“不守妇道“,便“气塞胸膛“寻了死。看来平时他们俩儿,是热闹的打,热闹的骂,又热闹的好,热闹的活。今次,翠莲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这个委屈只能用“死“来抗争,辨明。这么说,还不够准确。我猜翠莲心里想的是“哼!你这个黑心短命的,我就死给你看。叫你后悔。“
    
    我常想,人有一种潜在的本能,一种暗暗希望被人折磨,又希望折磨别人的本能;既要自虐,又要虐人。自虐的目的,有时是为了叫对方心生怜悯,比如小时候挨骂了便赌气不吃饭;有时是为了成就自己“伟大的人格“,比如分明对方连个谢字也不说,仍旧伸出援手。对方越是无礼,越发衬出自己的人格伟大。有时是为了让对方“后悔“。(当然不排除这几种目的排列组合)叫对方“后悔“在男女之间说再见之后最为常见。“好好活着,让他肠子都悔青了”差不多是被抛弃者的共同理想;除了叫抛弃者后悔之外,还必须从相貌才智各方面比抛弃者的现任要强过许多。 小说“胭脂“中,有一段描写记忆犹新。就是女主角之俊与旧情郎英念智重见那回。二十年后,之俊三十七八岁,看上去却象二十八九;开着间室内设计公司,被大富翁追求着。而英姓男子已经长出了肚腩,顶也秃了。这倒也罢了,亦舒笔锋一转,以之俊的口吻写到现任英太太。“她握着手,指节很大很粗,二十年家务下来,一双手就是这个样子。我发觉她脸上擦的粉比皮肤颜色浅一号,像浮在半空,没有接触,在超级市场架子上买化妆品往往有此弊端。“ 真是刻薄到不着痕迹。
    
    可是翠莲的办法不多,不能出门创业,不能要求被休;于是她采取了可能是最为有效,但也是最为冒险的办法:死!而这个办法还有个莫大的缺点:人都死了,怎么能知道那个黑心短命的后悔呢?更何况刘全完全有可能转头儿便找个新老婆,翠莲便被抛在后脑勺儿了。这样的方法过于激烈,也太过冒险。不过,翠莲成功了。刘全不但难过后悔,而且寻了个机会也死了,直往森罗殿找翠莲来了。这对夫妻,真是“王八对上了绿豆—对上眼了。“用我们家乡的说法叫“配死了火。“
    
    翠莲的“烈性“倒也罢了。世间的烈女子不在少数,只是我没有翠莲那样的性情,虽然不敢苟同,却仍旧心里叹服。可是,翠莲真正的可爱之处不在于她的“气性“,而是她的“单纯“。接着看:
    
    翠莲托唐御妹的身体还了魂。醒转过来,看见唐太宗和唐太宗的老婆,却道:
    
    “你是谁人,敢来扯我?“
    
    这翠莲好大的口气,完全不为面前这个头戴冲天冠,身穿赭黄袍,腰系蓝天碧玉带,足蹬创业无忧履“的男人唬住,这个男人身边还有个裹着绫罗绸缎的女人,她直骂道“你是谁人,敢来扯我?“
    
    太宗道:“是你皇兄、皇嫂。”
    
    公主道:“我那里得个甚么皇兄、皇嫂!我娘家姓李,我的乳名唤做李翠莲,我丈夫姓刘名全,两口儿都是均州人氏。。。。。。你等无礼!不知姓名,怎敢扯我!”
    
    翠莲分明不知道什么是“皇兄““皇嫂“,听做“黄兄““黄嫂“也未可知。自家报过名姓后,继续开骂“你等无礼! 不知姓名,怎敢扯我!“
    
    接着被送入宫中休养,翠莲又在里面乱嚷:
    
    “我吃甚么药?这里那是我家!我家是清凉瓦屋,不象这个害黄病的房子,花狸狐哨的门扇!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原来那黄色琉璃瓦屋顶的皇宫是害了黄疸病的;那些雕梁画栋,彩漆门扇是“花狸狐哨“。
    
    俗话说,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没住过别墅,还不知道别墅比我这现在这间斗室强?又有俗话说“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可是,这话的含义是:金窝银窝虽好,不过住在里面不自由,还是不如自己的狗窝。“自己的“是个关键词。不是自己的,钻石窝也不行。可翠莲不这想,她就觉得“清凉瓦屋“强过这“害黄病的房子““花狸狐哨的门扇“;与这房子的所有权关系不大。
    
    而那边厢懵懂丈夫刘全也寻来了,对唐太宗说道:
    
    “阎王不曾说甚么,只听得鬼使说,‘李翠莲归阴日久,尸首无存。’阎王道:‘唐御妹李玉英今该促死,教翠莲即借玉英尸还魂去罢。’臣不知唐御妹是甚地方,家居何处,我还未曾得去找寻哩。”
    
    “唐御妹“是个什么东东?刘全完全不懂。跟唐太宗对答之间,他用词全无半点之乎者也,只是简单的自称“臣“。
    
    这对夫妇,你可以说他们是“土包(四声)子“,没见过世面,完全不明白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当然,翠莲并不以为意,她用一句话说尽了自己的一辈子:
    
    当唐王问道:“你可认得你丈夫么?“
    玉英道(即翠莲):“说那里话,我两个从小儿的结发夫妻,与他生男育女,怎的不认得?”
    
    听听这几句,李翠莲就差把“他一撂蹶子,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之类的话说出了口。说到底两口儿的事情,最根本的无非是“做夫妻““养儿女“。翠莲认的就是这个理儿。这样的人物并不常见,当然这是以我的阅读经历而言。常见的是“有志的妇人“。通常她们的志向是“丈夫“。既然妇人自己不能抛投露脸,扬名立万,她们只能通过“丈夫“来彰显个人的价值。有一些善于寻找潜力股,如红佛女看中李靖,梁红玉识拔韩世忠;有一些眼光不利遇到垃圾股,使晋浑身解数为将垃圾股变为了绩优股。
    
    不是有个出名儿的郑元和唱“莲花落“的故事,说的是某个郑公子为名妓李亚仙花光了财物,只好唱着莲花落讨饭吃。李亚仙便将郑郎收留在家,又怕自己长得太美,叫郑公子心猿意马不能安心读书,竟将自己的眼珠挖去。郑公子中了状元,李亚仙官封一品。
    
    自然是我自己的问题,对于这样的女人只好“敬”而“畏“之;而如果我是男子,一定不要娶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我不愿当她手里的一块泥坯,由她主张如何塑造;也不愿当一支牵着线的风筝,由她主持收放;更害怕我本是一条毛毛虫,她却望我成龙。幸运的是,古时读书人只能靠科举出头;若是换到现代,莫不是一会儿叫我出国,一会儿让我读博,一会儿让我买楼,一会儿让我下海?能不能,好不好,让我们“结发夫妻““生儿育女“既安安静静又热热闹闹地好好生活?“李亚仙们“之后的命运如何?大约离不开那么个轨迹:郑公子官场得了意,自然偶尔有点“贪默“情事,或者开始追欢买笑,留连不返。中国没有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多褶书生妓女,才子佳人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无法叫人相信“书生和未来的一品夫人“live happily ever after (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可是李翠莲不同。也许正是她的单纯吸引了我,也许正是她与其他令人佩服的女性的不同之处,也许是我厌倦了那些“驯夫有道““官封诰命“的女人们。翠莲才如此叫我欢喜。正是如此,当读到:
    
    “他夫妻两个,便在阶前谢了恩,欢欢喜喜还乡“
    
    我愿相信刘全和李翠莲live happily ever after。 (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附:这篇小文写好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工夫好好看一看;又因为担心揣测刘全心理不够准确,或者失于牵强,就放着未发。最近在“西游记资料汇编“中,读到“清抄本佛曲十九种“,其中有一篇“翠莲宝卷”, 就是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敷衍而来。其中翠莲死后,刘全看到“招贤榜文”之后的文字挺有意思,网上找不到现成儿的,只好一个字一个字的敲上来:
    
    “看榜之人无其数,并无一个揭榜文。
    男子七岁封官职,女子七岁受皇恩。
    不宣众人看榜文,且说刘全求吃人。
    细细上前皇榜看,想着妻房翠莲身。
    我妻死了七个月,时时刻刻想妻身。
    君王要把西瓜送,拚将性命走一巡。
    一来代主将瓜送,二来好见我妻身。
    小人情愿将瓜送,拚生舍命到幽冥。
    唐皇闻奏心欢喜,御手相搀叫爱卿。
    西瓜一对交待你,速即献与阎王君。
    钦赐三杯麻药酒,刘全辞皇出朝门。
    一直来到城隍庙,连叫道士两三声。
    我代君王将瓜送,尸灵烦劳你看承。
    我到阴司还阳日,我说皇封你受恩。
    吩咐一番方且罢,药酒拿在手中存。
    一口药酒来吃下,两膀麻到顶梁门。
    二口药酒来吃下,不知人事半毫分。
    三口药酒来吃下,呜呼一命就归阴。“
    
    此处送的是西瓜不是南瓜,刘全似乎也早就知道了自己要还阳,如此说来,还算是“幽默得不够彻底“。不过,想念妻身,为看妻子也算得一致。
    
    哦,最后观音菩萨来点化了俩口儿,再把善财打入下界修行十载;如此这般刘全和翠莲成了金童玉女。
    

注:在douban看到这么一篇有趣的文章,值得摘录下来,列位看客若有兴趣请往此页面搜寻:http://www.douban.com/people/1063899/   作者:周六我要休息

2006年09月10日

8月30日,被誉为“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应该了解的历史”和“每一个中国人必看的电影” 《东京审判》在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和首映礼。作为一部表现60年前国际法庭审理日本侵略中国战争罪犯的历史题材影片,《东京审判》是有相当吸引力的。我正是怀着尊重历史,重温历史的厚重愿望,来看这部影片的。尽管早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并未指望影片能够达到《辛德勒名单》、《钢琴师》那样的水准,但看完影片,还是感觉令人大失所望!

影片:真实历史被“庭外戏”歪曲

影片采用了纪实体、叙事体并行共存的表现手法,将东京审判的史实与背景一分为二。法庭内为纪实体,主要再现当年审判的场景;法庭外为叙事体,描述了发生在东京一家小酒馆周围的一连串事件。问题就出在这个法庭外的编造故事上面,其情节构成为:一对恋人是中日两国的记者,他俩久别重逢,采访东京审判之余,几乎天天在小酒馆见面。而在这个小酒馆,竟不断出现日本百姓的死亡事件,穿插于纪实体的庭内审判镜头之间。影片在两组镜头叠加交替中完成,直至最后,庭内审判宣告结束之时,那个美丽的女记者也中弹而亡,一对恋人阴阳相绝……编导如此安排,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呢?向观众暗示什么呢?

我们可以善良地理解:影片如此处理,是为了证实日本人民也同样是战争的受害者。但是,你影片的名字叫什么?《东京审判》,而非《东京受难》;你影片的内容是什么?东京审判,而非东京百姓。东京审判的史实不是影片的历史背景,而是正面表现的主体;拍摄这部影片的主旨应当是再现当年东京审判的历史,而非编造审判之外的故事。法庭内,是日本战犯们拒不认罪,那个辩护律师百般挑衅式的狡辩。他们不承认在中国的残酷掠夺,不承认南京大屠杀,那么,影片围绕法庭审判最应当表现的是什么?难道不应当用镜头更为详实地去证明中国百姓在那场侵略战争中受到的灾难吗?难道不应当出现几个具体的人物,来实质性地揭露罪犯们的真正罪行吗?

事实上,60年前的东京大审判,历时两年七个月,为了证实日军的暴行,参与审判的中国检察官员与国际人士,曾经回国取证。比如南京大屠杀,就有中国检察助理裘劭恒与两名美国人赴南京实地取证,收集到大量证据,找到了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尚德义、伍长德和目击者美籍医生罗伯特.威尔逊、约翰.梅奇牧师等证人。类似这样的事实为什么不在影片中出现?为什么不能用那些真实的中国人被残杀的镜头,来证实法庭内的审判,来给予观众心灵的震撼,而偏偏将珍贵的镜头一次又一次地对着那个小酒馆,那几个日本人。

影片的实际效果是,法庭外的死亡戏剧歪曲了法庭内的历史审判,用编造的几个日本人的悲剧替代了真实的千万中国百姓的灾难,十分容易让人误解东京审判的历史意义和价值。因此,我们不能不说,影片编导的基本立场有问题!

 

人物:行为设置的不当与扭曲

作为《东京审判》的第一男主角,梅汝璈理应是影片主要刻画的形象。可是,我们看到的影片中,梅汝璈仅有短短的两场戏。就是开头的“争席位”和末尾的“死刑投票”,而整部影片过程中,却几乎没有梅汝璈先生什么事情了。庭内,是美国主法官、主检察官与日本辩护律师、受审战犯的斗智激辩;庭外,却是梅汝璈和检察官向哲浚以及编造的人物肖南等频频在日本小酒馆出现。此时,这一对中国法官、检察官却成了日本人闹事和两个年轻异国记者恋爱的旁观者,之外,就是他俩在一起喝酒,还有谈论案情的镜头。

当然,要将历时两年零七个月,开庭八百多场的大审判,浓缩到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当中,不可能全部展现那超长的历史镜头,必然要做取舍。但取什么,舍什么,添加什么?反映了影片创作者对待这一段历史的认识能力和基本态度。60年前的梅汝璈在这场审判中,除了“排席位”、“判死罪”争论之外,一定还在更多、更繁杂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什么影片中不再给一点镜头去表现呢?我们不要求影片作者将梅汝璈所有工作一一详尽描绘,但至少不要在有限的镜头中,让他去观景、喝酒、闲聊吧!

在南京的影片开映新闻发布会上,梅汝璈之子梅小璈先生应邀到场。他作为客人,虽然对影片拍摄表示了赞扬,但同时也指出了人物安排的不当。他认为:“当年我父亲作为法官,与当庭的检察官向哲浚休庭后在一起喝酒和研究案情,这是不合史实的。实际上,虽然都是中国人,都是代表中国参与审判的法官和检察官,但也不可以在庭外单独接触的。”

而那一对异国恋人记者的设计,在影片中能起到什么效果呢?对审判战犯的新闻进行了报道传播?影片没有表现,用他俩的爱情故事感动观众?似乎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再就是影片连续表现的五个先后被枪杀的日本人。如果说是用他们的死,来证明日本右翼的存在。那么,有一个女记者被无辜杀害就足够了。开头的两个被中国法官随行人员(尽管是西方人)击毙的反对审判的平民,后面被杀的老兵、到前线劳军的女学生就显得非常突兀,甚至荒唐。这些镜头组合成的“日本平民受难图”,被编导牵强附会地强加于东京审判,扭曲了审判的正义性与严肃性,更扭曲了历史的本质和整个东京审判的价值意义。

 

演员与放映:“粉丝”冲着“偶像”来

影片中的主角扮演者,除了外国人角色不得不请几个洋人之外,其中国人的角色,几乎清一色地邀请了港台演员,(内地演员英达只有几分钟的戏,不能算主角)而这几个演员,又几乎是清一色的属于“偶像派”。第一主角扮演者刘松仁,虽不为今日小年轻熟悉,却是十几年前小青年的偶像,现在虽属于“师奶杀手”,也不乏年轻人追他。在南京的首映式上,就有一位年轻女性从上海一路跟来,在不同场合打出刘松仁的画幅来;老演员曾江,曾经在八十年代初期香港版的《射雕英雄传》中扮演黄老邪一角,同样在内地拥有众多“老粉丝”。至于“F4”朱孝天和靓女林熙蕾,那就更不用说了,在首映式现场,不仅涌来大量少男少女,就连记者中也不乏他俩的“粉丝”。如此,原本严肃的新闻发布会和首映式,就显得愈发娱乐与商业化了。

不是说不可以邀请港台演员演这样的影片,也不否认像刘松仁这样的演员具有的表演实力。但是看看这些演员接受采访时说的话,他们接演影片之前,几乎都对这段历史完全陌生,甚至年过70的曾江也是如此。他们对于这样的历史缺乏感受,没有切齿之痛。而很多内地人,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那场灾难,但父辈,众多亲人都曾经是那场灾难的受害者,他们才最有可能演绎好那样的历史。

显然,选择这几个港台演员,制片者是为了某种商业目的而考虑的,这里面,不排除他们借助严肃历史来经营纯粹商业和浮躁的“娱乐化”倾向。

我们再来看看南京首映式上,“F4”朱孝天和林熙蕾所受到“粉丝”们给予的待遇吧:当晚,影院内,前五排的座位早已被偶像的粉丝们占据。他们当中以小女生居多,一个个打着标语,举着牌子。注意看,一群女孩非常聪明地利用牌子的双面,分别写着“朱孝天”和“牢记历史”的字样。在朱孝天没有进场时,她们将“牢记历史”的一面对着拍照的记者,而当演员上场时,她们立刻将“朱孝天”的一面冲着台上,大声喊叫着:“我爱你……”整个见面会依然是粉丝与偶像的天下。而影院中间,几位应邀来看片的老者,却对此一脸茫然。

在影片观赏过程中,我的身边坐着一对青年男女,他俩似乎一个爱朱孝天,一个亲林熙蕾,只要有两个明星出场,他俩就抬头观看并互有争执。而一旦偶像镜头过去,他俩要不就依偎在一起亲热,要不就各自玩弄手机发短信。他们是来看电影的吗,是来接受历史教益的吗?令人怀疑!

影片编导邀请港台偶像明星,来加盟《东京审判》,当然是要为日后的市场、票房着想。这似乎属于无可厚非的选择。但是,这样一来,影片在各地的宣传与首映,也就必然是这个效果。当然,我在这里没有责怪演员朱孝天和林熙蕾的意思,我觉得影片本身提供给予他俩的表演空间,就非常有限甚至非常轻浮,几乎是游离于深沉历史之外的。

 

哀叹: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浪费宝贵的题材

关于“二战”历史,世界各国几乎每年都有不同题材不同故事的影视作品出现。而且不断在社会各界产生巨大影响力。包括同样题材的《纽伦堡审判》在内,最著名的有美国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还有多国合拍,波兰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执导的那部异常真实而撼人的《钢琴师》等作品。这些作品从不同角度控诉了战争,揭示了历史。而我们的影视圈,这么多年来,竟然拿不出一部让人信服的作品。前有吴子牛的《南京大屠杀》,南京人曾经给予了无私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支援。无数的百姓,将自己家中留存的三、四十年代的生活用品捐献给剧组,希望能够拍出一部真实动人、有震撼力的史实作品。然而,导演先生却在倾力讲述一个日本家庭在南京大屠杀期间逃亡落难的故事,真正的南京大屠杀仅仅是个背景。这部影片在南京正式上映之后,让南京百姓十分地失望,甚至感到受了欺骗。现在,同样将大量的镜头,在十分有限的时间段中,去编造什么异国恋情,制造那些所谓“日本平民”被无辜杀害的“冤案”。这就让人十二分地难以接受。影片这样做,不管其原本的想法如何,但实际效果却是亵渎了历史,亵渎了我们的民族感情。

我们不能不再次哀叹:为什么如此宝贵的题材,一次又一次地被浪费。我不能不奉劝那些想把这部影片当作历史来看的观众朋友们,真要想了解那一段历史,去看历史资料,不要看这部电影。我还要奉劝想把这部影片当作艺术来欣赏的爱好者们,更没有必要看。因为这部影片的结构、人物、表演、叙述种种,都很次,不具备相应的水准。

作为一个影片人,我凭我的良心说话!

 舒克·纵横自在·有拘无束
以真诚的批评呼唤真诚的艺术
我在西祠:金陵影评人·文化三剑客
我的博客:
 
http://shukedy.blogchina.com/

小飞注:

看了楼主的文章,我第一个想到美国片 刺死肯尼迪,立即回想起凯文-科斯纳在最后法庭高潮戏中长达30多分钟的讲演,正气凛然,热血沸腾,绝对是超人气的震撼,不愧为雅俗共赏之佳作,也不枉被网友称为美利坚精神的宣言。相比之下,虽然《东京审判》和《刺杀肯尼迪》所描述的事件的背景大相径庭,但就两部影片传达和揭露的值得所有国人思考的自身所处的不同环境,实在叫人不得不好好回味。

谢谢楼主给我们提了个醒。

2006年09月09日

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许多人走进了世贸大楼,却再也没能出来,巨大的灾难顷刻降临,生命的光芒就在瞬间暗淡,现在,整个世界都在用饱含怜悯和悲愤的泪光回顾那段历史,没有对命运不公的质疑,有的,永远是对每个微小脆弱灵魂的辗转唏嘘感叹。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当回顾往事的时候,总觉得熟悉而又陌生的历史的身影那么幽远,却不知有多少悲歌,在垂暮的夜色里流淌。

影片中那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听的心口更加沉闷。此情此景这么真切,原来剥去幻想,赫然是嗜血的冷酷。懦弱也好,无助也罢,事已至此,苟全惨喘已无退路。而在精彩的陈述之后,历史又给我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个玩笑让后人不禁倒吸冷气,实在不敢想象,倘若那次投票结果完全倒转过来,对我们整个后代的影响,将会是怎样。

 

2006年09月03日

这是个web2.0的时代,你可以在浏览的同时与在本博客的人聊天

点击左侧的:

与我现场聊天

即可

 

我觉得,当燕华历尽千辛来到金善浩面前的时候,这段感情才真正开始。也许,当摆脱眼前的一切障碍之后,我们所能看到的,也只能让自己更加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