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2日

        那天之后他和她几乎天天都会在网上遇见,东拉西扯、天南地北、不着边际的聊着一些不知所谓的东东。聊的时间久了,他知道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于是在她和她的那个他闹别扭的时候他会开导她、劝她、安慰她,只为了能让她高兴;而她也知道他暗恋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好久好久了却迟迟不敢开口,她也总是鼓励他试着向那个女生表白,她希望他和她都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快快乐乐、高高兴兴的。似乎有一些淡淡的情愫围绕在他们两周围,渐渐的四散开来。

        就这样聊了二个月,一天她突然发消息给他,说她失恋了。他有点震惊、有点担心,但是他心里更多的似乎是高兴…….

        她失恋了,虽然是她提出的但是她还是很伤心,她对自己说爱情这东西她再也不碰了。她发消息告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想让他马上知道。感觉自己的心隐隐作痛,但是好像更多的是解脱了的轻松感,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回消息了,当然是劝她想开点,别太伤心了,看到他的消息她似乎有点失望,好像他应该说的不是这些话,还有别的更多。

       她上网了,看到她已经在网上了,她装作没事的样子和平时一样的聊天,嘻嘻哈哈的;他也装作不知道,什么都没问她。她的心好难受,早早就下了,而他也就只说了88而已。

      她躲在被窝里哭,哭了好久好久,哭的没力气了。突然她收到了他发的消息:“我能打会电话给你吗?打你家”   “哦,打吧”

      过了一会她接到了他的电话,是长途,长那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接到长途。他和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话筒一边各自沉默着。

    “ 暑假你来青岛玩吧。”

     “啊?”

     “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暑假你来青岛玩,我们一起过生日行吗?”

     “哦。”

     “我挂了,你早点睡吧,别再哭了,哭得嗓子都哑了!”

     “噢,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紧张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只是不知道她明不明白。

       她也挂了电话,她糊涂了,好累,明天在说吧,她睡觉了,只是真的能睡着吗?

      未完待续

           p.s.     ryan你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吧

2005年02月01日

        他和她相识于网络。

        2004年5月30日,虽然还没到夏天,可是太阳却早已散发出他炙热的光芒。她躲在自己的房间,喝着最爱的冰红茶,一边聊天一边享受这难得的悠闲的午后。

       “叨叨”,是系统消息。“我是小乖乖的朋友”,这是他的请求。她没有犹豫的加了他,有熟人好办事,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你好”,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你好,你是小乖乖的好朋友?”这是她回应他的第一句话。

       “不是,我们是玩游戏认识的好朋友。”

        “哦”

         第一次对话就这样短暂的结束了,在他和她的心里都没有留下一丝烙印,一切如昨。

         2004年6月1日儿童节,全国儿童放假的日子,当然他和她不放假。他和她就如同成千上百万的网虫般在网上没有一丝意外的遇见了。

        “儿童节快乐”他说。

        “晕,我又不是儿童!”

        “呵呵,同乐乐嘛。你是上海的吗?”

         “嗯,你呢?”

         “我是青岛的,知道吧?”

         “哦,好远。”

         “不远,很近的,暑假你可以来避暑的啊。”

         “我上班了。”

         “那也可以请假阿,你多大了啊?”

         “说得简单,22了。”

         “哦,82年的吗?咦,你也是狮子座的啊?几月几号啊?”

         “不是,83的,7月30日。”

         “哦,好巧,我是82,7月31日生日耶,你来青岛我们可以一起过生日啊”。真幼稚,她在心里想着。

         “呵呵,你请我吃什么啊?”

         “包子,随你吃多少。”

          “晕,真小气!”

          “请你吃包子不错啦,有肉的菜的,比馒头好多了。”

          “倒!”

            ……………………

            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到了十点,是她上床睡觉的时间了,说了88,他和她对彼此都有了一点点的映像。.

                                                                                                                                                                                                                 为完待续

               p.s.请ryan兄多多指教。

2005年01月31日

        看着飞驰的地铁从我眼前呼啸而过,我忽然有一种想和他一起飞奔的感觉。突然好喜欢这种快感,享受这种头晕目眩一瞬间的美,就像昙花绽放一瞬却释放她一生的美,虽然短暂却分外耀眼夺目。也许人生也如同这般,过惯了平淡无奇的生活就想去追寻新鲜和刺激,即使结局是遍体鳞伤、一无所有,仍然一往直前、义无反顾。只因为心会变得骄傲会变得富有。你问我:“会去追寻昙花般的美吗?”,“我不会!”。不是不想往不是不憧憬,而是我的美已经绽放了,没有夺目的光芒,没有骄傲的美,只有更坚强的心。

        也许我是一只美丽的孔雀,或许在明天就能绽开出我最漂亮的雀屏,展示我一生的最美。但是我却是一只不会开屏的孔雀,只有欺骗众人的雀屏却没有展开的能力;也许我是一头气宇轩昂狮子,或许在明天就会奔跑在大草原上,展示我一生的力量。但是我却是一只不会授猎的狮子,只有迷惑敌人的皮毛却没有战胜敌人的实力;也许我只是我而已,一个幻想着过不平凡的生活却永远只拥有平凡的我。

            p.s. 很想写一篇很长很长很动人很动人的blog,每次写之前总觉得有很多话想写,可是真的写的时候却又总是无从下手,也许我真的是只会说而不会写。希望ryan同志的才思如涌,写作灵感源源不绝,不会像我这般痛苦。还有每次写完blog最痛苦的莫过于写标题,希望以后不写标题也能发表文章。       

2005年01月27日

       很久没上blog了,兴冲冲的看了某人这几天颠倒日夜写的blog,本想夸他几句在日夜颠倒的情况下没写出颠倒黑白的文章真不容易,没写到他倒是先变着法的又调侃了我一番,太伤心了。每次出现在某人的blog里都是以坏形象出现,好像我真的成了应该遭受谴责的大坏蛋了。不过我坚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被他的片面之词蒙蔽了双眼。

       前两天,我鼓足勇气做了这二十二年来最大的一个决定(暴露真实年龄了^_^,好像夸张了一点哦),那就是烫头发,呵呵。其实很早就想去烫个小公主头,可是就是没勇气,怕别人说我装嫩,其实我也不老啊。还好,在发型师将近6个小时“摧残”下,我的新形象闪亮登场了,当然价钱也是很闪亮的。局油+烫发+挑染差不多=我一个月的血汗钱了,5555555555,心痛啊!不过走在街上回头率也上升了不少(自我感觉),觉得这钱花的还是挺有价值的,至少能好好的、臭美的、自我陶醉好几天,呵呵。

        最后在这严重bt某人一下,“str”这三个单词最近出现的频率非常高,甚至发展到了竟然以这三个单词命名且用一张图片滥竽充数的blog。在这我诚恳地请求blog管理员,如果某人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一定要将他的blog完全封杀,决不允许浪费blog资源的家伙的存在!!!

         总结成词完毕,补充体力去也。

2005年01月16日

         拥有的会失去,失去的却永远不会再失去;我将永远拥有你,因为我永远的失去了你。

         很久没上blog了,很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从哪说起。自从那天遇到那起不大不小的车祸之后,以为自己本该看得更开想得更明白活的更滋润,何曾想到却是对生活更不放开手了、更害怕失去了,甚至哪怕只是丢失了一支笔一副手套也得恹恹的伤心许久。

         前天彻底让自己颓废放纵了一天,逛街吃饭打牌,唱了一个通宵的歌,释放了我所有的精力。第二天到家倒头就睡,睡够了24个小时。年轻真好,还能让我有资本尽情的挥霍。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样过一辈子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困了,又想念我的床了,永远的睡觉。

2004年12月30日

        一直记着这么一段话: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哀,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我和你是无奈,是叹息,是悲哀还是幸福呢?我想我唯一能肯定的是我们的遇见有幸福的开始,却没有幸福的结局。

       很喜欢阿桑的这首歌《叶子》,有段时间一睁开眼睛就只听这首歌而已。

        叶子 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 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遺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 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 是一群人的孤单
        爱情 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我也渐渐地遺忘 
        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我一个人吃饭 旅行 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 弹琴 自己对话谈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里
        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叶子的坠落是对风的追求还是宿命的安排?我会慢慢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发呆、一个人聊天、一个人睡觉的,伤心难过的时候我也不会再骚扰你的,快乐高兴的时候我会自己和自己分享的。再见了,亲爱的!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两者是何其的相似,但又是何其的不同。

      戏的结局是人早就安排好的,戏里的人按部就班的过着他们的人生,没有人会想到去反抗去改变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悲哀只是作者的悲哀,他们的快乐也只是作者的快乐而已,无论他们的人生有多辉煌,他们的家庭有多殷实,他们的遭遇有多凄惨,一但拉下帷幕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而人生,自以为是万物之主的人呢?“聪明的”人类以为凭他们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他们努力去改变他们的人生,努力改变周围的环境,甚至努力改变他们所认识的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一切其实也早已有了结局,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只是我们傻傻的以为凭我和你、她、他就可以改变这结局。可悲的是就连我们的想改变也是早已设定好的。我们都只是被无形的大手控制着的木偶而已。

      我们真的能改变我们人生的结局吗?

          

2004年12月28日

          亲爱的你吃饭了吗?今天上海下了第一场雪,好大好大。我一点也不觉得冷只是可惜那些晶莹的雪花落地就化了,仿佛不想让你记住她的存在,又似乎在诉说她的忧伤,她湿热的泪水融化了冰冷的雪,也打湿了我的心。

        独自一人吃完午饭,走出办公室的大楼,外面的冷空气让我顿觉精神百倍,幽静的街道看不见路人匆忙的身影,只有道路两边停放着的汽车陪着雪花一起流泪。我不想哭,可是雪花的哀伤感动了我,触到了我心底那一根许久不敢碰触的神经。敞开大衣,仰起头,用最直接的最裸露的我和雪花亲密接触。密密的雪花轻舞的落在我的身上头发上,调皮的跑到我的脸上眼睛上甚至是嘴唇上。晶莹的雪花,你也想亲吻我安慰我吗?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成千上万的雪花不停的涌向地面,牺牲了再继续,前扑后继,是那么的悲壮。我们的爱情是不是也像这雪花般明知必定会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有结果仍旧傻傻的、呆呆的、毫无保留的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到头来什么都留不下。

      今天你问我:“要是我们不能在一起怎么办?”反应迟钝的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我们最不想面对却无法逃避的现实终于摆在了我们的面前。“都不能在一起还能怎么办,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就算把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扔进大海激起的涟漪也只是几分钟而已。也许女人真的是最残忍的动物,虽然我们认识了很久但是我却真的可以轻易的把你从我的记忆中抹去。所以请不要问女人不能在一起或是分手后怎么办,她们会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获得快乐得到幸福。虽然有时会有些悸动有些莫名的心痛,但是这些又何尝不是人生中必需品呢!

     亲爱的请别说对不起,没有你我会活的更好的!

                                                                                      我愿和雪花一起在天空中飘舞,哪怕只有一瞬间却也觉得很美

                                                                                                           

2004年12月13日

        最近很少上网特别是很少上网聊天,以前一睁开眼就是上网上qq,不到半夜决不下,所以三个qq号上的好友都多得吓人。最近清理了自己的qq,发现除了同学、朋友和同事亲友的qq号,真正聊得来的简直寥寥无几。可悲啊,真不明白以前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都在干嘛呢。于是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优胜劣汰”,结果三个qq上的好友之和不大于100,看着空荡荡的qq那感觉就好像重生了一回,套用一句经典的广告语“感觉好极了!”
         最近上班特忙加上我这人特懒所以都没什么时间写bolg,趁着上班空隙留点痕迹聊以慰籍。感谢ryan的好意,俺生性懒惰不喜欢弄些花里胡哨的东东,my bolg就是my bolg嘛,何必要学别人弄些不实际的呢,别人看的是你的文章又不是页面的布置,如果硬要我弄那些东东那我也就不是我了,对吧ryan弟弟?
         补充两句看了ryan弟弟的bolg只有伤心二字,看到你老是夸北京的那个妹妹真是伤心啊,都没听你真心的夸过我,555555555。哼,我吃醋了,ryan弟弟你自己看着办吧!





                                                                                                                  2004年12月13日下午3:35分心情极度不爽中

2004年12月10日

      晚在某位自称鄙视憎恨厌恶或是strawberry的同志的循循善诱殷殷教导下写下了我二十一又三分之一年中的第一篇bolg,虽已竭尽吾全身之力然吾之年数已高加之弃笔已数年实乃力不从心也。虽已写完吾不敢看之,时觉愧对吾之父母吾之狐朋吾之狗友,吾痛心之疾首之,聊以此抒发吾内心之苦闷。然吾之文虽短但其意义深远;吾之文虽写之仓促但其乃吾之心血吾之精华吾之全部矣。



    有道是金钱好求知音难觅(纯属个人意见),吾仅以此文献给吾之知己吾之知音吾之良师吾之益友,对吾给予无限关怀无限帮助无限监督,把有限的生命都用于帮助无限问题多多的吾之身上的royalblue,有了他才有吾之今天吾之明天吾之bolg。吾怎觉室温骤降,有鸡皮疙瘩掉满地之倾向。罢了,吾颓废去也。

    p.s.royalblue兄是否要问文不对题,宾果!那就对啦,此乃鄙人最大之优点也!


 







                               写于2004年12月10日晨9时4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