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3G SIM卡的发展预测。

2005-11-26

一直以来,都很想为SIM卡写篇文章,和大家一起探讨IM卡的发展趋势。

大家知道,SIM卡作为2G时代移动终端中惟一的运营商全定制产品(the only operator-owned item in the hands of its subscribers),对于宣扬移动运营商品牌、增强与用户的联系和提升ARPU值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因此一直以来得到移动运营商的倚重,在和手机厂商的竞争中,处于相对上风。然而3G急剧增加的数据业务,对数据处理和存储能力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而相对终端而言,无论是提高数据处理的技术还是增加存储能力的成本上,SIM卡都处于下风,在这种情况下,SIM卡会走向何方?它会不会沦落成为单一的认证工具呢?

这里和大家介绍介绍个人认为3G时代SIM卡的发展趋势。

首先相对2G SIM卡而言,3G SIM卡具有两大特色:

l        3G SIM卡是一个多应用平台

2G SIM卡是单应用卡,遵循GSM11.11规范。该规范中定义SIM卡上只能有一个应用,即GSM应用。而3G SIM卡实现了平台和应用的分离。根据3GPP组织的UICC(Universal Integrated Circuit Card)多应用平台规范,USIM卡应用只是UICC平台上的一个逻辑应用(pure logical application that resides on a UICC),其它的非电信应用或电信增值应用,同样可以建立在该平台上,而且每个应用都遵循相应的行业规范,而无需再安装其他卡片,实现了从单一电信功能向跨领域多应用IC卡平台的转换。

l        安全性能大大增加

3G SIM卡在安全性方面有了更高的要求,它支持3GPP的认证方案(双向认证、可定制算法、可变密钥长度)以及MILENAGE算法功能,这使得运营商在实施安全策略中获得前所未有的灵活性。

3G时代,个人以为,SIM卡会有五个发展趋势:

 

l        SIM卡的全定制地位将有所下降

3G时代,几乎所有的3G运营商都采取了定制手机终端的方式,这使得SIM卡不再是移动终端中惟一的运营商全定制产品。虽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SIM卡仍将是移动终端中最重要的运营商定制品,运营商仍然主要通过SIM卡来为用户提供定制服务,但是个人以为,SIM卡在运营商心目中的地位将会有所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提高SIM卡安全认证功能,加强与移动运营商和手机提供商之间的沟通合作,提供适合电信运营商业务需求(特别是3G时代数据业务需求)和手机功能的SIM卡,应该是SIM卡商的最佳应对方案。

l        Flash为主要存储方式的大存储量SIM卡进入市场

3G时代数据业务的发展要求移动终端具备更大的存储空间。SIM卡商也提出了相应的大存储量SIM卡解决方案。

目前针对高容量SIM卡,有几种不同的技术方案:

ü        Extending current SIM technology with a new interface definition to enable the required high data-rates;

ü        Flash based storage technology adopted into a smart-card form factor(i.e. USB/SD/MMC interface in a SIM like form-factor

ü        Integrating a SIM card with a higher data-rate flash controller

ü        A separate semi-removable (SIM-like) form-factor that co-exists with ordinary SIM卡

(摘自http://www.discretix.com/market_hcSIM卡.shtml)

目前主流方案是第一套方案,即将对现有的SIM卡相关的国际标准进行必要的扩展,例如使用SIM卡中尚未被使用的两个接触口来支持高速数据传输协议(例如USB,MMC)。

但是比起支持扩展插槽的手机而言,SIM卡存储容量扩充的成本和技术难度较大,容量扩展的自由度较低,而且,大容量SIM卡的推广和使用,必须得到手机厂商的全力支持,这一点无疑非常困难(参见http://www.cardtechnology.com/article.html?id=200511183Z3RG9GD,因此,3G时代,以Flash将会成为SIM卡乃至整个移动终端最主要的存储介质,SIM卡的存储容量也会逐渐增大。但是,SIM卡容量不会无限制地扩充下去,数百兆乃至数G的大容量SIM卡将不会成为3G SIM卡的主流。SIM卡扩充的存储容量将主要用于存储卡商或运营商的应用程序和安全性要求较高的数据,数据业务中的音视频等数据将存储在手机终端中。

l        Java卡将成为3G SIM卡的主要平台

3G SIM卡必须是一个多应用平台,到目前为止,在多应用(Multi-application)智能卡领域,影响力较大的平台有两个,即Java卡技术和Multos,2004年Java卡技术占据了多运用智能卡领域96%的市场份额,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现有的世界极大SIM卡商(Axalto、GD、Gemplus、Incard、 Orberthur、Orga和Prism)推出的3G SIM卡全都支持Java卡技术,可以认为,Java卡将是3G SIM卡的主流平台。

l        双界面SIM卡将占据一定市场份额

3G的实施推动了移动数据业务的增长,使得MPS(近距离移动支付)成为可能。

MPS虽然刚刚起步,其产业链合作模式尚不成熟,预计在3年内在中国大陆不会有大规模的发展。但是可以预计的是,随着MPS规模的扩大,双界面SIM卡做为最安全的MPS解决方案,必将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

l        SIM卡的安全性能大大提高

3G 时代移动数据业务的大力增长,对SIM卡的安全性能提出了新的要求。3G SIM卡在安全性方面对算法进行了升级,增加了卡对网络的认证功能,这种双向认证可以有效地防止黑客对SIM卡的攻击。

 

419诈骗体会

2005-11-26

 又是一周没有更新自己的博客了,我的博客,从日记变成周记,我现在开始担心,懒散加上对自己的纵容,会不会让自己的博客进一步沦落为月记甚至季记。听博客高手们介绍自己写博客时,一般一天花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写好一篇质量上等的文章,心中不禁由衷地佩服。写一篇博客文章,对我来说,如同受一场大刑,常常要熬上一个小时才完稿,写完后大汗淋漓,心中虽然畅快身体却颇为劳累,不过说来说去,还是只能怪自己心中墨水太少。

 

 最近除了忙于公司项目和新房装修,业余时间还在陪一位419诈骗的俄罗斯骗子玩。所谓419诈骗,就是“骗子们通过邮件群发工具,发送内容相同的邮件,邮件中宣称自己有一笔巨款(或者是前独裁总统遗留下来的,或者是某个犯罪巨头被捕入狱剩下的)需要转帐,承诺只要你事先支付一笔费用后可获得数量可观的佣金”,由于这种诈骗方式曾在尼日利亚被极为广泛地采用,据说为尼日利亚贡献了几千万美元的营收,因此也被成为“尼日利亚邮件诈骗”。

 

 在国外游历的时候,就曾多次收到类似的邮件,不过一直没有把它当成一回事,大都当垃圾邮件处理了,有时对方邮件发的太猖狂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回封警告信,大致是若再发信骚扰就举报到FBI去之类的话语。而这次一改以前的做法,愿意每天花上几分钟陪这位俄罗斯骗子(对方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听其拙劣的英文,典型的俄罗斯人的大舌头口音)玩,是想了解一下,为什么419诈骗搞了这么多年,仍然有那么多人受骗上当,为什么连那些十分谨慎的人都曾陷入过这些拙劣的骗局之中?好奇心驱动我和那位419骗子周旋一番,也亲身体验体验那些受骗者的心境。

 

 具体的过程就不用在这儿详细描述,笔者个人以为,人们会受骗上当,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那种对意外钱财的侥幸心理,即便是笔者这种抱着玩一玩心态的人,有时下班回家在公交车中被挤得生不如死的时候,也不禁会偷偷想想,说不定,这并不是一个骗局,或许真的如那位俄罗斯老哥所说的一样,会有几千万美元的巨款打入我的账户,那么,香车、豪宅……

 

    虽然理性的心态还是成功地压制了侥幸的心理,不过笔者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如果骗子的骗局再设计得精心一点,合理一点,受骗上当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如果说有什么经验要传授给大家的话,那就是,确保你远离欺骗只有“心中不贪,谨慎行事”,天下掉不下馅饼来。

 

VoIP不是洪水猛兽。

2005-11-18

不知什么原因,写好的文章总是贴不上来,以至于一个星期没有更新自己的博客。

  

   前天(其实是星期一)在网上看到《通迅产业》的张九陆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叫做《现在的我们失业于未来》。

 

文章以“破坏性创新”为引子,评论了VoIP对传统电信行业的影响,结论非常悲观,张先生认为VoIP的全方位使用,将造成电信行业产业链各环节利润的急剧下降,从而影响整个电信行业的发展,最后,作者用“那一天,我们都将失业”结束全文。

看完后,我不禁要反思,VoIP真的那么可怕吗?

如果仅仅是站在语音业务的角度,VoIP的大规模推广,对于传统电信语音业务无疑有巨大的冲击,但是必须承认,当VoIP成熟并被全面推广和应用的时候,应该意味着3C的全面融合(即传统电信网、数字信息网、有线电视网,统一为基于IP协议的以数字形式传输多种信息的宽带网),此时已经不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电信运营商,此时的电信运营商,已经转变成一个综合信息提供商,可以同时提供语音和数据音像等多方位的业务。在这种情况下,站在传统运营商的角度,探讨语音业务所遭受的冲击,窃以为不妥也。

新技术取代旧技术是不可避免的,虽然笔者在先前的文章中曾质疑过RFID在中国的前景,但笔者从来不否认,RFID最终必将大规模实施,VoIP也必然如此。因此对于运营商来说,不该去哀叹或者围堵,而是大力发展数据业务,积极探索基于VoIP的增值业务,将VoIP与其它业务更好地融合,这才是最恰当的应对策略。在VoIP逐渐取代PSTN等传统语音技术的过程中,电信运营商不能期望损失的成本和获取的收益完全相等,他们必然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是这一过程,绝对没有那么可怕。其实从中国电信运营商近年推广IP电话业务的情况来看,VoIP通话时间,从2004年开始,基本稳定在总通话时间1/3的比例。当然这其中有政府管控和费率偏高的因素,但是与VoIP技术尚存在QoS无法保证、病毒入侵等缺陷,多少有些关系。

 

我不禁有些好奇,email出现的时候,对传统邮政业特别是电报业务也存在类似的冲击,但是印象中似乎没有这么多反对的声音,除了担心国有通迅设备的贬值,VoIP对电信行业的既得利益者超高利润的伤害,恐怕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善待博客。

2005-11-11

今天在网上遇到John,他是国内一家著名IC媒体的主编,顺口聊了几句,谈到自己的博客,他顺口说了句,“外国人对待博客的态度要比咱们认真很多”。

 

John是个忙人,因此我没有机会细细询问他为何有这个看法。依我的猜想,大概是他看过许多的博客,或者通篇是摘抄他人的东西,或者总是记载一些鸡毛蒜皮不知所云的小事,因此小小地抱怨上一句。

 

John的感慨是否正确,笔者无从考证。因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他们的博客我其实看的都很少。但是做为一个blogger,我不禁要认真反思反思,博客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否有义务维持自己博客的质量?

 

前一段时间在上海召开了一个网志大会,据说为了博客到底是属于精英的,还是属于草根引发了一场热烈的争论。笔者的一个网友吕欣欣,就是草根论的积极拥护者。不过以笔者的观点,草根也好,精英也罢,博客说白了就是一个表达作者思想的平台,仅此而已。

 

好了,既然博客是个公共的平台,那么它就不等同于简单的个人日记,那么博客的拥有者就有义务维持博客的品质,不管你的博客上是写风花雪月还是写爱恨情仇,都必须遵循一下基本的道德准则,照顾一下他人的眼睛。这就好比虽说你穿什么怪样式的衣服别人管不着,但是如果你光着屁股到处跑,即便在自由民主的美国,也要被冠以“illegal nudity”的罪名。

 

博客精英论的支持者安替有句话“博客真正的价值在于让我们能静下心来,时不时用几分钟审视一下自己”。笔者不认同博客精英论,却很赞同,blogger的这种审视,应该是认真的,博客是否可以健康发展,最终还是取决于blogger们是否认真履行了自己的义务,。

 

对了,老外的blog我看的不多,不过这里还是要推荐一下Electronic News的一位叫做Jeff的博客,这一月来他一直在中国考察中国IC产业的发展,他自称这一段旅程为“Silicon Road”。每天Jeff都会自己博客上记载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博客上最近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中国人到底有没有言论自由。Jeff的结论是中国人除了在传统大众媒体没有言论自由,在其它场合都有言论自由,看完颇有感触。

 

认真想想,博客,其实就是我们享受言论自由的最佳场所,我们更要珍惜它。

由lobby所想到的。

2005-11-08

        今天在网上碰到一个朋友,问我为什么认为lobby这个英文单词非常经典。看到他的提问后心中先是一阵狂喜,因为这说明我的博客多少还是有几位朋友捧场。

其实lobby这个词最早的意思是大厅、休息室的意思,因为老美的游说者们总喜欢在那儿对议员们进行游说,因此又有了游说的意思。

知道lobby的这个词意后,先是想看来这世界那儿都一样,都有某些利益集团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对那些当权者进行游说,接下来并是一阵感慨,人家老美游说也这么光明磊落,咱们中国人的游说大都在私底下偷偷进行,我能想到的最适合形容中国式的游说的英文词汇就是backdoor

看来游说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游说的方式和手段。

 

再谈RFID在中国的前景。

2005-11-07

         近来忙于来年新项目的评审,因此一直不得空,记得在国外工作的时候,越是年底,就越是轻闲,节日一个接着一个,感恩节、圣诞节加元旦,管事的头儿们早就人心涣散,或去欧洲滑雪,或去夏威夷度假,美国的绝大多数企业,新财年在七八月份就开始了,因此不存在忙着为新项目评审的问题。其实财年何时开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新项目的评审,应该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不是玩家家,也不是走过场。

 

       闲话少说,今天继续谈谈RFID的问题。在谈RFID之前,笔者想说件儿时的事情,笔者的童年,是在闽北一个贫穷的乡村长大的,记得大概是84年的时候,乡里的农科所引进了一套日本的西瓜种植技术,据说可以让西瓜的产量翻上几番。于是在笔者所在的乡村大肆推广,当年的西瓜产量也确实增长了好几倍,可是当年偏偏暴雨频频,加上西瓜产量猛增,因此西瓜价格低得离谱,愤怒的瓜农把烂西瓜堆到农科所的门口,发泄心中的愤怒。笔者通过这件事情,明白了一个道理,好技术并不都受欢迎。

 

        为什么突然想起这桩事?因为听说信产部又组建了RFID标准组,估计RFID厂商又得开始蠢蠢欲动,四处lobby(老美的这个词汇实在经典)。笔者虽然是芯片商,心中也盼着RFID快火起来,但是一直以来,却很为RFID在中国的前景担心,具体的原因,在以前的博客中也介绍过一二,这里还是想再提一个理由,那就是由RFID引发的失业问题。据说美国的Yankee Group的调研结果,RFID在美国的大规模采用,将导致数百万的美国工人失业,那可是在自动化程度颇高的美国, RFID在中国大规模采用后,会导致多少人下岗失业呢?不知道中国政府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调研?笔者绝不是新技术的反对者,只是中国的现状常常让人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