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青年

大概只有中国有什么大龄青年这个词语吧,因为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面,没有家庭的人生就不叫作人生,这事儿放在异族身上叫做bachelorism,起码也算是一种主义,一种信仰,在咱们这里,往好听里说,是先立业后成家,难听的说法是老光棍或者叫嫁不出去,再恶毒的人没准叫你变态,或者更现代一点,给你一张心理医生或性医学专家的名片。

 

于是中国的工会主席的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自己手里的青年同志早点找到爱情,找到爱情的坟墓。这不,昨天晚上,中直机关专门在新华社举行了一次这样的舞会活动,给青年同志创造了这么一个入土的机会。

 

27岁的人已经有人给你着急了,虽然我去那里的意思只不过是打望打望,或最多捎点儿吃的喝的回来,谁成想到了那里,整个一个婚姻介绍所。到处都是象狼一样的眼睛,绿油油的,盯来盯去,整个一个“中直机关因公因故未能成家者联合阵线”的活动。各单位的工会主席在会场钻来钻去,各个婚姻介绍所的免费登记的表格漫天飞舞,当然还有无数40出头50不到的“老头”老姑娘在场上搔首弄姿,轻舞飞扬,跌躞蹁跹,各占胜场。

 

我们这边的阵容还是比较具备实力的,名牌的有清华北航,学位是硕士学士,身高从1.90米到还不算残废的17。可是,在这种老头老姑娘如鱼得水似鸟归林的场合,却感到无所适从。

 

吃的喝的倒是没有,只有看的。直看的我展眼沧桑,满目疮痍。心里面不停的嘀咕,难不成我也成了老家伙,要不然怎么会参加这样的活动?虽说男人越老越值钱,可是老了还没钱没老婆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情。

 

难为了工会主席,为了把我们这些30以下26以上的适龄青年推销出去,忙的团团乱转,对于我们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真的是感到恨铁不成钢。最后没办法,为了避免他老人家劳心劳力到见姑娘就问“俺们这嘎达有某某某挺不错的”而遭人误解,我就只好起身,象一条寻找食物的狼一样在场里逛荡,填了无数张或长或短的婚介所的表格,看了无数张或妍或媸的脸庞。其实平心而论,在场并不是没有好姑娘,只是没有那种心情。整个一个自由菜市场,你能指望有什么轻松愉快的心情去买东西?再说,婚姻爱情这种正经八百的事情,怎么闹的跟菜市场似的。

 

临走的时候,检点战绩,两个人得到了姑娘的电话号码,两个人填了婚姻障碍综合症患者的表格,我自己一无所成,在座位上叠了6只青蛙。

 

唉。回去的路上,工会主席决心,下次再来这种场合,一定要带上工作证或者介绍信,以示决非欲行非礼,而是欲为别人费力。难为他了。我们兄弟几个羞愧满怀,纷纷打保票下决心,一定在一个月以内搞定终身大事。

 

回去以后,打牌喝酒,又回到了快乐的单身生活,挺好。

 

2001年3月9日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