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隔世

刚刚作了一个诡异的梦。

昨晚睡得比较早,大约两点就感到困倦,也就睡了。

今天上午被同事的电话叫醒,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睡梦见,仿佛我自己离开了北京,回到了青铜峡。在青铜峡的家里,父母在,姐姐在,哥哥依然在国外。我为什么回去,我也不知道,但似乎北京的工作也并没有丢,好像随时都能回去似的。

 

我好像考上了某一个学校,名字大概叫做内蒙古投资什么学校的,地点又似乎离家很近,在宁夏的东面一点。朦胧中仿佛哥哥的声音,说骑车几十分钟也就到了。可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有了本科的学历,那么这个学校是什么性质的呢?我不知道,我却只知道我想去看一看。

 

当天是报到日,可我什么都没收拾。也是睡梦中醒来,准备出发。准备了半天,乱七八糟的。这时母亲开始叮嘱,父亲也开始帮我收拾,收拾什么东西记不清了,好像是一些零碎的床板之类的。母亲非常担心我的钱的问题,我说,我在北京挣4000元钱,一个月的工资就够我4个月的花销了。

 

临行的时候,我对父亲说,我去那个学校去看一看,如果有值的我学的课程,我就学一个学期,如果没有,我就回北京,总之,我会回到北京的。但是,我为什么去学、学完了又怎么样,一概模糊漫灭,不知所云了。

 

家还是青铜峡的那个家,4座工程师楼依然伫立。下意识中,仿佛还有那种心中装着某一个女孩的想法,仿佛还在猜测那个女孩在干什么,是否了解我的作为,对这些有什么看法。总之,心态和前些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如此看来,孙建梅的影子依然在我心的某个角落低徊,就仿佛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尽管世事纷杂,迄今已经十年,它还是倔强地存在。只有她的影子,而且只是在有那个时光,没有赵飞亚、没有吕宁。这个影子也只是当年的影子,当年我十六、七岁时心中经常萦绕的影子。

 

颇有一点时光倒流十年的况味。十年以来,我经过了高三,经过了大学四年,经过了工作的五年。它竟然依然如此倔强的存在。人,真有点不可思议。

20001114 11:57:12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