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

看完了一部《Ben Hur》,原有的睡意已经烟消云散,感觉不出现在的自己,是处在最糊涂的状态,还是最清醒的时候。

 

连续几天的昼夜倒置,连续几天的狂欢式的放纵,却在今晨领会到了空虚。

 

生命实在是短暂啊。经历过一次一次的生命的消逝,又体会着即将消逝的生命在冬夜里无望的呐喊,26年生活的意义浓缩成了短短的两个字,活着。

 

活着的人是有福的。那么死去的人们呢,濒死的人们呢,无论如何必然将会走向生命终极的人们呢?人生全部就是一场悲剧么?我不知道,我懒的去想,因为我用了26年也没有弄懂,为什么要活着。

 

Jesus被钉固在十字架的那一刻,一定有痛彻骨髓的磨难,我不知道他的感觉,我只感觉到我自己的刺痛。最后他说出的一句话是:父亲,饶恕他们,他们不知道在作什么。Jesus知道么?

 

拿短短的数十年的生命和浩淼无际的宇宙万物碰撞,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消失。Hamlet趑趄徘徊,想不通To be or not to be,其实想通了又如何?这不是一个选择题,没有选择的自由,最终我们走向的无非就是冰冷而坚定的两个字:死亡。

 

我曾经对人工智能所模拟的生命循环演化的进程钉视良久,在这个无边无际而又空间有限的世界里,一个一个的生命群体在视野中产生、发展、繁荣、式微,无论发展壮大的时候多么繁华、多么不可一世,最终还是凝固成为毫无作为的虚拟尸体,伫立在二维的空间中,一动不动。就象罗马这个纵横陴阖、睥睨傲视人类历史的千年帝国,终究也只剩下故土旧墙。当年的威势何在?当年的民族何在?万物仅在一瞬,盛级之后消失。

 

按照Jesus的纪年,一个世纪将在几十个小时之后消失,一个世纪将在几十个小时之后开始。我们站在历史文明的顶点,我们的孩子也站在历史文明的顶点,世纪末的迷惘,世纪初的畅想,将在这么一个特定的、人类自己规定的时刻,沿着时间轴向演进推移。最后,我们死了,我们的孩子死了,还会再有兴衰更替,还会再有演进推移,千年之后的子孙会嘲笑我们的愚昧落后,子孙的子孙还会继续嘲笑祖先,也许还会有克拉克名著《2001:A space Odyssey》中HAL这样的机器嘲笑人类的弱小可欺。可这种演进推移的意义何在?目的何在?就象屏幕上的人工生命群体,最终归于衰败,消失。

 

其实,并没有消失,除非我们的宇宙和反物质宇宙碰撞,物质将永远存在,消逝的是我们基于物质之上的精神。就好像是这篇文章,在Cyber是介质中存在,它只是通信线路之中不断跃动的电子,这些电子表达的信息,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正如同我们的肉体,我们的精神。

 

也许,精神的寿命会比肉体的寿命更长一些吧,我想。2001年就在我们指尖来临。Space OdysseyBowman进入了uncharted realms of space,进入了immortality。成神的他最后手里握着人类毁灭自己的武器出神,在太空冥想。

 

我们也在活着。

 

想着。

20001230星期六44844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