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膏丛中觅小诗

正在梦里做古诗,诗思正浓,突然清醒,不知此身正在何处。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微微的光线,心想,大概是早晨吧。右脚的怪异感觉让我清醒了一下,依稀记得,好像是下午入睡的,以习惯计,以常理计,现在都应该是黄昏。

 

用鼠标唤醒了计算机,连线到校友录上。此时,哥们来送晚饭了。

 

哥们走后,感觉没有什么胃口,就挑了几块水果色拉,对付了一下,开始敲上面的文字。接着电话就打进来了。先是99级的几位好朋友,然后是98级的女生,询问病况,致关心之意,让我好一阵感动。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梦里所作的三首七绝已经遗忘净尽。能够回忆起来的,只有悬腕狼毫,笔行素笺而已。

 

无可奈何。古人斗酒诗百篇,我不能喝酒,只能点起一支烟。心下空落落的,不知所属何处。

 

这几天总结出了若干道理,暂行录在这里。

第一,   就是人的一只右脚似乎本来就多余。

除了打篮球之外,右脚能干什么用呢?打篮球难道还不就是为了让右脚受伤?胁下两根拐杖,似与常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此所谓两只脚不如三只脚也。

第二,   就是生病好。

生病之后,就有理由不去做事,连诗也不用做。像陆游那样僵卧孤村,思戍轮台的心思是有的,奈何别人不让你去做。这些日子,有人打饭,有人送西瓜等等,实在是不生病不能得到的好处。无怪乎有人对我说生病真好,信然。

第三,   关于老婆的好处。

因为现在还没有老婆,这一点还没有思量清楚。因为没有老婆,生活还在继续,似乎也无所谓,不过想起东邪西毒里面濒死的洪七哼着小曲躺在吊椅上被女人百般照顾,不禁心驰神往。

 

烟燃尽,字敲完,连线上网,冀有所获。

 

 2001年6月


1条评论

  1. 突来兴致, 到baidu找凤凰,还真找到了!

    呵呵,好像好久不更新了哦!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