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原文地址:http://itmanagement.earthweb.com/osrc/article.php/3720506
中文译文源地址: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888888/4021

操作系统是随着编程这样的文化成长起来的。 假期里,当家人和邻居像抓壮丁一样叫我去解决他们Windows电脑的故障时,我深刻的认识到这个事实。虽然我们中没有一个正式接受电脑培训,并且几乎对 Windows一点也不了解,我还是能够解决其他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不是因为任何技术上的天赋,而是因为我经历的自由软件文化让我能更好的应付这些问 题。

这些文化的起源或多或少是显而易见的。Windows和其他私有软件是商业软件市场的产品。在商业软件的文化中,信息流是单向的--从厂商到用户--并且这些公司所谓的知识产权和厂商锁定助长了他们强制把用户定义为一个不问是非的角色的气焰。

相反,自由软件文化有两个起源。第一个是Eric Raymond在Unix编程艺术里描述的Unix文化,它强调优秀。第二个是自由软件定义的四个自由度

诚然,最终用户未必对学习和改善他们自己的编程技术有兴趣。但是,对开发者来说这种自由的选择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期望。此外,这种运行和再发布程序的 自由,在某种程序上减轻了大家对私有软件不受欢迎方面的感受。至少,集合这些资源创造了一批更活跃、更苛刻的用户,而这在私有软件里是不可能的。

无疑,这些起源的差异将产生截然不同的期望。当然,一定会有例外,并且用户专门技能越丰富,差异越不显著。此外,像Firefox和 OpenOffice.org这些自由软件正在越来越多的集成到私有平台。并且当自由软件发展成一个大市场时,私有文化同样也正在渗透到自由软件里来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仍然可以认为自由软件用户与私有软件用户在很多基本方式上是不同的。更进一步,当你销售或开发软件时,是否解这些区别能严重影响你的成功。

1)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开放的软件许可,而且不需要激活

像Adobe和Xare这种已经在测试GNU/Linux版本软件的私有厂商,通常认为自由软件用户不会购买商业软件。然而,像Mandriva  和 Red Hat 这样的公司已经证明了,比起对现实的观察,这更像是一个对替代商业想法失败的假想。如果没有别的情况,商业用户基本是会购买商业软件,只是为了拥有与厂商 保持传统关系的安慰。

然而,只要给他们任何一点机会,自由软件用户真的会拒绝私有许可证和激活方式,这阻碍了他们复制和再发布软件的自由。如果别处没有合适功能的软件, 有些人会忍耐私有许可。对不重要的软件比如游戏这些他们可能会接受私有许可。但是,只要一看到替代品,他们会抛弃私有产品。当然,大多数甚至都不会接受这 个暂时的折衷。

如果你要向自由软件社区销售,请你放弃从软件身上赚钱的方法,想一想软件周边你能提供什么服务吧。那么你想一想文件分享和自由文化是否是根植于自由软件文化的? 

2)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规律的升级和补丁

自由操作系统是为完全满意而设定的。你想要一个软件?切换到根用户,5分钟它就安装好并且在没有重启的情况下投入使用。

这个日常功能的高效性在升级和补丁同样适用。在自由软件中,升级和补丁不是在beta版和RC版完成后才发生的年度事件。它们接近于一个日常的事件。计划维护者认真负责的对待,这是众所周知,他们尽快会从工作中会抽出私人时间去修复一个BUG或打安全补丁。

3)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工作

从Windows转换到GNU/Linux,用户可能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仅仅对于外观和桌面操作,就有那么多的定制选项。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可能会感觉到可选项真是太多了。通常,他们无法想象曾经能有这个一半的选项。

这些选项是自由软件向它的用户灌输支配感的直接结果。 用户不仅希望使用菜单、工具栏或快捷键作为他们偏爱的指令,而且希望简洁有效的控制颜色、窗 口小部件甚至桌面特性的布局。如果他们以另一种方式转换,从GNU/Linux到Windows,他们会感觉到自己受到约束,他们强制被要求做开发者让他 们做的事,而不是咨询他们自己的意义。

4)自由软件用户想要控制自己的系统

对自由软件用户来说,Windows XP或Vista最让人不能忍受的一个方面是,你会被不时弹出的东西骚扰。系统会提醒你可用升级、可能的安全风险和当前系统状态。同样你的软件,比如 Java和很多其他程序,会有自己的信息这也并不奇怪。这就是说,操作系统和一或两个基本程序像电话屋一样,并且锁定技术管制了你的电脑。有时候,看起来 你的工作每30秒那样就要被打断一次。

自由软件操作系统的桌面也开始有系统提示了,但是,迄今为止,它们是针对整个系统的。更重要的是,它们能被关闭。有经验的GNU/Linux或FreeBSD用户知道例行系统事件在日志文件里,他们能在空闲时再去读它。

至于锁定和监视技术,忘记它吧。很多自由软件用户对相对良性的自动监视工具比如Debian Popularity Contest或Smolt存有疑虑,更不用说那些从他们手中夺走控制权的软件了。

5)自由软件用户喜欢探究

假期里,我大约在瞬间解决了面对的两个Windows问题。一个是简单的把显示器插到专用显卡上,而不是主板集成的那块显卡。另一个通过用一个文件 管理器代替新硬件自带的专用工具也解决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自己找找看有什么办法,他们都说我帮了大忙、支支吾吾之类的话,但是最后他们或多或少都承认他 们只是害怕尝试而已。

对我来说,这些反应代表了私有软件通常造成的习得性无助。桌面上只有可见的几个工具--大多数都隐藏着几个对话框之下--并且这些工具并没有说明它们是如果达到这个结果的--普通Windows用户很少有动机去学习如果管理系统。

然而,在自由软件系统上,探究是很容易的。例如,大多数配置通过能从文件管理器浏览的纯文本文件完成。因为探究能带来了快速有效的结果,自由操作系 统的用户被鼓励去研究,并且迅速成长为有能力那样做的用户。如果把他们放到Windows系统,他们可能会报怨,他们被系统孤立出来了,就像戴着拳击手套 打字一样。

6)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自力更生

自由软件用户不反对帮助文件。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喜欢帮助文件。对于传统Unix man页面,在命令行它们有信息页面,在桌面他们有在线帮助。但是这与私有软件用户期望的正式技术支持相差很远。相反,自由软件用户期望的是自力更生-- 不仅是帮助文件,而且还有容易理解的配置文件(更完美的是用易读的纯文本形式),和邮件列表、IRC聊天频道这些能与别人交流的形式。DIY哲学深深根植 在每一位自由软件用户身上。他们使用自由软件越久,这种哲学越深。

7) 自由软件用户不惧怕命令行

对Windows用户来说,命令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这并不奇怪,考虑到命令行的笨拙与限制;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Vista允诺提供后来又放弃的那个命令行。但是在自由操作系统中命令行比在Windows中更友好,大多数用户很快就适应了它。

几乎在每一种情况下,自由软件里文字命令比它对应的图形界面有更多的选项并更强大。用户很乐意使用图形界面,但是,当它的极限到达时,大多数用户还 是会很高兴的进入命令行。这听起来有一点极客,但是这个习惯大部分是有绝对实用性的。除非接口设计者设法给图形界面提供与命令行一样的功能,那你就不用改 变什么了--不过,坦白的说,很少有人那样做。

8) 自由软件用户学习软件种类,而不是程序

私有软件用户很难了解他们的操作系统,他们就像在玩魔术拼字一样--仪式程序一样对待它,如果使用完全正确,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另外考虑到私有软件很昂贵,他们趋向于熟悉某一个办公套件,某一个网络浏览器和某一个邮件阅读器。结果,转换软件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场伤害。

相反,自由软件用户既有系统知识也有软件选择体验。他们会在每一类别的软件中选择其中一个,但是这在体验了所有的可能目标之后才会做出。如果需要一 个他们的软件没有的特性,他们会找到一个临时或永久的替代品,并相信他们需要的其他特性这两个程序都会有。和私有软件用户不同,自由软件用户的忠心是暂时 的,并且依赖于软件的质量和选择。他们缺乏把私有软件用户绑定到一个特定公司的那种财政投入,并且好像没有理由要他们改变这种情况。

9)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能与研发者和其它工作人员交流

自由软件社区因自己是一个精英而感到自豪,在那里地位是成就和贡献的结果。因为地位依赖于最近你完成了什么,它不像传统办公室里的关系那样固定。甚 至在存在明显领导者的地方,他们最初也是在一个比经理直接控制其他人那种情况更公平的环境之中。那就是说社区成员不可能把自己孤立在权力之墙后面。社区成 员通常可以直接和项目领导者交流,一般是通过email和IRC。也没有项目领导者反对这项安排。

甚至在公司里,这种平面结构的踪迹也存在。与其去反抗它,明智的管理者会接受它并要求一个特殊的地方,纯粹是因为他们的立场。

结论

这些自由软件用户的特点还能存在多久并不确定。在过去的几年,一个自由操作系统用户的新类别开始形成:那些完全呆在图形界面的用户。接下来的几年, 在奔向更“用户界面友好”--这通常意味着更像Windows--的途中,有可能存在自由软件用户文化不被老派用户承认的现象。

然而,这看起来不太可能。极大程度上,在被同化与孤立为特殊事件的过程中,纯图形界面用户的敏感性还不至于触碰到自由软件用户文化的根基。除非他们 满足于呆在自己习惯的环境里,在一或两年里,图形界面用户会碰到一些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除了变得更喜欢冒险探究或与主流文化更多交流之外别无他法。当上 面的情况发生时,他们已经迈出了远离被动用户的第一步,并向成为自己机器主人的方向前进。

Bruce Byfield是一个电脑记者,定期为Datamation, Linux.com、和Linux Journal撰稿。


2条评论

  1. 写的很好

  2. xie的真不错呢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