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5月25日


www.liujuan.com







作者: FallenAmber

安然呓语
曾经可以
一个人对着树喃喃自语
碎碎念整个风情万种后的萧然废墟



曾经可以
一只猫猫陪着便无所畏惧
爬过尘埃下全世界的屋顶和楼阁



曾经可以
一把伞遮蔽看整个夏天的雨
笑笑的面对没有阳光灿烂的雨季



曾经可以
一招棋便轻易控制了整个棋局
灿烂的笑容里没有尘世中残留的痕迹



曾经可以
一片落叶就可以作为快乐的道具
微笑着掠过那片安静的熟悉的麦田



曾经可以
一帮朋友在路上张扬大笑扬长而去
从来不会轻易对各种单纯的游戏厌倦



何时 已不再轻易哭泣
何时 已可以笑着面对所有别离
何时 已不再在世界里的风雨拼命逃避
何时 已可以静静体味繁华后的荒凉孤寂



我以为
拥抱之后
全世界就到了我的怀里
原来
过了烟火灿烂的季节
整个天空都将无语,蔓延了空寂



不知所措
红尘滚滚,大同小异的浪漫,不屑一顾
然而,究竟如何
如何掩埋这已经悄然入骨的痛意



好累
疲倦
所有的过往,凝结,憔悴,腐坏
遥远的曾经,黯淡,风干,不再



知道了
纵然我流浪了一世
依然逃不开
这漫山遍野的荒凉,归途不再
眼睛张开
淡淡凝视
这个我深爱的世界,如此,如此,深爱……



身体里,存在着
另一个自己
狠狠的给自己伤害
不屑一顾我重视的这个世界
我痛恨她冷漠的目光
却深知,她就是我自己!
不知所措,一味的想收敛起所有痕迹
哪怕
哪怕必须自私,自私到让所有朋友承受我的离去!



我知道自己的残忍
但是我真的不愿
看自己沉沦到茫茫人海
所有的锐性都已不在
成为芸芸众生里,毫不需要介意的存在!
一息尚存,便不希望承受失去你们的痛苦!



所以我逃离
一直,费尽力气
才在人海与你们相知相契
而最后,我却必须用自己的手深深将你们掩埋……



无能为力吗……
你告诉我
这一切都可以避免
伤害,离开
都可以选择
可是,如果到了我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力量
你们还会义无返顾的存在吗……



在我的周围,给我温暖……
铭记了太多了对白
便开始恐惧,那遥远的彼此离开……

2004年05月07日

     


 晴蜷缩在角落里一遍遍的,用ZIPPO打着火苗,黑暗里的她很慈祥,火光里的脸是苍白的,神情却是安逸。她已经忘记了这是第几个无眠的夜晚了。他,还好吗?知道我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孩子吗?晴的嘴角微微的抖着,她知道他会看到的,这里有光。

  她是一个残缺的女人,当失去的事实重掷在眼前,她早就轰然的跨掉了。

  城让她学会了用心去微笑。他们喜欢牵着手,光着脚在沙滩上慢慢的走,从黑色走到天空泛白。城依旧会在离别时亲吻她的眼睛,然后用浓浓的鼻音说:“要照顾好自己哦,孩子。”只有他会把她看作孩子,用对待孩子的耐心去保护她。在第一次遇到城时,她就知道他可以拯救自己。他有着和爸爸一样粗粗的眉毛,爽朗的笑。可是爸爸被妈妈杀死了。但世界上还有他。

  我要勇敢的去爱他,那样我就不会害怕黑夜了。晴在爱上他的那刻心里响起了声音。

  他爱她,很疼痛的爱她。他知道她需要保护,从第一次在圣诞节的橱窗里看到她对着水晶流泪时,他就知道。他无法克制自己不去保护她。水晶是爸爸死后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可是在被房东赶出来的时候,她把它弄丢了,她只会无助的哭泣。

  城把她带到了一幢房子,她没有惊恐。而是握着他送的水晶,很信任的躺在床上熟睡。或许他是爸爸派来的。

  可是城,结婚了。第一次牵着他的手走路时,她的手被轻轻的咯到了,是戒指。她依旧微笑,心口却弥散着撕裂的伤,点点的发着灼热,灼伤了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孩子。可是她依然相信爱可以让她勇敢,只要她可以永远牵着他的手走路。

  走出医院,她感到了窒息的眩晕,欣喜很快淹没了那份冰冷。

  “城,我有了你的孩子。”

  “真的吗?晴,我们结婚吧!我爱你。

  她积蓄很久的泪水顷刻宣泄。她在电话这端用力的点头,她想他一定可以看到。

  “我去接你,等着我,听话。”“好的,我等你。”放下电话的那刻她笑了,笑靥如花,很耀眼。

  她是个听话的孩子,在街角安静的等着。突然,一个女人出现了,晴没有意外。晴知道她迟早会来的,这个只相信金钱的女人,城的妻。一个巴掌狠狠的打来,晴没有躲闪,虚弱的她重重的摔在了路边。晴的眼前出现了很亮的光,她听到了哭泣声,醒来时周围一片惨白。

  城死了,为了救她躲避开车辆,被撞死了。

  晴始终不相信这一切。他是健康的,那么的强壮,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去天堂里报到了。善良的人是不应该轻易的死掉。晴固执的相信,城没有离开她,只是上帝背叛了他。

  晴每天都在属于他们的房子里等他回来,等他牵着自己的手去散步。即使他的手已经冰冷,她也要勇敢的握着,永远不放开。

  晴下意识的抚摩着腹部,她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有着和城一样气息的孩子,她相信他有着浓浓的眉毛,温暖的手心。

  夕阳下,她牵着孩子的手,光着脚去沙滩散步。然后安详的叙述着,叙述着她爱的城。

  她轻轻的抚摩着孩子的小手,她笑了。摊开他的掌心,她看到了她爱的人。


点击查看全图[其后]
  
  时光不顾一切向前飞奔,轮回照样进行。
  千年的轮回,使松脂变成了琥珀,而他,还靠着最后的那一点点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只要琥珀不被打碎,他就会一直活在第三世,守望着那段姻缘。
  无数次轮回之后,她又变成了女人。但是她早已忘记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缘,她有了另一个心爱的人,他们幸福地在一起。
  有一天,她的男朋友看见了这只琥珀,买下来作成项链送给她。她把它挂在脖子上。
  这是第一次,他们又能这样如此亲近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已经不能说话,她也早已忘记。
  看着她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时候很嫉妒,有时候很开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点明白的话,他和她早就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无数次地哭泣,但他已无泪。
  
  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顶楼。
  她拼命地逃啊,但火势很大,脚下是一片火海。
  火神咆哮着:我还要吞噬一条生命!
  她听不到,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目标,因为她已不是远古的生物。
  他听到了,他还活在他的第三世。
  那一刻,他蓦然记起千年之前神的话语:“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原来如此!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断掉,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
  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火海里,那只琥珀融化了,从琥珀中冒出一个气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为她流下的一滴眼泪,这滴眼泪在千年之后被火神释放出来。
  不用问他怎么样了,就算没有火海,他的生命力也会因为琥珀的破碎而消失。
  火神吞噬了最后一条生命,在她的背后止步。
  
  她奔出火海,扑到男朋友的怀里,哭了。人们都说她能从大火里逃生真是奇迹。
  她的男朋友抱着她哭了,大声地说“我爱你。”她周围的人都很清楚得听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火海里那只千年之前小虫的临终话语,那也是一句“我爱你!”
  
  神在天空中望着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千年前他说的话在自己耳边响起。
  神哭了。
  她和男朋友一直都很幸福,但她不知道这是因为神为她哭过的原因。


[最后]
  
轮回继续,生命继续。
  
唯一不再继续的,是那段被遗忘的三生三世的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