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蜷缩在角落里一遍遍的,用ZIPPO打着火苗,黑暗里的她很慈祥,火光里的脸是苍白的,神情却是安逸。她已经忘记了这是第几个无眠的夜晚了。他,还好吗?知道我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孩子吗?晴的嘴角微微的抖着,她知道他会看到的,这里有光。

  她是一个残缺的女人,当失去的事实重掷在眼前,她早就轰然的跨掉了。

  城让她学会了用心去微笑。他们喜欢牵着手,光着脚在沙滩上慢慢的走,从黑色走到天空泛白。城依旧会在离别时亲吻她的眼睛,然后用浓浓的鼻音说:“要照顾好自己哦,孩子。”只有他会把她看作孩子,用对待孩子的耐心去保护她。在第一次遇到城时,她就知道他可以拯救自己。他有着和爸爸一样粗粗的眉毛,爽朗的笑。可是爸爸被妈妈杀死了。但世界上还有他。

  我要勇敢的去爱他,那样我就不会害怕黑夜了。晴在爱上他的那刻心里响起了声音。

  他爱她,很疼痛的爱她。他知道她需要保护,从第一次在圣诞节的橱窗里看到她对着水晶流泪时,他就知道。他无法克制自己不去保护她。水晶是爸爸死后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可是在被房东赶出来的时候,她把它弄丢了,她只会无助的哭泣。

  城把她带到了一幢房子,她没有惊恐。而是握着他送的水晶,很信任的躺在床上熟睡。或许他是爸爸派来的。

  可是城,结婚了。第一次牵着他的手走路时,她的手被轻轻的咯到了,是戒指。她依旧微笑,心口却弥散着撕裂的伤,点点的发着灼热,灼伤了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孩子。可是她依然相信爱可以让她勇敢,只要她可以永远牵着他的手走路。

  走出医院,她感到了窒息的眩晕,欣喜很快淹没了那份冰冷。

  “城,我有了你的孩子。”

  “真的吗?晴,我们结婚吧!我爱你。

  她积蓄很久的泪水顷刻宣泄。她在电话这端用力的点头,她想他一定可以看到。

  “我去接你,等着我,听话。”“好的,我等你。”放下电话的那刻她笑了,笑靥如花,很耀眼。

  她是个听话的孩子,在街角安静的等着。突然,一个女人出现了,晴没有意外。晴知道她迟早会来的,这个只相信金钱的女人,城的妻。一个巴掌狠狠的打来,晴没有躲闪,虚弱的她重重的摔在了路边。晴的眼前出现了很亮的光,她听到了哭泣声,醒来时周围一片惨白。

  城死了,为了救她躲避开车辆,被撞死了。

  晴始终不相信这一切。他是健康的,那么的强壮,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去天堂里报到了。善良的人是不应该轻易的死掉。晴固执的相信,城没有离开她,只是上帝背叛了他。

  晴每天都在属于他们的房子里等他回来,等他牵着自己的手去散步。即使他的手已经冰冷,她也要勇敢的握着,永远不放开。

  晴下意识的抚摩着腹部,她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有着和城一样气息的孩子,她相信他有着浓浓的眉毛,温暖的手心。

  夕阳下,她牵着孩子的手,光着脚去沙滩散步。然后安详的叙述着,叙述着她爱的城。

  她轻轻的抚摩着孩子的小手,她笑了。摊开他的掌心,她看到了她爱的人。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