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31, 2013

我的同事Leo在《你的idea,别人是抄不走的,除非……》一文中抨击了三种抄袭模式并提出了“你的idea ,别人是抄不走的,因为抄袭者不懂得开发这款产品背后的逻辑和满足了用户什么样的需求。创业者是需求驱动,而抄袭者只是利益驱动,后者很难理解产品的灵魂是什么。”的观点,对此,我有部分的不赞同。不过,为了防止某些非PingWest读者混进来,不看完全文就妄下结论,我首先在此声明:我们反对并痛恨一切抄袭行为,但首先,我们需要对“抄袭”下个定义。

Leo并没有在文章中给出“抄袭“的定义,几乎任何同类化的后进者都在文章中被归类为抄袭者。但我并不认为在同一领域做相似的一件事儿就叫抄袭,如果两款产品只是在基础需求层面相同,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例如IM、视频、电商、导购、LBS……

我认为,在互联网领域,抄袭的定义应该是指对同类型产品在功能/解决方案/设计方案层面的大面积复制。例如,你显然就不能说微信是一个抄袭者,因为非实时语音通信只是一个基础功能,你不能说只要是有此功能的产品都是抄袭了TalkBox,我们可以看到,微信和TalkBox是为了解决同一基础需求而衍生出的两款截然不同的产品,我反倒觉得在微信这款产品上,腾讯更像是一个创新者。 况且,许多公司的产品从idea到正式推出,有着较长的周期,如果单单因为主体功能相近就把它归类为“抄袭”,着实冤枉。

即便是人人网,我也不认为这个idea本身应该被当做“抄袭”来看待,当然,这款产品确实是一个低劣的抄袭者,从功能到界面,它对Facebook可真是形影不离,生搬硬套啊。我们就不提它地抄袭了几款产品并“创新”地推出了一款杀手级应用这件事儿了。

另一个我不认同的观点就是“你的idea ,别人是抄不走的,因为抄袭者不懂得开发这款产品背后的逻辑和满足了用户什么样的需求。创业者是需求驱动,而抄袭者只是利益驱动,后者很难理解产品的灵魂是什么。”这段话或多或少的有些唯心主义,我想只要是一个聪明人,仔细研究下产品,什么逻辑满足哪些需求是件十分容易了解的事情。

所以,我想说的是:idea并不是抄不走的,不要认为你有一个很棒的idea并将其实现你就能够成功,在这个肮脏、混乱的互联网环境下,有一堆豺狼虎豹在盯着你,他们可能有着更强的资金、资源和开发能力,为了不被他们吃掉,你需要像Temple Run里的主人公那样,不断地鞭策自己,持续创新、跑在前列。并且,这件事是永无止境的。我想,这也是Eric Schmidt所提到的:Google要继续做一个“挑战者”的意义所在吧。

作者:陈粲然

Tags: ,,,.
01月 29, 2013

自去年9月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和360的恶战似乎都已经偃旗息鼓——无论百度遮遮掩掩欲入股金山,还是360匆忙发布搜索开放平台,都只能算私下里较劲,不算正面交锋。不过,随着百度禁止用户通过360浏览器登入凤巢系统、360指责其侵犯用户隐私,3B大战算是进入了第二季。不过,这次,百度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瞄准的是360的命门——商业化。

再迫用户“二选一”:这次只针对广告商,将360广告扼杀在襁褓中

上周末,有用户称在使用360浏览器登录百度推广管理系统时,会被强制安装新插件,该插件会推荐用户使用IE、火狐、Chrome或者百度浏览器登录后台,并屏蔽360浏览器。

而360对此发表声明,不仅公开指责百度利用这款插件对用户屏幕截图并上传到自家服务器,采集用户信息、侵犯用户隐私,还称其为胁迫用户的行为。

只是,腾讯逼迫用户“二选一”的前车之鉴还不远,为什么百度还要现在去重蹈它的覆辙?在我看来,百度的这个时间选取得很微妙,恰好是360搜索商业化最关键的阶段。

其实,几乎与360搜索同步推出的“360点睛营销平台”,早在去年11月下旬就开始正式推出了360搜索的CPC(按点击计费)模式,再加上后来曝出的与Google在广告层面的合作,360的商业化野心早已露出了苗头。

不过,360在全国招兵买马、意欲铺开代理商渠道的行为,却是在1月才开始大规模实施。半个月前,360发布搜索开放平台战略时,总裁齐向东向我们表示,360搜索已经开始在全国招募代理商,并从长三角和珠三角向内地、偏远地区扩散。而另有报道称,360搜索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宁波等地开始了代理商的招募,目前已经有数家入围,库巴、珍品网等电商平台也与360点睛营销平台达成合作。

依据360之前的计划,1月下旬,360搜索会在国内一线城市展开渠道推广代理商的签约会,渠道体系也将在2013年上半年搭建完成。360还公开表示,对于优秀代理商,将陆续推出一系列激励计划,对于贡献力大、增长快速的优秀代理商伙伴还会给予“重大奖励”。

由此可见,现在正是360搜索发展代理商队伍最重要的时刻,能否招募到第一批优质的代理,对于360搜索之后的商业化进展有着重要意义。但是考虑到百度的广告代理体系已经非常成熟,360要想快速吸引到优质客户,将必然从百度分流。

百度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凤巢系统屏蔽360浏览器,就给了代理商、广告主和中小站长们一个很好的警示:360搜索太依赖于浏览器导入流量,当浏览器这个入口被切断,它也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去年9月李彦宏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被问及360搜索对百度的影响,李彦宏即表示:通过渠道导入流量带来的搜索并非长久之计。从数据安全的角度考虑,这样也能避免在竞争对手的产品上进行交易所带来的风险。

对于代理商、广告客户或者中小站长来说,他们本来就对360搜索处于观望状态,如今百度再直接祭出狠招,效果不言而喻。

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百度要冒的风险也似乎不大,很难说腾讯当初“二选一”的抉择带来的尴尬局面,会在百度身上重现。

这次的屏蔽行为,和之前百度反制360的策略(跳回百度首页、弹出提示等)都不同,它并非面向所有用户,而仅仅限于百度的商业客户,他们本身与百度之间存在的“商业伙伴”关系,让他们有更好的容忍度;在商业领域,数据安全更受重视,只要百度一口咬定是出于安全因素(它也正是这么做的),相信不会引起这些用户太大的反弹。

360反制:一切胁迫都是霸权主义

不过360显然不会愿意吃这种闷亏。所以在昨日,它迅速把这种针对代理商和广告客户以及站长的行为,扩大为针对普通用户,无论是在新闻通稿,还是微博上,都称百度此举是在给“用户”电脑安装“偷拍插件”,意欲模糊两者的界限。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360也使用了这一策略,称“美杜莎是个通用插件,百度很可能将它用到知道、贴吧等热门产品中,360最担心百度借此强迫用户放弃360浏览器。”想要通过模糊凤巢用户和普通用户间的界限,引起普通用户的关注和舆论的同情,拿回点主动权。

而百度已经明确在声明中称,百度“凤巢”客户管理系统并非面向普通用户,此次“安全升级”不会对普通用户产生任何影响。

不过,百度在声明中也并未对“用户屏幕截图上传”一事进行直接回应,这引来360二度发声要求其正面回答。有技术人员称,360在访问不同网站时,会通过修改useragent来伪装成IE7、IE8、IE9、Safari、甚至手机客户端,所以才“逼得百度要靠截屏去判断浏览器”,而“百度插件获取进程并局部截取其LOGO,并无关隐私”,这似乎也从侧面证明了百度的这一行为。

不过,不管截屏一事是真是假,转了“狼性”的百度这次可是下了狠心要斗到底了。即使是在该行为已经引起广泛关注的情况下,它仍然直接在声明中称,此次“ ‘凤巢’内部系统安全升级活动”正在面向部分客户试运行,会进一步在全国客户中推进。

看来,3B大战接下来只会越来越热闹。

钩沉:3B大战早该爆发,马化腾先替李彦宏挡了周鸿祎一枪

3B大战进展到当下,和去年3Q大战的进程出奇地相似。不过回顾2010年11月3Q大战达到最顶峰时,马化腾接受《经济观察报》的采访所说的话,却是别有一番意味。 当记者问马化腾是否和周鸿祎沟通过时,他说:

“刚开始(周鸿祎)要我们投资他,就像微软投资Facebook一样,高价买个小股,后来还曾说要联合我们打百度,说把搜索流量卖给我们,他会出一个拦截百度的东西,先打他的医疗广告,打掉他30%的收入。

说实在的,这次是我提前转变了他的目标,因为我不答应,所以他转变目标打我,因为我不放弃做安全软件的话,他认为他打百度会受到腾讯牵制。他后来想清楚说还是一定要先打我们。很快去做了隐私保护器。”

现在看来,小马哥确实是替百度挡了一枪。

本文作者:肖旭

Tags: ,,,.
01月 24, 2013

去年Surface RT平板电脑在亮相之时一度被外界寄予厚望,甚至被很多人认为是微软振兴的标志。不过,现实检验的成果是,Surface在去年第四季度仅仅售出100万台,按照预期的200万台相比,这个表现只能打50分,不及格。与此同时,iPad的销量是2000万台,简直是天壤之别。微软可谓是挨了一闷棍,不过在九个月之后出场的Surface Pro 有可能改变这一窘境。它在Surface RT的基础上性能有了非同小可的提升,而且对微软的总体战略来说也意义重大。

为反响惨淡的Surface RT抢回阵地,打造属于微软自己的Macbook Pro

Surface RT低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销售渠道等外部问题以外(比如说,微软只通过自己的商店出售Surface RT),这款机器在性能上也有硬伤,让很多Windows的铁粉都吐槽不已。比如说,Surface RT所采用的基于ARM的CPU运算能力很弱,它只能运行一些简单的程序,而一旦运行系统任务就会卡壳。所以Surface RT的效果有点像是Chrome book这种上网本,或者是11寸的那种最小的Macbook Air:它是一台用来玩的机器,看看照片上上网就行了,不是一台用来进行工作的机器。显而易见,几乎很少有人用11寸的Macbook Air处理细致复杂的工作任务,而它999美元的售价也意在提供的功能刚刚好就行,不多不少。不过,Surface Pro这次显然不是冲着这个来的。它就是一款装备Windows 8和英特尔芯片的高性能电脑,它足以运行一台PC机上运行的任何程序,而且也可以玩现在对配置要求最高的游戏。这将几乎肯定成为Windows 8 的旗舰机,而惠普、三星和华硕在开发自己的Windows 8电脑的时候也得多想想了。不知道Surface Pro是否是和Macbook Pro的对位竞争产品(虽然名字听起来的确有些像),但是可想而知以后的消费者在是否要花同样甚至更贵一些的价钱去买Macbook Air的时候要多考虑一下了。

微“软”终于开始打造自己的硬件

微软从他创立之初,就是一家专门的软件公司,从它的名字“Microsoft”就能看出这一点。它奠定江湖霸主地位的作品自然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的Windows 95,此后的十几年里微软公司一直遵循着这样的运作模式,即自己专门负责软件,而和硬件的契合则交给自己的众多PC厂商合作伙伴来完成,比如说惠普、戴尔等等。不过,最近这几年,我们都知道PC厂商的日子不好过,惠普已经逐渐在向解决方案提供商进行转型,而本周我们刚刚提到过昔日一度是世界PC老大的戴尔公司已经在考虑退市了。与此相对的,是苹果搭建起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软硬件结合且高度封闭的系统,虽然它压制创新的做法广受诟病,但却收获了极高的利润率。在这种情况下,微软恐怕也顾不得自己是“微软”的这一古老传统了,(闲话一句:由此可见乔布斯给公司起名字有远见,这样他的公司可以做基本上任何事情不受影响)最起码说,它不能再继续被自己的这些正在衰落的硬件伙伴所拖累。

然而Surface Pro一出,恐怕惠普和戴尔的心情会更加复杂:微软这个长久以来就指望着的好伙伴,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这是多么让人捉急啊…

作者:翟葆光

Tags: ,,,.

我始终认为,“能不能让开发者赚到钱”是衡量一个生态系统能否成功的关键标准之一。从Windows 8正式发布到现在,已经过去3个月了,在这个平台上的开发者的日子过的怎么样呢?我找到了M,他是Windows平台的铁杆粉丝,从Windows Phone起开始创业, 我打算问问他如今的状况。

我认为Windows 8最弱的一环是它的在线商店,M一上来就开始向我吐槽:“2012年12月23日,我们公司的游戏被Windows Store下线,原因却让人哭笑不得——在Windows Store上,如果要面向韩国、巴西等市场发布应用,需要提前申请审批证书,从2013年起,台湾也被纳入这一行列。我却没有收到这一通知,加上Windows Store的技术问题,导致我们的游戏在台湾和大陆同时消失了。整个申诉过程花了两周的时间,错过了圣诞节加元旦的大好时光,排名也从之前免费榜的第1位跌到了没影儿。”

最令M感到郁闷的是,不仅事前没有通知,被下架后,他们收到的系统通知是‘因为年龄限制问题被下架’,这让M大为不解,直到通过微软中国联系到负责Windows Store的部门,才解决这一问题。

M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在同一时段,我们在Windows Phone Store上也遭遇了一些问题,公司的一款游戏无法被搜索出来,微软告诉我这是一个Bing搜索的Bug,需要和负责Bing的部门去协调解决这个问题,要到2013年1月底才能被解决。也就是说,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的游戏无法被搜索到。”

除M自身遇到的状况外,Windows Store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坑”。例如开发者可以在不发布应用的情况下先注册应用的名称,这导致一时间许多Windows Phone上的知名应用在一天内被抢注,导致这些应用的开发者在Windows上发布产品时,只好在其后加上“HD” 以示区别。想想看,这不仅让用户很可能下载错误的App,还可能让开发者在下载量被分流的同时还要为另一款产品的问题承担责骂。虽然经过开发者的申诉,微软将政策调整为占用名称但未发布产品超过1年后,该名称将被收回,但对于应用开发者而言,1年是一个相当长的周期了。

“那你们现在的状况如何?”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还行吧,能赚些钱,但不够养活自己。”

“你没考虑试试别的平台?”

“没有,虽然我认为在未来6个月到1年内,Windows Store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些都是缺乏线上经营经验的微软所必经的成长的烦恼,不会影响我对微软的信心。而且Windows Phone和Windows 8这两个平台上如今的生存环境还不错,没有刷榜等问题,与其去那些大平台内争个你死我活,还不如守着我的一亩三分地,慢慢耕耘,等待收获。”

“讲讲你的信心吧。”

“首先,iOS过于集权并且产品单一,许多产品想法因为权限问题而无法实现,Andorid上不仅终端型号分裂而且系统版本繁多,开发者要做到向下兼容很难有效利用到CPU的能力,所以生态圈内需要一个走‘中庸之道’的平台——微软在保持平台标准统一的状况下,开发者能面对有较为宽松的权限和多样的产品。”

“另一点,微软已经开始将PC操作系统和平板的操作系统开始进行整合,虽然与Windows Phone平台的整合还未开始,但产品移植成本已经很低了,如今我们开发的产品,只需花一周时间就能从Windows Phone平台移植到Windows 8平台。虽然Windows的系统和产品还不成熟,但已经开始影响许多厂商从X86平台向ARM进行迁移,我个人认为未来将把ARM带到PC型设备的一定是微软而非苹果。”

“从自身看,最近我们平台的数据还不错,2012年8月1日,我们的装机量刚刚达到100万,2012年11月20日达到200万,上周达到300万,从数据中可以看出用户的增长速率明显增加。”

我告诉他我写过一篇文章表达我的担忧:“其中我最担心的都是微软内部的问题。”

“确实”,M说:“我也担忧因为内部的利益冲突而导致整个战略搁浅。微软全球10万正式员工中,有9万是工程师,从技术角度看,微软拥有十分强劲的实力去解决任何问题。只要微软整体把Windows 8和Windows Phone 8当成核心,齐心协力去做这两件事,无论是坦途还是荆棘,他们就绝对都能闯过去。经过2~3个版本迭代,预计到2015年,那时的新Windows系统才真正成熟。”

随后我们又讨论了些微软内部的一些问题,M认为鲍尔默虽然缺乏技术思维,但倘若现在离去,微软很难找到一个能平衡全局的继任者。他同时认为微软需要一个了解零售行业的人来将线下店经营起来。

“微软是一艘大船,想要掉头就需要抛弃一些东西,过程也会比较缓慢,但令人庆幸的是,它已经开始这么做了”——M为这次对话画上了句号。

作者: 陈粲然

Tags: ,,.
01月 23, 2013

这个月底,Google就要在旧金山和纽约向开发者举办Google Glass的编程马拉松活动,将它推向公众;同时它还在积极的完善硬件,特别是解决电池问题——这也是Google联合创始人布林多次提到的Google Glass最大的难题。

Google Glass电池目前的续航能力是6个小时,它的目标是1整天。按照Google的说法,只有续航能力达到1天,Google Glass才会上市销售。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野心的目标,因为包括Vuzix和奥林巴斯等在内,他们生产的视频眼镜,电池续航最长也都只能达到2个小时——虽然奥林巴斯说如果采用间歇模式,能用8个小时。

不知道即将与开发者见面的Google Glass是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作为穿戴设备,Google Glass对电池的要求除了更强的续航能力之外,还得更轻更薄。无论是外观、功能的设计还是未来的普及性上,电池都是至关重要的部分,这从Google Glass设备的演化过程来看,也可以看出来:

上面这张图片上,投影里的照片就是Google Glass的最早期原型——Google数字多媒体眼镜。上个星期,这张照片被上传在Flickr上,在设计之初,眼镜的佩戴者需要甚至需要双肩包来为这个设备供电;不过下边的这个图片,改进之后的Google Glass的模型就好多了,虽然还是有厚实的边框和笨重的镜托,但相比之前的却精炼了很多,最大的变化是有了稍小一些的电池供电,但这个仍是它去年中出现在公众视线之前的样子。

到发布的时候,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Google Glass的样子,就已经非常精简了,除了镜框被拿掉,电池盒也被设计到了镜架的耳后部分。Google去年发布的官方照片也很有意思——美女模特的长发遮住了这个略显得笨拙的电池盒。

很多人很好奇Goolge Glass到底采用了何种电池技术,目前还不得而知,从已知的设计来看,很可能仍然是锂离子电池:它能勉强达到功率需求,最重要的是,它可以被设计成适应各种弯曲的形状,但是锂电池有着容易发热的缺点,我猜这可能也是它被设计在耳后盒子里的原因。

当然,有不少新的电池技术,其实可以被用在这种对轻薄性能要求很高的穿戴产品上,比如Inprint Energy公司设计的锌电池,可印刷、可充电、柔软度也较好。但他们大多仍停留在实验室,离上市可用还有相当距离。不过,我还是期待在未来正式发布的Google Glass上,除了令人惊叹的投影触摸等交互功能外,还能看到些革命性的电池科技。

本文作者:Witness L

Tags: ,,.

前两天,NHN 公司宣布,LINE在上线18个月后用户数突破1亿,并在全球41个国家地区的App Store排名第一。由于主要功能都是社交通信,所以很多人都把Line看做是日韩版的微信,确实,如果从用户数量上看,拥有3亿用户的微信要庞大许多,但我认为,LINE并非是站在“微信挑战者”的位置上。

首先,微信还没有实现货币化。上周我在《微信功能升级背后:腾讯的隐忧》中讨论过微信的现状,至少在目前,拥有3亿用户的微信并未呈现出了QQ当初在PC端的支点作用,还无法在移动端承载腾讯公司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互联网增值服务(网络游戏收入和开放平台增值服务)。在这方面,无论是出售各种贴图表情还是小游戏内的道具购买,LINE都已经做得炉火纯青。这源于NHN公司对娱乐性的很好把控,很多用LINE或LINE Camera的朋友都向我表示,LINE中永远都能找到一个完全表达他们某时某刻心境的贴图表情。LINE出品的都是些轻量级的小游戏,极易上手而且每一局都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同时好友间的竞争关系会促使用户不断地挑战更好的成绩,赋予这些游戏极强的生命力。

更重要的一点是,LINE已经脱离了单一的社交通信产品的概念,通过LINE、LINE Tools、LINE Brush、LINE Camera、Line Card、LINE cafe这些产品集群和游戏,LINE这个品牌为更广泛的用户群提供了价值,也许你并不习惯用LINE做聊天工具,但你可能对LINE cafe内的各个社区很感兴趣,也可能喜欢用LINE Camera拍照……这些产品已经能够通过同一个账号连通。

互联网用户是非常愿意去尝试同类型的新产品的,如果两款产品没有太大的差距,那么左右他们选择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账号系统。关于这点,许多Google的用户有很深刻的理解,即便Google核心服务Google搜索在中国的份额已锐减到5%,其他服务也常常遭受阻断,但依然有很多人克服万难去使用Google这一系列的产品,除了其服务本身的优秀性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账号系统的迁移成本太高了。借用一位朋友的话说:“我的全部生活都在Google之上”。

但账号系统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此,它还能够帮助公司从各个产品上搜集用户不同行为的数据,从而为用户建立模型,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这是许多互联网在放下都十分关注的领域,相信主营业务为搜索的NHN公司也深谙其中的道理。

再来看看数据,根据App Annie的统计,2012年11月时,NHN公司的产品在App Store上的单月下载量与10月相比上升了18位,名列总榜单第8,排在了下降5位的腾讯之前;在Google Play上的单月下载量仅排在Facebook、Rovio、Google之后(由于大部分中国用户并不把Google Play作为主要下载渠道,所以这里不与腾讯进行比较)。同时HNH在此月Google Play上的单月收入也名列所有厂商中的第二位。你可以看到,虽然总用户量上不及微信,但LINE系列产品的上升势头更为强劲并取得了较好的收益。

所以,从全球视角来看,LINE并不是一个微信的挑战者,反而更像一个被挑战者。我们知道,微信将在4.5版中做出许多重大改变,平台化、渠道化的思路日益明显,但我坚持认为,腾讯应该像NHN公司那样将不同的用户需求做成利用同一账号系统连通的不同产品,而非做一个百宝箱,藏于迷宫深处。也许北美市场,将成为二者成败的关键。

本文作者:陈粲然

Tags: ,,,.
01月 21, 2013

百度移动云平台部在2013年1月19日的员工年会被一场突袭给搅乱了:百度移动应用在苹果App Store上被全面下架,让这场年会瞬间变成了一场加班秀。

百度无线总经理岳国峰在微博上澄清了“因为忘记向苹果续费而遭下架”的流言,目前百度正积极联络苹果公司以确认原因。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中国的互联网巨头的多个产品同时被苹果下架了,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吧:

2012 年2月,奇虎360的产品遭受全面下架,事后他们给出的声明是:“我们已获得苹果回复:360产品无需做任何修改,将在未来48-72小时内重新上架苹果APP商店。此次下架原因,系苹果方面发现部分产品被刷票,出现异常的用户好评和差评,苹果按惯例进行调查。由于360所有无线产品均在同一个苹果账号下,故导致了全线产品下架。”

2012年9月,腾讯也遭此大劫,他们也在事后做出了解释:“因苹果AppStore账号的银行续费出现故障,导致今天晚间部分腾讯产品出现短暂无法下载的情况,经与苹果公司紧急沟通处理,目前故障已排除,所有产品已经陆续恢复正常下载,为您带来的不便再次深表歉。”

这次,又轮到另一个巨头百度了。

我曾向和一些业内人士讨论过可能导致应用被苹果下架的原因,加上在网上收集的已知原因的有:有严重bug、会发生崩溃、不对用户进行提示就私自链接网络、对SDK进行反编译、Logo不符合苹果官方制定标准、侵犯隐私、刷榜、免费下载后提示用户需要购买激活、使用苹果官方文档禁止的API、拥有第三方App Store属性、通过其他渠道分发、对公众产生恶意影响……

几位巨头的遭遇也许如它们所述,也可能是上诉原因中的某一个。但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市值数十亿美元甚至百亿美元以上的互联网公司。苹果并非不清楚这些巨头的影响力,以及这些应用无法被搜索和下载对苹果App Store用户体验造成的影响。但苹果还是这么做了——也许苹果有自己拿的出手的原因,但问题是,它从不给个明确的说法。

这也再一次让我们意识到了:作为“平台级”的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百度和准巨头360,它们作为开发者,在苹果的这个“超级平台”面前完全不具备对等的地位。想想看,如果苹果哪天突然下架了Google、Facebook和亚马逊的全部应用,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谁敢保证苹果没这么想过?)

苹果据说开始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了,传闻要加快新品上市速度,开设更多的零售店,甚至传闻要设立中国研发中心和数据中心。但苹果对中国市场的所谓重视仅仅停留在实体和硬件层面,是远远不够的。那样或许让地方政府和一些消费者高兴,但却无助于苹果生态系统中相当核心的部分——开发者。

据我所知,苹果在下架奇虎360的产品时,只向奇虎360发了一个下架通知,其中没有任何对下架原因的说明,并且在奇虎360寻求苹果官方回应时,迟迟不肯表态,态度傲慢。这并不是奇虎360一家遇到的问题,我已不止一次从做iOS开发的朋友那里听到了类似的抱怨,苹果经常会给他们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去看苹果应用审核指南。但你要知道,苹果的审核制度极为不透明,即使你把这份指南琢磨了几遍,还可能是摸不着头脑。

对应该给予明确解释的下架决定不予回应,同样对明确伤害到开发者甚至苹果自身利益的侵权行为漠视不回应。比如我们昨天报道的快用助手的例子,苹果迄今没有作为。

我们希望苹果在中国尽快成为一家健全且成熟的跨国公司,但健全与成熟绝不仅仅体现在盖楼、建店和扩充零售的物质投入上,如何真正真诚地对待用户,对待开发者,对待公众和媒体,可能是更重要的。在苹果中国的公关缺失需要被弥补后,苹果也应该补好开发者关系这一课。

当然,这里不包括诸如人人游戏等声名远扬的产品,他们被下架的原因,不用看任何文档,他们自己也能想清楚。

本文作者:陈粲然

Tags: ,,,.
01月 18, 2013

迄今为止,腾讯仍是中国互联网领域难逾越的那座山脉。首先,它有着绝对的高度:巨额的用户量、优秀的产品与技术人才、强大的渠道。其次,它有着宽广的业务范围。在此基础之上,腾讯能够轻易地把哪些最挣钱的业务推送到用户面前:根据腾讯2012年Q3季度财报,其总收入为115.656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来自互联网增值服务,包含59.729亿元的网络游戏收入和23.981亿元的社区及开放平台增值服务。

然而,你会发现,真正地到了移动互联网世界,一切都变得艰难得多。虽然目前腾讯仍能为依附这个平台的移动应用带来海量的资源,但依靠的主要渠道仍是传统互联网,而非移动互联网。腾讯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产品,除了微信,你还能想到什么?有人会说:“哇,这可是一个拥有3亿用户的产品啊”。可你见着这个拥有3亿用户的产品呈现出了QQ当初在PC端的支点作用么?它拿什么来支持上诉的取自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

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上,应用的获取渠道主要是应用商店,而在推广上,就连新浪微博暂时也要比微信强很多。所以,如果移动终端在短时间内就成为互联网的主要入口,对腾讯是极为不利的,那意味着它在传统互联网的巨头形态将荡然无存。

“既然只有微信争了口气,那就把它打造成主要渠道吧。人人都说语音将要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新入口,那我们就来一次对语音入口的全方位侵占吧”(好吧,这句话是我YY出来的)。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腾讯在微信4.5公测版中所做的:新增了包括拍照、位置、名片、语音聊天室等“全面化服务”,以及一系列的语音控制功能——语音提醒、语音输入、语音记事以及语音搜索。

你会发现,我将语音聊天室放到了“全面化服务“中。是的,我认为它和其他的新增功能一样,是微信在与移动终端上与那些“应用级”的产品做竞争。而那一系列的语音控制功能,才是是“平台级”战略的核心,他们共同的特征是:需要语音模型系统、数据挖掘能力和语言模型系统做支持。在移动互联网上,只有在这三个方面都具有较强的实力,才能成为正在的入口。

目前微信使用的语音模型系统来自科大讯飞的技术支持,从技术层面来说是相当可靠的。不过无法确定随着微信战略意图的日趋明显,是否会让这两家公司的合作产生一些缝隙。

数据挖掘能力说白了就是对大数据的收集、处理和分析能力。参考曾负责腾讯搜索业务的吴军离职后,于2012年8月给新浪科技的回信中说过:“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年6月新的搜索引擎会上线,我们内测的搜索质量会超过百度。”想必腾讯在数据挖掘上的能力也十不差。

语言模型系统即自然语义处理能力。腾讯在这方面的技术并没有任何优势和技术积累,尤其是在深层查询意图理解和上下文补全处理上与搜狗等公司还有差距。暂时无法实现较强的交互功能。

所以从技术层面来看,微信与真正意义的入口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另一方面,在传统互联网上,腾讯与生态系统缔造者微软并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但要知道,“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对于Google和苹果这两家公司而言,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我想只要腾讯暴露出这个决心和实力(至少是在中国市场),作为Android和iOS两大生态系统的把控者,Google和苹果肯定不会不闻不问的。

综上所述,看似全面、强大的微信功能升级背后,承载着支撑整个腾讯经济体系从桌面生态系统向移动生态系统迁移的巨大使命。动静太大并不是一定好事,反而很可能说明这个传统互联网上的巨头开始为自己在移动互联网的处境担忧了。

战略宏大,前路漫漫。

本文作者:陈粲然 Ray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