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7, 2013

我是一个豌豆荚的忠实用户,但有一点令我烦恼的是,豌豆荚自身的更新频率十分频繁,而且一旦有应用需要升级,豌豆荚都会在通知栏中提醒。实际上,我完全理解作为一款手机管理软件,豌豆荚需要快速的迭代以修正问题,也有必要及时对最新版本的应用更新进行通知,但作为用户而言,它还是有一点不适。当然,豌豆荚的同学很贴心的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们在豌豆荚的“设置”选项中,让用户可以选择关闭“连接Wi-Fi”、“洗白白”和“应用升级”的提醒。不过,我发现许多身边的朋友并不知道可以对此进行设置,于是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Android应用是否需要一个“退出”功能按钮。

几个月前,我曾和微博客户端Fuubo的开发者汪超骏简短的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Fuubo的设计也和豌豆荚类似——不提供退出选项,但在设置中有“关闭消息提醒”的选项。汪超骏认为“完全退出”并不是一个好习惯,因为如今的Android系统并没有提供退出的API,大多数应用的退出也只是一种对Android 2.3用户习惯妥协,Google Apps都没有退出选项。

我查看了Android的官方文档,Android系统在设计时确实是不倡导“完全退出”的。因为Android希望完全由系统自动管理程序的生命周期,当我们按返回或Home键退出应用程序的界面时,应用程序会在后台被挂起。这么设计的好处是,由于应用被系统缓存在内存中,那么在用户打开启动应用时就可以通过调用缓存,快速启动应用。当然,由于当今内存和处理器能力的限制,系统会自动关闭一些进程。

所以,Android系统的这种设计,是希望为用户提供一个快速、高效的操作体验,但具体到各类应用的设计上,你会发现这种理想化思维并不完全适用。

首先就是微博、微信、网易云音乐这类在后台运行的应用。只是“返回桌面”的话,他们仍然会继续推送通知或是播放音乐,这个设计是与其功能相关的,如果仅仅是提供一个“不推送通知”的选项,那么用户在开启应用时也无法及时收到信息提醒。所以我认为这类应用完全有必要为用户提供一个“退出”功能按钮。在这点上,“陌陌”和 “LINE”似乎就没有“退出功能”而是采用了“提醒设置”的方案,作为个人用户,我不太喜欢这个设计。

另一类是来自知乎上名ID为“pansz”用户的回答——独占底层资源,需要资源释放类的应用可能需要明确的退出功能。例如,有的游戏使用了底层的声音引擎,如果没有正常退出,则可能导致整个设备其他应用的声音不可用,有时会导致必须重新启动设备才能恢复声音正常。类似的很多诸如此类在界面内独占系统底层资源的,都可能需要明确的退出才能使系统恢复到正常状态,这一定程度上是程序本身的设计问题,良好的设计可以避免它,但缺乏有效的审核机制使得很多需要显式退出才能正常释放硬件资源的程序可以被发布跟流传。

除此以外,对于可能产生多个页面的应用,虽然不用真正的退出,但也应该有类似退出至主页面或者关闭当前所有页面的选,例如Chrome Android版没有这个明显的功能,那么我在打开许多个网页后,一个个的点击关闭还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情。

总的来说,虽然Android系统在设计时因为其理念,可以让应用在不退出的情况下也能保证系统高效、快速的运行。但我认为它只是一个优秀的解决方案而非指导应用设计的原则,应用是否需要“退出”,更应该从实际的用户习惯、产品体验和便捷性上来考虑。

注:本文作者陈粲然

Tags: ,,.

华盛顿邮报公司宣布,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个人以2.5亿美元收购其旗下的所有的报纸(及报纸附属网站),包括华盛顿邮报、Express Daily以及The Gazette Newspapers等,但不包括网络杂志Slate、TheRoot.com以及双月刊杂志《外交政策》。

华盛顿邮报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规模最大、创刊最久的一份报纸,并在上个世纪70年代揭露水门事件并迫使理查德·尼克松离职,获得了大量声誉。在宣布2.5亿美元现金收购华盛顿邮报以及华盛顿邮报公司旗下众多资产后,贝佐斯已然美国报业的大玩家。同时,在收购后,贝佐斯表示,自己已经有一份全职工作(亚马逊CEO)要做,所以目前不会参与华盛顿邮报的日常管理工作,并对目前的管理团队很满意,很高兴他们能够继续留下。

传统报业正在走下坡路,大型的报业机构也不例外,纽约时报上周宣布将旗下的波士顿环球报以7000万美元出售,华盛顿邮报在上周公布了财务信息,2013年前六个月的运营亏损为49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运营亏损为3300万,相较增长了近50%。

那为何将投资盘扩展到一个看起来终究要被这个时代淘汰的行业,贝佐斯告诉商业周刊,他看到技术如何使得新闻的分销过程变得精简——去除掉“中间人”,他认为“即使是好心的看门人也会延缓创新”,所以他要将这些看门统统去除,就好比作者可以直接在Kindle上出版电子书、亚马逊工作室部门为电视节目提供专项基金进行制作。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华盛顿邮报是贝佐斯以个人名义通过其私人基金——Bezos Expeditions进行的。而在此之前,贝佐斯以个人名义还做过哪些商业投资呢,也就是说亚马逊之外的贝佐斯都在干什么呢?

贝佐斯是Google的早期投资者,1998年,贝佐斯向这家初生的创业公司投入了25万美元,但贝佐斯从未对外透露是否还持有Google的股份。

Space X的竞争对手——蓝色起源

2000年,当时亚马逊看起来都要分崩离析的时候,贝佐斯开启了一项新的生意——成立了一家名叫“蓝色起源”的太空公司。

蓝色起源致力成为一家商业企业,让太空游客能够在近地轨道观看地球和星星,而长远的目标则是为了让人类长久地占据太空。贝佐斯谦虚地把蓝色起源形容成“一个巨大的、充满挑战的、难度很大的技术努力的一小部分”,他则希望蓝色起源能够让太空旅行变得更安全、高效且实惠。

与Elon Musk的Space X一样,蓝色起源采用的技术也是垂直起飞和降落,这也是NASA从来没研究过的领域,他们更倾向于向太空船那样海洋溅落或者滑翔着陆。2006年11月,贝佐斯以及他的合作伙伴,在德克萨斯州的发射场地,见证了基于垂直起飞和降落设计的飞船“戈达德号”的第一次试飞,在飞船上升到285英尺的高度后,飞船又轻轻着地。在2010年,蓝色起源获得了NASA 3700万美元的奖励,因为其设计了一个宇航员逃生系统以及建立了一个火箭模型进行地面测试。

长期来看,Space X和蓝色起源这两家商业航天公司处于竞争关系。根据佛罗里达今日报的报道,蓝色起源正在和Space X竞争与位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号发射复合体签订使用协议。报道显示,Space X与NASA快要达成协议,协议规定Space拥有肯尼迪航天中心39 A发射台15年的使用权,而NASA则可以使用Space X火箭将宇航员送到国际空间站。蓝色起源由于尚未将飞船发射到太空的经验,所以在竞争中处于劣势,不过其承诺达成协议后,将装备并运营此发射台,为有火箭发射需求的企业提供服务,包括Space X。

Bezos Expeditions的投资盘

除了投资探索太空这种长跑项目,杰夫·贝佐斯在消费互联网上的投资也很有建树。以下为其私人基金Bezos Expeditions的投资盘:

Airbnb:2011年7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Airbnb B轮投资

Twitter:2008年5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Twitter B轮融资

Uber:2011年12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打车应用Uber B轮融资

Rethink Robotics:工业机器人制造商Rethink Robotics的A、B、C三轮融资,Bezos Expeditions全程参与

Makerbot:3D打印初创公司Makerbot在2011年接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等投资机构1000万美元的投资,2013年6月被Stratasys4.03亿收购

ZocDoc:2008年8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在线医生预约网站ZocDoc A轮融资

Nextdoor:私密社交网站Nextdoor在2013年2月,获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等投资机构2160万美元的B轮融资

Business Insider:2013年4月,商业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获得500万美元融资,Bezos Expeditions领投

37signals:基于网络的协作、信息分享与决策制定应用开发商37signals在2006年7月获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的A轮投资

注:本文作者郭海峰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