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7, 2013

华盛顿邮报公司宣布,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个人以2.5亿美元收购其旗下的所有的报纸(及报纸附属网站),包括华盛顿邮报、Express Daily以及The Gazette Newspapers等,但不包括网络杂志Slate、TheRoot.com以及双月刊杂志《外交政策》。

华盛顿邮报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规模最大、创刊最久的一份报纸,并在上个世纪70年代揭露水门事件并迫使理查德·尼克松离职,获得了大量声誉。在宣布2.5亿美元现金收购华盛顿邮报以及华盛顿邮报公司旗下众多资产后,贝佐斯已然美国报业的大玩家。同时,在收购后,贝佐斯表示,自己已经有一份全职工作(亚马逊CEO)要做,所以目前不会参与华盛顿邮报的日常管理工作,并对目前的管理团队很满意,很高兴他们能够继续留下。

传统报业正在走下坡路,大型的报业机构也不例外,纽约时报上周宣布将旗下的波士顿环球报以7000万美元出售,华盛顿邮报在上周公布了财务信息,2013年前六个月的运营亏损为49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运营亏损为3300万,相较增长了近50%。

那为何将投资盘扩展到一个看起来终究要被这个时代淘汰的行业,贝佐斯告诉商业周刊,他看到技术如何使得新闻的分销过程变得精简——去除掉“中间人”,他认为“即使是好心的看门人也会延缓创新”,所以他要将这些看门统统去除,就好比作者可以直接在Kindle上出版电子书、亚马逊工作室部门为电视节目提供专项基金进行制作。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华盛顿邮报是贝佐斯以个人名义通过其私人基金——Bezos Expeditions进行的。而在此之前,贝佐斯以个人名义还做过哪些商业投资呢,也就是说亚马逊之外的贝佐斯都在干什么呢?

贝佐斯是Google的早期投资者,1998年,贝佐斯向这家初生的创业公司投入了25万美元,但贝佐斯从未对外透露是否还持有Google的股份。

Space X的竞争对手——蓝色起源

2000年,当时亚马逊看起来都要分崩离析的时候,贝佐斯开启了一项新的生意——成立了一家名叫“蓝色起源”的太空公司。

蓝色起源致力成为一家商业企业,让太空游客能够在近地轨道观看地球和星星,而长远的目标则是为了让人类长久地占据太空。贝佐斯谦虚地把蓝色起源形容成“一个巨大的、充满挑战的、难度很大的技术努力的一小部分”,他则希望蓝色起源能够让太空旅行变得更安全、高效且实惠。

与Elon Musk的Space X一样,蓝色起源采用的技术也是垂直起飞和降落,这也是NASA从来没研究过的领域,他们更倾向于向太空船那样海洋溅落或者滑翔着陆。2006年11月,贝佐斯以及他的合作伙伴,在德克萨斯州的发射场地,见证了基于垂直起飞和降落设计的飞船“戈达德号”的第一次试飞,在飞船上升到285英尺的高度后,飞船又轻轻着地。在2010年,蓝色起源获得了NASA 3700万美元的奖励,因为其设计了一个宇航员逃生系统以及建立了一个火箭模型进行地面测试。

长期来看,Space X和蓝色起源这两家商业航天公司处于竞争关系。根据佛罗里达今日报的报道,蓝色起源正在和Space X竞争与位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号发射复合体签订使用协议。报道显示,Space X与NASA快要达成协议,协议规定Space拥有肯尼迪航天中心39 A发射台15年的使用权,而NASA则可以使用Space X火箭将宇航员送到国际空间站。蓝色起源由于尚未将飞船发射到太空的经验,所以在竞争中处于劣势,不过其承诺达成协议后,将装备并运营此发射台,为有火箭发射需求的企业提供服务,包括Space X。

Bezos Expeditions的投资盘

除了投资探索太空这种长跑项目,杰夫·贝佐斯在消费互联网上的投资也很有建树。以下为其私人基金Bezos Expeditions的投资盘:

Airbnb:2011年7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Airbnb B轮投资

Twitter:2008年5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Twitter B轮融资

Uber:2011年12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打车应用Uber B轮融资

Rethink Robotics:工业机器人制造商Rethink Robotics的A、B、C三轮融资,Bezos Expeditions全程参与

Makerbot:3D打印初创公司Makerbot在2011年接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等投资机构1000万美元的投资,2013年6月被Stratasys4.03亿收购

ZocDoc:2008年8月,Bezos Expeditions参与在线医生预约网站ZocDoc A轮融资

Nextdoor:私密社交网站Nextdoor在2013年2月,获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等投资机构2160万美元的B轮融资

Business Insider:2013年4月,商业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获得500万美元融资,Bezos Expeditions领投

37signals:基于网络的协作、信息分享与决策制定应用开发商37signals在2006年7月获得来自Bezos Expeditions的A轮投资

注:本文作者郭海峰

Tags: ,,.
03月 21, 2013

其实“Send to Kindle”功能可以追溯到2012年1月份,当时用户可以在PC上安装这个程序,任何文档都能通过右键单击选择Send to Kindle发送到Kindle平台。同年8月份亚马逊又为这项功能编写了Chrome浏览器插件,功能跟Pocket、Readability一样。

现在,这项功能又被说起来,是因为它已经从一个插件跳到了网页上,可以跟AddThis的Facebook、Twitter按钮一样“转发”网页内容。如果你有Kindle账号的话,可以在这篇华盛顿邮报的文章页面尝试下这个功能。这只是一项小发明,但却折射出了亚马逊想要全方位驾驭用户阅读体验的“野心”。

Kindle是一个阅读服务。用户在亚马逊购买的电子书可以在Kindle阅读器和其他平台的Kindle应用上读取。对于一个Kindle用户来说,他平时阅读的内容除了Kindle上的书籍外,还有就是网站上的内容;而Send to Kindle功能的出现,则允许用户把零碎的网页内容也“积攒”到Kindle平台。这样,用户只要打开Kindle,就可以随时随地阅读全部内容,无论是书籍,还是网页文章,一网打尽。

从这个角度说,亚马逊想要把用户需要的内容都“拉拢到”Kindle平台上,而无需再借助其他的Read it later服务,减少用户管理各种阅读应用的工作量。

这次亚马逊所做的小升级,可以看做是把Chrome浏览器用户的“特权”推广给了所有用户。之前要想使用Send to Kindle功能,必须要用Chrome浏览器,而且还要安装这项插件。现在好了,无论你使用什么浏览器,都可以把当前的文章一键发送至Kindle,而且无需进行安装插件这种多余的操作。

亚马逊为这项功能起的口号是:Send Once,Read Everywhere。其核心价值是让用户随时随地、在各种平台都能读到想读的内容;说白了就是让用户在有阅读需求时,就使用Kindle服务。可见,Send to Kindle功能的目的就是让用户(至少为了Kindle用户)能够“easily get access to all of the reading materials”。这说明,亚马逊正在打造All-in-one式的阅读体验

与Pocket相比不同的是,Kindle服务不是简单的“Read it later”,它本身是一个超级资料库。

在亚马逊Kindle页面,你会看到6种使用Send to Kindle的方法:网页内容、文档甚至邮件,都可以被Sent to Kindle。除了这些用户自己发给自己的内容,还有在亚马逊书店购买的书籍、杂志等,打开Kindle应用,你会看到Books、Newsstand、Docs三种阅读材料。

因此,有Kindle在手,用户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了。

作者:刘琦

Tags: ,,,.
03月 6, 2013

PingWest去年曾写过一篇文章《Google与亚马逊的下一场圣杯之战:颠覆物流运输方式》,指出在持续了20多年的苹果 v.s 微软和持续了近8年的Google v.s 苹果之后,最通向未来的新一场“圣杯之战”将在Google和亚马逊之间产生。

实际上,在2013年开春,双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对方最核心的领域:在线广告和电商物流。

亚马逊昨天发布了移动广告API,允许开发者在应用内投放显示广告,并可以和其他广告网络同时嵌入应用当中,广告内容将来自亚马逊和其他广告主。亚马逊还表示,其广告网络能够为开发者带来“有竞争力的CPM”,暗示其广告为开发者带来的收入将高于Google。 要知道,无论是广告还是数字内容的销售,亚马逊的线上服务已经拓展得越来越快,但是要撼动Google的霸主地位还不是那么容易,或许,直接从移动端下手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亚马逊的广告API可以和其他广告网络同时嵌入应用当中,这意味着只要一款Android应用登陆亚马逊应用商店,就可以在任何平台使用它的广告API,即使这款应用再回归到Google平台,也无需把亚马逊的广告系统改为Google的。开发者们无需面临平台切换和“二选一”的难题,又多了一个增加广告收入的渠道,这种几乎零成本的尝试,相信能吸引不少开发者加入。

而对Google来说,威胁最大的恐怕还是广告内容来自亚马逊和“其他品牌广告主”这一条。这表明,亚马逊要建立的是一个独立的移动广告网络,而非仅仅是自家网站所售商品的一个广告渠道。它不仅会和Google争抢广告渠道,还将争抢广告主——对于广告营收占到收入70%左右的Google来说,后者一点份额的丢失都将对其产生很大的影响。

现在来看,亚马逊推出移动广告网络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举动。它已经直接在开源Android系统的基础上,通过推出独立的应用商店、游戏生态系统和Kindle设备,建立了属于它自己的生态系统。如果说上述行为Google还能容忍的话,那么此次发布的移动广告API,意味着亚马逊已经直接把手伸到了Google的钱兜里。

按照Google去年秋季的数据,它在移动业务上的收入超过80亿美元。而根据Google内部PPT,Google2013年Android新战略第一条就是,增加广告收入。双方新一年在移动端的火拼,将不可避免。

而有趣的是,同一天还传来了另外一个消息,Google正在秘密打造一项类似亚马逊Prime的购物服务Google Shopping Express。据传该服务年费比亚马逊Prime还要便宜10美元,且提供当日送达服务,商品将直接从实体商店发货。

这边亚马逊才说要做移动广告,Google马上就被传出要推当日送达服务,尚且不知道这是否有意为之,但是Google的这一回击,明显也击中了亚马逊的命门。

亚马逊曾表示,目前Prime会员的数量接近900万,该公司通过Prime的送货服务交付的商品数量已经超过通过真正免费的“Super Saver Shipping”服务所交付的商品数。为了推广这项服务,亚马逊还不惜提供部分免费的流媒体服务,目的就在于吸引更多的人成为Prime会员,从而拉动亚马逊核心零售业务的用户粘性和销售额的持续增长——越多的Prime会员,意味着越多的销售额。 而且,Prime的核心服务之一即当日送达,亚马逊越是能以更多的方式来降低与送货服务相关的摩擦力,消费者就越有可能会将线上购买活动视为到实体商店购物的可行的替代品。

尽管自家的电商服务一直不温不火,但是来自电商的广告已经成为Google广告收入的重要来源——受年末购物季的影响,Google 第四季度的总付费点击次数同比有 24% 的增长,比上季度高出 9%。而且,通过跟踪用户的网络行为和点击情况,它可以知道用户的点击何时推动了广告客户的销售额增长,并且它还可以利用用户数据对客户的广告的放置和指向进行调整。

努力想要侵蚀线下市场的Google,也在尝试各种购物模式,比如团购交易、点击付费的钱包应用等,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通整个广告和销售环节,对消费者进行全程跟踪,进而将从搜索商品到商品被送到消费者手中的过程控制在自己手上,让自己的服务形成一个闭环。

就像亚马逊已经一步步在Android上衍生出自己的生态系统一样,Google最近对储物开放平台BufferBox及Channel Intelligence的收购也为Google Shopping Express服务提供了便利条件。BufferBox配送设施可以为其发货提供便利,就象亚马逊在西雅图、纽约和英国所试运行的那样,而Intelligence数据管理平台可以帮助Google协调销售和配送。再加上推出已久的Google Wallet以及Google Shopping,还有已经取得牌照可以在加州上路行驶的无人汽车——或许垄断在线零售市场的亚马逊,和垄断在线广告市场的Google,都将迎来自己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对手。

作者: 肖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