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让传统报人们不得不服气的厄讯:由于新闻纸的涨价、加上都市类报纸发行、广告的过度、同质化竞争,中国许多城市里的许多报社都在2005年前半年陷入了广告额做不大,甚至萎缩的困境。党报类报纸的影响力与发行量跌势不止,都市类报纸在同城继续内斗、浪费严重;传统刊物两极分化日趋明朗,纸质传媒整体经营形势火药味更浓。

于是乎,有人说,到了2020年将是纸质传媒全面退出历史舞台的纪念年,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有1亿网民,社会精英分子越来越没有时间读报看刊,纸质传媒既浪费纸张等资源,又不能让读者快速性选择阅读,以文字和图片为主的平面媒体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视觉多媒体冲击下前途渺茫。今后8年将是中国传统纸媒高度整合、人才流动最频繁的时期,那些刚刚进入新闻圈,被市场化报纸发行人仅仅作为人力来使用的普通记者和编辑们将面临多次的重新转岗、跳槽和再择业。

现在跟笔者有同样看法的人越来越多了,那就是:中国其实根本不缺新闻人才,而是存在有太多没有经过市场优胜劣汰过程的报纸和刊物!

与报纸等相比,无纸传媒则正好命运相反。相信中国新闻传播公权迟早会向互联网打开,届时的纸质传媒将更加地加快整合和淘汰。至少中国不会像现在一样有2000多家报社,市场留下的纸质传媒将少而又精。

每一个冬天都孕育着下一个春天,提前进入冬天的报人们,准备化蛹为蝶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