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网络和媒体压倒性的支持,一边是并不出色的短信投票;
  一边是来自民间对超级女生和评委们媚俗的恶评,一边是对张靓影狂热而不失理智的追捧。  
  这就是今年最奇特的张靓颖现象。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个人认为,ZLY实际上已经是大多数30,40岁的男人的偶像了,虽然这样的年龄不可能去追星,去投票的也很少了。
  对大多数人而言,超女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ZLY参加超女是一种悲哀,对于一个拥有贵族气质和歌唱天赋的女人,如果想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被人包养不陪人睡觉,就只有以媚俗的方式来取悦大众。这其实也是所有超女的悲哀,只不过ZLY的风格和魅力,与超女的市场定位特别的不符,看起来特别的刺眼而已。zly现象我也不认为是炒做的问题,这实际是一个话语权的问题。
  从超女的主办方和投资人的角度考虑,zly并不符合他们的商业利益。ZLY的主要支持者是文革后成长起来的“泛70年代”,包括后60年代和前80年代的人。这一代人的几点标志是:多少对文革和计划经济有一定的印象,89年的时候多少懂点事了,都经历过对西方价值体系极度推崇到极度反感的转变,不论是否为独生子女,都经历过传统的思想教育,做人做事或多或少都会坚守一些传统的道德底线。
  ZLY恰恰符合一些传统的道德要求和传统的审美观念,因此很容易引发我们这代人的共鸣。在这个前辈们传下来的物欲横流和笑贫不笑娼的社会中,张靓影给了在现实和理想间痛苦选择坚持还是背叛自己信念的一代人以传统价值观回归的希望。
这代人现在是20-40岁,具有较强的购买能力,但是逐渐成熟的他们不会去轻易的购买唱片,毕竟平心而论,超女10强选手里面只有YH的声音值得去买唱片。因此,超女的市场定位是那些不具有购买能力但是却有实际的购买行动的中学生。ZLY是不会受到中学生追捧的。从商业的角度考虑,捧红ZLY是不符合主办方商业利益的。
  现在关于ZLY的帖子和报道这么多,那是因为不论媒体也好,网络也好,现在的话语权掌握在这代人的手里,因此民间对ZLY的推崇和对超女的贬低就特别多。
  一方面是商业上的市场定位,一方面是一代人的价值追求,超女和ZLY,以及评委和民间呼声的对立由此产生。
  一方面网上各种投票和电视里的短信差异,还是能比较好的说明问题;另一方面,如果主办方要发动全国的媒体和网络平台来参与这个抄作,成本未免太大了。所以我还是倾向于ZLY现象是一种话语权的体现,但这并不是那种官方的话语权,而是来自一种民间的呼声。各平面媒体的记者和编辑、门户网站的管理者和写手、甚至包括CCTV的黄健祥,大都属于20-40年龄段的人,大都对ZLY报有好感,因此在采访和写作中必然会带有一定的倾向性,随着超女的进程,这种倾向性越来越明显;当全国范围内都出现ZLY的各种报道之后,实际上进入了一种心理暗示状态:你不看超女,就和别人没有共同语言,你不支持ZLY,在别人眼中就是不成熟的小年轻。
  我想很多凉粉跟我一样都是中途听别人的介绍才进来观看超女这个节目的,看了之后确实也觉得ZLY很和自己胃口,于是加入到凉粉的行列。
  因此,这实际上是两个因素造成的ZLY现象:一是她自身的气质、修养和经历符合了这代人的偶像标准;另一方面,这代人正好是左右当今民间言论方向的主力。
  所以张靓颖肯定会红,不管是否抄作,不管是否能获得冠军。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