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31日
如何成就中国的跨国企业?从跨国企业的学习培训机制看企业发展之道–向马云请教诸多跨国企业发展问题
内容提要】关注中国跨国公司的崛起之痛:团队、管理、执行力、培训,跨国企业的生命常青树?企业文化:企业诚信能否支撑企业的对内对外服务?用人机制:能力和文凭谁更重要?企业“接班人”的坎:如何接力?麦当劳式的管理机制能否“拿来”?企业发展之项目管理首先该关注什么?企业的执行者应该秉持怎么样的学习观?企业创新在技术市场、销售市场、产品市场、还是在培训市场?想做大的中国企业是否需要外脑等咨询企业?

 

引子:夜读马宇先生的大作《中国为何培育不出自己的跨国公司》 ,让我耳目一新。众寻关于中国跨国公司的发展困惑,感谢博客中国,让我找到了请教的老师。

关于中国企业成就跨国企业的诸多疑问,一直在我心里存在,今天看到了马宇先生的大作,《中国为何培育不出自己的跨国公司》,有点话想问老师,不知道是否可以请教。

如何成就中国的跨国企业?本文试图从中西方企业的发展之道探讨一二两关于“跨国之道”,中国企业如何实现创新?提升企业执行力从员工培训着手?(欢迎拍砖)

企业转变如何舞大刀:中企规则和西企规则的较量之一

虽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已经有些年头,转型是企业的重头戏,偶只是试图从危机感的角度来看待,不知道是否为企业发展的症结之一?笔者来自东部沿海,曾经的沿海乡镇企业风光一时,现在还有些企业没有关门走人,即便没有关门的,除了外贸企业,(外资企业除外)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状态,这大约是江苏沿海一些企业的状况,浙江这几年在温州地区富人不少,在其发展长处上当值得我们学习,为什么浙江中的“富人”做得比较好?虽然说浙江暂时还没有出色的跨国企业,但我以为中国企业的中式规则和西方成功企业在发展规则上还得取长补短。本文不是探讨中式规则和西式规则课题的,只是希望对跨国企业发展感兴趣的共同关注,为成就中国的跨国企业探讨探讨。

我想多问几个为什么?如果有高度危机感的话,企业倒闭可能慢点,为什么私营企业比集体比国有企业更具生命力?在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的今天,讨论这些,对今天企业的发展是否有“镜子”的作用?恐怕不仅仅是不作为的问题!(且不说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的那些)

企业发展好了,这个厂长很有可能会从政(被地方领导看中还是现在依然存在的模式),这个是典型的地方特色,升格为副乡长,甚至再升迁……至于企业是不是继续发展,就管不了那么多。(私营企业主多半没有这样的待遇)

在西方,企业发展和从政是不合拢的。但这样的“中国特色”曾经、现在在一些地方还存在并发展着,正如同有这样的笑话,让搞技术的专家担任市长角色,结果呢,却不一定胜任。搞经济的不一定适合行政发展,搞专业的不一定能扮演好政治领导。经济能人不一定是政治能人!拨苗助长极有可能断送其亲手打造的企业,挖了“龙头”很有可能挖了企业的命脉。

管理企业发展之坎:麦当劳式的管理机制能否“拿来”?

曾经有不少人呐喊,重视管理,尤其是企业管理。在西方,管理在企业发展之中大于技术,也就是说光有技术还不行,还得迈过管理的坎。

乱指挥大约是企业的痛中之痛,导致部门间扯皮,分工不合理,尤其是一个单位亲戚众多,原则和制度的执行轻于人情,谁都可以干预。约束这些并非真正管理者的办法就是引进项目管理机制,麦当劳式的管理大约值得学习,麦当劳的企业文化值得借鉴,中科院研究生院项目管理老师在课堂上这样分析企业管理。我们并不一定要像联想那样做ERP,但是在企业管理中实施项目品质管理却是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之道。

我觉得项目管理的执行最基本的常识就是学习,变革我们的观念。从领导开始,形成上下主动学习的习惯,学然后之不足,再忙也不能忘学习,那么基于学习,怎么做呢?企业经常性的培训大约是企业员工的学习之道。

招聘有经验的“空降兵”不如从整体上提升员工素质,企业培训为他人做嫁衣?培训和激励员工有道:拷问企业诚信

这里说的培训不包括企业对新进员工的基本培训,我所指的是深度培训。从员工需求的角度,提升员工的能力基于提高办事效益是否有帮助?

我们的企业在招聘的时候,都希望对方有工作经验,这样的“空降兵”显然能在发展中大展身手,但可惜的是现在粥多僧少,有的企业领导担心培训好员工后会鸡飞蛋打?也就是员工忠诚度问题等等,从企业发展来看,做好深度培训成为企业文化的重要内容,既然担心鸡飞蛋打,那就对企业内部员工的服务提出了新要求。当我们提及企业诚信的时候,通常是对客户,但我要说的是,员工是第一客户,消费客户只是第二客户。对员工的福利待遇,奖励惩罚等激励机制也拷问企业诚信,这些都制约企业的发展,再次让我提到“麦当劳式的管理”,培训和激励同样重要,西方企业,把员工当合作伙伴,不知道中方企业有多少能做到?企业文化不可以务虚,诚信也应该成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这样发展企业在员工问题上的矛盾就体现出来,这就需要企业主的大手笔来协调。

当然真正的“空降兵”笔者并不反对,毕竟比较少。

用人机制:能力和文凭谁更重要?企业“接班人”的坎:如何接力?

翻翻招聘,对用人几乎都是要求对方有经验,性别歧视,文凭歧视,还有英文四级等等,现在的地区歧视好象少点了,户籍不限制。

当我们问能力和文凭谁更重要的时候,谁都会说,能力强于文凭,但招聘的时候又为什么设“坎”?招聘公务员的时候,为什么应届大学生机会多?(扯远了)

企业领导层的接力棒该交给谁?

这些都是企业发展的坎,也是我们企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好,对企业的发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心态?企业要不要给培训交学费?

企业创新在技术市场、销售市场、产品市场、还是在培训市场?

当我们分析西方著名跨国企业的时候,在上面这些问题上比我们的中方企业做得好得多,企业要做好,做大,就得向跨国企业学习诸多经验,分析其如何成“跨国之道”。

企业转型从观念开始,始于培训,学习的企业成就明天的跨国企业。

想做大的中国企业是否需要外脑等咨询企业?

商业外脑的表现形式,咨询和培训。咨询外脑,在联想并购和盛大并购业务中,“小荷初露尖尖角”。在企业发展中请专业外脑指点迷津现在已经成了不少企业发展的敲门砖,那么对于不习惯咨询和学习的企业,还需要媒体等帮忙引导,咨询业和智业在国外的发展如同心理医生这个职业一样很有市场,但中国还是空白多点。

借助外脑培训高层员工现在成了不少企业的“专利”,而在国外,几乎是家常便饭。成就跨国企业,提升员工的整体作战能力是不是和管理团队的水平同样重要?当然,企业要做好,做大,吾以为就得给员工经常学习,培训的机会,为做成明天的跨国企业有备无患。

2005.3.31凌晨四点于北京

作者:陈国华(育游产业研究工作室)

(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版权 侵权必究)

2005年03月26日

网络游戏与社会文化系列思考:责任“失位”篇







网游发展路在何方

网游,之于网游史,非新生事物。但在中国游戏市场上存在的时间还不长。但今天我们提到中国网游的发展,我们不能不提上海盛大,网游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其运营的热血传奇在网游品牌中至今“风骚”依然,但陈天桥的网游情结似乎已经“终结”,虽然他的资本手腕令众生望尘莫及。网游的“第二春”路在何方?市场的发展已经对网游研发提出了新概念。

虽然3D游戏,棋牌类休闲游戏,Q版游戏将游戏产业的发展正在稀释,但网游研发的瓶颈还为突破,教育和游戏间,教育和网络游戏间,素质教育和网游之间,能否形成新的共振点?似乎成为众望所归的方向,但盛大显然已“一心”打造其娱乐帝国,那么网游与社会文化的发展能否“结亲”呢?

通病:网游发展之怪状:一哄而上,缺乏统一运作

个人观点,也许陈天桥的团队正是看好中国的庞大消费群体,从运营热血传奇看到了天文数字,中国的庞大消费群,即便是个人薄利,基于整个消费群,盛大在选择转型,从并购战略上是否可以看出猫倪?

中国人大约存在通病,什么东西好,有利可图,都往那方向淘金,网游也不例外。虽然现在自主研发的团队还不是太多,从目前国内市场上运营的诸多网游来看,对网游认识和准备不足,网游需要一定的研发、运营经验,笔者个人认为主要是学习的能力,整合很重要,资金已不是网游运营的绝对因素,虽然说却资金不可,但对于多数网游团队而言,缺的是网游人才和服务观。

韩国在网游产业上的一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要打好国内网游战役,我们在网游战略上现在是“各自为政”,而韩国可能是国家不大,但网游产业体系的思路值得我们借鉴,在游戏引擎的资源共享上比我们做得好,我们的国家游戏产业规划院还没浮出水面,去年863网游项目组负责人王阳生也曾提到过,不仅仅在韩国有,法国也有。

现有的几大网游公司组成了形式上的游戏产业机构,这也许是同行是冤家,但作为国家机构在产业规划方面,显然慢了几拍。

面对庞大的近亿网民资源,我们的国家是不是该建立类似的军队的统一运作机构?将中国网游的发展从整体上提升战斗力?

虽然一些高校正开设游戏相关课程,但如同蜗牛一样,还是慢。国家在网游项目上应当设置专门机构,起码应该有类似的游戏科学院,从人文发展看,中科院为主的机构应当成立游戏方面的机构,领跑网游阵地。(只是个人观点,欢迎拍砖)

网瘾根治:政府主导势在必行

如果说现在的网游厂商正致力研发和运营,那政府相关机构就应该为网游厂商“擦屁股”,他们创造和敛聚游戏财富的同时,是提升了经济效益, 有一定的税收,那么网瘾的问题,作为政府的教育机构应当主导,分析网瘾的成因,似乎比性教育容易得多。

如果说提性连成人都脸红,但给予网游交互平台,创造了人与人新的交流,虽然侧重娱乐,但网游平台的因利诱导的作用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提供了全新的临界面,包括网瘾在内的网游方面的若干问题都需要我们去关注,尤其是学生,网游玩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们的教育,特别是学校教育提出了新要求,主动从内容上增加游戏方面的教育,作好引导,刻不容缓。如果说网游是洪水,那么我们只能疏导,堵只能让更多的学生玩家私下充满好奇心。从教育的高度,政府机构主导,孩子接受便利,也许会更听话,毕竟孩子认识是非的能力比较低,因利引导在教育过程中更容易接受。

社会文化篇:传统观念与网游视点“碰撞”:格格不入?

网游对问题玩家,对意志力薄弱的青少年而言,所造成的伤害是比较深刻的,尽我们的最大努力去挽救苗苗,治病救人是我们的根本方向,当家长面对玩网游的孩子“束手无策”时,自然对网游说“不”。

可怜天下父母心,作为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学好?网游厂商的利润是可观的,孩子的未来是明天的希望,网游平台如何毁了部分孩子的前程?

基于责任,是很痛心,以至于电子海洛因也好,电子毒品也好,第九艺术也好,显然是冲突的,我们应该怎么办?

网游的潜移默化,大约是网游最见长的,网游文化带给我们的仅仅是娱乐吗?需要深层的思考。

对于传统的中国文化而言,网游文化是挑战,网游文化和传统文化,作为精神食品的发展,如何消除“格格不入”?显然对我们提出了新课题。

高新技术的试验田:网游展示计算机应用技术 第九艺术痛并发展着

有人称网游的研发者为第九艺术的大师,网游技术是个应用平台,在诸多技术的发展上,首先是通过游戏来展现的,网游的军事应用,网游的模拟计算机应用,也让我们对网游有了全面的认识,第九艺术如分娩在阵痛中成长,需要用战略眼光“毒辣”看待网游研究。

网游文化发展之痛:增值服务的“坎” 责任失位

网游已经让部分玩家厌倦了,没什么可玩的,一些玩家如是说,装备,盗号,虚拟财产,对网游玩家来说并不陌生。

规范网游的中国规则,路在何方?网游给厂商带来了淘金,给玩家带来了娱乐,给问题玩家的家庭带去了悲情,那么作为网游厂商,作为政府一些机构,在增值服务上如何迈过唯利的“坎”,玩家除了在游戏里追求“升级”、满足虚拟欲望,好的客户服务,还需要什么呢?

网游淘金,在老玩家没有完全绝望,新玩家充满好奇的日子里,还是有利可图的,从文化上,在增值服务上,通过一定的线下线上活动,引导玩家,肩负起应尽的责任,是不是很难?

如何回报社会?仅仅是税收吗?本文只是粗略讨论,因时间关系,暂时写到者,欢迎拍砖。

2005.3.26于北京

(原创文章 首发博客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侵权必究 )

2005年03月17日

该给谁补钙?和赵永璞先生从战略高度谈教育、游戏、网瘾、问题玩家

首先请赵永璞先生海涵,今次迟复,原因颇多。

惶恐若惊,蒙赵先生厚爱,欲引为诤友,《赵永璞:给盛大“补钙”并与陈国华先生谈网游》,钙该给谁补:盛大和网游?是您的观点,偶试图想从您的视点提升点,不知道可否,如有不妥,还请见谅。

赵先生您在文中说偶“似乎准备更充分”,偶觉得您说得很恰中,但有几点不得不说,偶和您是素未谋面,是从您的大作中认识您的;之于盛大,偶是热血传奇曾经的一个玩家,从公测到现在,除次之外就是偶对网络游戏和教育的关注由来已久,私下把“教育和游戏产业研究”(简称“育游产业研究”)作为课题研究已有时日。但基于发展,您勿须沉默,发展才是硬道理,公道自有人心在。

偶试图从“补钙”一文和您探讨深入些。关于网游原罪,偶私下以为是基于问题玩家而言。从网游“生态”形态来看,当提及教育、游戏(含网游)、网瘾、问题玩家。从表象看,补钙当补盛大及其他网游,从深层看,是观念问题,教育“失位”,偶从家庭教育的视角写了点《从网游问题玩家看家长的不思学习》 ,在网游生态形态中,最下层是问题玩家,也就是网游原罪所指,其实质偶觉得还是教育的问题。

先生在文章中多次提到盛大,偶觉得您混淆了一个概念,盛大是网游一枝秀,业界称陈天桥为IT新贵,对2005年2月19日发生的并购事件的态度是,外界说盛大是“玩游戏的”,甚至有句经典“做新闻的被做游戏的收购了。当正事的被不干正事的收购了”,这其实是观念问题,偶不才,撰文盛大谋定而后动:用并购新浪做资本市场活教材,市场经济的发展,资本市场在中国市场中寻找出路,当陈天桥“奇袭珍珠港”般并购新浪时,偶们应该反思什么呢?资本市场应该如何反思呢?为什么只有盛大结束了新浪11年无主?对于新生事物我们一向是视为“异端”,还记得CS(反恐精英)被称为暴力、血腥游戏的昨天吗?现在CS已经成为电子竞技的重头戏之一。更新全民观念势在必行,否则还接受不了盛大并购新浪的“情结”。

先生期望盛大成为超越“航海世纪”领航中国网游,网游出路是否在盛大手上?陈天桥的资本情结显然超过了对“热血传奇”等游戏的情有独钟,从2004年盛大的并购事件大可以勾勒出陈天桥打造盛大娱乐帝国的“心态”。先生发展于上海,正如长于斯,更熟谙斯,对盛大的了解超过笔者。

废话说了这么多,盛大是否还继续在网游产业上领跑?虽然是不得而知,但事实上好象是陈天桥的“盛大”智囊团已经跳出了网游自身发展的思维框架。

偶曾经这样说,纵观韩国游戏产业,很发达,但韩国的教育产业并没有因此趴下。在网瘾方面也是由政府机构文化产业振兴院及其韩国游戏产业开发院共同牵头的。所幸的是,国家相关部门对网瘾的深恶痛绝已经“觉醒”,包括媒体等,偶曾经撰文《媒体:做游戏的卫道士还是救助迷途羔羊》,从全局的高度,从教育开始,关注网瘾,政府相关机构牵头并负责源头,那作为问题玩家的下游链出的问题会不会少点?答案是肯定的。

规范网游市场当从网游的内部游戏规则开始,我曾不小心撰文《网游虚拟经济:”元宝”热玩命虚拟财产》,对虚拟财产市场(包括游戏中的虚拟货币)需要正确引导,任何游戏潜规则都可能误导玩家,在韩国,对游戏币的交易是很严格的,发现玩家交易亮红灯停权处理,最近暴雪也对玩家交易人民币事件:《暴雪明确反对玩家倒卖魔兽世界装备 》持谨慎态度,在此请网游厂商自律,为了网游淘金,请不要太疯狂,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别的厂商,请不要给玩家人民币交易虚拟道具太多的便利,物极必反,让玩家在游戏中较长时间的存活寿命是游戏存在并发展的生命力,否则只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算命短信尚且叫停,更何况……

曾私下和一些朋友讨论关于企业发展战略的问题,说穿了就是企业生命力的问题,您觉得“我不知道盛大能否像微软一样雄霸世界,但我相信未来的10-20年中国应该有企业超越微软屹立于世界东方,当然前提是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比较稳定。

”,偶想说的是,中国的企业想做大,做成跨国企业,还有很多坎,国外跨国企业的发展战略真的很值得我们“拿来主义”,完成从国内企业到全球企业的转变最基本的元素之一是企业文化,管理,服务,增值服务。。。必要的时候一定得借助外脑,现在那么多国有企业,昔日的传统企业巨人们为什么一个个“悄无声息”(当然并不是全部),我觉得首先要提的是用人,管理至上,服务甚至增值服务是内功,坚持学习思想是企业发展的动力和源观念。看国外著名企业,从领导人的选拔,到员工的培养,都是用战略的“接班人”意识来衡量,当然先生提及的团队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的企业想做大,做活,出路在哪?跨国企业的管理,特别是不少美国企业的管理机制值得我们借鉴,只要是对发展有利,对构筑和谐社会有利,我们何尝不去学习呢?

企业发展最大的坎就是不思学习,变革我们的观念从教育开始吧,做大我们的企业,让中国的企业成为跨国企业,首先需要从战略的高度去思考,只有放在足够高的高度,在商场如战场的无炮火的硝烟中,中国企业才能存活并发展着。

关注问题玩家,关注问题企业,构筑和谐社会,创造绿色空间,各级“生态”形态,各司其职,网瘾问题,原罪观,企业得有发展战略,凝聚执行力,中国的跨国企业才会多,企业盘活路远漫谩,游戏企业呢?以中华文化为背景?才能更好自主创新。

因时间关系,粗略谈此,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向赵先生学习并探讨更多的关注发展之道,盛大的发展一定有企业发展学习的长处。扰赵永璞先生先生了,恳请先生拍砖中国的企业为什么做不大,短命多?做成跨国企业的关键“原罪”何在?

从网游问题玩家看家长的不思学习

网游也好,别的游戏也好,基本的整体社会观念在改变,但基于一些网游问题玩家,家长的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那么在教育问题上我们的家长是不是也应该学习点什么呢?

好多事情都是在发现问题后才找“责任”,整个社会的扯皮性到某些家长的不反思,都是导致网游原罪的可能性,本文只是试图从一个角度给我们的家庭教育一点启迪。

当我们在痛心疾首网络游戏对孩子的伤害的时候,我们的家长,您是否学习一些新观念呢?也许没有网络游戏,就不会有问题玩家的出现,但没有网络游戏,不等于孩子不在别的地方“淘气”,因此,我们的家长也需要补充新鲜血液,学点东西,适当与时俱进。

网络游戏有其两面性,如同成年人吸烟偶们不反对,因为他们已经成年,有独立意识。但如果是孩童偷偷吸烟,我们可能说这个孩子不学好,那么某些孩子出问题的时候,我们通常在背后说,这个是某人家的孩子。。。。。。云云。玩游戏也一样,如果在开始玩的时候不适当规范其的娱乐时间,就可能因为我们的疏忽导致意志相对薄弱的孩子滑向问题玩家。适当的娱乐游戏不是坏事,关键在我们的引导。

当我们的社会正日新月异变化的时候,信息时代的知识大爆炸早已经来临。如果说只要求孩子去学,而做家长的,不去适当学点,有可能自己先落伍。现在有那些人先在充电?

有危机感的,居安思发展的,就如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里不包括使用不正当手段的富有者),他们的观念首先在变化,这样就有了动力。

教育孩子也一样,往昔,我们可以为孩子的前程如同“孟母三迁”一样择校,但是今天,仅仅为孩子择校并不能尽到教育孩子的责任,送孩子“留学”也一样,以为有钱就能带给孩子前途,其实,有的孩子在外受洋罪等等,我们是不是该反思呢?我们在教育问题上给孩子大环境,好的学校只能是给孩子发展带来一部分,如果从启蒙时候开始,抱着为孩子而学习,这样孩子以后成长路上的弯路可能相对少点,未来的问题少年可能少点。

当我们一味在指责网吧伤害了孩子的时候,为什么不从自身找问题呢?如果为了您的孩子以后少步入问题少年的行列,请您多学点东西,多交流,多咨询,这样针对新问题,您有备而来,适当的“宏控”孩子的发展,未来孩子的成长空间将变得更绿色,创造绿色成长环境,家长不要说没责任,少点推卸责任。

也许这文章会招致非议,但为了孩子的明天,为了下一代的成长,请多点思考,我们的自身多点精力关注孩子成长,未来将更加和谐。

 

2005.3.17

于北京(初稿)

2005年03月11日

媒体:做游戏的卫道士还是救助迷途羔羊


游戏和教育是什么关系?我曾经说过游戏和教育不是仇人,那么是朋友还是恋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我们现在游戏和教育处于什么阶段?
基于素质教育和传统教育?游戏化教育的真空什么时候才能转化为现实,城里的孩子在减负的同时农村的孩子还在为着“出路”读“圣贤书”。是否城里孩子的环境就应该比农村的好?
游戏已经不再猛于虎?但对于意志相对薄弱的青少年而言,比作迷途的羔羊似乎不为过分。之于此,作为我们的媒体,在宣传游戏的度方面,是做游戏的卫道士还是多关注沉迷游戏如“纵酒”的青少年呢?
偶以为,我们不适宜过度宣传游戏,包括我们的游戏厂商。小姐虽然不受法律保护,但在责任和道义间我们倾向于从良,虽然我们无法阻止其可能或是被迫成为小姐,但是我们绝对不能鼓励。游戏厂商已经如烟酒一样,正在考验意志薄弱的玩家,沉湎其中,多花点银子,厂商的口袋就将多几个银子,近亿名网民的消费,已经成为消费经济的排头兵,然酒后开车是危险的,纵酒是有害健康的,对于学子而言,我们鼓励其学计算机,但不鼓励“纵欲”。

当我们的媒体在关注这些视点的时候,公益广告是否也来点过度游戏有害健康?可不可以从央视做起,在每个相关游戏节目中,善意提醒,不能保证唤醒所有的迷恋游戏的羔羊,但是作为媒体应尽的责任,我们有必要自律。如果是记者您的孩子沉迷游戏,不思进取;如果是你的亲人酒后驾车出车况,如果是你的朋友被酒精洗胃,你有什么感慨?不只是痛心吧?

烟酒已经成为重要的税收,但是没有一个孩子父母会鼓励还是过早学会抽烟喝酒,也许婚后父母将不再提醒自己的孩子,毕竟他们的孩子已经是实质意义上的成人,但还是不希望为烟所伤害身体,为纵酒过早伤害健康的身体。虽然纵“游戏”较多的是精神上的伤害,比作电子海洛因实不为过。

笔者不反对适当玩点游戏,但拒绝不经过滤的宣传,作为媒体,无论是传媒,网络载体,请不要夸大游戏的魅力,作为主流媒体,请规范好社会责任感,尤其是我们的新闻载体下的游戏门户,一定要做点善意的提醒,救助迷途羔羊,帮一个是一个,净化游戏环境,创造绿色成长空间,少做点游戏“卫道士”,不过分渲染游戏,为创造和谐社会出点滴。

陈国华(原创)
2005.3.4于北京 初稿
(原创文章,欢迎拍砖,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题:网游虚拟经济:”元宝”热玩命虚拟财产

网游市场现在正玩命阻击玩家,虚拟经济”元宝热”此起彼伏,眼前看受益的是玩家,从长久看,将导致该网游的折寿.元宝热将将虚拟财产变得不堪一击,那什么奉献给”疯狂的”网游?

先提一下”元宝”是什么东东,现在不少网络游戏都有虚拟货币,先前呢,是玩家私下交易,人民币交易点卡财富,包括韩服的天堂游戏的天堂币,现在还诱惑,驱动着不少玩家,私下交易.聪明者,玩起了点卡寄售,有的叫元宝,有的直接叫充财富值,有的叫银元,目的只有一个吗?完善交易市场,满足玩家虚拟财富的欲望,虚拟财富不够用,买装备需要虚拟财富,但是虚拟”钱”从何而来?人民币线上直接交易.

据说专门有炒作虚拟货币的职业玩家.如果说网络游戏自身有个经济平衡点,但拿人民币线上换虚拟货币,导致通货膨胀,买装备甚至达到上亿的交易额.

虚拟游戏无税收,单纯卖点卡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线上交易虚拟财富能够持续多久呢?以前是打装备得来转换艰辛的财富积累,今天,生活中谁有钱,意味着谁就可以买到较牛的虚拟装备,对玩家来说是好事?对商家来说是坐收渔利

但是,这样的热将持续多久?玩家因游戏规则的改变还能够继续坚持多久?这样下去,违反经济规律,迟早将网游推向深渊,还将进一步误导玩家

网游将不再因情节而精彩,变得和私服一样随心所欲,玩家的耐心能持久?
虚拟经济元宝暂时看是好东西,但是将降低玩家在网游的存活寿命,追逐网游的铜臭味现正浓,但是能够持续多久?

跟风而上将断送网游的生命力,将玩家的厌游,喜新厌旧的心理变更得更快……

游戏的经济系统是个内部平衡系统
作为游戏人,游戏策划者,运营者需要权衡利弊
虽然网游虚拟经济只是个小社会,小体系,但是不容忽视潜移默化的影响力

有朋友说:”我始终有一个观点 ,游戏是来娱乐的,是人在玩的,消遣用的,而不是用来玩人的 “,还有朋友这样说:”网游中的元宝已经泛滥成灾!游戏运营商直接卖虚拟货币。网游短命已不远”

网络游戏虚拟经济需要遵循国际游戏规则,如果一味这样失控:比吸毒还恐怖,更增加不劳而获,无乐趣而言,变相赌博也!

过度发行“元宝”就是纵容赌博,纵容装备交易就是纵容毒品交易!

眼下“元宝热”大有席卷这个网游界,惟有立法强制,难于上青天乎?

纵观国际通用规则,没有中国网络游戏敢冒“风险”,淘“元宝”金 .

“元宝们”都那么热了

热过了…

怎么追究责任?

连算命短信都追究

虚拟元宝是不是也要刹车?

 

初稿于2005.2.14.修改于2005.3.8凌晨壹点

欢迎有兴趣的对此话题讨论.
(原创文章,欢迎拍砖,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